特别的邂逅
          车库的垃圾堆的像小山,每天都要拾掇,要不然停放个自行车都不方便。可是等待中的声音还没有出现,这个声音已经等了将近两个月;这么长时间也是在婆娘的唠叨声中度过的!
        “破烂,收——破烂”,这熟悉的音调我是从80年代中期开始熟悉的。他是商南人,应该说比我大6七岁的样子。当我还在读初中时, 他已经驻扎在镇子附近和他的老乡整天走村串户收废品,几乎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只有白了黑了、晴天雨天的区别,他和他的架子车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依靠的就是勤劳的奔波和分分厘厘的积攒。起初他的架子车上有个专门做的木盒子,里面的方格分放着型号各异的针头、顶针、发卡、纽扣皮筋等生活用品以及像小孩子耍的拨浪鼓、塑料枪,不论你拿来什么废品都能拿到称心如意的小玩意;到后来就增加了小学生的学习用具,刀子、橡皮、铅笔等,每年寒暑假基本上都把废旧书、本子都没给了他,因为他随和且买卖公平,在村子里每每碰见都闲聊上几句。一次周日下午,我们几个伙伴冒雨背着馍布袋去学校,沿途碰见了他拉着架子车往镇上赶,他急忙招呼我们把布袋放到车上轻装前进。一路的泥泞,他拼力拉行,脚下生风,我们想推车也跟不上趟,只能深一脚浅一脚一路小跑跟着他;除了一布袋馍能吃几天外,记忆最深的就是:‘小伙子,要好好学,我可怜的没有你们的条件,将来学好了就能到城里去。’没有什么高深的道理,只是用普通的言语和肢体表现告诉了我们现实的生活景象。一直到高中毕业,他一直在镇子附近活动。
          大学毕业到县城工作后 ,在街道无意中听到了熟悉的音调,“破烂,收——破烂”;透过人群看见他已经改骑着三轮车了,跑过去像老熟人一样寒暄起来。其实那时候他来县城已经几年了,由于乡镇里的人口密度小,加之这个行当手稠他离开了。随后不论租住、借住、更换住点都有攒废品的习惯,然后碰见他告诉我的住地或者告知他某天来,他也会定期的在附近多逗留或者叫喊几句;听见熟悉的声音就会立马下楼‘卖与他’,顺便聊上几句,可以说已经是20多年的默契。
        好长时间没有见他,不知他安好?家里有事或着病了?不得而知,只祈盼好人一生平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shitou6869610  > 原创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收废品的父亲
下岗后的阿金
北京“拾荒者江湖”:人数达15万 分多个“帮派”
6旬老人被老板扣工钱 从甘肃到宁夏走1个月回家
重庆组建再生资源集团 9万收荒匠成“正规军”(重庆商报 2009-4-16)
中国最善良的老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