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秦朝爆笑捉鬼手册

2015-09-15


  写这篇文多少有些偶然。不久前我休年假,去了湘西的里耶,为了不至于在漫长的旅途中无所事事(我现在格外珍惜自己的空闲时间,因为它们已越来越少),我带了一本吴小强先生的《秦简日书集释》,以此在飞机上杀时间。

  我原本对这书的趣味性不抱太高期望值,毕竟这是学术著作,主要是对出土秦简《日书》的注释和翻译。所谓《日书》,是秦代民众用来占卜的参考书,记载了当时人们进行各种生产活动:耕织、婚嫁、祭祀、盖房、出行等方方面面的吉凶时日,相当于那时的黄历。它曾在湖北的云梦睡虎地和甘肃的天水放马滩都有出土,而且内容大同小异,足见在当时的普及,作为一个秦史爱好者,读一读它是很自然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这些占卜内容大部分没什么意思,无非是某天某时宜做什么和不宜做什么,我一开始看也只是草草扫过几眼,但读到其中一篇题为《诘》的文章时,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它讲的是当时人们如何驱邪捉鬼。其内容之精(cao)彩(dian)绝(man)伦(man)不由得让人拍案叫绝,尤其是把它和吴小强先生润色后的译文对照起来读时。

  不要担心这是恐怖故事集,它既没有爱伦坡小说那种阴森华丽的暗黑哥特范儿,也没有《寂静岭》《午夜凶铃》那种直抵人心的不寒而栗,《德州电锯狂人》之类的血腥恶心更没有,当然《聊斋》里的唯美、《山海经》里的浪漫倒也谈不上。如果非要找一个和它风格接近的鬼故事,也许该是《百鬼夜行》,也就是说,这里面记载的鬼,恐怖色彩普遍比较淡,反倒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你会觉得它们几乎是当时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至多会带来一些麻烦,远谈不上什么危害。有些与他们相关的内容甚至相当爆笑,是的你没有看错,真的是很爆笑。

  下面就由我,张天师张不叁,带领大家学习这篇极富,呃,感染力的,秦朝捉鬼手册。

  《诘》的开篇还是很郑重其事的:“诂咎,鬼害民妄行,为民不祥,告如诘之,召,导令民毋丽凶殃。”意思是说:禁忌凶灾,鬼危害百姓、恣意妄行,让百姓们生活不吉祥,现在将鬼怪害人的情况告知如下,并且加以禁忌,劝大家不要遭受凶灾。

  但接下来对鬼的描述,就马上让人嗅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了:

  “……鬼之所恶,彼屈卧箕坐,连行踦立。”

  ——鬼的外形十分凶恶,他们睡觉的时候弯曲着身子,双腿张开像簸箕那样坐在地上,走路的时候连着脚步,一条腿站着。

  喂,“箕坐”可是很不雅观的坐姿啊,当鬼也要有点教养好伐?“连着脚走路”又是什么鬼造型啊,《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吗?还有“一条腿站着”是在模仿白鹭那高冷的气质吗?是不是用竹竿把它捅倒,它就很难站起来了呀?……

  显然,这时的鬼一点也没有想象中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感觉,外形上倒颇显怪异。

  这还只是个开始。从种类看,当时的鬼有很多种,而且类别千奇百怪:

  不停地攻击、袭扰你的,是“刺鬼”;

  无缘无故就造访你家的,是“丘鬼”;

  把你迷惑住了的,是“诱鬼”(狐狸精的前辈吗?);

  对你纠缠不休,使你脸色苍白没精打采有洁癖没食欲的,是“哀鬼”,它没有自己的家,经常找人作伴(百年孤独,好可怜);

  导致你全家都病倒的,是“棘鬼”;

  导致你全家都病倒、在噩梦中死去的,是“孕鬼”(这名称和技能完全对不上呀掀桌);

  导致你家的炉灶莫名其妙不能烧火的,是“阳鬼”,它能偷走灶台的元气(真想看看怎么偷的);

  经常溜到你家来吓唬人的,是“故丘鬼”(这位老兄,你是前边那位“丘鬼”的本家吧,你俩无聊的程度有一拼);

  经常半夜敲你家门,边敲边唱歌或者哭的,是“凶鬼”(好像一点也不凶呀);

  你老婆生孩子,不幸胎死腹中,造成这悲剧的元凶是“不辜鬼”(喂,前边的“孕鬼”请过来,这里才是你的片场);

  你家的家具之类的莫名其妙全都被损坏了,这是“露牙鬼”干的好事(用牙咬的?);

  ……

  除了鬼之外,还有其他许多奇幻生物。你或许早已熟悉西方神话或者《西游记》《封神榜》里的那些妖怪,那啥格高一点的也许还能知道《山海经》,不过看看这里的奇幻生物,恐怕知道的就不多了吧:

  如果你家在炎热的大夏天忽然变得寒冷逼人,那是因为有“幼龙”藏在你家(其实这挺好的呀,免费空调);

  如果野兽或者家畜见到你就会说话,这是“飘风之气”在作怪;

  能伤人的猛烈旋风,是“大飘风”(说,你和“小钻风”什么关系?);

  如果你全家都在抽筋,这是因为“会虫”藏在你家房子的西墙上;

  能闯入你的房子、你还没法阻止的是“大祙(魅)”(后面加个“子”读起来更朗朗上口,另外我差点看成“大袜子”);

  如果你在家里睡觉,突然连席子带人一起陷到地下,这是“地蠥(巨难认的一个字,念niè,忧患的意思)”在作怪(那个谁,搞这种恶作剧你是不是闲得难受?);

  如果你在家总能听见敲鼓声,却看不见鼓,那就是“鬼鼓”在作怪(我觉得更应该去检查下耳朵);

  有时候,天火、雷电之类也能作祟,它们可能烧着你家的房子,也可能烧着你的身体(估计这就是“天谴”了);

  ……

  看吧,这些鬼怪一直环绕在你周围,简直是无处不在,但凡遇到点倒霉事,基本都是它们在捣蛋,堪比《哈利·波特》里霍格沃茨的那些幽灵。不过别担心,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别看它们的各种逗比让人防不胜防,但只要你有一个优势,就再也不怕它们了,那就是……

  比它们还逗比。

  真的,下面你就能领教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茅山道士要有木剑黄符纸,神父要有圣经十字架,想要降妖除魔,驱鬼的法器必不可少。这些法器,我张天师今天这就倾囊相授,全数教给你。放心,不是轩辕剑金箍棒之类罕见的神器,你自己都可以DIY出来。其实动动脚趾头都能明白,既然鬼怪在当时人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显然道行也没有多深,对付这种小鬼,一些简单的材料足够了。

  最常见也最好找的就是各种草木,比如你可以用熏烧牡棘(本天师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请修行比较深的道友不吝赐教)的办法去驱赶“幼龙”,可以用桑木杖驱赶“诱鬼”,可以点燃沙草根、牡棘柄驱赶妻妾朋友的鬼魂;其他常见的做法材料还有苇草、白茅、茜草等。

  这其中,驱鬼效果最好的首推桃木。《荆楚岁时记》里记载:“桃者,五行之精,能厌服邪气,制御百鬼。”《战国策》也记载了苏秦讲的那个桃梗(用桃木雕成的人偶)与土偶的故事,不清楚的请自己去搜;还有神荼、郁垒兄弟的故事,他们是最早的捉鬼人,也是门神的鼻祖,据说就是在度朔山的桃树下开展工作的;甚至这次去里耶,我还在博物馆里见到了一枚桃木符,由此可见,茅山道士们用桃木剑来驱邪,并非空穴来风。

  你驱鬼的方法也和茅山道士差不多,用桃木制成弓,用牡棘制成箭,后面再装上鸡毛做的箭羽,这一神器叫“桃弧棘矢”,杜预在《左传》的注解中也提到过。等到“刺鬼”一出现,就可以用这玩意儿射它了。至于去哪里找鬼来射,你问我我也不造呀!好多年前我教会了一个学“屠龙之技”的徒弟,他毕业后直到现在还在满世界找龙呢……

  与法器搭配起来使用的就是咒语,对此你肯定不陌生,毕竟各种奇幻题材的动漫或电影里总是充斥着这些内容,它们有简洁如“恶灵退散”的,有直白如“除你武器”的;有X格甚高如“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的,有热血如“天马流星拳”的(马马虎虎也算吧)……不过在《诘》的世界里,咒语看起来应该是大白话:

  “一室中卧者眯也,不可以居,是□鬼居之。取桃棓段四隅中央,以牡棘刀刊其宫墙,呼之曰:‘复疾,趋出。今日不出,以牡刀皮而衣。’”

  ——你在一间房屋内睡觉时作恶梦,那就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这是因为某种鬼住在这里。你需要找来桃木杖,在房间四角捣击,用牡棘做的刀来砍房子的四壁,嘴里喊着:“快走哈!今天你不走,小心哥拿刀削你啊!”

  (为了更有气势,本天师自行把咒语转换成了东北话,这样貌似效果更佳……)

  动漫中和咒语一样出现频率很高的还有“结界”,《诘》中也有类似记载。比如对付“丘鬼”的法子:“取故丘之土,以为伪人犬,置墙上,五步一人一犬,环其宫,鬼来扬灰击箕以噪之,则止。”

  ——从旧土丘取来土,用泥土做成假人假狗放到墙上,每隔五步放一个假人、一只假狗,环绕房屋一周(从而构成一个名为“天舞宝轮”的攻防一体的完美结界)。等到鬼真的来了(它将不能攻击也不能逃跑,并将被依次剥夺五感),就向他扬土灰(迷眼睛,视觉剥夺!),并敲打簸箕、大声呼喊(听觉剥夺!),这样鬼就不敢再来了。(别走呀,我还有大招没用呢……)

  还有一些可以下肚的食物也被认为有驱鬼的功效,它们有的是谷类,有的是药材,感觉很像各种魔法药剂或丹药,似乎多与治愈心情相关,比如:你总是无缘无故地发怒,可以选择在“戊日”中午、太阳正中的时候,在道路上吃黍谷,就可以息怒了。再比如,你老在想悲伤的事情,可以摘取一尺多长的桂树枝,从中间折断,在“望日”也就是农历十五的早晨太阳刚出来时吃下去,然后再吃早饭,就不再悲伤了(不过我觉得关键在于接下来的早饭吃什么);也可以从土丘下挖去杂草,完整地摘取十四片杂草叶,面向东北方吃下去,然后躺下睡觉,就可以忘掉那些伤心事(还是去吃大餐比较管用吧)。

  当然,作为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穿越众,你很可能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些施法材料。没关系,本天师这里再推荐一样驱鬼神器,保证你们每个人都有,那就是……你的鞋子。

  不骗你,连鞋子都有驱鬼的效果,起码《诘》是这么声称的。至于驱鬼的方式,相信你也能猜到,就是脱下鞋向鬼丢过去。看看下面几条记载:

  “凡有大飘风害人,释以投之,则止矣。”

  ——凡是猛烈的旋风危害人,脱掉鞋向旋风扔过去,风就会停了。

  (这是山丘之王那可以打断持续性法术的风暴之鞋么?)

  “飘风入人宫而有取焉。乃投以屦,得其所,取盎之中道。若弗得,乃弃其屦於中道,则亡恙矣。不出壹岁,家必有恙。”

  ——风刮进你家,并刮走了你家的脸盆,你得用鞋投向风,这样可以在路中间取回来;如果找不到,就把鞋丢在到路中间,就没有病了,否则不出一年,你的家人必定得病。

  (你的鞋受过圣光的加持吧)

  这条更劲爆:

  “凡鬼恒执匴以入人室,曰‘饩我食’云,是饿鬼,以屦投之,则止矣。”

  ——凡是鬼经常手执淘米竹器进入你的房屋里,还说着“给我吃的”之类的话(难道不在前面加句“老爷行行好”吗?),那就是“饿鬼”(看来真的是啊)。用鞋丢它,它就不来了。(“穷叫花子,滚!”)

  ……

  觉得这种驱鬼法器很奇葩?还有更奇葩的呢,现在送你一件终极驱鬼神器,来,接过这坨臭烘烘、黏乎乎、热腾腾,颜色极为可疑的糊状物,记得要用双手接……知道你在想什么,告诉你,本天师没那么重口味,这才不是屎呢,真的不是……

  这是狗屎。

  不要急着把手上的糊糊甩掉,先听我说。这不是有意整蛊,先秦时期用“犬矢”来辟邪是有渊源的,据说舜帝就曾用过它。刘向在《列女传》里写到,舜的父亲、继母和异母弟弟象总看他不顺眼,想找机会害死他,于是假意请他去喝酒,准备灌醉他之后再neng死他。但是舜的两位nia nia——对不起是两位妻子——娥皇、女英给了他一包药,让他跟狗屎掺在一起洗个澡。舜照办了,第二天赴宴果然千杯不醉,从而逃过一劫。

  另一个记载在《韩非子》里的故事,这种物质同样有所现身:一位燕国人李季的妻子和人私通,刚好丈夫回来,情急之下,那位情夫索性赤裸身体,旁若无人地从屋中走出。李季见了大吃一惊,他的妻子和早被买通的仆人却一口咬定:什么人也没有,是他自己见了鬼,吓得这位被戴绿帽的丈夫赶紧洗了个“狗矢浴”。

  类似的法子,《诘》里也有所记载,比如这条:

  “大神,其所不可过也,善害人。以犬矢为丸,操以过之,见其神以投之,不害人矣。”

  ——大神所住的地方,人无法通过,因为它会害人。你需要把狗屎捏成圆球、攥在手里(恶……),走过大神的住所、见到它时丢出去,它就不会害人了。

  再比如这条:

  “人无故而鬼伺其宫,不可去。是祖□游,以犬矢投之,不来矣。”

  ——你无缘无故在家好好待着,鬼却来你家偷窥你,赶也赶不走,这是“祖神”在巡游,用狗屎去丢它,它就不来了。

  (“祖神”好像是道路之神,荆轲易水送别的时候就曾“既祖,取道”,也就是祭祀路神,不过这路神也真变态啊)

  除了用狗屎去丢鬼怪,如前所述,你还可以洗“狗屎浴”来辟邪:

  “鬼恒从人女,与居,曰:‘上帝子下游。’欲去,自浴以犬矢,系以苇,则死矣。”

  ——鬼经常纠缠你的女儿,想和她滚床单,还自称:“我是天帝的儿子,到凡间来深入群众。”要想赶走它,你的女儿就得用狗屎来洗澡,还得在身上系上苇草,那鬼就可以死了。

  (槽点太多,无以置喙,那姑娘其实是思春产生了幻觉吧,不过倒是学会了一招骗pao的法子)

  ……

  至于当时的人们为什么要用这种奇葩的方式来辟邪驱鬼,可能是出于“以毒攻毒”的心理,狗屎极脏,鬼怪极邪,两种极脏极邪的东西碰到一起,估计就负负得正了。

  已经有不适感了?只怕你的不适感还得继续。因为《诘》中还记载了一类更雷人的除鬼方法,那就是——吃掉它们。

  看看这几条记载:

  “一室人皆无气以息,不能动作,是状神在其室。掘还泉,有赤豕,马尾犬首,烹而食之,美气。”

  ——你家一家人都没有气息、不能动弹,是“状神”在你家作祟,你需要在屋子的地面往下挖泉水,会发现一只有马尾巴、狗头的红色的猪,把它宰杀再煮着吃了,你们就会呼吸畅快了。

  (……吃得下么?)

  “狼恒呼人门曰:‘启吾。’非鬼也,杀而烹食之,有美味。”

  ——狼经常在你家门外叫:“给我开门!”它不是鬼,把它杀掉再煮熟吃了,味道很好。

  (古有守株待兔,今有守门待狼)

  “人恒亡赤子,是水亡殇取之。乃为灰室而牢之,悬以□,则得矣。刊之以□,则死矣。烹而食之,不害矣。”

  ——你经常丢孩子,这是因为淹死在水里的未成年人的鬼魂把孩子偷走了。你需要在房屋内铺上灰,把房门关紧,在房内悬挂茜草,就可以捉到鬼,用茜草削它,就可以杀死它;再把它煮熟吃了,它就不害人了。

  (几个疑问:第一,你怎么把鬼削死再煮了?第二,还是那句话,吃得下么?第三,你到底几个孩子,经得起这么丢么?最后,丢了孩子不去找,还想着把鬼给吃了,这样的父母得心多宽呐……)

  由是观之,“四条腿的桌椅不吃,两条腿的爷娘不吃”这一悠久传统,早在秦朝的祖先那里就奠定了基础,连穷凶极恶的鬼怪都难逃悠悠众口,我大吃货国注定要无敌于天下啊……

  重口味的部分到此结束,还有一些驱鬼办法比较有趣,它们似乎只是因为当时的人们不了解科学原理,才会发明出来的,其实他们最该看的不是驱鬼手册,而是《走近科学》:

  寒风入人室,独也,它人莫为。洒以沙,则已矣。

  ——寒风刮进你家的房屋,这是寒风独自在作祟,没有其他作怪,只要在房间内洒上沙子,风就可以停了。

  (重点是要洒进门缝啊亲!洒越多越管用!)

  鬼恒诏人曰:“尔必以某月日死。”是□鬼伪为鼠。入人醯、酱、滫、浆中,求而去之,则已矣。

  ——鬼经常告诉你:“你必定会在某月某日死!”这是某种鬼伪装成老鼠,钻进了你家的醋、酱油、淘米泔水、酒里,在这些地方找到老鼠再扔掉它,鬼就不闹事了。

  (根本就是老鼠干的好吗!)

  女子不狂痴,歌以生商,是阳鬼乐从之。以北向□之辨二七,燔,以灰□食食之,鬼去。

  ——有女生不疯不傻,忽然用不熟悉的、哀伤的“商”调唱歌,这是因为“阳鬼”(是男鬼吧)喜欢上她,于是附上了身。从北面的墙下采集来二七一十四个花瓣,烧掉后把灰烬放在食物上吃下去,鬼就会离开姑娘的身体。

  (“田野小河边安安~红莓花儿开,有一位唉唉~少年,真使我心爱……”我觉得这姑娘多半是有心上人了)

  人无故一室人皆垂涎,爰母处其室,大如杵,赤白,其居所水则乾,旱则淳。掘其室中三尺,燔豕矢焉,则止矣。

  ——你们全家人无缘无故地都在流口水,这是因为屋里有“爰母”,它像棒槌一样大,呈红白色,待的地方有水时自动变干燥,干旱时自动变湿润。你需要在房屋正中挖地三尺,再焚烧猪粪,就不会再流口水了。

  (流口水其实是闻到隔壁的炖肉香了吧)

  一室中,卧者容席以陷,是地蠥居之。注白汤,以黄土窒,不害矣。

  ——你在一间房屋内睡觉,连人带席子一起陷下去,这是“地蠥”盘踞在这里造成的,你需要用白色的沸水灌注下陷的地方,再用黄土填实,鬼怪就不会害人了。

  (最后一步才是关键吧……)

  天火燔人宫,不可御。以白沙救之,则止矣。

  ——天火把你家房子烧了,你抵御不了,只有用白色沙子救火,火才能灭。

  (这个法子真的很灵,除了白沙之外,能驱鬼的还包括水、湿棉被、蘸水的树枝、灭火器……具体请参见《消防指南》)

  除此之外,《诘》中还有其他一些零碎内容,亮点俯拾皆是:

  犬恒夜入人室,执丈夫,戏女子,不可得也,是神狗伪为鬼。以桑皮为□□之,炮而食之,则止矣。

  ——狗经常深更半夜溜进人家的卧室,把熟睡中的你抓起来,调戏玩弄你睡梦中的老婆(……),怎么也抓不住它,其实这是伪装成鬼的“神狗”。你需要用桑树皮做成食物,烧烤后喂它,那狗就不来了

  (那狗是米老鼠的好朋友高飞吧,这事以布鲁托的智商都干不出来)。

  鸟兽能言,是妖也,不过三言。言过三,多益其旁人,则止矣。

  ——如果鸟类会讲人话,那它就是妖怪,不过它会说的人话不超过三句;你只要多增加自己身旁的人,它就不再讲人话了。

  (因为以鹦鹉的智商,它已经学不会这么多词汇了?)

  凡邦中之立从,其鬼恒夜呼焉,是遽鬼执人以自代也。乃解衣弗□,入而搏者之,可得也乃。

  ——凡是在城中建立的祭祀土地神的丛祠附近,鬼经常半夜呼叫高喊,这是“遽鬼”在抓人,用来替代自己做鬼(看来是秦代的“伥”了)。你可以解开上衣露出胸膛,走进丛祠茂盛的树林里,与鬼搏斗,就能抓获它。

  (解开衣服,钻进小树林,肉搏……画面太美不敢看,你有听到那些激烈喘息和呻吟吗?)

  人无故而鬼有予,是夭鬼。以水沃之,则已矣。

  ——你无缘无故从鬼那里得到东西,这是“夭鬼”在作祟,用水来浇鬼,它就不会再给你东西了。

  (这种鬼我觉得还是不要消灭的好)

  鬼恒谓人:“予我而女!”不可辞,是上神下娶妻。系以苇,则死矣。弗御,五来,女子死矣。

  ——鬼经常对你说:“把你女儿给我!”你可不能拒绝,因为这是天神下凡来娶老婆。你需要让女儿在身上系上苇草,那鬼就死了。如果不这样,鬼来五次之后,死的就是你女儿了。

  (和前边那条一样,装神弄鬼真是骗pao的好办法。不过说正经的,看来“河伯娶亲”的故事倒也不是巫婆凭空捏造,至少与这里呼应)

  雷攻人。以其木击之,则已矣。

  ——你遭了雷劈,用木棍去击雷,它就不再攻击你了。

  (实在很难想象那是怎样壮观的场景……)

  人行而鬼当道以立。解发奋以过之,则已矣。

  ——你走在路上,看见有鬼站在路中间面对着你,你要解开头发披散着奋勇冲过去,鬼就消失了。

  (披头散发的你更像鬼?)

  一室井血而腥臭,地虫斗于下,血上漏。以沙垫之,更为井,食之以喷,饮以霜露,三日乃能人矣。若不,三月食之若傅之,而非人也,必枯骨也。旦而撮之,苞以白茅,裹以奔而远去之,则止矣。

  ——你家井里的水变成味道腥臭的血水,这是“地虫”在地下搏斗,血向上漏泄造成的。用沙子填埋这口血井,另外再挖一口井,连续三天吃蒸米饭、喝霜露,才能恢复正常生活,否则如果继续饮用原来的井水,三个月后就会有虫子附体,你们全家就不是人了,必定会变成骷髅。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白天有太阳的时候,你需要从填埋那口血井的地方取几粒沙子,用白茅草包裹起来向远处跑,然后扔掉它,就好了。

  (这个确实有点恐怖,不过会有人主动去喝那腥臭的井水么,还一喝就是三个月……)

  ……

  最后,讲讲秦朝的鬼怪为什么都这么奇葩,这么无厘头,这么LOW吧,这或许是先秦时代的鬼神观所决定的。中世纪的欧洲人往往将妖魔鬼怪想象得恐怖凶残,这种心理该是源自他们对“异端”的痛恨;但先秦时期的中国人不同,在他们看来,“鬼”其实只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同类而已。《礼记》有云:“人死曰鬼。”殷周时期上至君王下至民众,都对鬼神顶礼膜拜;诸子百家中最“接地气”的墨家也提出过“明鬼”的理念,认为“鬼”无处不在,“有天鬼,亦有山水鬼神者,亦有人死而为鬼者。”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日书》中的鬼,无不有着人的喜怒哀乐、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一如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山诸神那样充满了七情六欲,只不过思维和行为方式相对草根得多。它们也要吃要喝要住,它们也要有朋友,它们也有和异性OOXX的欲望,先民们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出了这些五花八门的鬼。

  更值得注意的是,《诘》中很少记载人类怎样像钟馗、燕赤霞那样去主动出击、寻找和消灭鬼怪,绝大部分内容是针对鬼怪作祟的化解方法,这或许能再一次证明,中国先民们的鬼神观是何等宽容:他们并不追求将这些异类斩尽杀绝,而只求与他们相安无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想法,此时远不是主流。漫长的中国历史中,这种心理几乎一直延续了下来,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加入许多人鬼情未了的爱情故事,毋宁说就是这种中国式鬼神观的继承与发扬。

  不过这种情况,近年来已开始转变;随着有关部门“建国之后的妖怪不许成精”这一纸禁令出台(好吧其实是谣传),49年起开始在神州大地降下的最强结界——“无神论の障壁”,贴上了最具威力的一道咒符。与中国人共处了两千年、充斥在日常生活中的大大小小的鬼怪们从此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民间早已式微的除鬼人、驱魔师们,也终于可以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了。由此可见,政府的红头文件,才是最有威力的镇鬼符咒。

  毕竟,神鬼怕恶人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国传统风俗——门神 - 大龙的日志 - 网易博客
道教辟邪器物浅析
为什么说桃木可以辟邪?
古人是怎样拒鬼怪于门外的?
打鬼升仙方相氏:说好的执戈扬盾,怎么在四川变成了执斧操蛇?
八字天命风水:10大辟邪法宝,值得收藏的风水常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