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凌家滩遗址揭秘5:古共工国墓葬及其出土玉器

第5章:玉璜是古老的共工家族特有的标志物

我们不应该忘记,共工是上古传说中著名的水神之一,而且是古代南方民族的水神。神是有形体的,南方水神的形体就是彩虹,神也是有载体的,南方水神的载体就是玉璜。玉璜就是古代先民们用玉石精心制作的彩虹。由于玉璜与虹的形象相比较,实在是太相似,所以根本不用着作太多的解释。

关于玉璜与彩虹的关系,我们可以直接在辞典中查到。安阳出土的甲骨文,其中就有“虹”字,这个字是完整的象形,写(或者刻画)的就是一条虹( ),虹的两端各有一个兽首,张口作饮水之状。这就是古人眼中“虹”的形象,也就是玉璜所代表的形象。凌家滩遗址出土有很多双兽首玉璜,如著名的“双虎首玉璜”、“龙凤首玉璜”等。至于在商、周两代遗址墓葬中经常出现的“双龙首玉璜”,则更是举不胜举。


图5-1:这两套玉璜组佩分别出土于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和山西曲沃晋国墓地。可见直到周代,玉璜仍在作为一种高级的、也是最重要的礼器在使用着。凌家滩的玉璜文化不是什么夷狄文化,它是华夏文化的正宗、重要来源和组成部分。

已故台湾故宫博物院院长那志良先生,在其所著的《中国古玉图释》一书中,对玉璜所代表的含义,有着最为精辟和独到的见解,关于虹与璜的关系,那志良先生说:

“璜之形,是模仿了'虹’的。”

“古人对于天上种种形象,感觉兴趣……,雨过天晴,彩虹又出来了,五光十色,更引起他们的兴趣,于是用玉或石模仿彩虹之形,这便是璜。”

“太平御览引搜神记:'孔子修春秋,制孝经,既成,孔子斋戒,向北斗星而拜,告备于天,乃有赤气若虹,自上而下,化为玉璜。’”

关于璜的用途,那志良先生又说:

“璜的使用有二:1,是用来祭祀北方之神;2、是佩饰之用。”“这两项用途,是以第2项为最多。在殷商时代的遗址中,或坟墓里,可以发现到许多的璜形佩,或作人形,或作鸟兽形……,这里所要讨论的,是第一项,祭祀北方之神的用途。”

“周礼'六器’中,祭祀北方的礼器,是'玄璜’。周礼春官大宗伯说:'以玄璜礼北方’。我们先研究一下,北方之神是什么神?”

“王充论衡物势篇说:'北方水也,其星玄武也。’”

“玄武又称真武。云麓漫钞说:'玄武本北方之神,祥符间避讳改真武。’”

“玄武是什么样子?尔雅邢丙疏说他是龟形,疏中说:'四方皆有七宿,各成一形,东方成龙形,西方成虎形……南方成鸟形,北方成龟形。’”

“凡是提到玄武,应该是一只龟就够了,但是所见之像,都是一龟一蛇,作交缠之状。佛寺里面的真武神像,也是旁侍龟蛇二将。根据说文释例的一段话:'龟鳖皆有雄而不能交合。鳖之交也,多见之者。雄觅一蛇与雌交,雄辄入水,跳掷不已,似欣喜也。’他这段话,既说了'龟鳖皆有雄而不能交合’,而在下面只说了鳖而不及龟,是不是龟也如此?如果是一样,那么,蛇缠着龟,应是蛇龟相交之形。灵应录上有一段故事,也是记蛇龟相缠的:沈仲宵子,于竹林见蛇缠一龟,将锄击杀之。其家数十口,旬日内相次而殒。有识者曰:'玄武神也。’故事是不经,我们不必管它,这又是说蛇缠龟是玄武神。”

图5-2:表现龟与蛇交的“玄武”图。玄武又名“真武”,是北方水神的象征物。它或它们与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并列为中国古代著名的四方大神。玄武既保留着南方水神雌雄同体的特征,又明显地带着北方征服者的烙印。

《周礼》之成书,大约在战国时代,一说在平王东迁之时。据说这是一部从来就没有施行过的儒家经典。而且《周礼》也不可能去规定比它更早两三千年的凌家滩玉璜的用途。但是,玉璜代表着天上的虹,这是确实无疑的。虹本身就是古代南方民族心目中的水神,因此它似乎不必要去礼敬北方的水神玄武。不过玉璜与南方民族对水神的崇拜有关,这也是确实无疑的。周人之所以要用玄璜(墨玉做成的璜)去礼敬北方的玄武大帝(即帝颛顼),是因为北方属水,黑色,而北方水神的子孙重黎氏,又消灭或打败了南方的水神共工氏,所以作为姬姓黄帝的后代,周人当然要拿玉璜去礼敬玄武神了。

图5-3:左为甲骨文“亦有出虹自北饮于河”。右为周代至汉代的双龙首玉璜。虹最初是两头蛇之形象,后来因加入了河伯的因素而变为双头的猪,最后由两头猪又演变为双头的龙。

那志良先生还指出北方的“玄武”神亦与生殖崇拜有关,上面提到的龟与蛇相交合无疑是生殖崇拜的写照。凡四方之神,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均只有一物,唯独北方玄武神是一龟一蛇两物,而且有雄有雌。而与之相类似的是,虹的传说也与生殖崇拜有关。

据《山海经·海外东经》记载:“虹虹在其北,各有两首。”袁珂案:云“各有两首”者,大约并霓包括言之。毛诗正义引郭氏音义云:“虹双出色鲜盛者为雄,暗者为雌,雌曰霓。”虹霓之见,古人以为“阴阳交”,淮南说山篇云“天二气则成虹”是也。“两首”者,亦“交”之象也。故诗蝃蝀(虹之俗名)以刺奔女。去其封建意识,虹固为爱情幸福之象徵。诗候人云:“荟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娈兮,季女斯饥。”“朝隮”即朝虹也,“斯饥”,饥於爱也:则虹所象徵者,亦已明矣。宋玉高唐赋所记巫山神女之言:“妾在巫山之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闻一多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以为朝云即朝虹,神女即虹霓之所化,说亦近是。则尔雅“螮蝀”(虹俗名)郭注所谓“俗名为美人虹”者,固自有其古传也。

虹在中国古代先民的眼中,又代表着爱情和早生贵子。在良渚瑶山、反山贵族女子的墓葬中,一般都会出现一两只精美的玉璜,这也是考古工作者用以判断墓葬的主人是男性还是女性的重要依据。那么古代贵族女子为什么要佩带玉璜呢?因为她们都希望生下神圣而又高贵的后代。

东晋·王嘉在《拾遗记》中说:“春皇者,庖牺(伏羲)之别号。所都之国有华胥之州,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年而生庖牺。”

·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说:“瞽叟(舜帝之父)姓妫,妻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故姓姚。目重瞳子,故曰重华(帝舜名)。”

伏羲是“三皇”之首,帝舜是“五帝”之一,他们的出生竟然均与其母亲遭遇或梦见彩虹有关,虽然只是传说,但已足见古人对虹的崇拜,由来已久。也不难理解在五千年或更早以前,贵族女子喜欢身佩玉璜的意义之所在了。

但是共工氏则不然,共工氏不单纯是崇拜虹,而是直接地以彩虹自居。共工氏是水神,共工氏本身就是虹。众所周知:虹是雨后初晴,阳光斜照,从天边垂挂下来的一个巨大无比的圆拱,所谓“共工”者,又称作“虹虹”,亦即“拱拱”是也。这便是“共工”二字最初的含义。先民们认为,虹有“两首”,其一首吸饮大泽之水,而另一首则可将大泽之水倾注于江河之中,这就叫做“虹吸”。

今天,连接着巢湖与长江的裕溪河,就是这样一条虹,也许,它曾是共工氏开凿的运河。虹有如此“气呑山河”之势,当然是十分可怕的,故北方民族在入侵河淮平原、江淮平原之后,凡遇洪水爆发之事,一概以为是共工氏作怪,所以共工氏的名声,就变成为一个恶的水神,坏的水神了,所以他就不断地被讨伐,被驱逐,直至灭亡。

图5-4:小学课本中的“夸父追日”插图与古本《山海经》中的“夸父逐日”插图。前者视夸父为英雄,后者视夸父为自不量力的代表。但是真正的夸父却是一条气吞山河的虹,正是从夸父逐日的传说中,我们终于了解到共工氏原来就是虹的化身。

关于虹能吸水,最早的记载出于安阳甲骨,其文曰:“亦有出虹自北饮于河”

可是,即便是虹能吸水,那为什么说共工就是虹呢?《山海经》所记载的“虹虹”国,就是共工国。在虹虹国北边的山谷中,住着一位大水神,名字叫“天吴”。共工国的神一般都有两个脑袋,或者多至八九个脑袋,这个形象跟虹一样或者相似。关于共工国的神,只要在《山海经》中有的,在凌家滩遗址中几乎应有尽有。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说:“至于山海经所有怪物,吾不敢言也”。他是孔子的信徒,自然“不语怪力乱神”,而司马迁所不敢言之怪物,竟然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凌家滩。

共工的一个孙子(曾孙),名叫夸父,夸父本是历任共工中的一位。“夸父逐日”的神话,在中国几乎是妇孺皆知的。可是,人们只当夸父是个自不量力的代表,却不知夸父亦有乃祖即“虹”之神功:那就是他特别能喝水。夸父逐日的事迹,明确地告诉我们虹就是共工。

《山海经·海外北经》说:“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山海经·大荒北经》亦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

所谓“夸父”,实指彩虹如桥,跨地千里,故虹亦是桥的别名,谓之“虹桥”。夸父之高,何止万丈。故曰夸父极能奔走,其迈开双足,即可跨越江河,乃至于欲凭此神力,追赶太阳。然而,彩虹本身却只是阳光的反照,日在东则虹在西,日在西则虹在东,所以虹是永远不可能追赶上太阳的,这就如同一个人在斜阳之中奔跑,但是永远不可能追上自己的影子一样。

图5-5:左为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的“虹小子”。正面看是男的,翻过来看是女的。他头上的犄角代表着虹有两首。右为美国佛格博物馆藏品“虹小子”,据称也是殷墟出土之物。

夸父饮于河、渭(黄河,渭水),而河、渭不足。以河、渭之大,竟不能饱其腹,于是乎将欲北饮大泽之水,未至而半道渴死。他是真正的“海量”,也是真正的英雄,非吸水之虹莫能与之匹敌,故夸父实为虹的化身无疑。共工的孙子是虹,那么共工自己无疑也是一条虹了。

虹除了代表水神和生殖崇拜,同时也代表着吉祥和好运。郭璞注山海经袁珂按中举了两个例子,其一云:刘敬叔异苑云:“晋义熙初,晋陵薛愿有虹饮其釜澳,须臾翕响便竭。愿辇酒灌之,随投随涸,便吐金满釜,於是灾弊日祛而丰富岁臻。”——晋时一个叫薛愿的人饮酒时,见有虹来饮其釜中的酒,即刻就将酒吸光了,薛愿于是往釜中再添酒,不料随灌随涸。虹饮完酒之后竟往釜中吐满黄金,于是薛愿从此无灾无弊并且富贵终身。其二云:黄休复茅亭客话云:“韦中令镇蜀之日,与宾客宴于西亭,或暴风雨作,俄有虹霓自空而下,直入于亭,垂首于筵中,吸其食馔且尽焉。其虹霓首似驴,身若晴霞状,公惧且恶之。……旬余就拜中书令。”——韦公昔日在四川做太守时,与宾客在西亭饮宴,谁知忽然风雨大作,一会儿虹从空中下来,径入西亭,其头伸到宴席中,将一桌的美味吃精光。虹的头如驴状,身若彩霞,韦公恐惧而且嫌恶之。谁知事后不到半月,韦公就升官做了朝中的宰相。

虹还是雌雄同体的象征,而北方的玄武神——龟与蛇的组合,则是另一种形式的雌雄同体。《诗经·大雅·抑》曰:“彼童而角,实虹小子。”什么叫做“虹小子”呢?就是雌雄同体的人,应当就是“浑小子”、“坏小子”的意思。殷墟妇好墓中就出土过这样一只小玉人:头上总着两只角,象征着虹有两首,有趣的是此玉人从正面看是男性,翻过来看又是女性,此乃是玉石版的“虹小子”。

综上所述,虹、璜与共工氏之间的关系,是十清楚的。但是共工氏并非只要靠喝水而生存,下面所要讲的,是共工氏的本质:即共工氏同时也是一群职业的能工巧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山海经》故事全集
青龙
发现共工家族墓地16(1-8)
回望中华(28)“夸父追日”的真相
奇书《山海经》的真面目
为什么《山海经》记录的内容如此怪诞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