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周迅:坦然面对变老,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2020-08-16

    '
    到了一个年纪,有些东西你没有办法,它就是会走,它就是会离开,就像生命,就像桃花过了夏天就是没有了。所以说起来的时候也不会是大哭和大情绪,其实是一种明白和懂得。

    ——周迅

    '

    这一季《乐队的夏天》里,最没有“存在感”的可能就是周迅了。

    比起其他金句频出和故事性强的人,周迅没什么综艺感。偶尔镜头扫过,只能看到她独自沉浸在音乐中,随着旋律扭动,开心或是被惊讶得瞠目结舌,甚至落泪。

    最被讨论广泛的一次,是前两期的节目里,野孩子的《黄河谣》把周迅唱哭了,不善言辞的她略带笨拙地比划着自己的感受,“它只属于黄河那块地方…这是唯一的一种情感…”

    影评人李小军感叹,“周迅一哭,观众没法不哭,太有感染力了,一笑一颦,更是灵气十足,真是天生的好演员”。还有人说,周迅“哭得跟电影似的”。

    年少成名的周迅,在年轻时就贡献了许多充满灵气的角色。但前几年,却陷入到了出演少女之后的争议漩涡里,许多人抨击她“老了”、“装嫩”、“灵气全无”。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周迅,透过她这些年的浮沉,你或许能观察到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困境,以及在面对女性、衰老、生死、时间等话题时,她的挣扎、思考与和解。

    01.
    最惨的是被想法绑架

    意识到自己正在老去,往往是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熬夜后觉得真的熬不动了,体力上的一次力不从心,或是在头顶发现的第一根白发。

    虽然总说,要优雅地老去,但在直面这些意识到衰老的瞬间时,或许很少有人可以十分坦然。

    周迅也是,在2014年接受《人物》专访时,她还对衰老表示了接受甚至欢迎。30岁那年的一天时,周迅仔细地在镜头里看自己的脸,皮肤不像十七八岁的时候了,但她觉得:“那又怎么样?我好高兴我开始变老了,我希望能得到相应的智慧,能拥有相应的力量。”

    就在两年后,这种自信和愉悦,受到了天翻地覆的质疑甚至是谩骂。

    “周迅老了”“灵气全无”这样的批评声始于《明月几时有》,到《如懿传》达到顶峰,起因是因为她在这两部戏中饰演了少女并状态不佳。

    各种恶搞截图被广泛传播,并演变为放大镜式的外貌挑剔,比如周迅的嘴天生就有些上翘,就被辅以“嘴巴就是嘟嘟嘟嘟”的嘲讽。直到现在,关于她的讨论,也常能在评论区里看到“又嘟嘴了”这样的标签。

    周迅当时没有为自己辩解,后来在2018年末接受《时尚芭莎》采访时,她才坦诚了自己对面衰老和谩骂的难过和恐惧:“那几年每天愁眉苦脸挂念着这件事,拍出来的镜头又被人说胖和皱纹(笑)。真的早上起来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哭,阳光再好也会哭”。

    对于演员,尤其是女演员来说,时间在她们身上的流逝感可能会特别鲜明而残忍

    虽然道理大家都懂,但真的直面衰老这件不可抗拒的事情时,第一反应难免会有焦虑和不安。而回头再看时,当下为了缓解焦虑,很可能会慌不择路而做出不那么正确的决定。

    2016年时,资金和影视行业疯狂地追逐起了IP剧,那一时间许多一线中年电影演员也加入了这股热潮。比如陈坤和倪妮的《天盛长歌》,汤唯的《大明风华》,章子怡的《上阳赋》。

    对于习惯了大荧幕的演员来说,电视剧没有那么多时间给观众慢慢体会表演细节,尤其对周迅这种表演内敛并非夸张外放型的演员更为困难。再加上时下电视剧里流行的磨皮,又会掩盖掉她的微表情和表演细节。

    即使《如懿传》进入中后期,周迅贡献了许多细腻的表演,有观众评论“简直是电影镜头般的画面和表演”,但讨论度和声量,都远没有前期对外貌嘲讽来得广泛。


    《如懿传》中周迅两段受到好评的表演。在深宫中独自垂泪;当上了皇后,却对皇帝和这个后宫制度完全失望了。


    确实能感受到周迅在那两年的犹豫和焦虑,尤其是维持在外貌状态上,她的紧绷和不自然。

    许鞍华说,她对周迅的这种焦虑感同身受:“人到四十岁的时候,是会有特别的焦虑。我也是。我当时就是不停地工作,不只是拍电影,还有拍电视,但我都努力地去做,做很多,那几年反而有了很特别的经验。”

    后来再谈到《明月几时有》,许鞍华说自己对于周迅这类演员,自己也“有点急了,觉得再不(跟她)合作,恐怕就退休了。”

    经过这一关,周迅对衰老这件事有了更进一步的看法:“对成熟的演员来说这是好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深刻学习的过程,就是原来你认认真真去做一件事,可没想到别人反而最看重的是相貌的问题,而更惨的是,你还被这些想法绑架,觉得变老或是变胖是错的。

    02.

    时间是最厉害的

    被用来攻击周迅的武器,往往却都是年轻时对她的赞誉。

    她曾被誉为“天生的演员”,“充满灵气”。

    年轻时的周迅,确实贡献了许多精彩的表演,尤其是这一类角色:眼泪含在眼眶里,感觉天大的委屈全在她身上,但又带着点倔强和执着,敢爱敢恨的少女。

    《风月》(1996)饰 小舞女

    但扮演女孩越成功,她的变老就越难以让人接受。在往后的时间里,大家热衷于惊叹周迅是个“不老精灵”,却可能忽略了她也是个会衰老的凡人。

    娱乐和资方也乐于打造这种人设,再加上如今的影视环境少有给中年女性合适的本子,往往要求她们维持少女形象出演年轻的爱情故事。

    周迅本人或多或少也被这种情况所绑架,在后来谈及年龄争议,她自认为还是“对自己比较诚实的人,包括《红高粱》,敢演18岁、28岁的少女,是因为有信心回到那个年纪的状态,而不是努着劲儿往18岁的姑娘上靠。但现在肯定不会这么演了”

    《红高粱》(2014)饰 九儿

    在回忆录《周迅·自在人间》里,娄烨评论,周迅就像是朱迪·福斯特,都很有灵气,但她们会有一个坎儿,很难越过成熟女性角色的那条线。

    朱迪·福斯特13岁就以《出租车司机》(1976)里的表演惊艳世人,但她花了十几年,直到《沉默的羔羊》(1991),才展现了完全不同的魅力。

    对于怎么迈过这个坎,娄烨说,这跟表演的努力没关系,而是一个生活问题。

    在经历巨大的焦虑以及外界对外貌的评判时,周迅选择休息两年,不再接戏,“每个人都会受伤,会碰到生命中的问题,我需要一段时间去愈合。”

    这期间,她策划主持了访谈节目《表演者言》,每集邀请一个演员,大都是陈冲、王千源、秦海璐这样的老戏骨。

    节目每集只短短15分钟,是纯聊表演的清口对谈,也没有什么综艺性和娱乐感。周迅表示“不为收视率也要做”,并参与了每一期台本的修改、主题设定等工作。虽然节目热度不算高,但直到现在的豆瓣评分都还高达8.8分。

    在《表演者言》里,即使都是已经出道多年的演技派演员了,周迅也与他们一同,重新回顾和梳理了许多经典表演的细节,并对谈碰撞出了许多真正好的表演的内核。

    观察和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成了另一条和解的途径。比如她说,自己会去观察身边每一个人片刻的失神,去问问他们的故事。去了解那些人的想象力无法抵达的事情,比如,一个人在生命结束之前可能会说些什么、回忆些什么,会如何剪辑自己的一生?

    在《如懿传》里,周迅需要饰演饰演如懿这样一位孤独的深宫女性的一生,直至死亡。虽然这部剧给她带来了很多争议,但对她本人来说,却也是一个思考的契机:

    “如懿活了 40 多年,把她一生说完,原来十分钟都不到,甚至更短。然后是什么?死亡,我只能靠想象。演员别的任何情绪都可以模仿、借鉴,唯独死亡这件事情,没办法去经历和体会,除非是长期做临终关怀的人才会大概知道。”

    2019年,周迅参加了综艺节目《奇遇人生》第二季,她与主持人阿雅一起,去日本的山野里,看望患有阿兹海默症、已经完全忘掉爱人的老爷爷幸贞一家。就像其他综艺一样,周迅全程安静地陪着老奶奶道子插花,听她讲过去的事情。

    《奇遇人生》第二季

    周迅询问道子,丈夫把自己和这个家的记忆忘记了,这不是很悲伤吗?道子却回答说,即便丈夫忘记了,但我们还记得。而且他现在过得也很开心,所以这不是件多悲伤的事情。

    而幸贞虽然失忆了,但某些不经意的行为瞬间,却展现了他身上还保留着对爱人的“肌肉记忆”。这或许是尚未年老的人很难想象的场景,面对这一幕,周迅背过去悄悄落泪了。

    真正进入到别人的内心,体验爱、记忆与死亡。这种自然流露的情绪才最易动人,就像《乐夏》里周迅被野孩子唱哭一样。

    《奇遇人生》第二季开场口碑不佳,但周迅参与的这集播出后,许多评论表示“周迅拯救了这部综艺”。因为这种真诚的倾听和共情,是可以触达到旁人的。

    在《奇遇人生》最后,周迅向幸贞提问,如何在逆境中生存,幸贞回复:直接体验比问别人更简单

    《奇遇人生》第二季

    经过这次体验,周迅感叹,自己对于时间和生命都有了全新的见解。或许时间对她来说是残酷的,但时间对待每一个人又是公平的。

    “越来越发现时间是最厉害的东西,你只能去记忆。从时间中来,从时间中走,从时间中散,从时间中聚。这个太厉害了,时间是最厉害的。通过时间你才会懂得自己的内心需求。当年也不是不懂自己,而是那个时候你不会知道分散、回合这件事。”

    03.

    我有我自己的那个呈现

    经过2年蛰伏,周迅马不停蹄地出演了几部新电影,并尽量做到不同。有身着素净开衫的文青(《你好,之华》);也能脚蹬洞洞鞋,穿着最市井的衣服坐在三轮车上(《第十一回》);或是挥舞一把大刀利落的侠女形象(《诗眼倦天涯》)。

    出演《诗眼倦天涯》,徐皓峰导演

    尤其是在《第十一回》里,她出演一个普通家庭的母亲,几乎全素颜出镜,镜头直接怼在她的脸上,直白展现着皱纹和深情。

    出演《第十一回》,陈建斌导演

    在她的状态松弛下来之后,很多人又称赞起了周迅的“灵气”,但这种灵气,或许已经不是年轻时候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一往无前不管不顾的天真烂漫了。而是转变为依然选择保有对生活的期待。

    许多导演也都期待着她新的变化。

    比如陈国富希望周迅“可以去演一个《蒂凡尼的早餐》那样的片子,没必要再去扮演一些很悲苦的角色,可以去做貌似圆满,但背后有感悟和沧桑的表演。不用再去寻找那么贴近自己的角色,挖掘生命的真相,她也可以把真相包装在一个貌似世俗的作品里面。”

    许鞍华则认为,如今四十多岁的女性形象,大都是很入世的、安于现状的,但少有“周迅那种气质”。她希望,周迅可以“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大家有新奇的感觉”。

    这也其实是整个中年女演员的困境,电影研究者王诗淼曾撰文指出,斯佳丽·约翰逊除了“黑寡妇”,她还是《赛末点》里拥抱欲望和野心的灰姑娘,《超体》里探寻宇宙永恒的追求者,还有《她》里那个声音沙哑的AI。

    在斯佳丽的演绎下,这些角色类型各异且丰富有趣,但她只有“放下性感而夺目的身段,收起年轻女人眉目间的妩媚和诱惑,悬置对个人情感的困惑和探索,开始扮演为家庭操心的孩子妈妈”时,才得到学院派演技奖的肯定。

    中年女演员的困境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但即使她们能接到不错的作品,贡献出光彩夺目的演出,但角色选择和评判标准,却仍旧包含着社会对于女性无形的规训

    2019年,在接受《时尚先生》专访时,周迅谈到了面对这种规训的困惑和挣扎:

    “规范,不是具体的谁。在生活里面看,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过存在着一些比如对'女性’普遍的审美认同。有一阵子我已经被陷在里边,每天也很痛苦,为什么我头发不多,为什么我没有修长的手指......但是从我这心底里面我不是这样(迎合普遍审美)的女人。

    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这样下去,因为我在这里边,我不舒服。不是说我要叛逆,我没有,我很孝顺,我很遵守社会规范,可是我有我自己的那个呈现。”

    《女儿》(2019)

    影视作品作为一种“群众文化”(mass culture),深刻影响着现代其他大众文化,包括审美、时尚、娱乐,甚至也是社会思想和变革的体现。

    而当整个影视作品和行业文化都在强化着这种规训,并与实际社会相互作用时,普通人如我们,又能有多少去抗争的勇气呢?

    为何前段时间《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就大火,并且许多人对“我再也不害怕变老了”这句话深有同感。

    就是因为姐姐们在节目中展现了那个年龄段的女性,所拥有的成熟而多元的个性魅力,并且也拥有着相对程度的自主自由,所给予女性们的鼓舞。

    经过时间和经历,周迅做出了改变——也不能完全说是改变,而是她更了解世界和人性后,依然可以保有“自己的那个呈现”,也还依然可以去共情和理解这个世界。

    通过观察周迅这几年的挣扎和思考,我们看到了一个演员在面对女性、衰老、生死、时间等议题时,所做出的改变与和解。

    盲目追求时下流行的审美,甚至跟风改变工作和生活方式,很有可能会疲于奔命甚至丧失自我。

    瞬息万变的世界难免会让人觉得焦虑,给自己一点时间慢下来重新思考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

    在面对这个世界时,或许在保留自我和迎合世界中总会有一个平衡。

    这是她的变化带给我们的启示,当然,周迅作为演员,跟我们的生活还有一段距离。另外每个人的人生也都不一样,无可复制。我们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试错,去不断跟世界相处,去调整自己。

    经过这几年的沉浮,周迅说,“经过之前的两三年,我的心境自由了许多,但也正因为经过了那些害怕、惶恐,经过那些哭泣,才知道破了面相的束缚后,那份自由有多珍贵你看到很多状况,改变不了,也无须去改变,因为你不可能让每个人按照你的思维方式去思考。”

    不过她认为这并非终点:“50岁之前不知还要面对怎样的焦虑,那时肯定更塌,但经历之后,我希望不会沉沦在其中,而是跳出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CZGG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45岁周迅终于服老:余生,活得坦然,老得漂亮
谈心社:周迅自曝因衰老大哭,揭露中国女性的集体焦虑
周迅:35岁以后,没有人再因为一张美丽的脸爱你
马伊琍和周迅:别让你的孩子太乖太懂事
44岁周迅当妈后痛哭:压垮中年女人的,究竟是什么?
周迅的灵气消失,挡不住的衰老,近照脸上坑坑洼洼!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