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挑灯看剑话金庸之(四):错认金庸是武侠

因金庸先生在武侠小说界的地位,很多读者称他为“金大侠”,实则金先生不懂武功,他根本是道地的文人。通俗的武侠小说只是载体和表象,历史、政治和中华传统文化,才是金庸作品的精髓。
金先生名重四海,除了在武侠小说上的成就,更重要的是他所诠释的传统文化和对于历史的独到见解。
在此我们不谈国事只论文化,看看身为文人而写武侠的金先生,其风雅绝俗的一面。
一、棋迷
中国传统文人,当然喜好琴棋书画诗酒花。金先生对于围棋的爱好,说来最为风雅。
《天龙八部》里,黄眉僧应了大理国君段正明的请求,到恶人谷去救段誉,而要救段誉,先要挑战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
黄眉和段延庆在巨石上以上乘内功“划石为盘,陷石为子”下了一盘震古烁今的名局。
二人一手比武,一手在石头上刻画棋子,这场争斗惊心动魄,最后论棋力黄眉僧虽然敌不过大恶人段延庆,但在内功上却得到了段誉的相助,还是逼得段延庆手一抖,落错一字而满盘皆输……这段读来实在是精彩又惊险之极。
一局棋下得不过瘾,在《天龙八部》里,金先生又写了另一盘棋,这盘不是普通对弈,而是破解“珍珑”。
“珍珑”有点像中国象棋里的残局,是由人为设计出来的棋盘上的谜题。这次为了抢夺“逍遥派”的秘宝,各路高手都来破解这个珍珑,金先生笔下的武林高手居然都是围棋行家,这也是奇事。
众高手虽然棋力都不弱,但在性格上却各有缺陷:段延庆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段誉处处顾及不肯弃子,慕容复不顾小节只抢大势……总之大家都败下阵来。
结果完全不会下棋的少林小和尚虚竹见段延庆陷入棋局不能自拔,为了好心救人误打误撞乱扔了一枚棋子,反而意外把局面打开,最后在段延庆的指点下把珍珑破了……真是妙想奇思。
现实中金庸是个棋痴。1983年,他为提高棋艺,执意拜当时如日中天的聂卫平为师,还想要像他自己在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对着小他二十八岁的聂卫平行三叩九拜大礼。
这在现在看来有点荒诞,但作为传统文人,金庸对于师道的尊重和对围棋的爱好,可见一斑。
金庸曾问聂卫平,自己的围棋水平在聂的弟子里算不算最高,聂犹疑半天勉强说:“在业余弟子里面最高……”金庸听完哈哈大笑。
金庸去世后,聂卫平在自己的微博写到:惊闻好友金庸去世,痛哀不已。金庸与我是忘年之交,围棋上虽有"拜师"的故事,但金庸的学识境界,为人处世实乃我辈楷模。那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铭记至今。
金庸酷爱围棋,在著作中多有涉猎,精彩之处令人拍案叫绝。好友驾鹤西去,愿彼岸仍有黑白缘分,闲敲棋子,快意江湖!
二、琴道
金庸笔下有部佳作《笑傲江湖》,书里写魔教长老曲洋和衡山派名宿刘正风,二人雅好音律,一个操琴一个吹笛,改编嵇康的《广陵散》古调而另谱新曲,曲子正是荡气回肠的《笑傲江湖曲》。
正邪双方的大乱斗由一首古琴曲引出,真是匪夷所思,却又风雅之极。
之后书中主角令狐冲连遭不幸,先是不容于师门,又遇心上人移情别恋,最后身受重伤武功全失,落到生不如死的惨境。
这时候一首琴曲《清心普善咒》的出现,非但给了令狐冲心灵的慰藉,更为他带来了魔教教主女儿任盈盈的爱情。以琴曲为媒,这又是金庸的一番奇思。
琴之一道在金庸武侠中出现多次,例如黄容以真面目见郭靖时,乃是在船上抚琴。郭襄情场失意,四处寻找杨过而来到少林,在寺外遇到“昆仑三圣何足道”时,也曾以一曲《考槃》而使何足道倾心不已。
更有甚者,黄药师在桃花岛上笛吹《碧海潮生曲》,与欧阳峰的古筝、洪七公的长啸相抗,三大高手以韵律进行了一番交手,这番描写可谓是武功与音乐交融的精典桥段。
徐克拍《笑傲江湖》电影版时,找到了豪气干云的黄霑来作曲,于是有了徐克、罗大佑和黄霑版的《笑傲江湖》曲。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如今黄霑和金庸两位前辈高人均已作古,《笑傲江湖》一曲古风高扬,真成绝唱矣。
三、烹饪
说完了棋和琴,说说好菜也是种调剂。我在前一章写过,黄蓉以一手烧菜的绝技,征服了洪七公,让他收郭靖为徒,还传了“降龙十八掌”给郭靖,成就了这位一代大侠。
现在想想黄蓉烧的几味菜式,也是极尽巧思,让人落笔而流涎。
第一道菜叫“玉笛谁家听落梅”。是用羊羔、猪耳、牛腰、獐腿和兔肉切成小条,再合并揉成大条烹成。
五种食材相互搭配揉制,吃起来口感各有不同。肉只五种,但猪羊混咬是一般滋味,獐牛同嚼又是一般滋味,正如武功高手的内力和招式变化多端,细数之下一共二十五种变化,正合五五梅花之数,又因肉条形如笛子,因此这道菜叫做“玉笛谁家听落梅”。
光是听听就让人流口水了吧?再看第二道菜——碧绿的清汤中浮着数十颗殷红的樱桃,又飘着七八片粉红色的花瓣,底下衬着嫩笋丁子,红白绿三色辉映,鲜艳夺目,汤中泛出荷叶的清香,想来这清汤是以荷叶熬成的了。
荷叶之清、笋尖之鲜、樱桃之甜,那是不必说了,樱桃核已经剜出,另行嵌了斑鸠肉。
这碗汤的名字更加讲究,如花容颜,樱桃小嘴,是美人;竹解心虚,乃是君子,莲花又是花中君子,因此竹笋丁儿和荷叶,说的是君子。
美人和君子都有了,那么这斑鸠呢?《诗经》第一篇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以这汤叫作“好逑汤”。
写到这里就够了。武侠小说中的打打杀杀,其刺激精彩固然是有的,但我们看金庸写一碗汤,也写得这样精彩,才更该领悟金先生写通俗而步风雅的用心。
同样是写武侠小说,独金庸傲视同群,成为大家,此中自有一番道理。
四、书法
武林中那么多仗剑杀人,挥拳斗狠的粗人们居然会下棋,赏音乐,懂美食,已经有点不可思议了,金庸还让他们拿起笔杆子来写字呢。
《倚天屠龙记》中,武当七侠中排行第五的张翠山遇上了天鹰教主之女殷素素,二人分属正邪两派却情缘纠葛,最终一起来到了天鹰教在王盘山的“扬刀大会”上。
王盘山上,天鹰教扬刀立威,海沙派、巨鲸帮等几路人马也来凑趣,谁知半路杀出了明教金毛狮王谢逊。
谢逊夺刀之后便要除尽岛上的活口,张、殷二人命在旦夕。还好谢逊自高自大,不把两个小娃娃放在眼里,让张、殷二人拿出平生最得意的武功来比试,输了便要自杀。
于是张翠山使出张三丰所授武当绝学,以手中判官笔在峭壁上写下了铁画银钩的三行大字——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这二十四个字是张三丰苦心参悟后传给张翠山的,谢逊自然写不出来,于是只能饶了这两人的命,才有了之后三人远赴冰火岛的传奇故事。
将武功与书法融为一炉,以兵器在绝壁上写字比武,这一场比拼可谓旷古未闻,武林高手决生死之时,竟然是拼书法,这般妙笔,谁人更有?
以武功而入书法,金庸武侠中还有几例。《射雕英雄传》中,一灯大师由皇帝而出家,座下有渔、樵、耕、读四位弟子,其中排名第四的“读书人”就是朱子柳。
到了《神雕侠侣》中,朱子柳已成为“天南第一书法名家”,他以一灯所传一阳指法融入书法,独创了“一阳指书”。
在襄阳大会上,朱子柳以“一阳指书”大战蒙古王子霍都,以指为笔,写下《房玄龄碑》,打得霍都大败……
在《笑傲江湖》里,以笔为武器的还有一个秃笔翁,只不过他用的是真笔,还用特制的墨,比武之际谁的脸上被他“写”上一笔,那脸上的墨终身也洗不掉,所以有人宁愿被砍一刀,也不愿被他写一笔……读来也算趣事一件。
三个人物都是以书法而入武功,但有的以壁为纸,有的以指为笔,有的以墨为武器……变化奇绝,让人对金先生的才学笔力,不由得不叹服。
五、诗词
金庸小说中的诗词,容易被人忽视,但也是极有韵致的一道风景。
例如《书剑恩仇录》中,乾隆赠玉如意所临赵孟頫诗:西湖清且涟渏,扁舟时荡晴晖。处处青山独住,翩翩白鹤迎归。昔年曾到孤山,苍藤古木高寒。想见先生风致,图画留与人看。
例如《天龙八部》中,阿碧在划船送段誉和鸠摩智去湖上精舍时所唱陈尧佐《踏莎行》:二社良辰,千秋庭院。翩翩又见新来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暝来何晚。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时拂歌尘散。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射雕英雄传》中,瑛姑与老顽童周伯通一段孽缘,牵扯出一段好听之极的小词《四张机》:“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射雕英雄传》中,黄蓉被裘千仞打伤,郭靖背着她找一灯大师救命,其间遇到一灯四位弟子渔、樵、耕、读的阻拦,黄蓉与樵夫所唱答的两首《山坡羊》。
樵夫唱的曲: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踟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黄蓉所唱的曲:元朝宋方壶的《山坡羊·道情》——“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单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射雕英雄传》中,黄蓉与陆乘风所唱和的南宋周敦儒《水龙吟》: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还有《天龙八部》一书,通篇的回目名联起即是一首词。
《鹿鼎记》的回目则全是辑自金庸祖上名诗家查慎行的诗句……
不必再掉书袋了,武侠小说到了金庸这里,凭添了如许的文人气息,书中的诗词用得与情景皆恰如其分,不必我再一一列举。
还有说到酒,《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与绿竹翁、祖千秋品酒论酒,天下好酒与好酒器,皆于书中成一大观。
说到花,《天龙八部》中,段誉在曼陀山庄与王夫人大谈养茶花之道,什么“十八学士”,“风尘三侠”等,居然是花的名字,新奇别致,别开生面。
金庸的书里还有关于戏曲、绘画、医药学、《易经》……
可谓琴棋书画诗酒花,医卜星相数理化,兼容并蓄,无所不包。容我不能一一说来,不然这一篇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贻笑方家了。
看了半辈子金庸的武侠小说,实则金庸是一个文人,写的是一种文化。
正如曹雪芹写荣宁二府一班少爷小姐们的日常生活,看似闲闲落笔,写的绝不是风月闲文,而是一种大观念,大领悟,大文化。
错认金庸是武侠。不懂得欣赏金庸文人情怀和字里行间文化佳构的读者,快乐会减少一层,但也不妨碍他们对金先生作品的喜爱。
读懂了金庸书中的那些文人情怀,不能便算作雅;只读书中刀光剑影,豪气纵横的地方,也不能算俗。
于通俗中见高雅,是雅是俗,人人自寻之,这也许正是金先生的高明之处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桃花源间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金庸先生书法欣赏
《易筋经》是文人杜撰 学者:武侠文化神话了武术
塑造理想的侠义世界:追忆梁羽生的天山情结
陈平原:也与武侠小说结缘
金庸武侠小说武功第一,为什么是扫地僧而绝非张三丰呢
金庸小说中武功名称与文化意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