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
2011-12-08 16:29


    大约在公元1017年北宋年间,
    有一名踌躇满志的古代青年人,
    他的名字叫柳永,
    在宋真宗天禧元年时进京城赶考。

    柳永是福建北部崇安人,
    柳永,字耆卿。初名三变,字景庄。
    他没有为我们留下太多的生平记载, 
    以至于现在也不知道他确切的生卒年月。
    我们现在只知道他大约在30岁时便告别家乡,
    到京城求功名。
    诗书满腹,学富五车的他,
    幻想着未来会有一番大作为。
    凭自己的才华他相信自己一定会金榜题名,

    可是造物弄人第一次考试没有考上,
    他不在乎只是长袖一挥轻淡的一笑,
    因为他的家族都是朝廷的大官,
    父亲、哥哥已经给自己做了很好的榜样。
    填词道:“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

    等了5年,第二次开科又名落孙山。
    这回他忍不住发了牢骚,
    便写了那首著名的《鹤冲天》,
    词中说“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把写诗填词的才子说成是不当官的公卿宰相,

    白衣,是表示平民的身分。

    他又说:“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认为做官是“浮名”,还不如喝酒、唱曲。
    没想这首词被当朝皇帝宋仁宗牢牢地记住,
    在发榜钦点时看到柳永的名字,
    宋仁宗御笔一挥批注:
    “此人风前月下,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去填词。”
    宋仁宗也应该属于柳永的粉丝,
    但他却给了柳永致命的打击  。
    宋仁宗的这一笔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柳永一介穷书生流落京城有什么生活来源,
    只有卖词为生,
    从此柳永流落在烟花酒巷,
    倚翠偎红,寄情子秦楼楚馆。
    柳永由于仕途坎坷,
    生活潦倒的他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
    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
    在“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

    因为皇帝说过让他“且去填词”的话,
    所以他自称“奉旨填词”,
    并且是开天辟地第一位专职词人,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皇帝钦点词人,
    也是专门为妓女作词的第一人。
            
    柳永在《鹤冲天》词中说:“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
    意思表达的是没有在政治上飞黄腾达,
    怎能不尽情狂荡呢?
    他又说:“且凭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
    意思是就这么过着寻欢逐乐的浪荡生活里,
    青春的日子是只有短暂的一会儿的。
    这表明柳永功名失意之后,
    采取了一种玩世不恭、及时行乐的生活态度。
    因而沉迷于风月场中,
    他的词在描写妓女时便经常流露出淫靡颓废的情调。

    由于长期处身下层社会,
    出入秦楼楚馆,
    与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妇女朝夕相处,
    所以了解她们词中表现的感情倾向同情多于玩狎,
    其中也有反映他企图从妓女中间寻觅知音和慰籍的词句,
    对妓女确实表现了一往深情。

    柳永并不能如晏、欧那样身居高位,
    养尊处优有蓄妓自娱的条件。
    如《忆帝京》词说:“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这是对妓女说的,
    意思是你使我永远地牵挂在心上,
    但我没法和你长在一起,
    辜负了你的千行眼泪。


    还有《蝶恋花》词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意思是我瘦得衣带都松了,
    但不后悔为了她我不顾惜自己形容憔悴。
    他写妇女不着重在对外貌神情的描摹,
    而往往在刻画内心活动方面用力。
    写出她们的柔情密意,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之心。

    生活的压力生活的体味,
    皇家的冷淡使他一心去从事民间创作,

    柳永有时还为自己飘流不定,
    违背了比翼双飞的誓言而感到悔恨交加。
    并且由于经常交往,
    他对妓女的处境和内心都有所了解,
    联系自己的失意潦倒,
    不免产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柳永的《集贤宾》词也描写她们向往“和鸣偕老”的爱情,
    希望摆脱“敛翠啼红”的悲惨生活。
    但作为一位受歧视和排挤的失意文人,
    对那些色艺俱佳而又被侮辱被损害的不幸女性,
    往往怀有深切的爱怜和同情。
    称赞他们,“心性温柔,品流详端”,
    “交谈闲雅”(《少年游》)。
    正由于这样,
    柳永这些歌词广泛传唱于宋元时期的歌妓之口。

    当时民谣说“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
    就说明柳永的“粉丝”到处都有,
    正统的文化人不太喜欢柳永,
    然而,柳永的粉丝却是历史上,
    最狂热最忠诚也最具规模的“粉丝”。
            
   柳永生活在宋初太宗、真宗、仁宗三朝,
   社会相对安定,在农业、手工业发展的基础上,
   商品经济空前繁荣,
   出现了许多商业都市,
   东京(开封)、成都,兴元(南郑)、杭州、明州(鄞县)
   广州等大都市都十分繁华。

   我们看,在柳永的笔下,
   有巍峨的宫殿:
   “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蒨。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倾杯乐》)
   有热闹的街市:
   “九衢三市风光丽,正万家、急管繁絃。凤楼临绮陌,嘉气非烟。”(《看花回》)
   有熙攘的游人:
   “路缭绕。野桥新市里,花铱枝好。引游人竞来喧笑。”(《小镇西犯》)
   有喧阗的鼓乐:
   “风暖繁絃脆管,万家竞奏新声。”(《木兰花慢》)
   还有清明踏青、中秋赏月、元宵观灯,真是五光十色。

   北宋城镇的发展繁荣和社会的富庶,
   首先在柳永词里得到较为突出的表现。
  《笛家弄》词写汴京的清明时节的盛况,
   太平时间长了物产丰富人民安乐,
   小孩只知道唱歌跳舞老年人也没有见过战争,
   所以一个节日接着一个节日,
   各有游览观赏的内容,
   这种情况在柳永的词里得到了大量的反映。

   “水嬉舟动,禊饮筵开,银塘似染,金堤如绣。”
   这是写:有坐着船在水上游戏的,有在野外摆宴的,
   池塘的水好像染过一样碧绿,
   堤岸上的树木房舍像彩绣一样美丽,
   “兰堂夜烛,百万呼卢,画阁春风,十千沽酒。”
   这是写住在画栋雕梁的高楼深远里的人们,
   有的在赌博,一赌就是百万钱,有的在喝酒,
   也是花上万的钱去买酒。这都是都市的豪华生活。
   他的《迎新春》词又写汴京元宵之夜的景象,
   “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燃绛树。”
   千家万户,大街小巷,都点上花灯,妇女都出门赏灯。


   在这类词中,

   柳永冲破小楼深院绿窗朱户的樊篱,
   把目光投向广阔的大自然,
   故境界阔大气象高远,
   呈现出壮美的特色。

   对都市生活的描绘,

   尤以《望海潮》咏杭州最负盛名,
   这首词结合街市的繁华湖山的秀美,
   江海的壮丽来赞美杭州的形胜和繁华,
           
   柳永万万不会想到他的一首词,
   竟然会有了倾国红颜的妙用。
   歌唱钱塘自古繁华的《望海潮》,
   引得金国名将完颜宗弼即《说岳》中那位金兀术先生,
   掷卷兴叹誓要夺取宋室大好河山,
   北宋因此而亡。

   当时金国皇帝完颜亮,
  “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战争,两个民族间的血与火,
   生灵涂炭,悲壮的抗战和沦亡,
   就这样在闲谈中添染风雅,
   变得朦胧而古旧化作书本上轻飘飘的一页。

   柳永的《望海潮》是这样写的: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城里总是有歌声有音乐与舞有月夜湖上泛舟的人,
   湖山,花木,风物之清嘉,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四时美景中生活的人们。

   柳永是后来人们划分出婉约派的当家,
   但《望海潮》豪放婉约和豪放,
   本来就是人生的两个刻面。
            
   柳永成名很早但人生却是坎坷崎岖的,
   按当代人成功学说他的一生是失败的,
   没有那个词人可以这么郁闷的过一生,
   卑微的混在妓女群里靠妓女们的资助才可以生活。
   虽然柳永在1034年中了进士已是半百之年,
   然后在各地做了些小官成了真正的宦游人,
   长期迁转徙调官场上也不得赏识,
   词作中尽是郁郁之意最后于客居中病逝。

   柳永晚年穷愁潦倒死时一贫如洗,
   是他的歌妓姐妹们集资营葬。
   在她们的主持下以青楼为主的民间,
   搞了非常隆重的柳永遗体告别仪式。
            
   有位名妓谢玉英北宋仁宗时,

   色佳才秀最爱唱柳永的词。

   那一年柳永才高气傲恼了仁宗不得重用,
   中科举而只得个馀杭县宰,
   途经江州,照例浪流妓家,
   结识谢玉英见其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
   都是她用蝇头小楷抄录的,
   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
   临别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
   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以待柳郎。

   柳永在馀杭任上三年又结识了许多江浙名妓,
   但未忘谢玉英,
   任满回京到江州与她相会,
   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
   柳永十分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
   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
   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
   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
   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自愧未守前盟,
   就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
   几经周折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
   久别重逢种种情怀难以诉说,
   两人再修前好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
   与柳永如夫妻一般生活。

   后来柳永出言不逊得罪朝官,
   仁宗罢了他屯田员外郎。

   死的时候很凄凉棺木寄放在镇江的寺庙里,
   一说葬在枣阳县的花山,
   由于他没有家室与后人,
   妓女们每到清明节远近许多人带着酒食,
   在他的墓地祭奠饮宴,叫做“吊柳会”。

   谢玉英痛思柳郎,
   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
   陈师师等念她情重葬她于柳永墓旁。
            
   柳永虽然一直为不能出仕而苦闷,
   但也许是宋仁宗看人更准,
   柳永就是一个适合在风月场中混的人,
   并且把词引入了一个在当时社会是另类的领域,
   也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
   经了历史的风雨柳永这个沉迷于愁苦,
   不思解脱的词人却逐渐走入了现代人的心灵。

 

   柳永之词作确多为男女情事的歌妓词,
   《全宋词》收录柳词212首。
   其中歌妓词是149占全部词作的7成,
   这些200多首词作中词牌120多个,
   大部分是前所未有为柳永自度所创,
   从形式上看柳永的贡献首先在于把不少小令扩展为慢词。
   翻检一下《乐章集》,

   与唐五代词同调名的词作不少,
   但篇幅却长得多,如《定风波》,
   在敦煌曲子词中是六十字的小令,
   柳词“自春来惨绿愁红”已衍为一百字的长调。

   柳永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作家,
   他精通音律又熟悉民间新曲,
   科场失意宦途坎坷,
   使柳永以毕生的精力从事词的创作,
   他对宋词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后来改名永才在景祜元年(1034)考中进士,
   做过睦州推官,
   定海晓峰盐场盐官、余杭县令、屯田员外郎等小官。

   词从晚唐以来主要作为娱宾遣兴的工具,
   其内容总不出男欢女爱离别相思。
   北宋前期词坛文人填词大致承袭唐五代花间词风,
   而以晏殊、欧阳修为盟主,
   与晏、欧几乎同时词坛上异军突起,
   出现了以柳永为代表的“歌者之词”,
   蹊径另辟从词的内容、表现手法到语言风格,
   都令人耳目一新,给文人词输进了新鲜血液。

   尽管柳永难免媚俗但较之欧阳修,
   晏殊等婉约派他才是更直接,
   更坦率也更接近百姓。
   原先很有钱的家伙偏偏得罪皇帝自称“奉旨填词”
   逍遥人间戏烟花:“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一生没有成家,却有很多女人为他迷痴,
   死后还是风尘女子们为他作的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阳光妥妥  > 【历史典故】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一场寂寞凭谁诉.叹柳永》
日志《柳永:一个被妓女争相祭奠的歌手》
柳七凭《望海潮》成功晋见状元孙何
解读柳永词中的“寒林衰荷”
妓都不让嫖,则寒窗苦读又是为了甚?
未曾读过柳永,不足以说爱过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