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微短剧,到了能评“一姐”的时刻吗?
     
    过去一年,人们错过了许多关于微短剧的热知识。比如,黄磊、关晓彤、秦牛正威都去拍微短剧了。还有,他们都输给了网红。
     
    这不怨我们,都是缺乏权威第三方数据、口碑平台的锅。硬糖君不止一次看见有人问“xxx现在火吗”——我们都在忐忑地想:这种LOW剧,大概只有我偶然地刷到、偷偷地沉迷吧!
     
    但硬糖君如今却要大胆预测,2021年将是微短剧井喷的一年。2020年,广电总局正式赐名“网络微短剧”,微剧、短剧、竖屏剧、火锅剧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名正言顺”。紧接着,快手、微视、抖音相继发布相关扶持计划,加码微短剧赛道,携手专业团队打造精品内容。

     
    微短剧制作周期灵活,大概三、四个月便能完工上线。今年一季度,便有百余部微短剧出现在长、短视频平台。对比以往,这些作品的整体质感明显提升,甚至不乏口碑之作。
     
    《这个男主有点冷》《秦爷的小哑巴》《凰在上》上线几乎零宣发,全靠熟悉的演员阵容撑起前期热度。此后,在平台推荐、主创营业和粉丝安利下,作品逐渐传播至微博、豆瓣,吸引来一众新观众。“上头,嗑疯了”“真香,土狗竟是我自己”是最常见的评论。
     
    微短剧的网红主演们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甚至有艳压糊咖艺人的势头。粉丝开始为其控评、产粮,跑去制片方那里预订续作的“饼”。从数据看,微短剧圈,演员确实更加“扛剧”。当红者每部作品点击均可破亿,妥妥碾压“新人”黄磊老师。

     
    从草莽走向正规,微短剧终于逐渐上了轨道,也开始出圈。总听网友念叨“在短视频追剧”,那么,他们究竟在追哪部剧?谁的剧?
     
    谁是微短剧圈“杨幂”
     
    2015年那波网络短剧至今令人印象深刻。《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带火了大鹏、白客、叫兽易小星等一批男性主创。
     
    六年过去,微短剧的流行类型早已从喜剧延伸至悬疑、甜宠,头部作品中女性向题材占比明显增加。时下几部热门微短剧里,男主角集体失宠,观众好像只在乎女演员的表现。
     
    君且看:古偶杀出流量双姝,现言捧红“四小花旦”。正主在暗自较劲,粉丝在相爱相杀,微短剧圈“一姐”之争好不热闹。

     
    这两年略微出圈的微短剧,如《通灵妃》《河神的新娘》《如梦令》等,走得全是古风甜宠路线。这类作品众多,但借此打进上位圈的,只有御儿和王格格。
     
    快手主播御儿早年发表过许多古风视频,可没能激起多少水花。2018年,她尝试将宫斗剧情融进创作,创作了“纳兰千金(穿越)系列”,意外迎来转折点。意犹未尽的老铁争相留言,建议其把视频做得更长。御儿积极采纳意见,靠着十多集粗糙内容圈下数百万粉丝。
     
    自此御儿踏上“独立剧作人”之路,有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璇玑传》《钗头凤》等代表作,也成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注意。随着巨头加速布局微短剧,她理所当然成为平台重点扶持对象,且获得了大量联合制作的机会。其中,《权宠刁妃》便是由米读提供剧本,御儿团队进行拍摄,两方账号联播。

     
    短短三年时间,御儿主演了《一胎二宝》《锦瑟年华》《这个王爷我想退货》等近十部微短剧,新作《凰在上》的市场反响也不错。这拍片速度,咱叫一声微短剧圈“杨幂”也不为过! 
     
    王格格则是资源型选手。背靠米读小说的她,拥有拍摄网文广告的丰富经验。当平台着手孵化IP微短剧时,王格格顺理成章地成为御用女主,接连出演了《特工王妃》《报告医妃》《河神的新娘》等。
     
    单看数量,王格格确实不敌御儿。但她胜在不受平台限制,能在快手、芒果等地反复横跳,发展前景相对广阔。其实,《通灵妃》《摩玉玄奇》两大微视系古装微短剧播得也挺好,但演员少了点存在感。


    对比下来,微短剧的现代题材竞争更加激烈。杨咩咩、初九、小海、一只璐组成的“四小花旦”,在人气、资源、实力方面各有优势,一时难分高下。
     
    杨咩咩进入微短剧圈较早,已有《国民男神是女生》和《大叔乖乖宠我》系列。如今,其新作《秦爷的小哑巴》播出过半,一度挤进快手热剧榜前三。
     
    初九和小海皆是快手百万级网红,曾拍过缺乏连续性的“剧场”视频,如今也在走向专业化创作。初九主演过《女王归来》《别装了霍太太》,小海则有成名作《我在娱乐圈当团宠》。
     
    一只璐拍《如果爱有回声》时崭露头角,今年则凭借《这个男主有点冷》打响名声,成为微短剧粉丝的新宠儿。她的最新作品刚播完,接下来就看怎样实现热度续航了。

     
    “造星窗口”已经出现,趁着微短剧演员格局未定,相关团队、MCN机构都在搞推新动作,主动放出“XX是短剧一姐”的洗脑包。比如短剧起家的万合天宜,也再度重视起微短剧业务,签约的新人演员便拍起了微视作品。
     
    不过,错失短视频风口的它,能否重新抓住机会呢?咱先看数据。
     
    网红真能扛剧嘛?
     
    坦诚说,微短剧演员产出速度再快,若无法长期扛起点击和口碑,也是空忙一场。即便在网剧领域,演员爆红后立马熄火也是常态,只有少数能留下来或再凭作品翻盘。
     
    没有可靠的第三方数据,我们只能参考快手、芒果、优酷等平台的站内榜单,很难直观判断微短剧的爆扑和演员的扛剧能力。但既然走到这一步,咱该比还得比。没有实时热度,咱就看作品点击;没有豆瓣评分,咱就看观众口碑。
     
    在微短剧圈,总点击量过亿便叫成绩喜人。要是突破三五亿,平台恨不得全网张贴战绩大字报。如果几大热门演员均能稳定扛住破亿播放量,微短剧也就有资格评选“一姐”了。

     
    据硬糖君不完全统计,御儿至少有《大御儿之烛阴女王》《一胎二宝》《妖君大人》等6部作品突破1亿点击。其中,《锦瑟年华》以5亿点击领先,单集平均播放量突破2100多万。
     
    御儿渐入佳境后,还在作品里加塞团队演员,带飞了几位女配角。其团队制作的《愿与妻共白头》《皇后娘娘罢工了》均由新人出演,分别获得3000万、5000万的播放量。


    王格格发挥不稳定。《报告医妃》播放量6100多万,单集平均播放量仅380多万。芒果TV播出的《特工王妃》更是成绩惨淡,单期最高播放不到34万次。好在《河神的新娘》播放近2亿,碎片视频曾风靡微博、B站,让其勉强扳回一局。
     
    杨咩咩、初九、小海的成绩差距较小,目前人手一部破亿的成名作。前两位都有正在播的作品,目前保持良好的上升趋势。一只璐则手握黑马爆款《这个男主有点冷》,该剧订阅量突破55.7万,播放量高达8.4亿,使其顺利跻身顶流梯队。
     
    比完播放热度,咱再说说大众口碑。任何一类剧集,产粮型用户皆是判断作品市场欢迎度的重要指标。这一点上,御儿、王格格、杨咩咩和一只璐的粉丝表现最为积极。

     
    王格格在B站拥有众多作品合集,播放量动辄几十万。其中,标题为“一个广告而已,怎么可以这么甜”的视频播放量高达78万,不少新粉由此入坑。杨咩咩、一只璐则靠主角撒糖营业,迅速吸了大票忠实CP粉,呈现出圈势头。
     
    不同于电视剧、网剧大家要看阵容看题材看剧本看制作,微短剧核心受众非常认演员,也就是说,热度是累积的,续作可能更胜前作。《大叔乖乖宠我》《这个男主有点冷》《大盗轩辕修》等作品完结后,粉丝纷纷要求原班人马出演续作。其中,《大叔乖乖宠我》首播仅4400多万播放,续作则成功破亿。 

     
    诚然,如今微短剧在规模、质量上都无法与网剧、网大匹敌。但当各路网友开始自嘲“土狗”,一遍遍地安利着御儿、王格格、一只璐,意味着微短剧未来的空间还很大。
     
    “金主”会为“一姐”买单嘛?
     
    时至今日,微短剧还没有真正搞出现象级爆款,行业的盈利模式之痛也仍被反复提及。
     
    目前来看,微短剧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内容和广告两块。前者包含版权采买、流量分账和超前点播三种模式,规则依平台而定。后者包含品牌定制和电商变现,“钱”景美好。
     
    2020年底,各大平台拿出重金补贴,免费阅读平台与传统影视公司纷纷入局,微短剧俨然也要进入烧钱拼内容的常规操作里来了,准备重走一遍网剧、网大的路。
     
    成本提高确实带动了作品质感的提升。金婧主演、徐峥的真乐道文化制作的《做梦吧!晶晶》市场反馈虽不如预期,但画面、造型、滤镜皆属上称。

     
    可用钱砸不出爆款。芒果TV、抖音、微视等平台的微短剧,都把心思放在专业化、精品化上,希望有朝一日靠口碑逆袭。而现阶段发力最迅猛、产量最可观的快手,则在寻求精品化内容的同时,也有意无意地偏向网红创作者。
     
    御儿的古风短剧《一胎二宝》成了快手首部推行分账政策的短剧。千次有效播放单价可达20元,总分账收益超百万。即便普通用户也能明显感觉到,快手小剧场在重点扶持“一姐”。
     
    但是,几位人气网红演员主演的微短剧,基本都是免费观看,我们无法判断粉丝的花钱意愿。御儿推出过一部网大作品,售价30快币(约6元),最终购买人数23.4万,市场号召力算不错。

     
    此外,去年年底,快手上线付费功能后,米读曾给三部剧集开通点播服务。其中,坐拥百万粉丝的御姐出演《冒牌娇妻》,该剧总播放量突破1.1亿。从付费用户评价来看,观众并不会因为某位主演盲目花钱,他们还是在为内容买单。
     
    现阶段品牌金主在选择合作对象时,似乎也鲜少考虑微短剧演员的情况。他们更在乎平台和制作方是谁。因此,开心麻花、兔狲文化、春风画面等“老牌”团队更得青睐,接到了不少肥差。开心麻花联合快手出品的《真想在一起》,便由蒙牛臻享独家冠名。
     
    品牌定制微短剧正成为趋势。想想也是,拍摄成本低,还能打包蹭到平台曝光资源,比自己搞微电影划算。
     
    不过,观众对明星的期待高要求高,或许还是网红更适合拍广告定制剧。高晓松导演,黄磊主演的《可不可以不》,开头即广告的玩法便遭到了“认真的嘛”“黄磊怎么搞这玩意了” “这广告打的,太破了”的无情吐槽。

     
    总之,微短剧“小花”的确先发制人抢占了用户注意力,并逐渐沉淀下一批粉丝。可惜这些优势尚未能完整转化为商业价值,她们仍只能靠电商带货将个人品牌变现。微短剧造星,不知是要等平台主动出击,还是天降紫微星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娱乐硬糖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在快手、抖音里追剧
我在快手追剧上了头,别人却靠竖屏短剧涨粉千万
小剧场累计1.1亿人次观看,快手抖音正在成为追剧的“第四极”?
“竖短”时代发令枪已响,谁已抢跑?谁在超车?
加速升级分账计划,快手正在重新定义短剧市场
竖屏剧会成为优爱腾针对短视频在一次反击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