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鸿hóng鹄hào?念错字真没什么好焦虑的

    这两天“鸿鹄”火了,本是hóng hú志,被人念成了hóng hào。

    于是,作为吃瓜群众的古典君自然而然地围观了一场辩论。

    有人觉得汉字博大精深,《康熙字典》收字近5万,《汉语大字典》收字6万多,大家都有机会念错,不算什么。

    有人觉得九年义务教育应该都会读的字,被一个大学校长念错,实在不应该。

    基于网络上的腥风血雨,当事人及时发了道歉声明,承认自己的不足,并督促广大网友:

    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其实要我说呀,要求不能念错字网友们,实在太严格了。当你目光放得足够长远,你会发现,标准读法?有时真的是不存在的。

    记得之前有一则新闻,台湾重编的“国语辞典修订本”中,“尴尬”的读音念成“jian jie ”(“监介”)。

    当时网友还嘲笑台湾同胞念字念半边。

    但其实汉字发展史上,这种事多了去了。

    确 凿 

    上学时老师还专门划过重点,读zuò。

    现在再去查,统一成quèzáo了。

    想当年因这字扣过分,找谁说理去?

    麻疹

    曾经觉得很遥远,现在深受其扰的词。

    记得当初去药店买药时,虽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流星雨里“楚雨荨”(xún)音,但还是恍恍忽忽记得小时候长辈们说过(qián)麻疹。

    结果跟药店的小姐姐们说是(qián)麻疹,小姐姐们还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只能叹时代变化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怎么躲,都免不了让自己成为文盲。

    小时候看古装剧,还都是tiě jì。

    外族的残暴,我方的威武,只是念念都有一种金戈铁马的感觉。

    近几年再看古装剧,都已经念成tiěqí了。

    新版新华字典里这个字更昌只有qí 一个读音

    我心爱的骠骑( jì)将军,感觉再也没有少年将军的意气风发了。

    记得还有一次,网友们和一主播怼起来。

    就因为主播在节目中把六安读成了六(liù)安。

    当地人祖祖辈辈念的都是六(lù)安,自然听了很不自在。

    双方各执一词,一直读六(lù)安的人,坚持自古六安就读(lù)。

    主播自然也有自己的理由:字典上这个字只有(liù)这个音。

    争执到最后,怎么说都行。

    而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比如:

    说服,改念shuō服,不读shuì服了。

    宁姓,没有nìng音了,可以大胆读níng了。

    箪食壶浆,不要担心念不对dān sì hú jiāng了,可以放心读dān shí hú jiāng。

    纪晓岚的纪,从原先的jǐ,终于顺应潮流变成了jì了。

    ……

    只要读错的人多了,“将错就错”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黄埔军校的埔。

    埔这个字,是个多音字,一个是(pǔ),专用于了“黄埔”。

    其它时候都读(bù),比如广东大埔县、香港大埔区、广西大埔镇等,当地人念也是(bù)。

    同在粤语区,怎么会有这么个个例呢?

    问题其实就出在老蒋和他的部下身上。

    当年黄埔是个很小的地方,虽然没几户人家,但他们都读(bù)。

    后来这里建了军校,老蒋和他的部下这些人多来自江浙,混过上海滩和黄浦江也很熟。

    埔(bù)这个字除了广东福建这些东南沿海地区,其他地方基本就没出现过。老蒋他们见它和黄浦江的浦挺像,就念了(pǔ),大家也跟风念了。

    后来黄埔军校名扬天下,(pǔ)的发音上了字典,这个字也自此成了多音字。

    黄埔军校毕业证书

    所以你看,读错字也没什么大不了,哪天“ hào”会不会被广泛使用,或是念“ hào”也成一种佳话,谁又知道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古典书城  > 知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字典中 牚 字的解释
平讲平说:从北大校长读错字说起...
有错就改||段世东
五年级语文下册期末复习——查字典、阅读、易错字、形近字、同音字(题型全面)
50个高频易错字,帮你纠正日常发音
汉字探究:“王”字旁该怎样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