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老妈——手拿针线缝起来

2006-05-17

 

      我的一条裤子坏了。好好的一条裤子掉了一个扣子。可是一时间居然找不出针线,无奈下只好到隔壁宿舍求救,拿到针线开缝了两下之后,在一旁的同学看不下去了,把我的针线夺过去,于是,针线在她的手中飞舞起来在她的几下飞针走线之后,我的裤子又成了一件可爱的裤子,激动得我一连好几个谢谢。

       回到宿舍后,我不禁想起了老妈。老妈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温婉勤劳,心灵手巧。记得小时候,一年四季的衣物无一不是出自老妈的手中。春天的小衬衫,夏天的连衣裙,秋天的连帽衫,冬天的毛衣与外套,几乎你能想到的式样,都能在老妈那从一块块布或者一捆捆毛线变成一件精致的衣服。

       去年搬家的时候,老妈和老爸因为那架“蝴蝶牌”缝纫机是否要搬到新家去而烦恼了一段时间。坦白说,那架老式的缝纫机确实与新家格格不入。然而,我又想起小时候多少个晚上,在吃完晚饭之后的黄金时间里,都是伴着“嘎嘎嘎”的踩缝纫机的声音而完成我的作业。当时心里除了对那嘈杂的声音感到厌恶之外,更多的是对那些即将成型的衣物的期盼心情。

       到了上初中以后,老妈就很少动手为我做衣服了,除了她日益忙碌外,很多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巧手已经无法满足我的“审美观”了。街面上琳琅满目、样式时尚的衣服更加能吸引住我的眼球。而老妈那架蝴蝶牌缝纫机也就光荣地退居二线,只有在偶尔的时候承担一点修修补补的任务。

      去年到了福州上大学,到了冬季的时候才猛然发现福州与泉州南北200多公里的距离居然能产生那么大的温差,每次打电话回去总是不住地向老妈抱怨天气冷。估计老妈确实是心疼,在我第N+1次电话“投诉”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那边开了口(我想她也许是预谋已久的)。“要不我给你织条围巾吧!”她的话音刚落,在一旁的老爸马上插腔“你织了她也不会喜欢,织干嘛啊?”我在电话这边一楞,对啊!老妈多久没动手给我指衣物了,于是就欣然答应。其实,跟我比较熟悉的朋友都会知道,我冬天习惯穿高领的毛衣,难得会围围巾。果不其然,那条围巾在被我围了两三次之后就被我打入冷宫。但它与其他几条可怜委屈地躺在衣橱深处的围巾不同,毕竟老妈的心意我是不会白白浪费的!这条围巾虽然可能再也难见天日,但我还是不会把它随意得丢弃,得好好地保存起来,作为亲爱的老妈对宝贝女儿疼爱的历史见证之一。(确实只能算“之一”,因为这些见证实在太多了)

       从小到大我都是那种有着小小虚荣心的女孩,经常会为一件衣服受到别人的轻赞而得意上半天,而老妈经常会给我带来这些。小时候我经常幻想也许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拥有缝纫的能力。然而到了现在我的这一梦想被打碎了。老妈那些特殊的细胞并没有被我所继承,她的精巧的手艺也没被我发扬光大。我还是那个拿起针线就很笨拙的我。只是偶尔能够凭借极好的视力帮老妈完成穿针的活计,说起来还真是惭愧啊!

      记得曾经听说过在战时的韩国,每个出战的士兵身上都会带着一块“千针布”。据说母亲如果能为儿子找到1000位同为母亲的人,一人在那块布上面纫上一针,那块布就会得到祝福,出门在外的儿子就会得到神明的保佑。于是,多少位母亲为了自己与他人儿子的平安,都会拿起针线,在那块布上纫上饱含深深爱意的一针。

       孟郊有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是啊!在那针线中总能包含着母亲们对儿女的所有疼惜和关爱。

 

 

      (后记:昨天是母亲节,我在清晨的时候给老妈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祝她节日快乐。我知道老妈是不会给我回信息的,因为她还没学会怎么使用回复功能。但这就是我想达到的效果,朴实的老妈和朴实的我都不会习惯那种煽情的场面。可是老妈昨天晚上却在电话中对我说了声“谢谢”,我能想象平时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心情的老妈得用多大的勇气才能将那句话亲口说出来。可爱的老妈……爱死你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心依然  > ^_^交换日记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常用衣裤文胸鞋子尺码对照表,网购必备
飞针走线忆当年
[转载]难忘岁月:年轻时的母亲想拥有一台蜜蜂牌缝纫机
旧衣服还可以这样改,你知道吗?
一针一线总关情
母亲的缝纫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