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贾母当众撵人,薛姨妈却毫无反应,是智商低,还是脸皮厚

  题:贾母当众撵人,薛姨妈却毫无反应,是智商低,还是脸皮厚?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紫鹃原是老太太的丫鬟,从小儿伺候贾母,学了些眉眼高低,对钟鼎之家的大家族的礼法,非常清楚。所以,林黛玉到了该出阁的年龄,紫鹃便在贾宝玉面前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紫鹃冷笑道:“我们姑娘来时,原是老太太心疼他年小,虽有叔伯,不如亲父母,故此接来住几年。大了该出阁时,自然要送还林家的。终不成林家的女儿在你贾家一世不成?林家虽贫到没饭吃,也是世代书宦人家,断不肯将他家的人丢在亲戚家,落人的耻笑。”

  也就是说,作为体面的书宦人家,只要家族中还有长辈在,就不可能让自家的大姑娘长住亲戚家,因为这样做有失体统。

  而且孩子们年纪大了,也有无数的忌讳,即便是小时候顽的东西,也该送还,不能随便留着,否则,要么就得嫁给对方,要么就会落人把柄。

  紫鹃冷笑道:“所以早则明年春天,迟则秋天。这里纵不送去,林家亦必有人来接的。前日夜里姑娘和我说了,叫我告诉你:将从前小时顽的东西,有他送你的,叫你都打点出来还他。他也将你送他的打叠了在那里呢。”

  再则便是从小儿青梅竹马长大的兄弟姐妹,从小儿叫惯了的小名,长大后,便不能再叫了,否则,就是有失礼仪。

  史湘云问道:“宝玉哥哥不在家么?”宝钗笑道:“他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个人好憨的。这可见还没改了淘气。”贾母道:“如今你们大了,别提小名儿了。”

  即便是凡事都不管,不读书不上进的贾宝玉,也明白大家族的体统,他之所以认定了林黛玉不会离开贾府,一则是因为林黛玉的父母都去世了,林家没人了,荣国府是林黛玉最亲的亲戚;二则是因为从小儿一桌吃饭、一块儿长大,痴心如此,不愿意思及此事。

  但是,贾宝玉后来为什么又相信了紫鹃的话,以至于大病一场呢?后来紫鹃和贾宝玉的一番对话,给出了答案。

  紫鹃道:“不过是哄你顽的,你就认真了。”宝玉道:“你说的那样有情有理,如何是顽话。”紫鹃笑道:“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林家实没了人口,纵有也是极远的。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各省流寓不定。纵有人来接,老太太必不放去的。”宝玉道:“便老太太放去,我也不依。”

  看官听说,无论是作者还是书中人物,乃至于红迷们,人人都拿林黛玉和薛宝钗相比较,而薛宝钗偏偏是该出阁的年龄跑到贾府来长住,而且她跟贾宝玉可不是从小儿一起长大的,更该忌讳,于是,贾母便以给薛宝钗过生日为幌子,提醒薛家赶紧走人。

  黛玉因让薛姨妈王夫人等。贾母道:“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说着,大家都笑了。

  看官听说,作者这里重点提及的是王夫人和薛姨妈,贾母口中“白听白吃”的人是谁,还要问吗?

  当然,姜子要提醒大家的是:千万别把王夫人和薛姨妈混为一谈,王夫人可是贾母的儿媳妇,正儿八经的荣国府女主人,贾母是王夫人的婆婆,贾母出钱唱戏摆酒,王夫人在自家吃喝,那叫分所应当,怎么算得上是“白听白吃”呢?那么,王夫人是自己人,谁是外人呢?我们再往前文看看。

  至二十一日,就贾母内院中搭了家常小巧戏台,定了一班新出小戏,昆弋两腔皆有!就在贾母上房排了几席家宴酒席,并无一个外客,只有薛姨妈、史湘云、宝钗是客,余者皆是自己人。

  没错,林黛玉是自己人,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王夫人都是自己人,只有跐着人借光儿的薛家是“白听白吃”的外人,跟贾母没有半点血液关系,是贾府外三路极远的远亲。果然,书接上文,林黛玉点完戏后,宝玉、史湘云、迎、探、惜、李纨等俱各点了。

  从始至终,只是王夫人和薛姨妈不曾点戏,而贾母口中占了便宜的人,自然不包括王夫人,因为贾家就是王夫人自己的家,那么,只能是特指薛姨妈了。换句话说,薛姨妈成了贾母特意带着众人取笑的对象了。

  而薛姨妈却毫无反应,好似浑然不知,既不带着儿女回自己的薛家,也不去自己的娘家王家,却竟然继续在贾家长住无数年,她到底是没听出来贾母的意思,还是另有所图,不得已只能赖着不走呢?

  没错,林黛玉和薛宝钗是不一样的,贾府是贾敏的娘家,林家人的娘家,也可以算作是林黛玉的娘家,而薛家的娘家分明是王家呀,薛姨妈这个薛家老祖宗尚在,薛宝钗也不是独苗,她住在荣国府到底算个啥呢?

  《红楼梦》故事里,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其中也有这样一个细节,贾母笑道:“我才说来迟了的要罚他,不想姨太太就来迟了。”结果,众人就此事说笑一会,贾母就借机说林黛玉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一番对话下来,薛姨妈没见识的尴尬场景又来了。

  回到贾母给薛宝钗过生日的话题,其实细心的朋友都明白,贾母拿出20两银子打发薛家,不过是大张旗鼓地告诉众人,提醒薛家,薛宝钗已经是大姑娘了,该嫁人了,别投亲靠友地在亲戚家演戏了,你薛姨妈还想在贾府点一出《金玉良缘》的戏码吗?老太太我不答应!你们在贾府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想惦记我孙子贾宝玉?门都没有!

  也就是说,贾母识破薛家阴谋,特地唱戏摆酒,以退为进,带众人取笑,演出了一场大戏!薛家表面上是这出戏的小旦,其实却是这出戏的小丑!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姜子说古书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君笺雅侃红楼—屡次调侃林黛玉姻缘的那些人,是好心帮忙还是搞阴谋破坏
林黛玉能住大观园的潇湘馆,为何却吃不起一两燕窝?看薛家咋做的
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有病在身,两人进京,为何一人带着药一人空着手
林黛玉回到贾府必带婚约,没有婚约贾府是外姓带不走她
《红楼梦》薛姨妈送给几位姑娘的宫花哪里来的?
同样寄人篱下,薛宝钗和林黛玉有何不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