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疯婆婆

我那时还小,住在乡下一条小街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位裹着小脚的婆婆蹒跚着来到小街。她头发花白,凌乱地挽一个髻子用黑发卡别着,身材瘦小,拄一根比她人高的细木头棍子。穿一身补丁叠补丁的斜襟衣服,胸前衣口处,插一块皱巴巴的手帕,胳膊上款个黑包袱。

走得好好的,孩子们一见她就喊:“疯婆婆来了,疯婆婆来了。”一听疯婆婆来了,小街顿时像开闸放水的河流,哗啦啦热闹开来。疯婆婆见有人围观,停下来开始骂人:“抽筋的,短寿的……”什么话难听骂什么。孩子们见她骂人,以为是在骂自己,往她身上丟石子。疯婆婆一边用手挡,一边骂得更起劲。跌脚舞手,还跺着棍子。

有上了年纪的人,看不过去,走过来劝说:“伢们的,不能这样。”并扶着疯婆婆,让她快走。

疯婆婆一边走一边骂,有几次,情急之下,她扯下裤子,就地上起厕所来。围观的人喧闹得更厉害,她穿好裤子后,骂得也更大声。

我坐在家里,远远地听疯婆婆发疯。她骂累了,鬓边散着几缕白发,口角泛着白沫,声音慢慢发哑,人有些站立不稳。这时,她停止叫骂,一屁股坐在地上,哼哼着喘气,小声说着胡话。围观的人群,也看累了,笑够了,纷纷散去。疯婆婆歇了会后,站起来,款上黑包袱,穿过小街,怏怏地往几里路的村庄走去。

看她走远了,我再追出去看。

出了小街,是大片的田野,还有河流。或许是痛,她的两腿张得很开,步伐踉踉跄跄,摇摇晃晃。她的衣服很大,贴着河岸行走,和野地里的茅草一般飘摇和悲凉。

她要去的那个村庄,是她的娘家,她是去看望独居母亲。黑包袱里,包着的,是几件换洗衣裳。

疯婆婆有名字,还很好听,叫宛如。她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家里很有些祖传的田产。爷爷乐善好施,把田地分给穷人们耕种,从不收租。宛如的父亲秉承了爷爷忠厚纯良的本性,还喜欢读书,是一位思想开明的进步青年。结婚有了宛如后,他离开家乡去省城读书。

在省城读书时,宛如的父亲结识了很多革命志士,他们常常一起聚会,聊天。在这里,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并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完成学业后,回到家乡,做了当地的苏维埃主席,领导穷人闹革命。

蒋勋在《革命孤独》里写过,一些革命者,不是家庭不温暖,才去革命。反而,是因为受到最多的宠爱,当他感觉到要与人分享这份宠爱时,他的梦想就出现了。可见,宛如有这样一位诗意充沛的父亲,有这样一个和睦的大家庭,作为独身女儿,曾经是多么幸福。

那段时间,风声很紧。一天夜晚,当宛如的父亲悄悄潜回村庄看望宛如母女时,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迅速报告给了国民党。国民党连夜派来大队人马,围住宛如家,抓走了她的父亲。

几天后,村里来了几个穿军衣的人,带走宛如母女。镇上的一家院子里,见到遍体鳞伤的父亲时,宛如大哭。看着母女俩,父亲已经说不出来话来。他瞪大的眼睛,无比怅惘。既是对妻子的歉疚,也有对女儿的牵挂,更有革命者革命理想破灭后的深切孤独。

他们把宛如母女带到这里,不是让她们和亲人团聚,而是诀别。宛如的父亲被执行死刑,行刑的方法别出心裁。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打气筒,将气门嘴塞进他的肛门,活活把他气死。

年幼的女儿和年轻的妻子亲眼目睹了这一悲惨时刻,又怕又急。最后,怎么走回家的?谁也不知道。

目睹父亲的惨死,母亲和自己的遭遇,宛如变得沉默寡言,她不再出去找小伙伴们玩耍,也不怎么下地干活,整天关在家里。渐渐的,神志不清起来。哭不定,笑无常,骂无边。

母亲听说,得了这种病,快快地嫁个人,冲冲喜,兴许就好了。很快的,有人牵线搭桥,把宛如说给了离家七八里地的一户人家做童养媳。过门那天,母亲不放心,送了又送,哭了又哭。

宛如的身世和病情,可想而知,换到这种环境后,只会更遭人排斥和欺负。她越发疯了,五十岁不到,头发花白,骨瘦如柴,拄根棍子蹒跚,见人逗就骂,成了远近闻名的疯婆婆。

疯婆婆一拐一拐的,拐到自家的村庄,又是一阵围观,一阵叫骂。母亲闻声出来,把她拉回家。在挂着革命烈士牌子的堂屋里,清醒时,疯婆婆和母亲抱头痛哭。她不诉说自己的遭遇,而是哭诉母亲的命运。迷糊时,她把母亲痛打一顿。

没过几年,母亲去世,疯婆婆还是常回娘家。拄着棍子,款着包袱。她越来越孱弱,经过小街,骂几声后,就气喘吁吁,赶紧杵着棍子往娘家的方向走。

老屋颓败残破,没上锁的家里一片狼藉。她站在屋子门口,对着天,对着地,破口大骂,骂到筋疲力尽,骂到站立不稳。然后,颤颤巍巍地挪到母亲坟前,大哭一场。

一个雪天,早起的人们去田间播种油菜,看见宛如母亲的坟头,趴着一个人影。走近一看,是疯婆婆,已经死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心然的原香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父亲,儿想您
【故事】No.52 阿嬷的村庄 | 胶片的味道
在困境中用真情诠释母爱的女人
昆凌4字“婆媳观”太聪明:关系越亲密,越要有距离
相思难诉母女情
36岁车晓和63岁王丽云,母女二人都离过婚,父亲是熟悉的他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