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来自病毒的警告,我们是否惹怒了地球?

非洲果蝠

在刚果热带雨林,每当雨季来临,栖息在雨林中的数百万只果蝠就开始迁徙。它们会集体飞往刚果河上游的卡桑卡国家公园,并在这里停留2个月。迁徙高峰期间的清晨和傍晚,如同有数百头大象在空中盘旋。

当果蝠来临时,卡桑卡的居民都会暂时去往别处居住,卡桑卡人对果蝠心怀畏惧,认为它们是森林的“恶魔”,会给人类带来疾病。

原始部落的禁忌看似没有根据,却是祖先们日积月累的生存经验,我们本应心怀敬畏。

1980年元旦,两位法国游客擅自进入了肯尼亚埃尔贡山国家公园中一个叫做奇塔姆洞的岩洞。这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天然洞穴,也是包括非洲果蝠在内的众多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就在两位旅行者造访奇塔姆洞一周后,其中一人开始出现眼球变红、发热、无力与喷血的症状,随后他来到内罗毕医院进行救治,大口喷血的情形令所有人震惊。而更令人恐慌的是救助他的医生也很快开始出现类似的症状:发烧,眼球变红,肝脏肿胀,流血不止……

两位病人的血清被紧急送往美国亚特兰大疾控中心,化验分析的结果显示,他们感染了“马尔堡病毒”

时间回到1967年,人类尚不知道马尔堡病毒为何物,位于德国马尔堡的一家制药厂正在用从乌干达进口的非洲绿猴做生物实验,研制疫苗。

这年8月,猴群中出现了流血至死的病症,随后两名猴子管理员也相继头痛、高烧,几天后流血死亡。就这样,病毒从猴群传向人群,在短时间内就造成31人感染,7人死亡。

这次事件过后,科学家确认了线状病毒的存在,并将这次爆发在马尔堡的病毒命名为“马尔堡病毒”。

马尔堡病毒电镜影像

这是人类发现的第一种线状病毒,它的脾性还算是温和的。线状病毒家族成员中还有一位让人闻之色变的狠角色——埃博拉

1976年7月4日,美国建国200周年。纽约曼哈顿的烟花庆典惊艳亮相,一个繁荣发达的国家正在显出蓬勃的张力。

同样在1976年7月,扎伊尔(现刚果)与苏丹边界埃博拉河边的一个村庄——恩扎拉村,一位工人因为发烧和全身出血来到马里迪的护士教学医院就医。

这里的医疗条件非常简陋,没有一次性设施,病人反复使用一根针头,口罩和防护服等医用物资更是罕见。

几天内,马里迪40%的护士学生开始发烧。当世卫组织紧急派遣的工作人员抵达时,已经有39名护士与2名医生去世。

一种可怕的致命病毒不仅席卷了马里迪医院,并且迅速向外传播,犹如野火般燃烧了整个恩扎拉村和周边村落,当地居民接二连三地死在血泊中。

《埃博拉的故事》动漫截图(真实照片会引起不适)

这场瘟疫来势汹汹,但它的消失也同样显得突兀和神秘。人们只能庆幸,这场致死率高达53.2%的恐怖疫情只是爆发在赤道附近的一个遥远村落。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五百英里外的扎伊尔邦巴区爆发了另一场埃博拉疫情,病毒在埃博拉河上游55个村庄中肆虐,九成感染者死亡,众多村庄被团灭,这是迄今最恐怖的埃博拉疫情,致死率高达88.8%。

埃博拉疫情,资料图

邦巴地区全面封锁,恐慌的政府下令,试图闯关者一律射杀。而当全世界都感到危机的时候,扎伊尔埃博拉却忽然就这么过去了。

如同大自然把长剑抵在人类的咽喉,又冷笑一声,抽身离去。

1976年10月,美国亚特兰大疾控中心拍下了一张埃博拉病毒的照片,有人说它像是死神的权杖,也有人说它像一条眼镜蛇。由于它最早在埃博拉河沿岸现身,人们便将其正式命名为: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病毒电镜影响

在过去的40多年里,埃博拉病毒以“游击战”的方式,逐步笼罩了整个非洲大陆,并星星点点向全世界扩散,甚至就连距离美国华盛顿一步之遥的雷斯顿城也留下了它的足迹。

历史上两次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一次发生在2013至2016年,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1.1万余人被夺取性命。另一次尚未完全平息,仅在从2018年8月1日到2019年8月30日,刚果(金)就已经报告2899例确诊病例,死亡2006例。

抗击埃博拉资料图

高致死率,高传染性,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埃博拉病毒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对人类危害最严重的病毒之一,其生物安全第级为四级——大名鼎鼎的艾滋病和非典还都只是三级。对埃博拉病毒的科学研究也只能在高防护性的P4实验室展开(目前全亚洲只有武汉病毒研究所有这个资质)。

P4实验室的工作人员

埃博拉病毒主要是通过人的体液(血液、唾液、汗液和分泌物等)进行传播。阻止病毒蔓延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已经感染的病人完全隔离开来。

实际上,埃博拉迅速致人死亡的能力,恰恰限制了它的扩散范围。因为从病毒角度看,一个优良的宿主应该能悄无声息地长期带着病毒四处溜达(这正是新冠病毒扩散如此之快的原因)。

对埃博拉而言,人类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宿主。不过,它好像也找到了补偿措施。

当埃博拉病毒进入人体后,会让血液变得如同浆糊般粘稠直至依附在血管壁上。这些“血块瓷砖”将导致人体的器官组织全部坏死,并会使皮肤脱离,浑身渗血。同时,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还会表现出狂犬病的症状:精神错乱,极度恐慌,全身抽搐,让饱含病毒的血滴四溅……

人类和埃博拉的战役已经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然而,我们对这种神出鬼没的病毒仍知之甚少,没有人知道埃博拉病毒在每次大爆发后潜藏在何处 ,也没有人知道每一次埃博拉疫情大规模爆发时,是谁最先把它带到了人群。

人们只能猜测,埃博拉的终极宿主可能是果蝠,可能是大猩猩,也可能是猴子。就像我们猜测新冠病毒可能是来自蝙蝠,也可能是来自穿山甲一样。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餐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触动病毒爆发的导火索,是人类永无底线的索取

人类活动一直向大自然的领地深入,野生动物只能被迫四处流窜;为满足食欲,无论是老鼠、蝙蝠,还是猴子、猩猩,都能被人们摆上餐桌;在中国,吃野味一向是大众津津乐道的话题;人们对动物犄角、牙齿、皮毛和鳞片的过度消费更是让无数生灵惨遭屠戮……

当病毒来袭,人类惊慌失措之余,更应该深思是:大自然与人类之间必定有一条界限。

犹如棕熊忽然闯入居民区,人们为了安全可能会射杀这头棕熊的道理一样,如果人类硬闯大自然不愿意被触及的领地,也会遭遇大自然的绝地反击。

一份数据让人触目惊心:2019全球艾滋病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死于艾滋病的人多达77万,新感染人数170万。

两种来自非洲原始森林中的可怕病毒——艾滋病和埃博拉,一个如洪水漫灌,一个如火山爆发,它们的使命却是相同的:感染并杀死人类

很多研究表明,大多数野生动物也只是病毒的中间传播者,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原始宿主,在释放这些致命的毒株?

可能,那就是地球自己。

也许,地球早已为人类以及所有的生灵定下了法则,如果我们僭越了某个不该触碰的法则,大自然就会给出警告,甚至是用生命偿还生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东海之子aefi7b  > 社会文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致死率高的不是病毒,而是... ...
地球上最厉害的病毒排行
世界上最致命病毒排行榜
它是魔鬼,绞碎各种组织器官,最终让人七窍流血而亡......
埃博拉,你这坨臭狗屎!
地球上最致命的12种病毒,人类的血泪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