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文在寅为何如此「亲朝」|大象公会

阅0转02018-03-13

一个进步派总统的答卷。


文|徐图之


3 月 9 日,突然传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 5 月份举行高峰会议的消息,一时间让世界为之震惊。


造成这一戏剧性转折的中介,是韩国官方。


正是先前访问朝鲜的韩国特使团向特朗普转达了金正恩的提议,而在特朗普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即时首肯后,也是由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等人在白宫外用英语向媒体公布的消息,白宫发言人只是最后背书确认。


无论接下来的两轮高峰会谈(包括 4 月的韩朝首脑峰会)能取得什么成就,如今的结果对文在寅政府而言都来之不易。


相比新闻背后的国家交锋,中国网民更为津津乐道的是韩国总统此前主动表现的「卑下」姿态。


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是韩朝关系改善的转折点,其间,它夺走了许多原属于东道主韩国的光环,以致外界有「平壤冬奥会」之讥。文在寅不顾外交礼仪的尊卑,在低处看台与高处的「朝鲜公主」金与正握手的「卑躬屈膝」场面,也被媒体抓拍了个正着。



需要为朝鲜牺牲的韩国人不止文在寅一个,韩朝女子冰球联队的组建就意味着原来的冰球队中必须有韩国队员退出,不少韩国青年非常不满这种政治挟持体育、剥夺训练已久的人的参赛机会的安排。韩国保守媒体也批评说,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从海陆空三个渠道入境,已经突破了有关对朝制裁的限制。


▍韩朝女子冰球联队首战失利后,韩国民众受访


毋庸置疑,这类外交姿态均是文在寅政府主动的选择,撇开「朝鲜间谍」的无稽之谈,究竟是什么,让文在寅这位韩国新总统,如此心甘情愿地「亲近」朝鲜呢?


悬在头顶的危机


要理解文在寅的策略,必须从他面临的半岛危机的源头,即朝鲜开发核武器说起。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对朝鲜相当不利:昔日盟国苏联已经解体,中国则进入全面改革开放时代,两国对朝鲜的经济、军事援助大不如前,反倒与韩国建交。


而朝鲜半岛上,韩朝综合国力对比已经逆转。


内外交困之际,朝鲜率先提出朝鲜半岛无核化,因为当时韩国也准备研制核武器,而且美国在韩国布署了战术核武器。


1991 年 12 月 31 日,朝韩签订《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1992 年 1 月,又签订《保障监督协定》,朝鲜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并多次接受其核查。


然而,1993 年 1 月,在结束最后一次核检查后,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朝鲜申报的内容与其抽检结果差别很大,需要在一个月内接受特别核检查。


▍当时讨论焦点之一的朝鲜宁边反应堆


对此,朝鲜的反应是强硬回击,他们在 3 月宣布将在三个月后退出 1985 年加入的《核不扩散条约》,引发了第一次朝核危机。


经过一年多的谈判,美朝两国达成《日内瓦协议》,朝鲜有条件地接受核查,冻结核设施,美国每年援助朝鲜 50 万吨重油。


韩美日三方也建立了合作组织,为朝鲜建设和平开发核能的轻水反应堆。


《日内瓦协议》一度缓和了半岛的对立局势,但美国总统布什上任后,核危机又再度爆发。


事情的缘起是美国情报部门声称掌握了朝鲜偷偷开发核武器的证据,要求对其进行核查,美国国会也据此表示无法继续履行供应重油的协议。


面对美方指责,朝鲜再度强硬回击:承认在巴基斯坦协助下秘密发展核武器的事实,并宣布再次退出《核不扩散条约》。


这一次,谈判僵持了很久,从韩国总统金大中执政时期一直拖到卢武铉时期。


在此期间,朝鲜于 2006 年 10 月首次核试验成功,正式成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红点为朝鲜首次核试验试爆大致地点


此后,无论韩国哪位总统上台,对朝鲜采取什么措施,都免不了朝鲜在其任内试爆核弹。


2017 年 9 月,新任总统文在寅就任三个多月后,朝鲜成功进行了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一次核试验,当量可能超过 10 万吨 TNT,并确认是一枚氢弹。


「亲北但不从北」的进步派继承者


在现代韩国政治史上,有保守、进步两个阵营的分野,民主化以前的历任总统均被视为保守派,而民主化以后,有金大中、卢武铉、文在寅三任总统属于进步阵营。



▍2012 年总统大选投票分布图,韩国政治分野有明显的地域特征,东部岭南地区支持保守派,西部湖南地区支持进步派


在韩国,无论保守还是进步阵营都要求实现朝鲜半岛统一,而除了最早的李承晚,接下来的所有总统都接受和平统一的方案。


然而,具体哪种和平统一,就是两个阵营争辩的焦点。


保守阵营主张强硬政策,鼓吹韩国吸收朝鲜完成统一。


如朴槿惠当政时提出「统一大发论」,宣称朝鲜核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是统一,认为六方会谈实际作用有限,重要的是加强对朝广播心理战等措施,以变促统。


进步阵营则主张稳健政策,并不强调吸收朝鲜,而希望先与之和谐相处,达成和解再谈统一。因此,进步派一直试图与朝鲜接触、对话,并愿意付出一定妥协。


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金大中的「阳光政策」。


作为第一位当上韩国总统的进步派,金大中上任伊始便提出了「包容和共存」的对朝方针,确立了「阳光政策」,积极促进韩朝双方在多方面合作,力图改善南北关系。


对于他的热情,朝鲜的反应却极度冷漠。


这一年,金正日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正大力推进「先军思想」与「强盛大国论」,金大中的「先交流,后统一」被他批作「反民族,反统一」,先是试射大浦洞导弹,次年又发生第一次延坪海战。


直到 2000 年,朝鲜才逐渐重视对韩关系,金大中的「阳光」换得了重要成果:6 月在平壤举行了分裂以来首次首脑会谈。


2003 年,现代集团峨山公司董事长郑梦宪自杀身亡,他曾于 2000 年向朝鲜政府捐献巨额资金,因此遭到独立检察官调查。保守派认为这笔钱与不久后举行的韩朝峰会有关,并讥讽那是「送金外交」。


了解金大中、卢武铉做法的人,很少对今天文在寅的作风感到奇怪。


事实上,金、卢任内对朝鲜付出的妥协,远比文在寅付出的要多。


2002 年,美国开始质疑朝鲜秘密开发核武器后,要求暂停建设轻水反应堆,金大中政府则表示:建设轻水反应堆及经济合作与该核疑惑调査毫不相关,应该继续。


继承其衣钵的卢武铉,在朝鲜首次核试验后,虽严辞谴责,说要变更从前的立场。


却也仍然保留了给朝鲜的粮食和肥料援助、金刚山旅行项目和开城工业区。


▍位于朝鲜东南部的金刚山国际观光特别区


而必须指出的是,文在寅与他的两位前辈已有重大不同:他不再为谈判而谈判,而是将解决朝核问题列为对朝谈判的必选项。


这在十多年前,还是保守阵营的主张。


虽然与朴槿惠政见大异,他也没有全盘推翻前政府的涉朝决定。


最突出的便是保留已经引进的防御系统同时停止新增设备。这一举动既要平息中国的不满也要取得美国的谅解,更需要韩国国内的民意支持,而文在寅通过亲自访美访华外交斡旋,大体解决了问题,展示出非凡的手腕。


亲北但不从北是文在寅的对朝鲜政策基调。


竞选总统期间,他向选民承诺当选后会履行的「大选公约」中,


「和平的朝鲜半岛」一章位置相当靠后。


这一章的三个小节里,「和平统一」又位居末位,


排在「责任国防」「国家利益优先与协力外交」之后。


而「和平统一」第一要务是「一定要解决朝鲜核问题,避免朝鲜半岛发生战争」,


目标是「促进朝鲜中断核活动并完全放弃核」,


具体措施为「活用包括制裁与对话在内的所有手段引导朝鲜非核化」。


为了国家而理性选择


2017 年 7 月,文在寅上任两个月后,在德国提出了对接「大选公约」的「柏林构想」。其基本框架是韩国不会「吸收统一」朝鲜,但在改善南北韩关系的过程中,将对朝鲜采取施压与对话并进政策。


该构想提出四条具体建议:举办离散家属团聚活动、朝鲜组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停止在军事分界线的一切敌对行为和重启南北韩对话。


至今已有两条称得上成功,单从这个角度分析,文在寅对得起那些投票支持他的人。


对于当代韩国,维持南北和平算得上一条政治底线。


主流民意虽然不喜欢朝鲜,却又害怕发生战争。同时,他们也几乎不认为能发生战争,朝核危机以来的 20 多年,虽然战争传言不止一次,但首尔房价并未大跌反而一路上涨,就是这种心理的最好证明。


▍朝鲜对韩军事威胁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首尔火海论」,但据解放军某中将分析,朝鲜射程超过 40 公里的火炮总数只有约 200 门,地形上还很难部署


进步和保守两个阵营在预估朝鲜军事打击能力时或有显著差别,但无论预估结果如何,都不敢轻言战端。


而且一旦有促进和平的转机,无论哪个阵营当政也会紧紧把握,正如前文所述,韩朝双方签署半岛无核化协议时,还是韩国最后一位军人总统卢泰愚当政时期。


因此,哪怕是局势明显恶化,哪怕是理论上代价不大,不到最后时刻,韩国政治家都不会选择先发制人。


2009 年,金泳三对外透露说,克林顿政府曾试图向半岛增兵,趁朝鲜还未掌握核武之前展开军事打击,被他坚决制止。


▍以色列在 1981 年和 2007 年两度先发制人,分别摧毁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核设施,这两次行动为中国军迷津津乐道,在韩国则属于只有极端保守派才会提起的冷知识


而属于进步阵营的文在寅,在维持和平之外,还背负了另一层任务,那就是韩国在半岛危机中应当扮演什么角色。


冷战期间,韩国无奈地选择了美国的保护,并因此出让了部分主权,其中最重要的是由韩美联合军司令部掌握的战时作战指挥权。


加上韩国纳税人需部分承担驻韩美军的费用,美军与居民间又难免摩擦,韩国一直有较强的反美民族情绪。


相比强调韩美同盟的保守派,进步派政治家往往会强调韩国的独立自主地位。


如卢武铉就反对过于依赖美国,推崇「自主国防」,实施「平衡外交」。


文在寅上任以来,韩军也力争在保持韩美协防状态巩固的同时,尽早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所以,这一次作为美朝峰会的中介,是文在寅向自己的支持者交出的又一份满意答卷。


他终于实践了自己提出的朝鲜半岛驾驶员理论,即韩国坐在了主导朝鲜半岛这辆车行驶的司机正位,而不是被动听命于人的副座,更不是容易被忽视的乘客后座。


此外,文在寅也不是没从朝鲜手头获得任何让步,即将到来的第三次韩朝领导人峰会的会谈地点就是一大亮点:它位于板门店军事分界线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


这不仅改变了以往两次只是让韩国领导人去朝鲜平壤会谈的被动局面,而且反客为主,实现了朝鲜战争结束 65 年来朝鲜领导人第一次访问韩国的重大突破。



▍右后侧的建筑即为和平之家


当然,文在寅等人的妥协作风也不是只对朝鲜实施。


当年,卢武铉政府答应美国请求向伊拉克派兵,文在寅在回忆录称这是「痛苦的决定」,尽管他和卢都反对伊拉克战争,「但如果需要为国家争取到更大的利益,派兵也不是不可以。这种思维才能治理国家。


我认为进步、改革阵营如果期待着执掌国政,也应该学着做这样的判断。」


来自:cat1208  > 大象公会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伟哉,金大中!
品味:亚太风云之半岛篇//【品味观天下时事解读】第四十期
新闻分析:两次韩朝首脑会晤背景迥异
文在寅就任后首访选择朝鲜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葛传红:送别金大中 韩政治终结“巨人时代”(时代周报 2009-8-20)
庆祝朝鲜半岛光复70周年 韩朝同时“大赦”:庆祝60周年 韩国朝鲜也曾宣布大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