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为什么有一个大区叫“小不列颠”?


法国里的小英国
作者|晚曙
责编|Thomas

说到国家间的冤家对头,英法可以说是最著名的一对,围绕着法国王位展开的1337-1453年和为争夺世界殖民霸权展开的1689-1815年两次百年战争,可谓是英法恩怨最直接的体现。

虽然如此,但作为邻居的两国也少不了一些交流与联系,英语中就有不少词汇是从法语中来的,而在法国,则有一个布列塔尼大区,这个地区的语言文化和法国其他地方都不一样,但却有着与英伦三岛中的爱尔兰相似的舞蹈和与苏格兰相似的风笛,也有着同出一脉的语言, 可以说,这是一个有些英伦范的地方。

▲英国皇家卫队标志性的熊皮高帽也来源于法国卫兵的装束

从布列塔尼的英文名Brittany,即小不列颠(Little Britain)中不难看出,这里与英国曾有着密切的联系,但这样一块有着不列颠血统甚至以不列颠为名的土地,是怎样最终加入了法国这个家庭呢?

▲现代法国的布列塔尼大区(一级行政区),与英国隔海相望


一、逃,快逃

传统上的布列塔尼地区主要包括现代的法国布列塔尼大区和临近的卢瓦尔河大区的一部分,面积约3.4万平方公里。从现代视角去看,经过上百年的融合发展,布列塔尼在政治经济上已经与法国融合成为了一个整体,而与英国联系不多 。但若从历史上去看则完全不同——布列塔尼和不列颠这两块土地被凯尔特人的足迹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欧洲历史上分布最广泛的族群——凯尔特人的最大分布范围

凯尔特人是欧洲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起源于今法国东部及德国西南部,曾在公元前7-2世纪广泛分布在包括不列颠和布列塔尼在内的西欧、中欧和东欧的广阔土地上。

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又因为地理的阻隔逐渐分化,其中生活在不列颠岛的演化出了不列颠人(当时主要居住在今天的英格兰及威尔士地区,不列颠也因此而得名)、皮克特人(当时主要居住在苏格兰高地)等;包括布列塔尼在内的法国、比利时、德国东部及意大利北部的地区,则演化出了高卢人。当不列颠人与高卢人从凯尔特人中分化出来后,这两个民族在语言习俗上已经有了较大的差异,而公元前51年罗马对高卢的征服则使得高卢人迅速罗马化,二者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加明显。

▲高卢在罗马帝国的范围(黄色)

不过罗马人的铁蹄很快就跨过了那道分隔大陆与不列颠的海峡。公元43年开始,罗马帝国开始有组织地对不列颠进行军事征服,并设置了不列颠行省。不过与不列颠人的凯尔特兄弟高卢人所不同的是,不列颠人并没有被完全同化——相当数量的不列颠人退入苏格兰的山地地区同皮克特人等凯尔特民族一起抵抗罗马人。

而另外一部分受到罗马统治的不列颠人,因为远离罗马本土,罗马人对这里的控制力远不如在高卢,因此他们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度过了在罗马统治下的3个世纪。

▲这道哈德良长城成为罗马人在不列颠有效控制的最北界

公元410年,面对日耳曼人规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频繁的入侵和帝国日益捉襟见肘的防御力量,西罗马帝国将驻守不列颠的罗马军队全数调回大陆,并授予不列颠行省自治权。有了帝国的命令,不列颠人也“听话地”赶走了所有的罗马官员,不列颠形势又回到了罗马人来之前。

但不列颠人很快就发现,摆脱了罗马人的统治也意味着失去了罗马军团的保护,而他们自己根本无力应对皮克特人和爱尔兰凯尔特部落的侵袭。在向帝国求援无果后,不列颠贵族选择邀请日耳曼朱特部落的雇佣军来帮助他们,但这一决定无异于引狼入室——朱特人发现了不列颠的富饶和居民的软弱,并将这一消息传回了北欧的家乡。

很快,朱特人、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三个日耳曼部落开始大举入侵不列颠。在随后的数百年间,日耳曼系的民族逐渐取代了不列颠人,成为了不列颠南部的主体民族,而不列颠人如同当年面对罗马入侵时一样,只能依靠地形自保,苏格兰的高地、威尔士的山地和康沃尔(英国西南部)的沼泽成了这些凯尔特部族最后的据点。不过此时,他们也有了一个新的选择。

三个日耳曼部落对不列颠的入侵

自罗马军队撤出不列颠后,由于失去了保护的不列颠局势愈加不稳,有一部分不列颠人便渡过海峡迁居到大陆,而在大陆上,远离罗马与日耳曼人战争前线又与不列颠邻近的Armorica(即布列塔尼)自然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到了日耳曼人入侵不列颠的时候,更多的不列颠人选择逃离不列颠岛,迁居这个边陲半岛,与当地已经罗马化的高卢人相融合,保留自己语言文化传统的同时,皈依了天主教,并接纳了罗马式的社会组织架构,并同样的接纳了罗马与日耳曼人的对抗。

▲6世纪不列颠人的向外迁徙


二、欧洲大陆,我们的新家园

公元476年,随着末代皇帝被废,西罗马帝国也随之彻底倒塌。对于那些本就为躲避日耳曼人才迁居布列塔尼的不列颠移民而言,这标志着他们又要再一次地与日耳曼人正面交锋。

▲西罗马末代皇帝交出自己的皇冠

实际上,在西罗马灭亡之前,日耳曼人就已占领了高卢大部,仅剩今法国北部的一片区域依然由罗马化的高卢人控制并继续沿用罗马的行政体系和官职。而与之相邻的则是布列塔尼的不列颠移民,他们虽并不效忠于罗马,但显然也不愿轻易地将新得到的家园再让给日耳曼人。

▲西罗马(红色)灭亡前的势力范围

在最后一任罗马高卢总督的带领下,这些不列颠移民和高卢人一起抵抗着日耳曼法兰克人的进攻,但终究无法改变罗马走向毁灭的结局。486年,法兰克人击败高卢总督,而法兰克人的这次胜利也被视为是法兰克王国的奠基之战,标志着法兰克人正式取代了罗马人,在高卢北部地区实行统治。当然,除了布列塔尼。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欧洲西部

经过了高卢战场数十年的历练,这些不列颠移民也从战争中学到了不少,而三面环海一面临敌的半岛也让移民们认识到,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另一方面,数十年的罗马生活也使得移民们建立了更加罗马化的社会架构和军事体系,这极大地提升了移民们的动员水平和军事组织水平,也是他们能够多次挫败法兰克人侵扰的关键所在。

公元6世纪初,出于集中实力与控制高卢南部和伊比利亚的其他部族争夺高卢霸权的需要,法兰克人逐渐放弃了对布列塔尼的征服行动。最终于510年,法兰克人与不列颠移民签订条约,承认布列塔尼的独立。而在其后,即使是在法兰克最为鼎盛的查理曼帝国时代,布列塔尼依然只是在名义上属于帝国的一个封臣,帝国对其并没有任何的管辖权。

▲即使是极盛时期的查理曼帝国(红线)也没能完全控制布列塔尼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日耳曼人前往不列颠定居并建立了许多日耳曼王国,更多无法忍受日耳曼人侵扰的不列颠人迁居文化传统相近的布列塔尼,这些不列颠移民终于在大陆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家园。而也正因如此,布列塔尼与高卢地区在政治、文化上逐渐分离,而与不列颠岛上威尔士、苏格兰高地,特别是与布列塔尼隔海相望的康沃尔等凯尔特地区产生了溶于血脉之中的关联。

▲7世纪,日耳曼民族建立的七个王国控制了英格兰的大部


三、在英法中博弈

公元845年,布列塔尼人再次击败了法兰克人的军队(查理曼帝国已在843年分裂为西、中、东三个王国,此次被击败的是西法兰克国王秃头查理),其首领也趁机称王,建立了布列塔尼王国。布列塔尼人的势力在此时达到了顶峰,似乎可以凭此再过上一段安稳日子,但扼守比斯开湾、大西洋和英吉利海峡三片海域要冲的地理位置,则让布列塔尼人的安稳日子化为泡影。

▲布列塔尼扼守三片重要海域的交汇点

公元911年,饱受维京海盗侵袭之苦的布列塔尼迎来了新的威胁——西法兰克王国将与布列塔尼接壤的一片地区封给了诺曼人(维京人的一支),这些诺曼人便在此定居,建立了诺曼底公国,并多次入侵布列塔尼。

公元942年,为了应对毗邻的诺曼人(日耳曼人的一支)所建立的诺曼底公国的威胁(公元911年受封于西法兰克国王查理三世),布列塔尼人去掉了国王称号,以布列塔尼公国的身份向西法兰克王国宣誓效忠。这一举动十分有效,同为法兰克的封臣使诺曼人失去了攻打布列塔尼的理由,而此时衰微的西法兰克王室也无力控制布列塔尼。

▲现代法国布列塔尼和诺曼底两个大区基本沿袭了两个公国的范围

但所有人都低估了诺曼人的能量。公元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跨过英吉利海峡征服了英格兰并加冕为英格兰国王,这使得法国(987年西法兰克王国绝嗣,法兰西王国建立)和英国之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关系——法兰西国王的封臣诺曼底公爵,却同时又是英格兰国王。

▲诺曼底公爵威廉跨过海峡征服英格兰,被称为征服者威廉

法王要求英王宣誓效忠或放弃诺曼底,英王却想把独立和诺曼底都握在手中。双方的矛盾由此而起,不过这却让布列塔尼人找到了机会——一方面,拥有了英格兰的诺曼底公爵成为了法兰西王室目前要对付的头号封臣,另一方面,布列塔尼可以借助英格兰的力量免遭法国的吞并。

但英国人可不会白帮忙。随着金雀花家族于1150-1154年先后取得了诺曼底公爵、安茹伯爵、阿基坦公爵(法国南部)和英格兰国王的头衔,布列塔尼这块卡在金雀花家族领地中间的地区,也渐渐引起了金雀花的兴趣。

▲金雀花家族的领地,相比之下法兰西王室的领地显得相形见绌

1156年,英王亨利二世帮助两年前在内战中失利的布列塔尼公爵柯南四世重新夺回了公国的控制权,随后亨利二世便凭借着帮助柯南复国的功劳,开始了侵吞布列塔尼的计划。英王通过一些列强迫性的政治联姻让自己成为了布列塔尼的“监国”和实际控制者,并让自己的孙子成为了公国的继承人,待到老公爵一死,布列塔尼就会成为金雀花家族的领地。

▲金雀花家族(左)与布列塔尼公爵家族联姻

布列塔尼当地贵族显然不愿接受这一结果,于是他们又找上了法国人,而机会也快到来了。1202年,亨利二世的孙子在继承公国前便在英格兰的内乱中被杀,布列塔尼的继承权也在当地贵族的运作下被交给了法国王室支系的德勒家族。

可这次请来的德勒家族,也不是单纯来帮忙的。这些法国贵族或自愿或强迫地与当地贵族联姻,希望通过贵族婚姻将布列塔尼的统治权拿到手中。而面对来势汹涌的法国人,布列塔尼贵族又只能去寻求英格兰的干涉。

在此后的一百多年中,因布列塔尼继承问题而引发的英法两国的博弈也多次出现,而布列塔尼的贵族也在两国之间博弈。对于当地贵族而言,最好的日子或许是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双方都想争取布列塔尼,却都无暇过多地顾及此处。当地贵族也顺势在两国之间来回摇摆,勉强维持着公国的独立。

▲英法百年战争,布列塔尼也是双方争夺的重点区域


四、法兰西万岁

公元1453年,随着法军在今法国西南的加斯科涅击败英军,英格兰在大陆的领土仅剩加莱一处,英法百年战争以法国的胜利而告终。布列塔尼本也可算作胜利者,毕竟在3年前,正是在布列塔尼军队的帮助下,法军才能顺利攻下诺曼底公国。然而现实却是,英国人离开之后,布列塔尼就失去了能够制衡法国的手段。

▲百年战争后英国在欧洲大陆的领土只剩一座加莱城

战胜了英国人后的法王,在文艺复兴思潮影响和城市新兴的资产阶级支持下,开始着手于加强王室的实力,不断收回贵族的土地,加强中央集权。在1477年收回被勃艮第公爵控制的大片土地后,布列塔尼作为法国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大封臣,自然成了法王的下一个目标。

而事有不巧,此时的布列塔尼公国再一次遇到了继承危机——现任公爵仅有一个独生女安妮,公国的继承权将与安妮的婚姻捆绑在一起。面对咄咄逼人的法王,为了保障公国地位的稳固,公爵势必要为安妮寻找一个强有力的夫家以作为外援。

这无疑引起了法王查理的警觉,为了防止布列塔尼落入他人之手,他于1488年率兵入侵布列塔尼,强迫公爵签订条约,规定安妮的婚姻必须要经过法王同意。但两年后安妮继位成为公爵后,布列塔尼贵族决定不遵守该条约而将安妮嫁给了哈布斯堡王朝的贵族。视布列塔尼为囊中之物的查理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迅速出兵,强迫贵族签订了又一份条约,规定安妮必须嫁给法国国王,等于将布列塔尼的继承权,与法国王位绑定在一起。

▲年轻的安妮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1492年,15岁的安妮嫁给了查理,然而直到查理去世两人也没有留下子嗣。为了将布列塔尼牢牢控制在法国,继位的法王依然迎娶了安妮,并最终通过这次婚姻,得偿所愿地将布列塔尼永远的留在了法国——1457年法王亨利同时继承了法兰西国王和布列塔尼公国两个头衔,法国正式吞并了布列塔尼。

▲1532年法王签署的文件,规定布列塔尼公爵必须与法国王位同时被继承

而面对这一切,英国人却无能为力。16世纪至17世纪中叶可以说是法国的世纪,加强了中央集权的法兰西整合起了这片土地上全部的力量,国境内众多肥沃的平原又为农业和工商业的发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这时候法国的人口有2000余万,接近当时英国人口的4倍,综合实力已在英国之上。

▲1643-1715在位的法王路易十四,他的统治期内法国成为欧洲霸主,法兰西王室也取得了西班牙的王位

即使18世纪之后英国人通过殖民活动重新找回了对法国的优势,但那时他们也不能像400年前那样任意在法兰西的土地上驰骋。而布列塔尼呢,度过了法国治下的200多年,布列塔尼也渐渐对法兰西产生了一种认同感,当然是对法兰西这个国家,而非法兰西民族。

布列塔尼人依然传承着自己的文化,但也积极地参与到法兰西国家之中,而法国王室也从来没有对布列塔尼人的生活做出过多的干扰。不过略带讽刺的是,当1789年标榜着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大革命开始后,布列塔尼人却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布列塔尼地区被强行拆分,学校里也禁止使用布列塔尼语,而这一系列的民族歧视政策一直持续到了上世纪60年代。

▲拥有优美海岸线和独特文化的布列塔尼如今已是一处旅游胜地

幸而布列塔尼人足够坚韧,将他们这独特的文化和语言传承至今,与他们那些生活在爱尔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康沃尔、和他们同样坚韧的人一起,将凯尔特民族的文化传承至今。如今的法国也已经开展了拯救布列塔尼语言文化的运动,希望这一经历了上千年风雨未曾消散的文化,能继续以它的方式,传承下去。

长期作者|晚曙
长安大学城乡规划专业在读
责任编辑|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本文系 “网易新闻 ·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
签约账号「环球情报员」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你可能错过
科西嘉岛:本是意大利历史上的一部分,为什么却成了法国的领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环球情报员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布列塔尼人与布列塔尼公国
两次加冕成为法国王后的布列塔尼,为了家乡独立却沦为生育工具
不列颠的那点事(二)之为什么英格兰说法语?(下)
【法国】法国的布列塔尼
【周游世界】法国的布列塔尼01
我的收藏 微博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