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种亲戚,哪怕血缘关系再近也要远离,少给自己添堵

在人们的观念中,血浓于水,只要是攀上了亲戚,哪怕多年不见,也似乎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可并不是所有的亲戚,都如同我们想象的那般亲如一家人。很多时候,很多亲戚,也不过只是光面人情,甚至看菜下饭,摆出一副势利眼的嘴脸。

所以,当我们遇到了这样亲戚时,哪怕血缘关系再近,也要懂得保持距离,少给自己添堵。

第一种:趋炎附势的亲戚。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人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慨,是因为这种势利眼的亲戚大有人在。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以金钱论亲疏。当你没钱的时候,哪怕登门拜访,也是冷言冷语,甚至下逐客令,丝毫不客气;一旦你飞黄腾达了,就极力吹捧巴结,亲密得不行。

“我是个记仇的人,要去你自己去,我是不会去的。”又是一年春节,母亲又对阿志说,一起回老家去,给阿志的姨妈和舅舅拜年。但阿志又一次果断拒绝了,对于母亲所说的这些亲人,在很多年前,他就心里断绝了所谓的亲戚关系。

阿志六岁时,父亲意外身亡。母亲带着哥哥、姐姐和自己住在爷爷奶奶家,还算有个避难所。但两位老人经受不住丧子的打击,两三年之间,也相继去世了。

丈夫不在了,公婆不在了,阿志的姑姑和叔伯们也立即疏远了他们,因为怕阿志的母亲来求助,所以,都不和他们家往来了。

婆家的不待见,让母亲伤透了心。想着自己娘家终归还有兄弟姐妹,总还是有个依靠。可娘家的兄弟姊妹居然也怕摊上这一个寡母带着三个孩子而造成的负担,也在接济了一两次之后,频频表露出不高兴。

而阿志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去拜年。因为距离外婆家有三十多里路,兄妹三个天还没亮就起身了,带着母亲准备好的米果上路了。

那时候,阿志才八岁,顶着寒风,跟着哥哥姐姐一路小跑,看到了天渐渐亮了,赶上了唯一的一趟去往外婆家的客船。下船之后,又赶了十多里山路,天黑了,才到达外婆家。

兄妹三人,一路上,每个人只是吃了一个米果,早就饿坏了。看着节日里一桌子丰盛的饭菜,也顾不上讲客气,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等他们风卷残云过后,阿志才看到,外公外婆脸上略过的一丝不愉快。

阿志也能理解,毕竟,这是待客的,正月里,客人还多着呢,外婆家也不富裕。这样忐忑地过了一夜。第二天,要去两个姨妈家和一个舅舅家拜年,阿志悄悄地跟哥哥姐姐说,吃饭时,我们还是少吃点菜,吃饱了就行。

那个时候,大人们都会用红纸给孩子们包红包,多的十元钱,少的一元钱,也有五元的,两元的。因为亲戚们都在一个村子里,阿志和哥哥姐姐,也就顺便还去了亲戚的亲戚家。

晚上回到外婆家,兄妹三个人欣喜地拆开红包来看,心里却凉透了。原来,两个阿姨和一个舅舅都只是给了一元钱的红包,其他两个五元的,还是到他们隔壁的邻居家给的。

姐姐安慰着心情低落的阿志,说长大了赚钱,给他封个大大的红包。第二天一早,兄妹三人又早早地起床,赶回家。外公外婆给他们三人塞了红包,又给他们每人带上了两个米果。

到了坐船的地方,兄妹三人拿出外公外婆的红包一看,是两元钱。阿志瞬间就明白了,有一元钱是给他们坐船的,还有一元钱是给他们的红包。

阿志流泪了,脚底上层层叠叠的泡似乎更痛了。他坐在船头,心里默念着,长大了一定要有出息,再也不来这“讨要”红包了。

苦难的日子一点点熬着,得不到任何帮助的母亲,最终只能带着三个孩子嫁给了村里的一个老光棍。虽然依旧穷困,但好歹,也有个人陪着母亲,一起来照顾他们了。

也许是从小就吃惯了苦,兄妹三个都特别珍惜难得的读书机会,最后,都考入了大学,跳出了农门,在城市里安家落户了。

后来,继父去世,兄妹三人就把母亲接到城市,随她意愿,轮流抚养,但只要母亲说起回老家,兄妹三人都表示反对。对于老家那些找上门的亲戚,他们都会拿点钱,请母亲带他们到饭店去吃饭,至于他们提出想要得到更多帮助,兄妹三人也没有一个会搭理。

兄妹三人每年依旧会陪着母亲在清明节的时候,给生父、继父上坟,但其他的亲戚,他们再也不愿意登门了。

阿志说,这些亲戚,打消了他们为数不多的有所依靠的念头,只是让他们看到了人性的凉薄,冷酷的亲情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在他们原本就苦难的生活中,再添上了最献血淋漓的一刀,让他们决意像野草一样,荒蛮生长。这是谁也不愿再提及的痛楚,今生就让这痛苦结束吧,再也不要有任何延续。

第二种:巧取豪夺的亲戚。

人们常说,亲兄弟,明算账。兄弟姊妹之间,原本是手足情深,但只要涉及到利益之争,还是一码归一码,否则,更看重金钱的那个人,断然是不会答应的。

志祥的爸爸有四兄弟,志祥的爸爸是老五,所以,志祥有三个伯伯。在那个物质贫寒的年代,志祥的的奶奶因忍受不了困难的生活,喝农药自尽了。那个时候,志祥的爸爸才七岁。随后,爷爷又被当作精神病,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志祥的爸爸就只能由三个兄长带着。彼时,志祥的大伯伯刚刚被录用为临时的民办教师,分配到很远的山村小学教书,基本上一年回一次家,也顾不上三个弟弟了。微薄的工资,后来有用于他自己的小家。所以,志祥的爸爸,基本上都是和三哥、四哥跟着二哥一起生活。

志祥常常听爸爸说,二伯伯是如何照顾这几个弟弟的。为了不让弟弟们受欺负,他自己结婚后,选择了不生孩子,只为把赚来的所有钱都用来抚养弟弟们,培养他们成才。

最后,志祥的三伯伯成为了有名的木匠,最后去到一个富裕人家做了上门女婿。四伯伯则被培养成了村支书,也很是受人尊敬。而志祥的爸爸,则成为了一名电工,是那个时代少有的吃国家粮的人。

可是,这样团结的大家庭,却总有不和谐的声音,而制造不和谐的,就是人前受人敬重的村支书四伯伯。他把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了二伯,从此,二伯的所有家产都成了他家的,还不时威胁二伯。而对待自己的父亲,四伯伯也毫不留情,硬是把分给父亲的宅基地占为己有,后来,把三伯的那份也抢了过来。

可是,经历那样多的苦难,二伯、三伯、志祥的父亲,从来都对四伯伯过分的行为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

只是,每年去拜年,总是最后才去到他家,也从不在他家吃一餐饭。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表态吧。这辈子依旧是兄弟,可是,已经打断了骨头,但依旧经脉相连而已。

第三种:好吃懒做的亲戚。

俗话说,不怕慢,只怕站。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敌不过一双勤劳的手。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只要舍得让自己去折腾,总会闯出一片天地来。

可有的人,却偏偏只会怨天尤人,做什么都能找到不去做的理由。没钱了,就到处找亲朋好友借钱,到头来,只能是一笔糊涂账,说还也不会还的。

喜艳这两天被亲弟弟给气得不行,下定决心,再也不管了。原来,姐弟俩自小感情很好,长大后,虽然没没读多少书,但做事麻利,头脑灵活,都还是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日子一天天好起来。

但好日子随着弟媳的进门全被打乱了。这个弟媳,人长得瘦弱娇小,却最是火爆脾气,把喜艳弟弟看管得牢牢地。结婚三年,生了两个儿子,自此,以功臣自居,再也不去打工了,天天在家带小孩。

原本,这也无可厚非,可她的带法,却令人大感头痛,家中一条竹鞭子,随时都可能落在小孩身上,不许哭闹,在规定时间内吃完东西,懒得去跟小朋友玩耍,只准与动画片作伴,或是到游乐场放风。

眼看着两个孩子越长越大,却越来越丧失了那股子活泼劲,喜艳帮着他弟弟,一起来动员弟媳,出去做事,让孩子们上幼儿园。可说什么也没用。

后来,喜艳才明白,弟弟打工的钱都交给弟媳,养儿子去了。以带小孩为名,不去工作,谁能指责她呢?只是,她作为母亲的种种不作为,也仅仅是有了属于自己的舒适区,不愿再改变罢了。

这种好吃懒做,看起来,是那样勤快,但后果却是害了一代人。喜艳说,真正为两个侄子感到哀伤,碰上了这样一个蛮横的妈妈,长大了估计也是被媳妇牵着鼻子走的人,会有什么出息呢?

这一生,多少人,与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多少人,才是那个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亲戚,这样的缘分,天注定。

可是,人与人,毕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太不靠谱的亲戚,尽早远离吧,不要给自己添堵,也不要让他自己感到难堪。

作者:如风轻似云淡。

您的幸福,我的祝福。

图片源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布衣粗食68  > 心灵美文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母亲辞世答谢文(深圳版)
两兄妹相爱被母亲发现,称这就是爱情,他们要结婚
活着不给别人添堵,50岁前的活法,50岁后的活法!
潘英丽《此“爱”绵绵无绝期》
父母在,兄弟姐妹是家人,父母不在了,大家就是亲戚了,你有什么感触?
往前走去了,就没法经常回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