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家乡·故乡

2016-02-17

  [南京]凡心

  今年元月,天气格外寒冷。尤其是在接到八十五岁高龄慈母驾鹤西去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更是降到冰点。童年时,慈母送我上学,教我做人做事;二十三年前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母亲一人离别家乡来宁照看孙子,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

  母亲一直担心她和年迈的父亲会给弟弟和我增添负担。父亲在世时,母亲对弟弟和我说得最多的是“你们在外安心工作,你父亲有我照顾,你们放心”。五年前,父亲离我们而去。那时,母亲已至耄耋之年,婉拒子女们的邀请,坚持一人在老屋独居。她对弟弟和我说的最多的是:“你们比我辛苦,要工作,要照顾家,我只要管好自己吃喝就行了。你们放心,有事,我会通知你们。”看着外表还算硬朗的母亲,心里一直奢望着母亲能健健康康地活得久一些、再久一些,能让我们多尽点人子的义务,却忽视了母亲已逾八旬,忽视了母亲已患慢性心肺疾病,也忽略了母亲外表坚强所掩藏的内心孤独,其实她也渴望子女的陪伴。我自初中毕业后离家求学,在家的日子不多。工作后,回家的日子更少,在母亲身边陪伴的日子屈指可数。如今老屋还在,慈母已和我阴阳永隔;如今子欲孝,而亲已不在。端详着慈母和蔼的遗容,怎么不让人肝肠寸断,万箭穿心。

  母亲去世后的第三天,按家乡的风俗将母亲的骨灰盒与父亲的骨灰盒安葬在一起。次日在父母墓前祭拜,清理墓碑,想到日后,我再回家乡,回那儿?回姐姐家?回弟弟家?亦或回外甥家?我再回家乡,是回家?还是探亲?眼泪再次像断了线的珍珠……原来,在生我养我的二个人离开以后,家乡已变作了故乡。再回故乡,将不再有人嘘寒问暖,不再有人千叮咛、万嘱托。

  见此情景,姐姐和弟弟们也满是泪眼婆娑,一齐道:“父母虽然离我们而去,这儿还有你的一母同胞,有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姐妹,这儿还是你的家”。忽然发现,尽管离家已三十七载,尽管双鬓已开始生出华发,尽管父母已离我们而去,但这里有我熟悉的一草一木,有我熟悉的乡音。我的根在这里,情也维系在这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圆角望  > 杂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散文||梦回乡关
父母离去后的那些日子
【黑龙江】魏春媛|亲情,人世间最美的情感
小柴门
故乡的牵挂 | 郭东平
清明丨关于祖母的回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