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的南唐往事:原本只想平平凡凡过一生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李煜时常会想起 943 年的春天。

    尚年幼的他,先是在新年到来前的仁寿节典礼上,见到了众邻国为祖父李昪(biàn)庆生准备的表演。

    数日后,又跟着父亲李璟出席了接待契丹使团的晚宴。后者不远万里而来,进贡了 300 匹马、35000 头羊。


    五代 李赞华(传)东丹王出行图 波士顿艺术馆藏
    东丹王原名耶律培,契丹族人,曾与契丹主
    耶律德光一同遣使入贡南唐,后改名李赞华



    当五代诸国还在血腥厮杀,李昪治下的南唐却是一番太平景象。地广民丰、文教繁荣,契丹、高丽都奉之如唐朝正脉。夜宴上长安旧厨做的天喜饼、五色馄饨,也让人恍然有梦回大唐的错觉。

    二月,送走契丹使团,前几日还精神焕发的李昪因长期服食丹药,突发背疽。自知大限将至,他命太医密诏太子李璟进宫,交代后事:

    “德昌宫储戎器金帛七百万,汝守成业,宜善与邻国交,以保社稷。”

    东丹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昪出身低微,历经无数惊涛骇浪才有了如今的江南二十九州。他本有等待时机约同契丹逐鹿中原的计划,但因深知儿子性格软弱,只寄望他能本分守业。

    李璟流着泪连连点头。是日,55岁的一代雄主李昪崩。那一年李煜还未满 7 岁。

    李煜的一生,就是南唐的一世。在他出生的三个月后,祖父就受禅称帝。又两年,国号才从“齐”改为“唐”。

    史书记载李煜“广颡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因为仪表不凡,排行老六的他感受到了来自大哥弘冀的恶意。尤其是在父亲即位后,李煜为了避祸,埋首于经史典籍之中。


    左:唐 韩幹 照夜白局部 大都会博物馆藏
    右:南唐 赵幹 江行初雪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两件画作曾收藏于南唐内府,题签部分疑为李煜亲笔

    但他并不讨厌这个不近人情的大哥,相反甚至有点可怜他。

    李璟知道父亲其实更喜欢弟弟景遂,只是因为长幼有序而传位给自己。他本想让位,经大臣的极力劝谏才作罢,勉强即位后又发誓死后要兄弟相传。


    南唐  周文矩(传) 重屏会棋图  故宫博物院藏
    从左到右,李景达、李景遂、李璟、李景逿四兄弟

    本该顺理成章成为太子,却被无辜赶出了建康,弘冀想尽办法要向父亲证明自己。

    常州一战,初出茅庐的他知人善用,大破吴越兵。当时情势危急,为了以防有变,他将俘虏全部斩首。军士都钦佩他的果断,崇佛的李璟却严斥他嗜杀。

    与后周的交战,几位叔叔全都大败,唯独弘冀取胜,他终于被立为太子。然而不同于李璟对臣下的仁厚纵容,弘冀作风刚猛,常常惹得李璟用“吾行召景遂矣”来警告他。



    后来弘冀毒杀景遂,不久又在忧惧中暴亡,李煜知道要负最大责任的,其实是父亲。

    兄长和叔叔们的接连去世,让与世无争的李煜成了众望所归的东宫主人,而且不到一年就继承了大统。

    想当皇帝的人费尽心机也求之不得,有的人只想平平凡凡过一生,却稀里糊涂地被历史选中。只是他从父亲手里接过的,已不是943年春天祖父留下的江山。


    南唐 董源(传)龙郊宿民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估计李昪怎么都想不到,当初那个对自己含泪点头的儿子,其实一句话都没听进去。李璟在位的19年里,有14年在打仗。他本不是好斗之人,却总是在朝臣们的鼓动下自我膨胀。

    伐闽、伐楚、伐南汉,在一处输了,就越想别处找回来;哪里发生叛乱,都会毫不犹豫的出兵声援。这种贪小便宜的短视行为最终触怒了雄踞北方的老虎:

    “自古有国,皆恶叛臣,贵邦何为常事招诱?吴中多士,无乃浅图!”



    果然,当北方稍定,后周就将矛头指向了南方。几年里打得李璟割地迁都,废去帝号,改称国主,入贡的岁费数以万计。

    江南二十九州少了一半,德昌宫的七百万戎器金帛挥霍一空。摆在李煜面前的,是一片风雨飘摇的剩水残山。

    李煜没有父亲的好大喜功,也没有大哥的杀伐决断。他太像《天龙八部》里刚出场时的大理国王子段誉了:

    崇佛好儒,至情至圣,胸有满腹经纶,手无缚鸡之力。以为相安无事、共享太平是世界的圆满结局,同时还天真的以为别人也会这么想。


    南唐  周文矩(传) 文苑图  故宫博物院藏

    所以一方面他并未懈怠政务。面对战事和纳贡导致的财政困难,他常“与(朝臣)相剧谈,至夜分乃罢,其论国事,每以富民为务”。

    但另一方面他从没想过要努力改变与北宋(当时赵匡胤已代周称帝)之间的“父子关系”。他小心地侍奉着日益强大的北宋,以为只要不出差错,就能保全宗祀。

    南唐  周文矩(传)合乐图 芝加哥艺术馆藏

    在登基后的前十年里,确实如李煜所想。他安心地享受着奢华的皇家生活,领略着江南的无限风光。

    大殿里的妃嫔鱼贯而列,一遍遍演奏着大周后改编的《霓裳羽衣》。在上苑游玩了一天,归来时仍嘱咐宫人不要点燃花烛,好让他“待踏马蹄清夜月”。



    即使在大周后生病时,他也有美艳绝伦的小周后“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地与他私会;如果要说有什么愁绪,那也是“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的相思闲愁。

    这或许是李煜后来最常梦见的十年。


    不知不觉间,危险正在靠近。971年,北宋相继灭掉后蜀和南汉,终于将下一个狩猎的目标,指向了一直对自己服服帖帖的“小白兔”。

    他们开始扣留前来进贡的南唐使臣,其中就包括与李煜最友爱的弟弟从善。为了恳求宋朝放从善归来,李煜多次派使臣携币入贡,却总是无济于事。



    李煜停止了一切的燕游,每每登高北望,“泣下沾襟,左右不敢仰视”。此时他的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词句的本意是以无尽的春草比喻无尽的离恨,可李煜或许也真的只有化身春草,才能跨过万水千山,来到从善的身边吧?


    南唐 董源 潇湘图 故宫博物院藏

    面对北宋的使臣的北上邀请,李煜称病不敢从。但他并没有可以与之相抗的实力,依然将希望寄托于北宋同他一样有一颗“善心”。

    北宋大将曹彬的大军已经逼近金陵,他仍遣重臣徐铉入汴京请求缓师。朝堂之上,徐铉尽数南唐的“孝行”,指责宋朝师出无名。赵匡胤只说了十个字,就怼得徐铉哑口无言。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在求和希望破灭的情况下,李煜终于鼓起勇气做出反击。

    然而双方实力的差距实在太过悬殊。975年的那个冬天,江南湿冷的空气不待风吹,就足以让无处可藏的寒意肆意渗透进骨髓。

    南唐 赵幹 江行初雪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弹尽粮绝的李煜打开城门,打着哆嗦肉袒出降。存在了39年的南唐,就此亡国。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入宋后的李煜写了太多的千古名篇,然而无论是“春花秋月何时了”还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将千愁万绪形容了遍,都不如一刹那的真情流露来的真切动人。

    后人总借这首词批评李煜本该对着宗庙痛哭,活该亡国。可我们爱的,不正是那个无力抵抗命运却仍力求向善,在肝肠寸断之际“垂泪对宫娥”的李煜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咸鱼不翻身56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清 丁观鹏《弘历洗象图》 故宫博物院藏
南唐后主李煜的悲情人生:前半生春花秋月,后半生家国情仇(二)
纵横于历史深处20
南冠北系:南唐覆亡真相(3)
梨花雨:千古词章话南唐(九)
李煜,小樓又東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