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玄机:道观里自由的女人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鱼玄机,生卒年份均不确切,大多说法是出生于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卒于唐懿宗咸通十二年(871)。

“玄机”并非其本名,在入道观前,鱼玄机名叫鱼幼薇。

关于鱼玄机的史料其实并不翔实,散见于唐人编撰的《全唐诗》《唐才子传》《三水小牍》以及宋朝的《北梦琐言》等文学作品中,各处说法还有颇多出入。

除了被公认有才华,鱼玄机在后人的笔下还因生活作风开放受到不少道德批评。

但通过这些散落的资料,我们可以大致了解出鱼玄机短短20余年的生命经历;从她的诸多人生剖面中,我们可以尽力在真实的历史语境中,窥探唐朝平民女子及她们的人生。

按照《北梦琐言》所讲,鱼玄机从小就“甚有才思”,《唐才子传》形容她“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唐末皇甫枚《三水小牍》也记载其“色既倾国,思乃入神,喜读书属文,尤致意于一吟一咏”。

可见,鱼玄机在样貌和诗文功底上的出色是人所共识。如果说有幅好皮囊只是老天赏饭吃,她在文学才华上的显山露水则一定程度上受教于教育。

有记载称,鱼玄机的父亲曾悉心栽培女儿,因此她5岁能诵诗,7岁会习作,很快就在周围小有名声。

她的诗引起了名满京华的大诗人温庭筠的关注。

温庭筠可以说是鱼玄机的伯乐,是他发现了鱼玄机的才华,并将鱼玄机当作自己的徒弟进行教导。

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缺少父爱的鱼玄机也开始对温庭筠产生了爱意。

不过由于两个人的身份、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大,温庭筠一直没有答应和鱼玄机在一起。

像鱼玄机这样的平民女子受教育在唐朝并不罕见。

不同于其他朝代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唐代的教育风气从贵族走向平民阶级,也从男性渗透向女性。

唐代作家李华在《与外孙崔氏二孩书》中写过:“妇人亦要读书解文字,知古今情状。”

唐朝没有针对女性的公共教育方式,但科举制带来的私学兴办大大惠及了底层民众,女性也间接受益。

学者高世瑜在《唐代妇女》一书中将女性所受的教育分为四类:道德立法、女红家务、典籍文化、音律丝竹。

一般平民家庭侧重前两类教育内容,由母亲教育女儿的“为妇之道”,不过有些普通家庭会有父兄指点女性学习诗赋文章,比如鱼玄机就受教于父亲。

事实上,不仅是平民女子,唐朝不少婢女和倡优都通诗文晓书墨,足见这一时代女性受教育相对普及。

鱼玄机才情斐然,婚姻却坎坷多舛。

15岁时,鱼玄机嫁给状元李亿做妾。

李亿早有妻室,她虽出生微寒,但也不愿作妾。

鱼母对这桩婚事很是满意,婚事便定了下来。

但这却不容于正妻裴氏。

裴氏是河东豪门大族,裴家在隋唐可谓是“千年宰相之家”。

婚后不久,她便被赶出家门,在长安咸宜观出家做了女道士,即女冠,并更名鱼玄机。

尽管鱼玄机进入道观并非自愿,但是女子出家做女冠在唐朝并不算什么凄惨结局。

道教崇尚的自由平等与女神崇拜吸引了众多妇女入道。

这一流行从唐朝公主崇道的比例就可见一斑。

据《唐会要》和《新唐书》记载,李唐王朝的200余位公主中,先后有玉真、文安、永嘉等14位公主出家做了道士。

最出名的太平公主曾两度入道,第一次是为武则天之母祈冥福,第二次则是为了规避远嫁和亲。

还有不少公主是为了摆脱纲常伦理束缚。

对于贵族女性而言,入道后依然可以锦衣玉食,还有额外的好处在于生活更加自由,不受礼法拘束。

除了主动选择,更多的普通女性可能与鱼玄机的命运类似,因现实中的挫折选择入道。

不论自愿与否,道教的确为他们提供了逃离世俗礼教的去处。

由于道教在唐朝曾被奉为国教,这也使得女冠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

对于鱼玄机这样的才女而言,成为女冠带来的自由,恰恰成了她展现才情的途径。

鱼玄机在咸宜观贴出“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帖子,引来无数文人骚客。

在唐朝,道观是具备政治和社会功能的公共空间,是独立于法外的乐土。

正是在这里,鱼玄机得以结识更多的名士,与左名扬、李近仁、李郢等人诗词酬酢,唱和交际。

道观不将世俗的家庭责任之累加诸女性,而提供更加开放的社交空间,使女冠们得以充分开拓眼界,在与文人交往中浸染诗书文墨。

在后世可见的鱼玄机50首诗作中,表达相思情谊和往来唱和的作品是两个最重要的主题,并且大部分创作于入道之后。

从文学价值而言,以鱼玄机为代表的一批女冠诗人不仅留下了相当可观的诗歌数量,并且表现出强烈的女性意识和开放观念,尤其是不讳言情的表达成就了不加矫揉的真实与可爱。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江陵愁望寄子安》),“愿得西山无树木,免教人作泪悬悬”(《折杨柳》),这些都是鱼玄机经典传颂的爱情诗句。

但过度恣意纵情的生活也为鱼玄机招致了骂名,时人送给她“情欲世界的女皇”“唐代淫欲心最强的女性”等称号。

尽管鱼玄机的诗词名传千古,相貌生的姿色倾国,但因为声名狼藉而使她的生平不见于正史,在正史官文中没能留下片纸只字,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与丈夫李亿分别后,她曾痴情等待他接回自己,但最终等到的还是被抛弃的结局。

或许正是婚姻的挫折催生了鱼玄机后来的不羁。

她开始了与风流名士“鸣琴赋诗,间以谑浪”的生活。

白天,他们在美艳绝伦的鱼玄机相拥相伴中把酒品茶,切磋诗艺。

夜晚,他们则匍匐在她妖冶的石榴裙下载歌载舞,寻欢作乐。而谁要是博得了她的欢心,鱼玄机就会将他留宿道观,与自己共度良宵。

鱼玄机的转变除了与自身遭遇有关,道教的不设男女之大防的观念也影响了她的作风。

这一时代道教受到狂热追捧,却不像佛教有完备的规范戒律,更不压抑人的欲望,反而认为男女之交天经地义。

因此,女冠的风流冶艳在当时是普遍现象,不仅是鱼玄机,与之齐名的女诗人李冶、薛涛也多有类似的情状,在诗文中直抒情爱。

除了鱼玄机的“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薛涛也曾写过:“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尽管唐朝社会风气开放,但由于有违于传统礼教观念,这使得女冠在历史学家笔下被与坊妓并举。

也许从社交活动上看,这两者都与异性过从甚密,但女冠与坊妓却并非同一个社会阶层,前者也不需要仰男性鼻息生存,鱼玄机就曾多次拒绝不喜欢的求爱者。

鱼玄机被贴上“荡妇”的标签,实则也是卫道士的一家之言。

美国汉学家陆威仪在《哈佛中国史》中评述称:

“仅仅是因为对个人自由的坚持或是所谓的放荡生活,她们是正统历史学家笔下所有独立自主或者有权势妇女的共同特征。公主们有时出家当道姑,并被奉为道教女仙……使她们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兴趣,但也被谴责有淫荡行为,这又是人们对独立自主女性的刻板印象。”

鱼玄机人生走向终点,则是因为被怀疑妒杀婢女而处以极刑。

根据唐朝法律,奴婢的地位“并同畜产”,就是视同牲畜,属于主人的财产。

奴婢被主人所杀,法定的对主人的处罚是:“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而杀者,徒一年。”

也就是说,奴婢有罪,主人没有通过宫府而擅自杀了的,仅仅打一百大棒;奴婢没有罪而擅自杀了的,把主人充做奴隶一年。

按此,鱼玄机的罪,最终也就是会被判当一年奴隶而已,怎么竟至被判处死刑了呢?  

问题出在审判鱼玄机的法官温璋身上。

京兆尹(首都长安市长)温璋本来就是个喜欢杀人的酷吏。

更重要的是,他早就是鱼玄机的仰慕者,曾三番五次到道观中追求她。

但鱼玄机就是看不上他,一次次将死缠烂打的他拒之门外。

鱼玄机的人生拐点与终结,似乎都离不开感情纠葛。

但是悲剧的起点,在于鱼玄机作为李亿妾室的遭遇。

唐朝是个极为看重门第和地位等级的社会,讲究“色类相从”。

当时人按照身份可以分为四种:贵人(官吏)、良人(农工商贾白丁)、贱人(杂户、官户、部曲、客女)和奴隶。

各类人必须按照“人各有偶,色类须同”的律法规定来通婚。

平民出身的鱼玄机终究难以改变在婚姻中卑下的地位,不仅和正妻地位悬殊,甚至算不上与丈夫有正式的婚姻关系。

在唐代,明媒正娶的妻子,相比于其夫君纳的那些妾们,地位高的不是一点点。

《唐律疏议》中规定:

“妻者,齐也,秦晋为匹。妾通买卖,等数相悬……”

即妻子的地位和丈夫一样,而小妾却可以随意买卖。

唐代正妻的婚礼主要是延用自西周创始的“三书六礼”来进行。

六礼是指谈婚、订婚到结婚等过程的礼仪规范,分别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三书则是六礼过程中所使用的聘书、礼书、迎亲书。

妾不是正室,地位要比正室低很多,甚至连最基本的人格、尊严也没有。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过一首《井底引银瓶》的诗,其中写到:“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苹蘩”,指经过正式行聘手续的女子才能为正妻,正妻可以主祭,妾不能参与祭祀,这也体现了妻妾的区别。

妾在中国封建家庭里一大职责就是爱家、护家,不可反抗夫君及正室的旨意,更没有说话的资格,地位凄惨。

可以说,夫君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任何一项支配权力都没有,在正室面前永远都是低三下四。

《唐律疏议》还规定,一个男子只能正大光明地娶一个妻子,不能同时娶两个妻子,可以有小妾,但是不能举行仪式。

男人即便纳了小妾并且生儿育女,在律法上的婚配状态仍然是未婚。

成为男子的小妾之后,就算是男子的正妻去世之后,小妾也不能进位成为男子名正言顺的妻子,小妾依旧是小妾。

小妾为夫家所生育的子女也同样地位卑微。

最典型的莫过于庶子庶女不得称呼生母为“母亲”,只能称为“阿姨”。

古代男子可以休妻,但是对于小妾而言,由于身份并没有得到认可,所以根本不需要写休书,只需要将她们赶出自己的家即可。

在蓄妾成风的背景下,姬妾沦为待价而沽的商品。

这是维护宗法和尊卑等级的必然——

事实上,唐人也多称“买妾”而非“娶妾”。

这种制度,造成许多男子在爱情上喜新厌旧,情意不专。因而,女子要想寻得一个有情有义的丈夫,比寻求一件无价之宝还难。

当十七岁的才女鱼玄机嫁给了李亿为妾后,最终倍受冷落而被迫出家。

她从自己的切身经历出发,总结出了女人的可望而不可得爱情。

《赠邻女》韵律哀婉,堪比唐婉的《钗头凤》。

其中这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更是传诵千古。

参考资料:

《全唐诗》,中华书局

《唐才子传》选译,凤凰出版社

《北梦琐言》,(宋)孙光宪,三秦出版社

《三水小牍》,(唐)皇甫枚

《太平广记》,中华书局,(宋)李昉等编

《与外孙崔氏二孩书》,(唐)李华

《唐代妇女》,高世瑜,三秦出版社

《哈佛中国史》,陆威仪,中信出版社

《唐律疏议》,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END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作者简介:时间的灰烬,喜爱阅读,愿把专业的历史用通俗的化的方式呈现给大众。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点击图片阅读文章

鲁智深:最关心妇女的人成了佛

名妓从良后,嫁给了哪些“老实”人?

阿拉伯史番外 | 伊斯兰教派知多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时拾史事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她10岁名扬长安,与温庭筠交好,后却被丈夫辜负葬送了青春和性命
为什么古代夫妻同眠时,小妾必须得守在旁边?
金庸小说中纳过小妾的高手排行榜 第8名是纳了3房小妾的道士
古代丈夫和小妾行房,正妻为何会站在一旁观摩?原因难以启齿
在古代,妾室真的有逆袭的机会吗?
唐朝最美道姑鱼玄机是如何被送上刑场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