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塞柯塔—市场奇才

艾迪•塞柯塔—市场奇才

塞柯塔是在家里从事交易的。他住在加州东部的大花湖(Lake Tahoe)畔。在采访之前,塞柯塔和我在湖畔散步。那是一个冷例的清晨,田园景致颇富诗意。塞柯塔的工作环境与我在华尔街简陋的办公室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我心中不禁涌起嫉妒之意。

塞柯塔的交易风格和我所采访的其他交易员迥然不同。他的办公桌四周并没有安装大排的报价机,事实上,根本连一部都没有。他进行交易之前,也只不过花几分钟操作其电脑程式而已。

睿智敏锐•观察入微

在与塞柯塔的交谈中,我深深折服于他的睿智与敏锐,他好像总是能够从各种角度来观察事情。在谈分析技术时,他有如一位科学家(事实上,他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电机工程学位),随手可从电脑中叫出他自己发展的电脑程式和所设计的图形。然而,当话题转移到交易心理时,他又立刻变成一位观察敏锐的行为学家。

其实,塞柯塔最近几年确曾深入研究心理学。就我的观察,帮助人们解决切身问题的心理学,已经成为塞柯塔生活、分析以及交易不可或缺的要素。对塞柯塔来说,交易与心理其实是一体的两面。

塞柯塔的成功不只限于交易而已。事实上,他已经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懂得如何享受生活。

问:你最原始的交易系统是运用何种分析方式来进行交易?
答:我最原始的交易系统与唐契安的移动平均数分析系统有所不同,是运用指数移动平均数(Exponentia Averaging),因为它比较容易运算,而且运算的误差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会自动消失。这套系统在当时算是非常新的观念,大家称之为“指数系统”。

问:我曾经说你的交易系统后来经过多次改良。你怎么知道你的交易系统需要改良?
答:交易系统其实并不需要改良,关键只是你必须开发出与你本人交易风格相容的系统。

问:难道你的原始交易系统并不适合你?
答:我最原始的交易系统其实非常简单,运用的交易原则很僵硬,不容我越轨。然而我发现,我在运用这套系统时,很难不掺杂个人的感觉。我当时觉得我应该比它高明,因此有时根本就不信任这套系统。此外,我也觉得,如果我不研究市场,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智慧以及在麻省工学院所学到的知识。不过,随着交易信心日渐增强,我也就对这套交易系统越感放心。同时,我也持续不断地在系统中增添“专业交易法则”,和我的交易风格相搭配。

问:你的交易风格是什么?
答:我的交易风格基本上是趋势追踪,再加上一些技术形态分析与资金管理的方法。

问:老实讲,你到底是如何使一套普普通通的电脑趋势追踪交易系统,获得如此优异的表现?
答:关键在该把资金管理技巧融合在交易系统当中。市场上有许多经验老道的交易员,也有许多勇敢的交易员,可是兼具经验与勇气的交易员却很少

问: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换一种问法,市场上有各式各样的趋势追踪系统与资金管理方法,然而为什么只有你做是那么成功?

答:我想这和我的哲学观有关。我感受市场交易,而且经常保持乐观的态度。此外,我不断从交易中学习,也不断改善交易系统。还要补充一点,即我把自己与操作视为一套系统,总是跟随一套法则行事,我有时候也会完全脱离这套法则,而依自己强烈的直觉行事,这样的交易结果可能会导致亏损,但是如果我无法在交易中增添一些自己的创意,最后我可能会被压得发疯。因此,平衡工作心态也是登上成功顶峰的关键所在。

问:请你比较系统交易方式与率性交易方式的优劣点?
答:系统交易基本上也是率性交易。资金经理人不论采取何种方式,他都必须决定要承担多少风险,要进入那一个市场,以及是否要依据资金的多寡增减持有的部位。这些都非常重要,甚至要比进场的时间还重要。

问:在你所有的操作中,依照系统交易方式操作所占的比例有多少?这个比例是否会随时间而有所改变?
答:我的操作越来越偏重于跟随交易系统行事,因为(1)我越来越相信趋势追踪的交易方式,(2)我的交易程式益臻精密。有时候,我仍然会认为自己的判断可以胜过趋势追踪系统,可是这种想法在经过几次失败后,便渐渐消失。

问:你对趋势追踪交易系统的前景有何看法?这类交易系统是否会因为日益普遍而导致应用的成效大减?
答:不会。其实所有的交易都具有某种系统化的特质。许多相当成功的交易系统都是根据趋势追踪的理念设计的。生命本身其实也有顺应趋势的现象。当冬季来临时,鸟类就会南飞,公司也会依据市场趋势改变产品策略。交易系统表现优劣亦有其周期可循。交易系统表现突出时,一定会大为风行,然而当使用人数大增时,市场趋势会变得起伏不定,导致交易系统无用武之地,于是使用的人数势必会减少,而又促使市场行情再度恢复到可以使用交易系统掌握其脉络的地步。

问:这是否表示你只使用技术分析进行交易?
答:基本上,我是一个已经具有20年经验的趋势交易员。我需要的资讯,依其重要性的排列为(1)长期市场趋势;(2)目前走势形态;(3)买卖的时机与价位。至于有关基本面的讯息则排在第四位。

问:选择买进时机是否意味选择一个会反弹的价位进场?若是如此,你如何避免错误?
答:不是。如果要买进,我的买进价格会在市价之上。我要在这个价位进场,是因为我认为市场动力会推动价位朝某个方面前进,如此价格风险比较低。我不会想去找顶部或底部。

问:谈谈你在亏损方面的“实战经验”如何?
答:我想还是不要谈的比较好。因为我每结束一笔失败的交易,总会尽量设法忘记这个不愉快的经验,然后全神贯注等待新机会。在我埋葬这笔交易后,我不愿意再把它挖出来。也许某个晚上,在用过晚餐后,坐在灯火旁边,我会回忆过去,但是,不是现在。

问:你如何面对手气不顺的逆境?
答:我会减量经营直到完全停止交易。在亏损时增加筹码,试图翻本,无异“自作孽,不可活”。

问:基本上,你是根据交易系统来从事交易的。可是,完全依靠交易系统,在输钱的时候它仍然不会指示你减少活动吧?
答:我在电脑程式中加了一些逻辑,例如根据市场情势调整交易活动。不过,总体而言,一些重大的决策都是在交易系统之外作成的,例如如何分散风险等。就心理面来说,我会依据操作的表现改变交易活动的大小。如果正在获利,我的交易活动会比较具有攻击性,反之则会减少。如果你正在亏损,却又情绪化地增加交易活动,希望挽回颓势,那么一定会损失惨重.

问:你在进场交易的时候,是否就已经设定出场的时机?
答:我在进场时就设定好了停损点。不过当市场情况变得难以预测时,我会获利了结。如此,纵使获得的利润会减少,但却可以减少我投资组合的风险,而且也不会因此弄得紧张。

问:你所遵循的交易原则是什么?
答:(1)、减少亏损。(2)、乘胜追击。(3)、小量经营。(4)、毫不犹豫地遵循交易法则。(5)、知道何时打破交易法则。

问:最后两条原则显然相互冲突。老实讲,你到底是遵循哪一条,是毫不犹豫地遵循交易法则,还是知道何时打破交易法则?
答:两者我都相信。大部分我会遵循既有的交易法则。然而我会不断地研究市场情势,有时候也会发现新的交易法则,用以取代既有的交易法则。有时所遭遇的压力到达极限,我会完全脱离市场,直到我自认为可以遵循交易法则时才再进场。也许有一天,我可以依循较明确的法则来说明如何打破既有的交易法则。我并不认为交易员可以长期遵循某条交易法则,除非该法则恰能反映他的交易风格。其实,总有一天他会发展出新的交易法则来取代既有的。我想这就是交易员必须的成长过程。
静观待变掌握时机

问:你的交易成绩在哪一年最糟?为什么?
答:我最惨的一年是1980年。当时多头市场已经结束,然而我却坚守多头.并且持续逢低承接。我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空头市场。那次经验给我了相当大的震撼。

问:难道你的趋势追踪交易系统在1980年失灵了?还是你根本就没有理会交易系统给你的指示?
答:当时市场呈现剧幅波动,交易系统也无从发挥效用,而我却不顾一切地持续从事交易,不断进出,直到我承认失败为止。那一年我损失惨重。

问:你认为分析图表对交易有用吗?
答:趋势追踪就是分析图表的一种。根据分析图表从事交易有如冲浪。你不必了解波浪起落的原因,就能成为一名冲浪高手。你只要能感觉到波浪涌起以及掌握乘浪的时机就够了。

问:今天的市场是不是因为专业资金经理人大增,而与5年或10年前的市场有所不同?
答:不是。目前的市场与5年或10年前的市场并无二致,尽管目前的市场在变化,可是以前的市场也是如此。

问:股市是否有别于其他市场?
答:股市不但有别于其他市场,而且其本身也难以捉摸。这句话听起来似乎难以理解,然而要了解市场根本就是件徒劳无益的事。我认为要了解股市就像要了解音乐一样没有道理,有许多人宁愿了解市场而不去了解赚钱的机会。

问:超级交易员是否具有交易的特殊天份?
答:高明的交易员具有交易的天份,就如同音乐家与运动家具有天份一样。但是,超级交易员则是天生注定要从事交易,他们并不是拥有交易的天份,而是命运掌握了他们。

问:运气对交易成功的重要性有多大?
答:运气非常重要。有些人很幸运,天生就聪明,然而有些人更聪明而且生来就有福气。运气、聪明和天赋往往会被认为是造成某个人具有特殊成就的原因。有些人的确天生就是音乐家、画家或分析师。我认为操作的能力是无法后天学习而得。我只去发掘具有操作天赋的人,然后再加以培养。

问:当你赚到几百万美元的时候,你是否会收起一部分,避免遭到所谓“杰西•李尔摩经验”?
答:我认为“李尔摩经验”是一种心理方面的问题,而与资金管理无关。事实上,我记得是李尔摩曾经把他所赚得的一部分财产保存起来,可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却又拿出来使用。因此,要掌握胜利的果实,就必须克服把保存起来的那一部分再拿出来使用的冲动,这与是否要躲避“李尔摩经验”并无关连。如果你陷入“我要翻本”的情绪中,虽然这种感受很刺激,可是代价却相当昂贵。最好的方法在输钱时越赌越小。这样做可以让你保持资金的安全,情绪也可以因此渐趋平稳。

问:我发现你的书桌并没有装设报价机。
答:对交易员而言,拥有一台报价机就像赌徒面对一台吃角子老虎的机器,其结果是不停地喂它铜板。我都是在市场收盘后,再收集我所需要的市场价格资料。

问:为什么有那么多交易员最后都步入失败的命运?
答:这就和大部分小乌龟无法长成是同样的道理。经过沟汰的过程,只有适者能生存。被淘汰的人只有向别的领域求发展。

问:你认为心理因素与市场分析在一笔成功的交易中,重要性各有多少?
答:在交易当中,求胜的意志是从事交易的推动力,而市场分析就像是地图。

问:你认为一名成功的交易员应具有什么特质?
答:(1)热爱交易,(2)热爱胜利。成功的交易员在任何市场上,只要翻滚几年,都能成功。
获利并非交易唯一目的

问:你如何评定成功?
答:我从不评定成功,我只庆祝成功。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与其是否能够回应命运的感召有关,而与财富的多寡无关。

千万不要被塞柯塔的幽默所迷惑,他的谈话其实蕴藏着发人深省的智慧。就我个人而言,他最具震撼性的一句话是:“每个人都能在市场上如愿以偿。”
当塞柯塔说出这句话时,我最初的反应是以为他在耍嘴皮子。经过思索以后,我发现他的态度的确相当认真,他的观念是:每位输家的内心深处其实都蕴藏着求输的潜意识,因此即使获得成功,也会不自觉地破坏胜利的果实。
尽管我逻辑化的脑袋并不十分理解这个观念,可是我很佩服塞柯塔对市场与人类行为所拥有的知识。我会尽量尝试去了解他. 所谓“每个人都能在市场上如愿以偿”的真意。这真是一个令人耸动的概念。

安德烈科斯托兰尼zt
2008-10-06 15:45

 

        我只有一个愿望:经济与思想上的独立,这个愿望我已经达成了。“我不是任何人的主人,也不是任何人的仆人”,这就是我的成就。

        经济上的宽裕使我的思想得以独立,在这种情况下遭人忌妒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并不会困扰我,因为我情愿有几千个人忌妒我,也不希望有一个人同情我。

         很多人喜欢说,根本无法看懂现今的股市。我要说,股市要是能被看懂,就不叫股市了。股票玩家是在一池浑水中钓鱼,边钓边放一堆空头废话,池水就这样被他们自己搞得更混浊了。媒体则继续散播这种“股市智能”,这么一来,报道及评论给出的消息完全是一团混乱。往往是股价变动之后,他们才急忙找出其中的原因,然后再放个马后炮。

         我不得不承认,往往连我也猜不透,大众对某个事件、一则金融消息,或者是对一条传闻,到底会有正面还是负面的反应。因为一条新闻对经济的发展会有何种影响、对自己的投资是好是坏、对股市整体是利是弊,基本上交易人自己都一无所知。股市往往像个酒鬼,听到好消息哭,听到坏消息笑。对行情发展的解读总是事后才出现,总是在股市及外汇行情上下波动之后,才有数不清的投机客、投资顾问和行情分析师用完全相反的理由来解释行情发展,也就是“行情造就报道,而非报道造就行情”。

       如果要我以一句话来为这些投机故事作总结,那就是:赌徒应运而生,不管他赚过或赔过,赌徒永远不死。因此我也确信,在每一次股市萧条之后,虽然当时人们对股票感到厌恶,而且觉得受到了伤害,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人们很快就会忘记过去的种种伤害,又会像飞蛾扑火般再次受到股市的吸引。

         我常把投机者比做酒鬼:在酩酊大醉之后,他会感到难受,并在第二天痛下决心,永不再拿起酒杯?。但到傍晚,他便又喝起鸡尾酒,而且一杯?接一杯?。到了半夜,他又像前天晚上一样酩酊大醉了。

当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曾经学过开车
汽车教练跟我说:「你永远学不会开车!」
「为什么?」我吃惊地问
「因为你总是盯着方向盘,你应该把头抬起来,看前方三百公尺的地方」
从那以后,我坐在方向盘前,就变了一个人。
在证券交易所里,大家也必须如此。

不要相信别人的意见,那是你的赌局不是他们的。

不要追逐人群,听着自己的鼓声节奏前进。

不要忽视警讯,大的亏损很少没有警讯;不要在正在下沉的船中等待救生艇。

不要去数你的获利,利润在部位未结束之前是不用去记录的。
市场所给的以及市场要拿回去的往往迅雷不及掩耳。

不要把交易当作娱乐,交易大部分的时间应该是很无聊的,它就像是你平常的例行公事一样。

 

市场奇才论成功交易zt
2008-10-14 09:22

 

     William Eckhardt,与糟糕的一次买卖相比较,错过一次重要的交易是更严重的错误。我从来没有看到在好的交易与智力之间有多少关联性。有些杰出的交易者非常有智慧,但是有些人却非如此。很多特别聪明的人的交易糟糕的可怕。通常的智力足够了,除此之外,情感的特性更加重要。要问交易是否可以教得来,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人只要有平常的智力都可以学习做交易。这又不是火箭科技。

        如果你把人的平常的习性和倾向带到交易中,你会跌向大多数并且亏损在所难免。 事情做错,却常常感觉良好。人类的天性不在于最大限度获取财富,而执著于最多的获利机会。贪求最大的盈利买卖次数(或最小的亏损次数)对交易者适得其反。交易的成功率是最不重要的操作统计量,而甚至是成反比性的。交易的两个主要原罪--过渡放任亏损和过早获利了结--都是企图给予现有的头寸以更多的成功希望,而对长期的运作带来严峻的损害。

        Marty Schwartz, “我从一个输家转变成一个赢家,是在我能够把自我需求与赚钱分离开来以后,在能够接受错误现实以后。”

        Paul Tudor Jones, “棉花的交易几乎断送了我的交易生涯。就在那时,我对自己说,‘愚蠢先生,为什么一次交易冒足所有的风险?为什么在你的生活中不追求快乐,却寻求痛苦?’我不得不学习纪律和资金管理,下决心在我的交易中要非常自律,并且有效率。我在我的日交易里尽量让自己快乐和轻松。如果我有头寸正对自己不利,马上离场;如果有利,继续持有。总是思考(可能)亏钱而不是赚钱的事。不要专心于赚钱;而应该专心于保护你所拥有的。”

        Tom Baldwin,“最好的交易人都没有自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交易人,你必须有足够的自负,觉得你对自己有信心。你不能让自我沉湎于失败的交易中;你必须吞下你的自尊走出来。当我能够将自我欲望和赚钱分离开来时,当能坦然接受失败时,我才从输家变成为赢家。在那之前,承认我自己错了比输钱还难受。我的观点是:永远不要拿你的家庭安全冒风险。当你受到打击,情感上自然非常烦躁。大多数交易者都设法立马赚回来,他们会赌得更大。只要你想把所有损失马上赚回来,你多半注定会失败。”

  Gary Bielfeldt, “最重要的是拥有坐稳盈利和摆脱亏损的方法。经过考虑盈利目标以及万一行情趋势变化时退出的策略,你保持盈利头寸的潜力大大增加。成功交易人的显著特征:最重要的是自律。第二,必须得有耐心,若你有一单好买卖在手,得能够坐稳。第三,你需要入市的勇气,而勇气来自足够的资本。第四,你必须愿意亏钱,这也和充足的资金有关。第五,你需要强烈的赢的愿望。如果交易亏损,你必须有一种态度:你能毫无困难的去处理它再回头做下一单买卖。你不能让亏损的买卖对情绪产生影响。如果买卖看上去不对,退出、认小赔。”

        Tom Basso,“我明白每当我有亏损,我必需从该经历中学些东西,把损失当作上‘交易大学’的学费。只要你从亏损中学到东西,其实你不亏。不要再把亏损视作问题,从现在起把它们当作提升你到下一个高地的机会。永远不要有这样的观念,一次交易会危害到你继续交易的能力。我能做到保持镇定,因为我知道我的有价证券里的风险和波动正如昨天、上周和上个月一样。如果一直是在一样的风险中,那末,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情绪七上八下的呢?把每一次交易想象成你要做的千次买卖中的一次。如果你开始用下面一千次的交易来思考的话,一下子,你就使任何单一的交易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谁在乎个别一次的买卖是赢还是输?只不过另一次买卖而已。我认为迄今为止投资心理学是更重要的部分,其次是风险控制,以及最小重要性的在哪里买和卖的考虑问题。”

        Bill Lipschutz,“错过机会与在买卖错误的一方一样的糟糕。有些人(在有机会实现盈利后)说‘我只是在用市场的钱赌。’这是我所听过的最可笑的话。当你有一阵子在亏损,你原本正常的吸收和分析信息的能力开始变得扭曲,因为接连亏损的副产品是损害自信心的因素。你必须非常努力去恢复自信,而削减交易尺寸有助于达成这个目的。毫无问题我会让我的赢单继续,很多交易员这样做。你必须能让你的获利增长。我认为,你不能指望做对50%的交易就会一直是买卖的赢家。你必须解决如何靠只做对百分之20至30的时间里赚到钱。成功的交易员常常自问:我做对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如何将我在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怎样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勇气是交易员超过别人的重要品质。仅仅比同行其他人有洞察力领会一些东西是不够的,你还必需有勇气照此行动,并且与之并驾齐驱。
  多数时间里与别人不同是很困难的,确定的说,作为一个成功的交易员,这是你正在做的事情。太多的人想要作为成功交易员所得到的肯定的酬劳,却不愿意经历承担的义务和痛苦。而且,是很大的痛苦。要避免诱惑--想要完全正确。” George Soros,“我与身边的交易人没什么两样,只是更快地兑现亏损并投入到下一次买卖中。”

 

专业投机客的一席话zt
2008-10-16 13:14

 

        交易中的一切道理、或者哲学,我觉得精髓是“过犹不及”。需要交易者用心把握的,是尺度和分寸。你的谨慎和不敢下手,在某些情况,可以说是“忍耐”和“不盲动”;而在某些情况下又变成了“错失良机”。就看你如何把握了。我的体会是,当真正的机会来临时,不敢下重注,甚至下到自己都“耳热心颤”的部位,是不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这就是SOROS说的:看对看错根本不重要。关键看你下了多重的注码。你下的注会影响你自己的判断;而你的判断直接关系到你会下多大的注这就是“反身性”。

  重注,对于我们投机客来说,是永远无法回避的东西。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克服恐惧,在机会来临的瞬间,全力出击。但是,在真正等到这个机会来临之前,投机客可能会用几个月、甚至是年以上的时间,匍匐、忍耐和等待。当然,资金管理是有学问的,瞬间押上自己的全幅身家无异于赌博和送死。蛮干是不可以的,止损是绝对的,预测是要抛弃的。在做交易之前,永不要预设任何立场。“在你下注之前和之后,你永不会知道,市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中线的看法一旦确立,就不要被次级波动迷惑自己的眼睛。在市场证明你错误之前,绝对的稳定和自信是必要的。当然,人都会受帐面利润的影响。我们要做的,是让这种影响,减到最小。
    
  我想,真正要你克服下注时的恐惧,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通过实际的下注,才能磨练。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你,你迟早得走出“下重注,全力出击”这一步。这与“风险控制”无关。投机客面对的,本来就是概率和风险。我们不能因为风险,一辈子都在错失良机。我们一辈子真正的机会又有多少。当投机客盘算到,这波下注我有足够大的胜率的时候,我们必须战胜本能和恐惧,勇敢的押上全部的身家,全力施为,倾力一击。没有别的选择。
    
  其实,投机生涯里,大的失败,一次都不允许。我投机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在期货市场上押上真正意义上的“重注”------那种能彻底改变命运的“重注”。我一直在等,等着交易系统的完善,等着更大的概率,等着市场更好的机会。虽然错失了很多。但我永不后悔。我知道,在我有把握的时候,这么多年的等待和积累,会让我在那一刻,押上我的全部。
    
  没有退路,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谁让我们选择了“投机”这个“天使和撒旦同行、香槟和毒药共存”的行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渔歌唱晚126  > 市场大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海龟交易法则》中文版
顶尖交易员:艾迪·塞柯塔11
选择系统交易还是策略交易?
金融怪杰的20句名言警句
绝对有启发--神人
顶尖交易员:艾迪·塞柯塔1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