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苏东坡:五句诗词道尽人生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临江仙》

作为中国历史上“不可无一难能有二”(林语堂语)的文化巨人,苏东坡一生跌宕起伏、历经风雨,对人生参得透、悟得深,更善用一支妙笔将人生况味写得妙、描得准,令人回味不已。

  • 童年:隙过白驹那暇惜

这句诗出自《送表弟程六知楚州》。

诗中苏东坡回忆了与表弟共同度过的童年时光:

我时与子皆儿童,狂走从人觅梨栗。

健如黄犊不可恃,隙过白驹那暇惜。

童年是美好的。人生刚刚开始,有的是时间,一切皆有可能;生活无忧无虑,无需承受生命之重。

童年又是混沌的。心智懵懵懂懂,认知模模糊糊,只顾挥洒天性,还不懂得珍惜时间,更没有心力去思考深奥的人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隙过白驹那暇惜”与辛稼轩“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西江月·遣兴》)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 青少年:应是飞鸿踏雪泥

这句诗出自《和子由渑池怀旧》,系和苏辙《怀渑池寄子瞻诗》而作。

诗中开篇自问自答:“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青少年时期系人生的探索期。前路充满未知性和不确定性,但也充满无限可能性,只管如飞鸿般怀揣梦想和憧憬去闯荡天下。

青少年时期亦是人生的储备期。“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不经历荆棘载途、跋山涉水的磨砺,怎能迎来前路的一马平川?在该奋斗的年纪,不应贪图安逸。

鸿飞千里,青春无悔。青少年时期留下深深浅浅的足印,都是在为一生探路。

  • 中年:长恨此身非我有

这句词出自《临江仙·夜归临皋》。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一个“恨”字道破中年之无奈。

苏东坡之前,李商隐曾借《无题》慨叹:“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苏东坡之后,张爱玲在《半生缘》里写道:“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不惟男人,中年男女其实都已不再是为一己而活。

无论是家中顶梁,还是为母则刚,中年人肩负了太多责任,承担了更多压力,大多身不由己。

人到中年,不能矫情,不愿诉苦,不可偷懒,甚至不敢生病,只因“此身非我有”。

但不论如何不堪,中年人在自己的沙场上,只能低头前进,负重前行。

  • 暮年: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句词出自《浣溪沙·细雨斜风作小寒》。

苏东坡在与友人游赏春山的过程中心境为之涤荡,悟得在生命苦旅中随缘为乐,抵达恬淡自适的超然旷达佳境。

人至暮年,不论曾经居庙堂之高,还是终身处江湖之远;不论钟鸣鼎食之家,还是粗茶淡饭小户;不论志得意满,还是郁郁寡欢,都将归于平淡。

渐至老境,由看透看穿而至看淡看开,可摆脱功名羁绊,远离膏粱厚味,追求精神超脱,心归平和坦然,享受人间清欢。

清淡为欢。酸甜苦辣遍尝后,一个“清”字,当是暮年的底色。

  • 终年: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句词出自《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词的下阙末尾写道:“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似可看作对来路的追溯和一生得失的标注。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当生命完成、重归自然之时,人生的荣辱悲欢均已化为过眼云烟,胜败两忘,无悲无喜,一切成为过去,再也不必介意萦怀。

世上不可能每个人都能生如夏花之灿烂,但若能活得通透,豁达面对风雨福祸,一蓑烟雨任平生”,也算不枉此生。

文 / 来从楚国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新用户3167a8id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人生的四种境界,藏在这四首古诗里
爱唐宋词:“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世事无常,陷入困境时,就读读苏轼这首诗:人生没有过去不的坎
满庭芳·蜗角虚名 ·苏东坡蜗角虚名,蝇头...
苏轼:我与黄州成就了彼此?
永远的苏轼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