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命 的 阶 梯

2014-03-26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一直在追梦。“无迹方知流光逝,有梦不觉人生憾”。人生无痕,光阴如水,唯有梦想,温暖自己的心。人年轻时都是用加法生活,但是到了一定的层次,就要学会用减法生活。有些事选择做与不做,完全在于自心,如何对待选择的后果却在于情。如果心灵被所得堆满,最后就会受累于得。求得良知的安稳,会带给我们一种高于一切世俗荣耀的宁静。我们愿意做一件事,并努力去做好一件事,何偿不是件快乐的事。安然、安心、安祥地面对迎面而来的或稍纵即逝的事情,何偿不在安享一种快乐的日子。

生命的成长就如爬山登楼上阶梯,来不得半点闪失,要不遗余力地走好每一步。有什么样的梦想,就有什么样的境界,有什么样的境界,就拥有什么样的人生。播下一种习愦,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收获一种人生。丰子恺说过:人生可以看做“三层楼”: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过好。衣食无忧,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样的人生在世间占大多数。其次,乐意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第二层逗留,或者就久居在这里。这是专心学术或者科研,文艺的人,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的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等。最后,还有些人脚力好,就会爬上三层楼去看看,探索人生的究竟。在他们看来,财产名誉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唯有灵魂生活的充实才是最具有内涵的。在我看来能抵达这种人生意境的就数陶渊明和苏东坡了。他们生活在随意之中,物我两忘,以真性情呈现出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和人性光芒。

陶渊明一生充满劳绩,但他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生存不避艰辛,艰辛中求欢畅,田园尽为风光,农家寻常日子提升为诗意。生活的快乐,不以消耗物质的多少来衡量,陶公的日常生活很随意,他有修养,有操守,然后很随意。这种随意不是生活中的随随便便,看不惯官场的污浊,便掉头就走。苏东坡钦佩陶公说:“渊明吾师”,“欲以晚节师范其万一”。因为东坡本人做不到这一点,“屡犯世患”,“九死蛮荒”,却不曾须臾脱离官场。当然,北宋和东晋不一样,东坡为官尚能为百姓做些好事实事。而东晋的官僚疯狂敛财,显摆不完的臭架子,官大一品压死人。不敛财成不了大族,不摆架子显不出身份。官场风气如此,好官难做。而军阀开战,好官坏官都有性命之忧。既然不为五斗米折腰,就一走了之。遂有名篇《归去来辞》问世:“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徽”。陶公写诗也随意,他告诉我们山水之美,不在乎名山大川,赢得审美的至高境界,房前屋后皆风景。他所描写的都是身边风物,寻常景观。他下地耕种不是为了体验生活,他是地道的农民诗人,又拿锄头又拿笔,一年四季都有他在田野上劳碌的身影。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讲话歌的境界:物我两忘,诗人与自然浑然一体,而陶渊明堪称“无我”之境的第一人。他扎根中国的土地,流连于中国的乡村生活,弥温着自然的气息,世俗的温情,始终标示着人性的高度,血液的纯度,审美的力度。儒家的“治国平天下”的人生梦想一次次召唤陶渊明步入仕途,而政治的黑暗又使受道家思想熏陶的“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陶公一次又一次地生出退隐之意,回归田园之心。遂有了邻里的相与宴饮:“漉我新熟洒,只鸡邀近邻”;有天伦之乐:“亲戚共一处,子孙还相保”;有“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田园景致;有“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安闲;亦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然。田园之美田园之趣田园之乐流泻在陶公笔下形成一幅幅山水画,散发出诱人的自然气息,流淌着人间的脉脉温情。

还有一个人就是苏东坡,他具有一个天才所具有的深厚和广博,像一阵清风一样度过了一生,虽饱经忧患,却始终不失其赤子之心(林语堂语)。一个经常被放逐的官员却有着最多的人缘,文人骚客贤士大夫自不必多说,难得的是他与野老村夫渔樵僧道,都能找到沟通的话题。苏东坡的遭遇令人同情,因先后不容于改革派和守旧派,在仕途上两起两落,贬谪达十余年之久,几次因诗文获罪,然而在沉浮不定的人生面前,表现出了极强的适应力。横遭贬谪也好,自请外放也好,都没有使他颓唐丧志,不管身居何处,无论爵位高低,他却能随遇而安,有所作为。他那种遭挫折却能够始终保持一种乐观,旷达的人生态度,“九死蛮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他重情谊,就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的诗句。在逆境中不断总结,领悟,参透,千思量万琢磨懂了一点道理却已两鬓斑白,喜悦中难掩苍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他渴望安定的生活,不想再疲于奔命,“买田阳羡吾将老,从来只为溪山好”。为了养家糊口,他也劳作,但苏公绝不是耕种好手,“腐儒粗粝支百年,力耕不受众人怜”。他随遇而安,开朗乐观,“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在放逐中,他还乐哉悠哉,“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物质生活远去,精神充盈心头,苦难使人淡定,“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阳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五晴”。一个人如果他既有经天纬地之才,又能醉心于周遭,纵情于生活,那他就跟神仙相差无几了。回头观望苏东坡这位全景式的生活大师,方知我们有多么单调、贫乏、浮躁、狂妄。人间万事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生活更重要。生活的意蕴包括苏东坡强调的风俗道德,更应有神性、诗意、日常趣味、个体差异,还包括金钱和物质基础,但人生的最高境界还是那来自灵魂深处的精气神。他自得罪以来,在野店喝点劣酒,常被醉汉推骂,他反而感到高兴。推几下骂几句,可比京城那帮小人的持续围攻好受多了。混迹于庶民,草民多好。这看似寻常,其实非凡,这才叫修炼。亲友躲着他,“有书与之亦不答”,他自然会不舒服,但并不怨天尤人,字里行间的痛苦隐而不彰,这才叫高贵。苏公地处偏荒,身陷孤独,但从孤寂中提取生命的能量,心善向佛,涵养静善,动辄得咎,退而为静,反观生命的律动,以期重新跃入生活的激流。静观天地万物的律动,应对纷至沓来的灵感。他为人为官,为艺术,苏东坡皆随意,这随意却始终伴随着逆境中的修炼。他贯通历史,直面现实,抒怀有《念奴娇》“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百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历史感通向人生思索,出自老庄的玄奥,却紧贴自然与人事,在前后《赤壁赋》里写道:“月出东山之上,绯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寄蜉游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响,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齐万物,等生死,同荣辱共忧乐,其胸怀何其大,其旷达何其远,其乐观何其久。苏东坡一个让人念念不忘的名字,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名字,更是一个亦官亦民,为官为民的人物。在古代黑暗的官场中,苏东坡以他特有的人格魅力,照亮着千百万普通老百姓的心。他在《金山题像》里写到“心如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试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至此,我们再无言语可写。看见生活不容易小到柴米油盐,大到国家历史,苏东坡有总体把握生活的能力,纵向千年,横向万里。他身上包含了极限的人生潜能和人格的光辉。

 

 

 

一二年八月六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蒲黎生  > 文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陶渊明向往的回归自然境界 (图)
有关屈原的写作素材
古代文学研究
名人与高考——陶渊明篇
“世外桃源”:论郁达夫和陶渊明 ? 国学网
晋朝的菊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