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序:一直想通过文章,让所有人都来敬仰这位平凡而伟大的中国女性的代表——我的母亲,但又怕自己笨拙的笔无法阐释自己的感想,无法完全把母亲的优点展示给大家。清明到了,我又要去祭奠父母,我想无论如何也得把自己多年的愿望完成,否则对不起自己,于是我拿起笔写了这篇追忆母亲的文章。                                                

                             

                                                怀念母亲

                                     

                                                                                                                           双胞胎外婆


       母亲离开我们整整八年了。这八年,我无时不刻地思念远在天国的她。

        我的母亲出生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四川省蓬溪县明月乡一个既有少量土地,又开着盐铺的家庭(解放后家庭成分定性为工商业兼地主)。外公和外婆是开明且通情达理的人,他们把自己的子女都送到学校念书,所以母亲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这些教育为她平淡却幸福的一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听母亲说 她小时候乡下没有电灯,晚上只有在煤油灯下学习。长时间的挑灯夜读,使得母亲的眼睛很快近视,而且程度越来越高,以至她一生都戴着高度近视眼镜。

       母亲出生时外公就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像颜真卿一样写得一手好字,所以给母亲起了一个大气且响当当的名字——赖真卿。母亲从小学习书法,她没有辜负父辈的希望,毛笔字写得相当好,在我印象中,她的毛笔字不仅写得好,而且对古代诗歌的平仄,对仗,韵律也了解较透彻 ,家里挂的诗词她都能解读出其中含义。书法上,她是我们的崇拜者,我常以她为荣。

     中学时代,正赶上抗日战争,母亲就读的女子中学也积极投入到抗战中,学校组织学生公演,游行,唱抗日歌曲……我们小时候会唱有很多抗日歌曲,那些歌曲都是母亲教给我们的。

       母亲生活的年代时兴裹小脚, 因为她的家庭相对开明,所以她并没有受到裹小脚的痛苦,又因为读书她懂得了很多知识和做人的道理,她拒绝父母包办婚姻,大胆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听长辈们说,母亲为了追求比自己小两岁且出生农民家庭的父亲,不顾外公外婆的阻挡,坚持自己的选择,直到嫁给父亲。母亲和父亲恩爱一辈子,从未吵过嘴,红过脸,他们相敬如宾,携手走完一生。他们是我们的楷模,我们是他们亲密爱人的见证人,母亲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自己无悔的选择。

        高中毕业后,母亲在家乡当了老师,我的六叔曾经当过她的学生(六叔后来是湖北钟祥市一所中学的特级教师)。不过,从我有记忆开始,母亲已经不是老师了。由于父亲解放前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湖北工作,所以母亲也辞去工作跟随父亲来到湖北。她曾经在居委会工作,58年还参加过武汉长江大桥落成典礼。随着几个孩子的相继出生,她彻底告别了有固定收入的职业女性生涯,成为五个孩子的妈妈,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听母亲说解放前她曾经生过一个儿子,后来因疾病很小就夭折了。这以后,她对孩子们关怀备至,呵护有加,生怕再有半点闪失。

         母亲知书达理,性格温和,吃苦耐劳,她集中国女性优良品格于一身,认识她的人无一不称赞。她不仅是慈母,还是我们的良师益友,是我们倾诉心声的忠实听众,是我们人生舞台的楷模,是我们克服困难的坚强后盾,是不离不弃的铁杆粉丝

      母亲的脾气很好,从不大声说话,从不骂人说脏话。我在家排行老二,是家中五个子女中性格最要强的,小时候我常常为点滴小事耍脾气,可是母亲从不为我的任性而惩罚我。

        她不仅对家人好,对外人也一样和蔼可亲。凡是和我们做过邻居的人,无一不称赞她。她还是一个乐于住助人的人。父亲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单位上谁家孩子没有人带,母亲就主动为别人看管孩子,从不要报酬;她做的泡菜很有名,单位上的单身职工常常到我们家来讨泡菜吃;她善解人意,谁有烦恼事都爱向她倾诉;她勤劳朴实,家属院里只要搞大扫除,一定少不了她的身影。

         你一定以为我母亲是个身体强健的人,事实上,母亲的身高只有一米五,体重还不到四十公斤。她的心脏不太好,身体有些瘦弱,就是这样一个身体单薄的人,居然挑起既照顾丈夫,又抚养五个孩子的大梁,她伟大的母爱,对家庭的无私付出,全部渗透在默默奉献中。

         五十年代,我们住在汉口,父亲长年在外地测量顾不上家,家里有姐姐、我和大弟弟,母亲要工作,还要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她没有怨言,说自己年轻,有的是精力;六十年代,我们随父亲工作的调动举家搬迁到湖北丹江口(丹江口要建大坝,父亲要为选坝址收集水文资料)。母亲从此放弃了工作,自觉自愿当了家庭妇女,这时家里又增加了妹妹和小弟弟,一个七口之家的重担被母亲瘦弱的肩膀扛起。面对繁重的家务,她还是没有怨言,她说自己虽然不再年轻,但有责任担起重担,她要丈夫安心工作,让孩子过得幸福。

        我是五个孩子中最逞能的,初中时就抢着帮母亲干活,买米,买煤,但脏衣服母亲却不让我们自己洗,她怕我们累着,无论严寒还是酷暑,她总是一盆一盆地洗着,就像一台卯足了劲儿的机器不停地转啊转……

        六、七十年代我们住单位家属房,四十来平方的房间容纳七个人居住实在太挤,于是父亲找人在屋旁搭建了一间一半用来做卧室,一半用做厨房的简易房,房顶盖的是油毛毡,冬天寒冷,夏天炎热,母亲就在这样的厨房里为我们做饭,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七十年代初,父亲结束了野外测量回到机关工作,五个子女中有四个也相继参加了工作。这时母亲明显老了,背有点驼,头发也花白了。由于长期劳累,她得了严重的胃下垂,并且造成子宫下垂,最后不得不做了子宫摘除手术。她经常咳嗽,严重时气都喘不上来,痛苦的样子真让人揪心和难过。尽管这样,母亲依然乐观地、一如既往地、毫无怨言地为这个家庭奉献着。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我们都长大成人,各自有了家庭,五个子女中有四个调到宜昌葛洲坝工作。我们和母亲相聚的时间少了,她对我们的思念却越来越多。我们每年回家探亲,都会发现她越来越苍老,个子越来越小,背越来越驼。她并不觉得自己衰老,依然笑吟吟地到处忙活着,她看到自己亲手养育的孩子也当了父母,高兴得合不拢嘴,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她的满足和欣慰,一辈子辛苦和劳累值得!

         九十年代初,小弟弟将生活在农村的一个堂弟和两个侄女带到丹江口,并帮忙上了城市户口,还让他们住到了父母家。本来可以享受天伦之乐的母亲又义务地当起了三个都不到二十岁孩子的老妈子,为他们买菜做饭,一直到他们独自生活。这期间的辛苦劳累我无法用文字来描述,因为文字太苍白。

       后来, 这些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再也不会给母亲添麻烦、在母亲七十六岁已经衣食无忧,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她终于支持不住躺下了,她是摔倒的,肋骨骨折。这一躺,她再也没有站起来。尽管家人很关心她,尽管专门为她请了保姆,但母亲的病依然没有好转,她整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她在思念远方的孩子,常常念叨着还在世上的她的弟妹。家里的人上班去了,她就静静地躺着,数着墙上挂钟的滴答声。父亲这时已经退休在家,除了散步,就是陪伴母亲。父亲坐在一旁看报纸,不时询问母亲需要什么帮助,母亲摇摇头,说: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母亲长期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她牙齿不好,很多东西吃不成,摄取不到足够的营养,钙流失十分严重,她的脸色很苍白,个子缩小得像个八九岁的孩子,让人看了更添担忧和怜惜。即使这样,母亲依然乐观地活着,一点也不忧伤,她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和疾病搏斗着。

         2001年元月12号,我们在宜昌工作的几个子女分别接到小弟弟的电话,他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们说母亲已经病危,希望我们尽快赶回去和母亲见最后一面。突如其来的消息像晴空霹雳,让我无法相信和接受,泪水顿时溢满眼眶。我和姐姐,弟弟顾不上收拾打理,包了一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从宜昌赶了回去。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们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祈祷上帝不要带走亲爱的母亲。

        出租车直接把我们送到医院,走进病房,只见母亲紧闭双眼,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看上去那么安详。她的身上插满了用于检查的管子,各种仪器显示她的生命迹象在逐渐消失。小弟告诉我们,母亲已经生病多时,他不想让我们担心所以没有告诉我们,在被医生告之母亲即将离世才通知我们回来。

        弟弟,弟媳们忙着联系丧葬事宜,我和姐姐一直守护在母亲身边,希望她能感受到我们的心跳,听到我们深切的呼唤。母亲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她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向我们表示她会永远爱这个家,爱每个亲人。

         晚上,医生告诉我们,他们已无回天之力,叫我们赶快准备母亲的后事。尽管母亲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但她仍不肯离开,她的身体还有温度,她还在和死神搏斗,因为她的小女儿还没有回来呢。

       13日凌晨,母亲似乎从遥远的天国回来了。她有了一点知觉,脸色也开始有点红润起来,虽然仍紧闭双眼,但能轻轻地握住我们的手,好象在嘱咐我们一定要坚强。我以为会发生奇迹,以为母亲只是在鬼神那里走了一遭又回来了。她偶尔睁开眼,眼中有光泽但已无神。此时她正游移挣扎在生与死的交界处,极力使自己的生命延续更长久。

        凌晨五点钟,妹妹终于从外地赶到母亲身边。在母亲确信她的每个孩子都聚集自己身边的时候,她松开了握着我们的手,停止了呼吸。

       ……

     来殡仪馆吊唁母亲和为她守灵的人有很多,父亲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周围的邻居 ,我们的同学……大家都想来送母亲最后一程。那天夜晚空气格外清冷,天空格外很干净,繁星点点洒满苍穹,就在母亲的遗体被火化之际,一颗星星陨落到天际。小时候听人说:”天上所有的星星都对应着人间每一个人的灵魂,当一个人离开世界的时候,星星会去找寻飞走的灵魂,不会让那个灵魂寂寞和孤独,会带着她回到天上,在天国里保佑家人。“虽然是神话,但是我相信母亲的灵魂真的飞到了天空,变成了一颗永远照耀我们并永远保佑我们的星星。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八年,几年后父亲也随母亲而去。这些年,我们无时不刻地思念着他们。无论我们身在何方,清明时总要用不同的方法祭祀。我要让远在天国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孩子永远陪伴在他们身旁,他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写于2009年清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双胞胎外婆  > 我的图书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祭母亲文
怎样教育子女(推荐)
父亲要多和子女进行沟通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
父亲必读:怎样做好一个父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