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森林女神Echo----三毛

永远的森林女神Echo----三毛

             

希腊神话中的Echo,绿色葱茏的平和,生命蓬勃的宁静,一个美丽、善良、聪慧、痴情、个性、传奇的女神,一个众神心目中无比倾慕的情人。而这个可爱的女神,却只钟情于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Narcissus,Narcissus从来不理会任何女神,包括可爱的Echo。他每天只做一件事,静静地坐在水边,看着自己的倒影……

可,“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中国神话里我们的三毛,中国的森林女神Echo(三毛的英文名)是幸运的,她风流倜傥、俊俏英武的荷西是天下痴情的男子。初识蓝眼睛大胡子的荷西时,三毛正在马德里上大三,而荷西只不过是她学校附近就读的一名高中生。

Echo,你等我结婚好吗?六年!四年大学,二年服兵役!好不好?”

苦恋她六年的荷西,信守自己的承诺约会三毛。并不在意的三毛,最少有三位追求者都是在最后一刻才被拒绝:在西班牙时,被一位日本籍的富商同学追求;在德国时,被一位后来成为外交官的德国同学追求;在美国时,被一位台湾籍的在美博士追求。这些人远比荷西优秀,比荷西更接近她的爱情标准,但是三毛一一拒绝,因为三毛心目中的爱情标准比这三位所能达到的还要高。这么多年中,有着恋爱有着准备结婚的未婚夫(结婚前一天心脏病发作而亡)。最后,她选择了她最能伸手触摸的幸福,度过了作为一个女人内心深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三毛和荷西的爱恋用了童话般作为注脚的升华。

荷西:你是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 
         
三毛: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紧张)不是哦不是哦,我只要一天三顿饭就好,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少吃一点。

后来在荷西领不到薪水时,三毛有时候一天真的只吃一顿饭。而他们没有不爱,因为两颗相爱的心,已无法不爱。

荷西:“我一生最大的想望,就是有很小的公寓,有一个你这样的太太,然后我赚钱养活你。”

于是,找对人,爱他,多久都不会短,多长也不会嫌长;携手一起流浪,多远都不是他乡。三毛在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撒哈拉大沙漠,她与荷西幸福无羁地过着童话般的日子,荷西当着他的潜水工程师,上岸第一眼看到的是等待他的三毛,还有最温情最柔美的厨娘做的饺子……

曾经的那个Echo小时候自闭症也好,叛逆受够了委屈也好,伤怀的失恋也罢,在文化大学任教抑或天涯路踏遍也罢,统统在远远的人生风景线那边了,只有那个大胡子宝贝在,只有那平实艰辛的生活在……

远远地,岸上懂情的潜水员提前拉拉信号,水下的荷西便一头惊喜地冒出水面,急急跑上来抱住三毛笑。多情的三毛便不管一身的水滴,紧紧靠着爱人,喂水果,丢果核玩,逗得旁边的人羡慕至极。

曾经的那个我,还懵懂的少女时代,并不懂最脍炙人口当属《撒哈拉的故事》的酸甜苦辣,只知道迷糊地一头扎进了撒哈拉大沙漠,无名就喜欢上了漫无边际的沙漠,甚至希望自己快快长大,也有荷西这样的大胡子男孩随自己流浪,不要再回来;面对《哭泣的骆驼》,为那种真情悄悄哭过,哭得迷里迷糊;《温柔的夜》三毛阅遍了种种人情冷暖后,对大千世界依然是真挚的爱,我只知道满心是感动,感动得傻傻地又偷偷躲着哭。直到我长成稍大的女孩了,看不懂什么“三毛热”从台港迅速横扫整个华文世界,“流浪文学”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的高度,看得懂的只是荷西怎么被水泽之神带走了,丢下了三毛无法跨越的痛,为什么?仿佛是我的荷西也不再有了。

三毛:我总是在想荷西,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我会因此半夜惊醒,一面拭干黏糊糊的泪水,一面苍白无力地看《梦里花落知多少》。想到三毛的痛,想到她去挖荷西的坟墓,挖到手指满是鲜血,满唇如诉,要抱荷西抱到都变成白骨……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我们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

传奇的三毛,才情深高的三毛,没有数字观念,不肯为金钱工作,喜欢流浪的三毛,为热爱她的人们留下她和荷西的童话般的爱情幻想,她把所有的柔情都赋予了荷西,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那么完美,他就是她的至爱,他就是她的生命之宝贝。

越过那个少女时代,历经过少妇时代,回归单身时代的我,现在我终于是明白了大家的三毛,纯粹、单纯、善良、痴情的三毛,我不仅仅是熟识的人们心中外形的像,我的内心更像三毛,真的。只是迄今还没有我生命中的荷西存在,还在遥遥无期地侯着我的荷西。

荷西走了,三毛就变成了一个句点,差点要放弃生命,为了台湾的爸爸妈妈,没有和荷西一起走,她原本是要一起走的。        

荷西死了,三毛其实也死了,不像现在三毛死了,只要人们不死,她永远就活着。后来的三毛已不再是从前的三毛,尽管她并不孤单,因了她的精神至上,因了荷西留给她的爱足够她回味一生。

三毛:荷西,我永生的丈夫,我守着自己的诺言千山万水地回来了,不要为我悲伤,你看我,不是穿着你生前最爱看的那件锦绣彩衣来见你了吗?
           
她在做着一个妻子的事,照顾着自己的丈夫。“荷西安息!”炎热的那个午后花丛里,着彩衣的女子,一双泪眼迷蒙的眼睛,一双战栗的纤柔手,一遍遍漆着十字架上淡去的字,一次又一次跟荷西告别后,又奔跑过来,又忍不住哭倒墓碑下,不肯离去不肯离去,不舍又不舍……

写到这里,我也千般不舍,也万般依恋,纸巾一堆堆,眼泪一行行。尽管泪比少女时代要成熟了点,但苦涩似乎还多了些。

“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

“傻瓜,我不会死的,我还要给你包饺子呢!”

这些是荷西活着的时候三毛说的,细细的说,柔柔的说。没有了荷西,流浪的三毛一直流浪一直流浪,滴血的心思,滴血的身子,为了梦中的橄榄树,54个国家留下了她的身影,还有行囊中带着的荷西与她重叠的心……

直熬到 199114,我们悲的日子,她欢喜与荷西相会的日子,一根长筒丝袜,带上从容淡定的三毛走出了滚滚红尘》,把悲伤的谜留给了爱着她的人儿……

眭澔平留有三毛生前最后一封信,最后一段依然还是青春的女孩的声音,柔情万丈,清纯无比。质本洁来还洁去。

罗大佑改写的《追梦人》,给Echo,我唱着唱着,唱哭了;许多人唱着唱着,唱到了伤痛: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王洛宾为了纪念这段永远的情谊,写下《等待——

寄给死者的恋歌》: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

……

三毛父亲陈嗣庆说:我女儿常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我想这个说法也就是:确实掌握住人生的意义而生活。在这一点上,我虽然心痛她的燃烧,可是同意。   

贾平凹《哭三毛》:我并没有见过三毛,几个晚上都似乎梦见到一个高高的披着长发的女人,醒来思忆着梦的境界,不禁就想到了那一幅《洛神图》古画。

三毛英文名Echo,其实她在寓意自己的善良、痴情、生机、蓬勃、随意、率真、逍遥、性情、清淡、洁雅,如森林女神。绿色葱茏的平和,生命蓬勃的宁静,她就是喜欢带着无限的真,无比的爱,无法舍弃的爱人荷西流浪的中国传奇女子,永远的森林女神Echo,三毛,陈平,陈懋平……

 

 

2011.11.1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小海豚的成长  > 读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三毛,生命是一场和爱人在一起的唯美流浪
多少人是因为三毛才取Echo这个英文名的?
?三毛,那个谜一样的奇女子
三毛:流浪在人间的“女神”
三毛与荷西那些触动柔软的话语
Echo人间再不会有的——三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