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文乡情怀|生命里的温暖

供图:月明春江


在生命里总有一份属于亲情的温暖,可以慰平生。就像这深秋的夜晚飘来的桂花香,可以宁心静神。虽然此时传来的还有楼下酒店里推杯换盏的喧哗。心可安的,是因为静好的岁月里,还有欢聚,还有牵念。
在这样宁和的夜里,室内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沉静。窗外的虫声还在,当它们都消失的时候,大概就是冬了吧。
刚过去的国庆节,在这样清寂的夜里,可以怀想,怀想那几日聚时的欢欣与别时的浅浅离愁。

供图:巢峰耸秀

10月1日,他们在回家的路上,在来宜城的路上,归心也当似箭。我在宜城,在离故园不是很远的地方。父母亲总不愿意离开他们居住的地方,在他们住过的熟悉的那里都有开辟出的菜地。住处能从故园搬至𠙶山中学,也是他们思想上很难跨出的一步。如今,在中学住熟悉了,心也就安了。况且,故乡就在他们可以徒步回去的地方。𠙶山也就是平时的一抬眼就可以看到的风景。

这次国庆,他们从不同的城市回来,人多,就决定把聚居点安排在我家,宜城的一隅。母亲拗不过小妹的要求,也就终于同意了。
杭州路稍微近些,五妹一家早上八点出发,怎奈路上堵车的很,到母亲家的时候差不多下午四五点了。于是他们又接了父母亲一起来宜城。到宜城时,天已黑,只剩下灯光的斑斓与幽深。我们下楼迎接,夜色里,也有相见欢。

小妹一家从深圳赶过来,路很远,也阻不了回来见父母的心。这样的晚上,他们还在归来的火车上。明早去接他们。
灯光明亮,母亲有点晕车的样子。她还在把东西收拾规整着,带来的一只母鸡也是旅途疲惫,母亲还是执意晚上就杀这只鸡。看母亲那么疲累的模样,这任务也就指派给了他。厨房里,他在给鸡褪毛,水汽弥漫,散着一股腥味。他平静有序地操作着每一个步骤,给鸡剖肚,是我还没有学会的一项技能,纸上谈兵,也许也可知道一二,实践是不会的。生活确乎可以把生物学上抽象的知识,变为简单明了。比如,他就很清楚地去掉母鸡内脏中的食管、肺叶、胆囊……
没见时,觉得时空阻隔着岁月,相见不易;相见时,又觉得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似乎,我们不曾离过很远与很久。
夜色在酣眠里安详,窗外远天上的星子,闪着幽幽的光。

10月2日,注定是热闹而欢乐的。父母亲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待他们回来时,见他们买了一大袋子的早点回来,包子、馒头、烧卖之类的。
吃过早饭,五妹夫开着车去接小妹一家人。母亲不知什么时候,把冰箱作了一个重新的排兵布阵,她还是喜欢管着事,喜欢她讲的话有不容置疑的权威,这也是她年轻时打拼生活养成的习惯。年老了,有时也有一份深深的失落感。有时她会自怨地感叹几声:我跟你们都分家了,我只跟你爸爸是一家人!听得出她话语里的一点幽怨。好在,我们几乎也是心疼她的,且是顺从她意。老人嘛,多是需要人哄着的。但愿他们能老有所乐,安康就好!这时母亲已在厨房里洗菜切菜了。让她别急着切菜,刚吃过早饭。母亲不听。

有上楼梯的喧哗声,有敲门声,他们回来了。打开门,迎一室的喜乐融融。笑笑总是热情与欢乐的,她的孩子也是极活泼的,五妹的孩子终于也是把涵涵盼来了一起玩。一书包的奥特曼全倒在地上,他们就在奥特曼的世界里玩耍着,家中也是一份凌乱的美,有亲人来访的日子真好!
小妹夫也是一个极热情开朗的人,几个姐夫都属于沉闷一点的人,在他的带动下,也都是极融洽的,也都不那么拘谨了。可以打扑克、喝啤酒、聊天、钓鱼之类的乐着了,把我父亲也带着可以开心地打着牌,省得母亲总喊着他剥豆子了。
在大家庭过惯的母亲,现在人又多了起来,母亲也是兴奋的。她斜靠在沙发上,和我们聊着。总在赞沙发坐着舒服,风微微地吹过来,清凉。中午他烧饭,母亲也就放心地休息了。聊了一会儿,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又复睡,一上午的时光,对于母亲来讲是惬意的。我在不停地收拾着家中的凌乱。厨房里,中饭在烧。

午餐很丰盛,人也很多,拥挤也热闹的场面。五妹在赞着豆米好吃,这是母亲自己栽种的黄豆带过来的。黄豆生的虫也很多,客厅的地上,厨房的地上,总会有一条或两条肥肥的绿色的虫子从容安闲地爬着,似乎从不担心它的存活问题,还是它本就无心顾及。就那样四处的溜达着,似乎,它们也在享受着清秋里的融融之乐。孩子们开始还对虫子很好奇,看它一阵子,到后来,也是司空见惯了,有时,会很果断地把它拍死。可尽管每会儿都在清理这一两只的虫子,虫子又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爬出来,还是那样的悠闲,让人似乎觉得是不是先前的那条。
晚餐不用在家里烧饭了,小妹夫请大家去莽子火锅店吃火锅,在手机上订餐的。于是下午也就彻底地闲了。他让儿子去小区大门边的店里买了两副扑克,于是,他们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的时间了。我们也各自地午休了,放假比上班还累。
火锅店与小区只隔着一条路。我们来到店里,店员安排我们在楼上的一个包间。问我们有多少人,心里仔细地计算了一番,才算是数清共12个人。这还只是一部分家庭的相聚呢,想想去年过年的场景,那真是怎一个热闹了得!
节假日看风景,也看亲人,日子温情而美妙!

鸳鸯火锅像太极中的八卦,和合而生。我们也去一楼用小碗调了自己喜欢的拌料,我多选香辣的佐料。店员的推车里摆满了刚才小妹夫点的餐品。还有熟的油炸类就直接端到桌上了。餐桌不够大,有点挤。底汤很快地就热了,冒着水汽。筷子也比平常用的长,滚沸的汤料里夹放着不同的食材,依据自己的喜欢,是肉类,也可以是蔬菜、藕片,或者是年糕、金针菇……菜品很多,冒着的热气里都是辣的。他们三个在喝着啤酒,父亲没有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眼光里都有了一点迷离,是饭饱的迷离,也是酒意的醺醺。他们还在喝着,父亲总担心他们喝多,劝阻他们不能喝多!他们哪里肯停下手中的杯盏,似乎要探一探谁的酒量似的闹着。
他们留在火锅店里继续在聊着什么,还在喝酒吧;父母亲与我们先回家了。

回到家中,父亲还是担心,催着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别把大哥喝多了。孩子们还是在客厅里来回地跑着,只有笑笑在表演似的讲着故事时,他们才坐在地上那样欢乐地听着。笑笑的故事讲得真好,连我都不自觉地听着。于是孩子们除了自己玩闹,就缠着笑笑讲故事、做游戏。
夜深了,他们三个也终于回来了。只有不会喝酒的大哥还是清醒的,其他两个也都是晕晕乎乎。一个立马去楼上倒头就睡,另一个靠在沙发上消散一下酒劲,还在叨叨着谁又知谁的酒量大。
这几天显得格外的热,也许是秋季的最后一波热吧!
每天早上他们几个轮着去买菜,只有父亲与小妹夫是一天不缺地去菜场,家中人很多,买回的菜也很多。还会买回几斤螃蟹、几只斑鸠,在网兜里,都流露着待宰前的无奈。
下午,他们三人又邀着去鱼塘钓鱼。大热的天,也阻不住他们出外的心。把家中的鱼竿带着,就出发了。他们是晒得黑,却不怕晒。
家里,中午还是静悄悄的,母亲在午休,我们也都在午睡。

傍晚,他们回来时,带回的是他们整个下午的战果,几条鲳子鱼,银白的,修长的样子。一个下午的垂钓之乐,在过程,也在结果。
母亲也是喜欢钓鱼的人,记得那些年,若是遇到大水的季节,她会与父亲一起去稍微远一点的破泽湖钓鱼,不止是他们,一个村庄的人都会去钓鱼。只是简易的鱼竿,就可钓回一米袋的小鲫鱼。太多吃不完的话,母亲就用面粉和着经油锅炸成金黄而脆。然后会带给我很多,可以当零食吃,也可以烹煮当菜。大概母亲也有很多年没钓鱼了,看着他们钓回的鱼,叨叨着:花钱钓鱼,是拿钱买鱼回来,又花了时间,还不如到街上去买。

假期,日日晴朗,天气也继续热着。客厅是聊天玩耍的场所,电风扇只顾慢慢地摇着头,时间久了,也就忘了夏秋事。
母亲总是在厨房里忙着,一大家人的吃饭问题,她得操心着。只是与过去的日子终究不同了,母亲老了,子女们也是落在不同的城市,只有我留在了故园,与母亲隔着一盏茶、一碗汤的距离。
父母亲也是终于熬过那些年日子的艰难,算是苦尽甘来吧!如今,在中学围墙外开了一块菜地,平时侍弄侍弄四时的菜蔬,也为所乐。
此时,他们几个在楼上陪着父亲打着扑克,我想那样的气氛一定也是融和的。
父母亲已有多年没有来宜城了,此番来聚,也为难得。岁月易逝,亲情深浓。若有相聚欢,必有离别苦。日子过得飞快!笑笑觉得午睡都是对美好时光的虚度。夜里没有睡好,中午没睡,支撑着疲劳,都是对亲情的一份深深的眷念。母亲的心情好像又是随着离别的将至而增几点的不舍。

他们提议夜游迎江寺。父母亲当然是不去的,我们乘着夜风驱车而往。夜的霓虹斑斓,夜色中的城也显得奇谲多幻,纷纷攘攘。像是相遇了那一场盛世里的锦绣未央。
夜晚,江风清扬,佛门深掩。琉瓦黄墙的寺庙隐没在夜色的幽暗与肃穆里,包括那一尊尊的佛。可暂时把众生放下,听听江风里江水的声浪,浅言细语也好,默然相对也罢,松弛的心弦,那是属于夜的温宁。
我们在佛寺的槛外,走过,参悟,还是参悟不透这生命里明日即将的又一别。缓步轻走江畔,低头是柔柳丝丝碧,奈何结愁肠。抬头是一弯新月如眉眼清亮又盈盈。折柳不送别,圈一个柳冠系流年。但听得歌也朦胧,舞也朦胧。走上江堤,幽长的,像一道古老的城墙,似乎沿着它的方向就可以找到在云烟深处停留着的风云人,与风云事。苏子在那里,周瑜在那里,赤壁古战场还在荒蛮里飘着荒凉的战歌……江面风凉,有轮船驶过,有夜钓的人在江边守着一江的渔事高韬世外闲。笑笑在赞叹着夜行江堤的惬意与美好,堤上的长风,可以吹去的有很多。
迎江寺内的振风塔,在灯光的辉映中玲珑。所有的佛言佛语都是了悟,七级浮屠是悟,玲珑八角是悟,檐角的铃声是悟,塔顶的铁球是悟。双手合十,轻道一声:万佛至尊,且佑我们一世平安吧!
长堤上,晚风浓,秋水长空,江寺与江流都在无限的流光里与我偶然一遇,遇见我此一刻的心似秋月,情比秋月。

千古的离别,在前世,也在今生。李白遇过,苏子遇过,李清照遇过……唱不尽的离愁,吟不完的悲欢。“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云烟缥缈,深情依旧。
分别的那一日,流光如泉流幽涩凝滞。暮色里,狂风骤起,吹乱离愁。我站在风中送别,心思如秋寒。
东西各自往,离路各迢迢。
夜色清宁如旧,父母亲又在故园,收着山芋,种了油菜。问他们时,且道刚刚回家,晚饭还没烧。
--END--

来源:文乡枞阳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作者简介 
黄海霞 安徽枞阳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喜欢文字的艺术与温度。作品散见于《枞阳文联》、《文乡枞阳》、《六尺巷文化》、《西散原创》、《西散南国文学》、《思哲之窗》等多个公众平台。
文章
精选

老樵诵读|滕王阁序

文乡情怀|外婆的腌菜

你看你看,桂子的手……

老物件|父亲的老布手巾

老物件|钢笔忆

枞川寻梦|梦起蛟台

枞川寻梦|千年墨香


温馨提示:凡在文乡枞阳微信公众平台刊载的原创作品,文责自负,平台享有作品处置权。作者投稿本平台,即视为同意。感谢您的认可及支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文乡枞阳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一个人伤感
亲子活动有感
永远的故园
人到32岁行为会变得像父母亲一样
悠悠草房情
新年到,降央卓玛《父亲 母亲》送给大家!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父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