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人用尿来洗衣服?行军打仗时衣服该怎么洗?

2016-12-13

行军打仗海上漂,衣服该怎么洗?



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对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之间的甲午海战不会陌生,北洋水师的落败在后世看来是必然的,其中一个佐证便是流传甚广的定远舰在战争前访问日本,水兵“主炮晾衣”被东乡平八郎看见,断定北洋水师战斗力差。经过对照史实和军舰实物,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主炮晾衣”是一个肇始于疯狂吹捧东乡的日本军官小笠原长生,又经国内田汉、唐德刚等文人学者渲染而成的一个讹传。

 


▲这管子如何晾得了衣服?

 

这个段子能在国内长时间流传,除了“恨铁不成钢”的心理外,还因为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海军并不熟悉,容易以今度古想当然。实际上无论是哪国海军,都不大可能脑残到把衣物往主炮上晾,大家只需要搜一些当时的军舰照片即可一目了然,至于定远舰,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美国炮舰Miantonomoh号

 


▲俄罗斯海军“留里克”(Rurik)号巡洋舰

 

当然,也有人会觉得即使没在主炮上晾,晾在甲板上也显得很杂乱,同样是纪律涣散的表现。这种认识其实也不对,在甲午战争那个年代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各国海军把衣物往外晾都是很常见的现象,军舰无论大小,通常的做法就是洗好的衣服固定在旗绳上,然后像“满旗”那样悬挂起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万国旗”一般,蔚为壮观。

 


▲德国巡洋舰奥尔加号(Olga)

 


▲日本联合舰队“松岛”号一样是各种“开挂”

 

虽然内衣外套床单密密麻麻挂满军舰的确显得不那么雅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海上潮湿,如果晾在船舱内就别想有干衣服穿了,关于这一点,居住在南方潮湿地带的童鞋们肯定是深有体会。其实自古以来在军舰上洗衣服晾衣服就是一个挺困难的事情,船上的淡水非常宝贵,要首先满足船员的生存,至于衣服干不干净,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古代的水手大多是洗不了澡的,衣服可能会带几件干净的备用,靠岸靠港时可以补充淡水,上岸洗洗换衣服,但在海上洗衣服就不要想了,所以在古代乃至近代的海船或战舰上,一定是飘荡着非常酸爽的气味。

 



直到出现了蒸汽动力后,水手们才慢慢能在海上洗澡洗衣服了,淡水依然宝贵,因为机器也是要用水的,只是由于操纵同样吨位的船只不需要风帆时代那么多人了,所以人均可支配的淡水会多一些。但是像上图那样洗个痛快的情况并不多见,因为那是在一艘补给舰上(30年代的英国海军“夜莺号” HMSPhilomel)。在体量更小,补给有限,空间逼仄的潜艇中,洗澡和洗衣服基本上也不要想了,再加上空间完全密闭,那个滋味可想而知——你可以试试每天跑个两三公里,一个月不洗澡不换衣服……。

 



至于洗衣服的办法,在二战之前各国基本上是手洗(肥皂、碱、洗衣粉)。到了四十年代,开始用上了洗衣机。二战时期日本海军的主力舰上配有专门的洗衣人员,还有大型洗衣机、干衣机和熨烫室。不过,这只是军官才能享受的待遇,士兵就只能自己动手了,一般是统一在每周二和周五的早饭后,把衣服抱到甲板上集合,军官下令后才统一开洗。洗完后还听口令统一把衣服晾在舰首甲板处已经拴好的晾衣绳上,收衣时也同样要集合听命令统一行动。

 


▲四十年代的英国军舰开始用上

了洗衣机,看上去还是滚桶的

 





二战之前的美国海军还是更愿意回到陆地上洗衣服,好处是用水不受限制。军官可以把脏衣服送到洗衣房,士兵们就是自己手洗了,洗完了统一晾在营区,看上去还是蛮整齐的,而且还有哨兵持枪看守,估计也不是为了防贼,而是为了表示对服装的重视,毕竟海军还是一个在着装上更为讲究的军种。

 


▲中国海军长春舰每天能淡化海水40多吨,

实现24小时不间断供应热水

 

在现代军舰上,由于存水更加充足,再加上科技进步,海水淡化设备普及,昔日困扰海上生活的淡水问题基本得以解决,不仅可以保证饮用,长期在海上生活的舰员还能洗上澡,清洗衣物也不再是难题。

 



以美国海军为例,军舰上会有专门负责洗衣的班组,主要工具是大型滚桶洗衣机,军官或士兵在洗衣清单上写明衣服的数量和种类,然后把所要洗的衣物连同洗衣袋一起交给洗衣房即可(军官和士兵分别在每周的两个不同日子上交),洗涤、消毒、清洗、烘干、缝补、熨烫一条龙服务,保证所有人都能穿上干净平整的服装。不过,这么多几乎一模一样的军服,怎么分清谁是谁的呢?其实,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是常服还是作战服上都会有姓名牌的原因。

 



同样,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上配备有宽敞的洗衣房,女兵还有自己专用的洗衣机和烘干机。

 



052D驱逐舰上的洗衣房没有辽宁号那么气派,但也足够全舰官兵使用了,洗好的衣服挂在专门的烘干间里,为防止衣服被拿错,短袖上都印上了号码。所以现代军舰上基本不大可能看到拉绳晾晒,衣物飘飘的现象了。不过被褥这类比较大而又不经常清洗的东西还是可能在某些时候被拿出来晒一晒,但这也不能被看作是“松懈”的表现。

 

相比于形象高大上,要充当国家门面的海军,陆军往往就土鳖多了,海军不能大炮晾衣,在地面上摸爬滚打的老陆可不管这么多,不往炮管上晾裤衩就不错了,搭几件衣服还叫事吗?

 



想想也是,在陆地上吃灰裹土,走到哪里算哪里的陆军在形象上确实也没必要有那么多讲究。不过说到洗衣服这个事,大家可能会想到一个问题——从古到今的军队是怎么解决这个事情的?

 



古代没今天的肥皂、洗衣粉、洗衣液这些的洗涤用品,但古人自有办法,最原始的招数就是机械除污,也就是把衣物湿透,然后用持棒猛击,靠打击使水流动,以冲击力清除掉污渍。渔船上水手也曾有过这种方法——把衣服装进网兜,用绳子系住,放进螺旋桨激起的尾流中,过一段时间再拉起来,用淡水漂洗掉海水后就干净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种办法无需化学物质,绿色环保,简单粗暴,东西方都不约而同的发明并使用过,直到今天还能某些农村地区看到这种天然洗衣法。靠机械力洗衣对付不了油、血、奶之类的污渍,在没有现代化学工业的古代,人们还是能找到天然的“化学产品”来把衣物洗干净。草木灰在肥皂出现之前是一种常用的去油用品,因为其中的主要成分是含有溶于水后呈弱碱性的碳酸钾(K2CO3),东西方的人类都从生活经验中发现了这个事实。除此之外,天然的碳酸钠也可以有同样的用处。

 


▲在现代肥皂大量进入生活前,胰子就是比较好的去污品了,只是由于大多是民间自制,所以质量及外观不一


古代中国人还发明了利用皂荚、猪胰脏来洗衣服的方法,动物的胰脏中含有多种消化酶,可以分解脂肪、蛋白质和淀粉,因此有去污作用,功效类似后来的加酶洗衣粉。但猪胰脏不便使用和保存,于是在魏晋时期出现了“澡豆”——将洗净的猪胰研磨成糊,拌以豆粉和香料干燥而成,大豆中的皂甙和卵磷脂能起到加强洗涤和乳化起泡的作用。到了明清时期,工艺进一步发展为将猪胰、砂糖、天然碳酸钠、猪油和香料研磨混合,加热到40℃压制成型,这就是“胰子”,其中的猪油被脂肪酶部分地分解成了脂肪酸,进而被碳酸钠皂化成了真正的脂肪酸皂,这已经比较接近于现代肥皂了。


 



古罗马时期用来洗衣服的东西之一可能大家想不到,竟然是尿——工人们会把衣服装在灌满尿液的盆中,然后在上面踩。这种奇葩的洗衣招数并非没有道理,尿中含氨,与空气发生反应形成的氨水能起到漂白作用,可以洗掉衣物上的污渍,由于用尿成了一个产业,罗马甚至为此而征税。不过,要达到漂白的效果,事先还得将尿液静置几周,以使氨水达一定浓度。这个过程自然是臭不可闻,但直到英国都铎王朝时期,都还在用这种方法来漂白,虽然有用,但实在是太恶心了。假如你不小心穿越回到罗马时代,跻身于壮观的军团之中,一定会被不可描述的气息放倒……。

 

在中国古代军队中,洗衣服这种活多数是由妇女来完成的,那些随军的洗衣妇基本上来源于罪犯的家属,她们不仅要负责洗衣做饭这些杂役,同时往往还要充作营妓,战争时还经常会沦为双方的泄忿对象,命运往往是非常悲惨的,历史上的其它各国军队中也多少会出现类似现象。到了近现代,随着人类社会日渐文明,虽然为军队提供后勤服务的女性仍然存在,但把随军妇女视为奴隶的现象已经渐渐消失了(鬼子除外)。

 


▲南北战争中的女工,她们主要的

任务是洗衣服,干这个活并不轻松

 

以美国南北战争为例,在联邦军队中,就有不少随军女工,通常一个连队配备4名,根据美国在1802年通过的一项法案,这些女工拥有军事人员的身份,跟士兵一样能得到食物配给,这是一种进步的象征。

 


▲自制的肥皂,简陋的洗衣条件

 

虽然身份有保障,但实际条件还是很艰苦,她们往往要挤在简陋的临时棚屋里,冬天要在房屋周围堆上稻草来保温,需要自备水壶、斧头、水桶和洗衣板,从附近的山泉、湖或河流中打水洗衣,通常还得用木灰和猪油自制肥皂(跟中国传统工艺差不多),有条件时也能购买到成品肥皂(宝洁公司就是在南北战争中靠给军队提供肥皂和蜡烛而大赚发家),洗衣的费用也会因为肥皂的成本而不同,通常的价格是50美分可以洗两件衬衫 + 两条内裤 +两双袜子。

 


▲在关于南北战争的历史重演中,

由现代人还原的随军洗衣女工

 

她们还得自己砍柴升火,因为热水洗衣的效果会更好,但需要十分小心,如果手被弄出了伤口,在经常要接触水的情况下,依当时的医疗条件,很可能会因感染而死。通常一名洗衣女工要负担为二十多名士兵洗衣的任务,靠纯手洗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不过她们挣的并不算少,每月大概有40美元的收入,而当时一名士兵的薪金大约为13美元。



 

由于跟军人们长期相处,难免会日久生情,所以有的洗衣女工会嫁给士兵或军官,直接变成军属了。除了洗衣这项主业以外,她们有时还要兼任接生婆、护士甚至厨师的角色。有些士兵因为不愿意支付洗衣的费用,就自己动手解决,或者因为受伤、患病而不能操练战斗的人也会选择为战友洗衣服来挣钱(前提是得能动弹),这样一来他们就成了“洗衣男工”。

 


▲最早的洗衣机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一战中英军的流动洗衣房

 

从南北战争到一战这一时间段中,洗衣机已经被发明了。在一战时期,为了给参战军人提供相对卫生的条件,协约国一方首先出现了野战洗衣房,由两个单元组成,一台车装载洗衣机,另一台车则用蒸汽机发电提供能源,这种想法挺好,但因为糟糕的运输条件以及参战人数实在太多,前线的士兵几乎享受不到这种洗衣服务,猫在战壕中的士兵们基本上就是一身衣服穿到死或坚持到轮换休整为止,卫生保证不了的结果就是超过90%的人患有各种疾病。

 



在二战中,美军吸取了一战的教训,将洗衣设备设计得更为轻便,甚至可用飞机运送到前线,使美国大兵们尽可能有换洗衣服的机会。

 



当然,条件不便时,大兵们也只好自己动手了。当撤到后方休整时,美军的妇女志愿队也会承担起这个任务,算是继承了南北战争时洗衣女工的传统。


 

越南战争时期的美国大兵又回到了手洗模式,大概是因为实在太热,换得勤,已经等不及后勤单位来洗了,索性自己解决——没桶怎么办?拿弹药箱顶上……。

 


▲美军的野战洗衣房

 


▲俄军的野战洗衣房,

看上去的确更糙一些

 

到了现代,野战洗衣装备已经普及于各国军队,成为后勤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发达国家均拥有自己的野战洗衣设施,这也是保证卫生的重要环节。在一向强调艰苦奋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不少部队在营区内还是通过普通洗衣机或手洗解决,在野战条件下,类似下面这种情况可能是经常会出现的——

 



不过这种情况也正好转,解放军目前也装备了野战洗衣车,虽然尚不普及,但总是开始重视这件事了。

 



当然,也不只光是配备上洗衣机或洗衣房就完了,实际上要把洗衣服这件事做好,除了要有野战洗衣房之类的设备外,平时也是需要有一套流程的,来看看瑞士军队的洗衣过程就知道了。



 

在现代军队中,需要洗涤的对象并不只是军装,还包括军毯、帐篷和睡袋等等。首先由分捡员将运来的脏衣物进行分类和登记,然后分别装进洗衣袋,塞进巨大的洗衣机中,同时也进行消毒,洗好的衣物要进行烘干,然后全部悬挂起来进行人工检视,如果发现破损要进行缝补,最后再由机器打包运回部队,这个时候,军服上的姓名牌就再次发挥了作用。应该讲,专业高效的洗衣服务可以使一线部队更加专注于训练和战斗,同时也保障了卫生,是提高战斗力的重要保证。

 



最后再来讲一个小故事——早期移民美洲的华人为了在那片人生地不熟的大陆上讨生活,除了开餐馆外,也有很多人从事洗衣这一门槛比较低的职业。由于干这一行的华人很多,有的还世代家传,以至于美国人形成了对华人的固有印象——不是厨师就是洗衣工。在朝鲜战争爆发后,当美军向北推进时,麦克阿瑟曾无不傲慢的向部下强调:“不要让那帮洗衣工挡住了你们!”当然,后面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了,中国人并不是只会洗衣服,有时也可以是会吃肉的兔子。

 

参考资料

 中华网军事

 搜狐公众平台

 PETTICOATS& PISTOLS

 www.about.com

 凤凰号男人装

 观察者网

 果壳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at1208  > 世界军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你真的会用洗衣机吗?12大洗衣误区,你犯过几个?
【生活】你真的会用洗衣机吗?12大洗衣误区,你犯过几个?
6元一桶自助洗衣店有"钱景" 选址在外来人口集聚地
只用一面墙,还你一个超赞的洗衣房
12大洗衣误区+波轮及滚动式洗衣机清洗方法(图解)
可卖萌可收纳的百变洗衣房,不是土豪也能有!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