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心理|结束社交焦虑
人多的场合
我会说一些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讲的笑话
有人笑了我会觉得好过一点
有时候运气比较差,没有人笑
我就感觉更糟糕

网络带给我们丰富的世界,也带来知识。我们已经进入这样一个时代,生病了不会先考虑去医院,而是要去网上看一看,有什么病是符合我的症状的,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什么已经被印证的有效的方法。我越来越多地会在工作中听到来访者这样讲:我知道啦我就是有人格障碍的,我这种人很难搞;我查到了很多针对我这样的人际焦虑的人该怎么办的方法,可是好像很难执行唉;哎老师,你说,你跟我工作会不会特别辛苦,你要是特别辛苦的话是不是证明我病的很重,我看网上都是这么说的……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这也许就是我们决定要开办一个公众号的原因。尽管很多问题,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唯一对的答案,但是我希望可以和你一起来探讨,如何去理解,以及可以怎么办。这周想要分享的,是社交焦虑。关于这个名词,现在网络上也很流行了。作为众多心理困难的一员,它受到了很多的关注和热议。这大概是因为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经体验过它的滋味。如何舒适从容地在人群里做自己,对于有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生的谜题。

不知道各位看官你们生活里有没有这样的一类人,他们好喜欢讲笑话。其实很多时候明明没有那么好笑……最后的结果常常会是这样:要么大家都不笑,讲的人很尴尬;或者是大家为了表示捧场努力的哈哈哈,每个人的颊肌很尴尬。然而放下尴尬,往内心里去瞧一瞧,很多时候,这样努力的讲笑话的人,也许心里正在受着社交焦虑的煎熬。讲笑话(做鬼脸,出洋相,搞怪….)成为缓解这种焦虑的方式。在小盆友来访者身上这个是最常见的。有社交焦虑的娃娃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搞怪。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点。如果有人看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定会记得松子那个招牌的鬼脸。

不用搞笑,可以舒适自在做自己的松子是这样的:


开始不安,试图搞怪让对面的人能展露笑容的松子是这样的:

尽管出丑,尽管需要很大努力,只要能让身边的人展露欢颜,也许一切都值得。

然而孩童天真的应对,到了成年之后就变成了尴尬。无以伦比的尴尬。不但不能缓解这种焦虑,反而会让人敬而远之,更加不安。变得滑稽只是应对方式的一种,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应对社交焦虑的小对策。有人会走到哪里都给自己找一个伴儿,不用面对独立于群的尴尬;有人会回避掉需要当众讲话表达观点的场合;有人会给自己找一个小减压阀儿(小手绢啦,戒指啦),觉得焦躁不安的时候就反复摩挲,帮自己镇定。等等不一而论。

可身处于人的社会,再怎么躲,我们也还是免不了要应对躲不掉的时刻。想要不再这样焦躁不安小心肝乱跳,要先来看一看,社交焦虑这个好朋友,是怎么找上咱家门的呢。

具体来说,社交焦虑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源自于心理冲突层面的社交焦虑。这种社交焦虑的产生通常是因为个人在与他人交往时存在着一些无法解决的内心冲突,比如说某大学生一方面很想得到一个好的人际关系,但是另一方面又会担心由于自己的出身背景等方面因素,也许难以真正融入这个新的群体,找不到归属的感觉。

另一个层面则是源自于人格层面的社交焦虑。这种焦虑是从人的欠缺感衍生出来的。由于成长环境的不同,有的人有一些必需的在社交场合需要的能力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比如说安全感。尽管周围的朋友很多,大家也很喜欢自己,但是自己总是隐约觉得大家会针对我,抛弃我,嫌弃我。也许这是因为我不可爱不可靠不有趣不值得被好好对待。

这两种层面的社交焦虑并非单独出现,多数情况下它们是重叠型出现的。应对这两个层面的社交焦虑,我们需要进行的发展和修复工作也不一样。简而言之,对于第一个层面的社交焦虑,我们要做的是内观(insight)的工作;而面对第二个层面的社交焦虑,我们则需要做一些重建(restore)的工作。
首先来说说内观(insight),一般会包括三部分内容。
情绪重构
社交焦虑归根到底是一种焦虑情绪,它会直观地被体验为对某些事情的担心和害怕。这些焦虑的情绪像沙袋一样沉沉的坠在人的心里。某飞人已经用实际结果证明,你不能指望一个瘸腿的人赢得比赛,与人相处也是如此。我们首先要尝试暂时找一个空间卸下这些沉重的负担,不让它压在我们的心里。简单的说就是倾诉。用言语将你的焦虑具体化,通过沟通为你的焦虑找一些支持,并把它分担出去。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多的空间和内在能量去尝试重新体会这些焦虑,并且改变这些焦虑在我们心中的体验。
理解自我
第一层面的社交焦虑通常是由于内心冲突引起的,简单的说就是我们认同和习惯的社交模式或者社交方法,不再能够应对实际的交往,因此产生了纠结和痛苦。
举个简单的例子。'妈妈爸爸从小就跟我说只要学习成绩优秀,有社会地位,自然就会有很多朋友。但是我现在学习成绩如此之好,为什么跟同学之间的交往还是那么费劲差劲啊!我真不觉得他们打的那个英雄联盟的游戏有意思,什么德玛西亚之力、德邦总管、暴走萝莉、邪恶小法师之类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啊!(喂喂,你对这游戏还真是门清啊)真的好幼稚。'
这段话来自于我反复用来举例的假想来访者小A。可以看出来小A的社交焦虑产生于这样的内心冲突:一方面他希望和别人建立起良好的伙伴关系,但另一方面他所擅长的交往方式不太管用,同时又无法认同其他同学的交往方式。
这只是一个例子,而真正的社交焦虑内心冲突有很多种可能性。
弗洛伊德认为,每一个内心冲突都隐藏着个人深深的内疚感和羞耻感。所以想要化解社交焦虑,我们要先来理解自己关于这个焦虑的内心冲突。尝试去回顾、探讨这个冲突是如何产生、建立起来的,体会隐藏在其中的内疚和羞耻感。继续回到小A的例子中去。TA可能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和同院的小伙伴一起玩耍,可每次玩完回家,妈妈和爸爸都会冷嘲热讽自己和那些小伙伴的玩耍是不正经的事情,应该多花时间在学习(正事)上。慢慢的小A就不敢再毫不顾忌地跟小伙伴玩耍了,即便是一起玩也会很注意看时间,不要太久。一提到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小A就会觉得很羞愧。久而久之,TA发展出了这样的个人理念:'只有好好学习才能交到朋友'、'瞎玩胡闹的朋友都是狐朋狗友'。
当我们能理解自己的冲突来源时,就能慢慢将隐藏其中、刺痛我们的内疚和羞耻感转变为一段可以不那么难过的正常记忆。就好比是一个人理解了原先束缚自己枷锁的锁芯原理后,自然就不会再认为这个锁是如此的牢不可破,甚至可以尝试打开这把锁,让自己重获自由。
整合探索
经历了前两部分的工作,人已经可以获得足够的情感空间,并理解到底'我的焦虑'是怎么来的。之后的工作是尝试学习探索新的解决途径和方式,发展出新的应对,比如:'和周围的人谈谈我的焦虑,看看他们是怎么看的';'关于这个焦虑,尝试直接和让我焦虑的对象说出我的感受和想法,看看是否有新的转机';'能不能在焦虑的时候为自己找到更多的支持,去哪里找';或者是'我焦虑的事情也许根本不会发生/发生的概率有多少?'等等。
整合和探索很重要,但是发生的时机更重要。这个工作点是要排在前两个问题之后的。因为焦虑首先是一个情绪问题,而后是一个心理困境,最后才是一个行为/感受改变。如果我们颠倒这个顺序,那就好像是对一个被欺负了的孩子说“你一定是招惹了对方才会被欺负”。这话或许没错,但是在理解他为什么会去招惹对方之前就这么说的话,除了让这个孩子对你彻底失望之外,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和进展。相反,如果你能做到:先理解安抚他被欺负的委屈,然后和他一起看看到底自己做了什么让对方欺负自己,最后再讨论一下,下次被欺负时你该做些什么新的尝试去保护自己。经过这样的过程,这个孩子会获得真正的成长。
再来说说重建(restore)。这个层面我们需要做四个部分的工作,分别是情绪重构、自我理解、关系体验和整合探索。
其中情绪重构、自我理解和整合探索的工作和内观(insight)所需要做的工作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我们需要更多释放、理解和整合的不再是内心冲突,而是那些我们内心缺少或者发展不足够的那部分人格能力。比如说经常体验到的被抛弃感,挥之不去的自卑感,总是很轻易就觉得被针对等等。
这里要重点说明的是那个多出来的第三个方面的工作 - 关系体验。这个层面的焦虑主要来源于我们发展欠缺的那部分能力,比如说自信、安全感、稳定感等。这些能力大部分都与早年成长经历中的关系体验缺失有关。人永远无法相信那些自己没体验过的经验。哪怕是被压了500年后走上西天取经道路的孙悟空,也依然不会相信太上老君不坑人(因为他没少被太上老君坑过,@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因此,想要让自己摆脱这层面的社交焦虑,我们就要尝试在新的关系中创造机会、让自己更多地体验到这些缺少的经验。比方说,对于不太自信的人,在生活中可以试试看去问那些喜欢你的对象,看看他们到底喜欢你什么地方,去体会那种被信任被喜爱的感觉。当我们体验到之后,才能让自己找到真实的改变方向,进行第四部分整合探索的工作。

最后我想谈谈'接纳自己'。自我接纳是一句听上去很美,看上去简单,但做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事。举个例子,来访者小C是个特别优秀的大学生,此生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来自于一个饱受地图炮所害的农村地区。从小到大他的农村生活习惯让他受尽了城市孩子的白眼。每次见面TA都不停的和我说,自己应该'接纳自己'农村人的身份,不再因某些人的歧视和讽刺而愤怒。可这种程度的'接纳自己'怎么听都像是一种自我牺牲。难道农村人就不能交朋友了?农村人就不能凭借自己的努力上好大学找好工作了?为什么同样是咬牙努力的人,他就要因为暂时性的缺失忍受不一样的对待?听起来还蛮没有道理的。接纳自己不是一种无声的忍耐或者是自我牺牲,而是一种能够客观地看待自己,并从这种客观的看待出发,解决现实问题,表达自己的需要。不卑不亢,与人与己。

继续以小C为例,真正的自我接纳也许会是这样的:我接纳自己的出身,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羞耻的。我不觉得我跟别人因为这一点有什么不一样。我能够积极地客观审视自己的问题并做出调整,同时我也能从容自如地对歧视我的人言出不逊的人合理表达我的愤怒。

有时候也许我们就是要接纳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群中的演说家,不是一个天生的sales。长袖善舞不是我的菜,我更愿意与一个人相对,巴山夜雨,好好相处。平静的,从容的。这样,也许你也就找到了属于你的inner peace。不骄不躁,不离不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魚悦的图书馆  > 实用资料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你的焦虑,来自于内心隐秘的羞耻和愧疚
强迫症与社交恐惧的本质区别
心理学如何对付强迫症
千老师和看心老师谈神经症康复的关键
移情和反移情 内心敏感的人该如何保护自己?
内向者优势(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