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美国和德国也拼得你死我活

阅0转02017-11-13

NO.315 - 二战海报
作者:葛澄
编辑:Q先森  /  出品:冷热军事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全世界的巨大影响不仅限于政治和军事层面,交战国的每个普通人,甚至老人孩子都不由自主卷入其中,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深入人心的战争宣传。
战争宣传不同于一般的宣传,是各参战国为了赢得战争胜利而散布的信息,这类信息本质上自然带有鲜明的导向性。
各国对宣传的重视,也催生出各种各样的宣传手段。其中海报这一形式由于具备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配上简单粗暴,极具煽动性的语言,被广泛应用。各国印制的战争宣传海报都以数十万计,散布在城市和乡村的各个角落——街角、商店、火车站、路灯杆上。
▲ 二战美军
生动鲜活的影像通过海报不断轰炸着每个普通人的视觉神经,激起爱国、憎恨、信心等强烈情绪,将人们从心理上连结在一起,直接做出对战争有利的行为。美国这个宣传大国参战后,将二战的宣传艺术,尤其是战争海报推向登峰造极的高度。
总的来说,二战中的战争宣传试图在三个大层面影响民众:
1. 我们为何而战?这是上层建筑范畴,直接决定了人们以什么样的激情支持和投入战斗;
2. 憎恨我们的敌人。有意思的是,各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和政治需要,对敌人的丑化策略不同;
3. 保持士气,全民动员。通过激发适当的情绪和思考,调动民众行动起来,具体如参军、购买债券,节省物资等。
▲ 二战德军
二战中的德国和美国制作的宣传海报是颇具代表性的,它们在上述三方面也是各有特色,值得仔细琢磨。
德意志极端民族情绪VS美式解放者的使命感
作为侵略战争的发起方,德国尤其需要通过宣传来体现战争的必要性和正义性。
希特勒和戈培尔都极为重视宣传工作,戈培尔坚定地认为,人民群众是一个需要塑造并且可以塑造和启发的群体,而宣传就是塑造这个群体的最好手段,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重复”会使得谎言也变得令人相信。
纳粹德国大部分宣传材料都由公共启蒙和宣传部制作。这个部门负责审核和批准出版物。战争爆发前,纳粹宣传意在提醒德国人民,国家和民族正面临着犹太人的重大威胁,英法等国的政府时刻试图压制德国发展。
这一系列的宣传活动正好契合了一战之后德国人民的失落和迷茫情绪,被压抑的愤怒和仇恨找到了出口。
先看几张战争爆发前的纳粹德国海报。
▲ “不解决犹太人问题,就无法拯救人类”
除了高举排犹主义大旗,纳粹的民族主义牌还包括:不断提醒着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德裔与德国的血缘关系至高无上,远远高于他们对目前所居住的国家的忠诚。
由此可见,在大战爆发前,纳粹宣传机构已经在刻意渲染种族、国家之间的对立情绪,也为后来的全球性灾难埋下一连串伏笔。
战争爆发后,随着德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纳粹宣传主旋律从德意志民族的伟大成就转变成了刻画德军的赫赫战功和德军士兵的勇敢坚毅。这个时期的海报上,都是一张张年轻而线条坚硬的脸——纳粹标准下的雅利安特征十足。
▲ 这是一张1941年的1月的海报,下面写着:“前线和祖国:胜利的保证。”
美国的情况就不同了。虽然被日本突袭了,但美国毕竟不是本土作战。要激励年轻人到海外征战,说服大众支持战争,还要靠大手笔的宣传。宣战仅6个月后,美国成立了战争信息办公室,专门负责发布战争宣传。
与德国不同,美式宣传着重渲染战争更高层次的意义,不止是为了胜利,更是为了自由、民主等美国人鼓吹的建国之本,为了全世界而战,也是与全世界并肩作战。
由此出发,美国的战争宣传强调信念,强调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参与的是拯救人类的事业。
▲ “我们为此而战:自由的言论,自由的信仰,没有匮乏,没有恐惧”
▲ “美国人永远为自由而战”
▲ 各国联合起来为自由而战”——强调美国正与全世界并肩作战,既支持了战争的正义性,也鼓舞了士气。
意识形态层面的战争宣传令美国民众感到自己正投入一场伟大的历史事件中,不仅激励着美军前往世界的各个角落去赢得战斗,也令后方民众感到自豪与荣耀。
丑化敌人的不同策略
纳粹的海报中,犹太人几乎就是雅利安美男子的反面:猥琐、奸诈,紧抱钱袋,身材近乎非人类的畸形。这既符合了希特勒的信仰和目标——摧毁犹太人在内的一切不符合完美标准的种族和“亡德之心不死”的敌人,也很容易立刻激发德国民众的厌恶、害怕和仇视。
▲ 1943年,“犹太人是战争的罪人!”
纳粹对美国的丑化就没有对犹太人那么简单套路了。下图这个名为“解放者”的机器怪物,完美地展现了德国人反美情绪的具体内容——道德堕落的美国小姐游行、三K党、枪支与暴力……这个金钱物质至上,缺乏灵魂的怪物正自诩解放者,用恐惧统治世界。
这个多重影射的丑恶形象很容易加剧欧洲人对美国的反感,引发对其“畸形”文化侵略的担心。
美国在战争期间也创造了一系列贬低敌人的海报,有意思的是,他们对德国和日本的丑化方式大有不同。
美国的宣传倾向于将德国民众与纳粹区别开来,对敌人的丑化几乎都集中在希特勒个人和纳粹符号上,同时把德国人民描绘成被蒙蔽和控制,是希特勒和纳粹政权的受害者,也属于他们要去拯救的对象。
在1943年迪斯尼的反纳粹宣传动画“死亡教育:纳粹的养成”中,普通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死神般存在的纳粹所控制,儿童从出生就开始被洗脑,这类宣传令美国人为无辜的德国人民感到悲哀,将罪恶都归于纳粹。
下面这张美国购买战争债券的海报就化身德国普通人的身份呼吁:
▲ “将我们远离邪恶”
美国分别对德日运用不同的宣传策略,这一区别既与纳粹德国的特殊性有关,大概也受到美德之间天然血缘关系的影响。毕竟德裔是构成美国民族最大的群体之一,包括艾森豪威尔和尼米兹等最重要的一些将领就是德国后裔。
相比之下,美国人对日本的感情因素简单得多。最典型的情绪就是海军上将哈尔西那句名言——杀死更多的日本人。因此,与日本人相关的海报就很感性了。
在这些海报中,日本人的形象是脸谱化和概念化的。日本人被描绘得极其劣质、卑鄙、猥琐、野蛮。“在盟军中,日本人也被称为豺狼或者猴子”。
美国人针对日本人制作的海报中将他们视为动物而不是人类,日本人被命名为“黄色混蛋”或者“黄矮猴子”,并在美国各地传播这些夹杂着种族主义情绪的仇恨态度。战争期间美国人还给日本人起了一个带有侮辱性的绰号:Jap。
▲ 这张海报上丑恶的日本人掳走一名白人女性,这种反差使人产生强烈的情感刺激。
再来对比一下美国人对德、对日宣传的同一主题的两张海报。
第一张图中,希特勒承载了纳粹德国的丑恶形象,这张海报要带起的仇恨是有特定目标的——希特勒本人。
而第二张图片中,承载日本军国主义形象的是一名无名无姓的普通士兵,对于日本的仇恨可以说就是不放过每一个日本人——天皇、东条英机、普通士兵、百姓,没差别。
保持士气,全民动员:精神领袖与普通民众
在欧洲多年横冲直撞的纳粹德国,大概比谁都需要维持高昂的士气。但随着犹太人被抓得差不多了,侵略战争渐入困境,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牌不好打了,于是元首作为精神领袖,几乎出现在大部分宣传海报上,即使另有主角,也会强调其对元首的忠诚。
▲ “年轻人为领袖服务”
有意思的是,二战中德国的死敌苏联,在海报宣传的风格上却与德国人非常接近。其高大的领袖形象、高扬的旗帜和坚毅的士兵面庞,简直如出一辙,说不好谁抄袭了谁。
美国更接地气的全方位动员
出于对权威的质疑传统,美国人的宣传风格更平民化,更灵活丰富。他们尤其善于有针对性地调动细分人群的情绪,指导公民以自己的方式为战争做出贡献。
正因如此,美国的二战海报里多是普通士兵和民众,甚至有名有姓,可以找到现实中的原型,却基本看不到罗斯福之类的领袖级人物。
使用普通人而不是领袖作为海报主角,更容易让人们意识到这是我们自己的战争,战争进程和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美国政府对民众日常行动的指导也是前所未有的具体,除了征兵、鼓励生产、吸引妇女进工厂,还有节约粮食,共享汽车,购买战争债券等。
▲ 韦斯勒▪迪奥妮与以她为原型的二战期间美国护理人员招聘海报合影
▲ 这幅宣传节能:“当你独自驾车,你就是与希特勒同行。今天就加入汽车共享俱乐部!”
购买战争债券的海报也属于美国宣传的重头戏,政府雇佣了最好的广告公司,米老鼠等漫画形象也加入了推销队伍。诺曼底登陆当天,芝加哥上空撒下了成千上万的债券广告宣传单。二战期间,共有一半的美国人口购买了共计1850亿美元的债券,动员效果堪称完美。
▲ 为了让战士尽快回家,快买胜利债券。
抗衡飞机大炮的精神武器
当人们着迷于对比交战各国的飞机坦克数量,战略部署指挥时,往往比较容易忽略战争宣传的能量。
然而身处战乱年代的人们,每天从无线电、报纸、电影、海报等方面吸收大量信息,在国家机器狂轰滥炸的宣传下,开始有意识和潜意识地顺着套路去感受和响应号召。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些宣传在二战中确实收效巨大,其对战争进程的影响是史无前例的。
▲ 美军与德军战斗
就德国来说,希特勒等纳粹头目对于宣传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美国更是使出了洪荒之力,在全国范围制造出一种亢奋情绪,令每个民众都自觉自愿地参与到战争中,并且信心十足。
这直接导致了更多的参军人数,更高效的生产力和后勤,美军得到了充分的供给,而本土的美国人民也得到了工作机会,最重要的是,全国上下展现了情绪和行动的一致性。
虽然我们无法量化宣传鼓动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战争结局,却不得不敬畏其能量之巨大。一个国家取得战争胜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为取得战争胜利而使用的手段最终也将在战争进程中得到检验。
来自:cat1208  > 世界军事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左边是纳粹,右边是苏联
他是二战中最大的谎言家,煽动着几千万狂热民众投入万劫不复的战争
宣扬纳粹!外媒称美联社二战时曾沦为希特勒帮凶
纳粹的故事(四):海报
二战德国海报大全(全彩)
反法西斯影片推荐丨战火中的硝烟与人性光芒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