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婚姻观

2012-11-26

曹操的婚姻观  

                                                                              曹操的婚姻观
          曹操是三国史上出类拔萃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一位伟大的诗人,他所取得的成就,不仅同他才华悟性密切联系在一起,宦官出身的家庭背景,少年时期的放荡不羁,更在他身上留下浓郁的邪气,这股邪气构成他极为复杂的复合性格,既是他翱翔天空的一翼,又是被后人指断脊梁骨的口实。在婚姻观上,依然如此,概莫能外。
       青少年时期很荒唐。
       青少年时代的曹操,不仅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在婚姻上更荒唐的没有底线。人家结婚,曹操约同袁绍乘天黑时候钻进洞房,扛起新娘子就跑。家属发现后,伙众人在后边直追,逃跑中袁绍不幸崴了脚,倒在地上起不来。眼看着人家就要追上,情急中曹操高喊:“袁绍在这儿!”吓得袁绍顾不得脚痛,爬起来又跑。高喊袁绍在这儿是曹操的聪明机智,同赤壁失败后的望梅止渴,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抢夺人家的新婚妻子,已经是无法无天,是官二代有恃无恐的胡作非为。
       已经担当了三军统帅、汉末丞相的曹操,同专制社会的权势者一样,都将性欲无限扩张到极致,喜欢左拥右抱、妻妾成群,据统计,曹操妻妾多至十五人。与众不同的则是,他没有处女情结,妻妾中,更多的是拖儿带女的孀妇,而且见色忘义,不顾大局,典型的例子是杜秦氏。杜秦氏原是吕布部下秦宜禄妻子,秦宜禄奉命出使袁术时,徐州被曹军包围。秦宜禄找到围城的曹军将领关羽,请求关羽在徐州城破时能将妻儿加以保护。此时的关羽,已经追随刘备投降了曹操。能以家小相托付,足见秦宜禄与关羽情谊的非同一般。不意关羽贪恋秦杜氏美貌,立即去见统帅曹操,请求城破后将秦杜氏赏赐自己作妻室。在那时,妇女是作为战利品的,将女俘赏赐部下以至于士兵是小菜一碟,对曹操来说,关羽的要求毫不过分。也是得到秦杜氏欲望过于迫切,在当时这是简单不过的的小事一宗,关羽居然在曹操面前连提了几次。关羽过于迫切的请求,引起曹操的重视,徐州城破后,曹操找来秦杜氏一睹风采,果然是貌若天仙,遂以近水楼台之利,立即截胡留给自己。这件事情让关羽一方面耿耿于怀,一方面又产生畏惧心理,正如史书上所记载的:“羽心不自安”,从而直接导致关羽又追随刘备乘机叛变,并赚杀车胄,夺取了徐州。待到徐州争夺战中关羽被擒,依然发生了关羽在斩颜良后的第二次出走。重色轻友的结果,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宿敌。关羽违背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德古训,曹操利用上家身份截胡部下女人更不顾大局。
       比抢夺秦杜氏更为荒唐的是,曹操在南阳同军阀张绣作战,张绣失败后投降。原本是三军欢呼、普天同庆的胜利,孰料演变成一场至为惨痛的悲剧。原因是曹操被胜利冲昏头脑,耐不住一时寂寞,竟将张绣婶娘收到帐下寻求床第之欢,张绣脸面挂不住,要女人你说话呀,何必如此欺人太甚!投降后的张绣又反叛,直杀得曹军人仰马翻,溃不成军,儿子曹昂、曹修,侄儿曹安民,爱将典韦等都战死在乱军之中,其人马器械损失无算。
       前边的三个例子,仅是曹操婚姻观的一个侧面,只看到这一侧面,要认识比较客观的曹操,无异于瞎子摸象。曹操婚姻观的另一面又让人肃然起敬。
       在说道曹操好色的中,千万别忽略好色者的另一面,即在纳寡妇做妻子的过程中,对拖油瓶的关心爱护令人起敬。秦杜氏嫁给曹操时,带去了儿子秦朗;何进儿媳何尹氏改嫁给曹操,带去了儿子何晏,曹操均将他们收养身边,像亲儿子一样宠爱有加,根本不存在亲疏有别的歧见;还有一点,收养了了这些孩子后,不让改姓,为的是不断其先祖血食,他的心胸够宽广了。
       曹操对儒家男尊女卑,夫为妻纲那一套视为粪土,在男权社会中独树一帜,成为尊重妇女意愿的楷模。他的原配夫人是丁氏,丁氏无出,曹操妾刘夫人早死,儿子曹修与女儿清河公主由丁氏收养。在曹操与张绣南阳之战中,曹修死于乱军之中,丁氏对此难以忘怀,啼哭无度,一直抱怨曹操“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南阳之战先胜后败是曹操的荒唐所致,本来就是大丢人事情,丁氏的哭儿,无疑是对曹操的声讨,恼羞成怒中,曹操将丁氏送回娘家小住,想借此让丁氏调正心境。过一段时间,曹操亲自去接丁氏,丁氏正在家织布,看到曹操后,竟然不起身。曹操抚摸着丁氏肩膀说:“看着我吧,”丁氏不理。曹操无奈地走到门外站立良久,还抱着一线希望地说道:“难道就不能挽回了吗?”丁氏依然不予理睬。看到已经彻底死亡的婚姻,曹操感慨地说道:“真绝情呀!”然后叮咛前岳父,让丁氏改嫁。虽然已经分手了,然而在丁氏去世后,曹操依然将丁氏安葬城南。一直到自己临死之前,曹操依然为废除丁氏心有愧疚,他曾伤感地说道:“我一生做事,唯一感到良心有亏的是对待丁氏。假如死后有灵,儿子曹修要问我,我母亲何在?我拿什么回答他?”
       曹操使用人才时,不论出身,唯才是举,更特别延揽那些不忠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者。在娶妻时候,这一思想贯彻始终,依然淡薄门阀制度,以德容取人。卞氏与曹操结婚时候,曹操二十五岁,担任着顿丘县令;卞氏二十岁,是妓女。战乱其间,男少女多;曹家是名门望族,县令是人们羡慕的职务,不愁娶不到良家妇女。然而曹操偏是看中了这位万人已夫的妓女。丁氏走后,卞氏被扶为正妻;曹操被封为魏王时候,正妻卞氏被封为王后。这在当时以及后世,都是难得一见的事情。以曹操识人慧眼,卞氏当有常人难以具备的品德。
       果然如此,之后事实证明了,卞氏的心胸气度、忠诚识见非同凡响。正妻丁氏在府中时候,一方面因为卞氏的妓女出身,一方面争风吃醋,丁氏对卞氏及其子女不甚待见。丁氏离开后,卞氏成为曹操正妻,她不记前嫌,经常接济难为生计的丁氏,并时不时将丁氏接进府中聊天。丁氏去世,戎马匆忽的曹操并不知情,还是卞氏说给曹操并建议埋葬的丁氏。董卓作乱时,袁术传来曹操已死的凶信,驻扎在洛阳的曹操亲信们欲逃回家乡,卞氏阻止道:“曹君吉凶还不曾证实,今天若逃亡回家,明天他又回来了,有何面目再相见?假如大祸真的临头了,和曹君死在一起,又有何苦恼!”正是她临危劝阻,亲信们才留了下来。当曹丕成为王太子时,左右来向卞氏祝贺,并请求赏赐。卞氏说:“魏王以为曹丕最年长,所以让他做太子。至于我,只能以教导还没有大的差错为荣幸,不敢将此事当做喜庆事赏赐大家。”曹操听到这事后,曾经称赞说:“愤怒时不挂在脸上,高兴时不忘乎所以,这事最难,然而卞氏做到了。”曹丕上台后,挟嫌报复曹洪、曹植,都是卞氏出面干预才使得二人幸免于难。及至后来曹植酒醉后劫持威胁中央派往的使者,已经没有了个人恩怨的曹丕,将此事派人向卞氏说明,卞氏正色道:“没想到他竟然这样!你回去告诉皇帝(曹丕),不能因为我坏了国法。”
       卞氏的深明大义固然值得后世称道,在盛行门阀制度,等级森严的东汉时期,曹操祖父曹腾服侍了四代皇帝,被封为大长秋,费城侯,权倾朝野;生父曹嵩继承费城侯爵位,官至太尉。以这样的门庭地位,不仅敢于娶妓女做妻,之后更将其封为王后,充分说明曹操不以身份地位取人的独到视野。
       最难能可贵的是曹操的临终遗嘱。在几千年的专制社会中,帝王死后,都伴随着野蛮的殉葬制度,即将死者的妻妾杀之殉葬,这一制度一直延续到满清。然而在先于满清的1600多年前,将皇袍当衬衫穿着的曹操,在世时候,曾对妻妾们说道:“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得出嫁,欲令传道我心。”当然,这道命令的背景,是要妻妾们再嫁之后传播自己的功德,不是着眼于妻妾的切身利益。另一方面,政治家都会演戏,曹操所说的是否发至于内心,尚待验证。
       曹操临死时,发了一道让很多正统史学家和政治家百思不得其解的命令,其一是,我的婢女和歌舞艺人都很勤苦。我死之后,把她们安置在铜雀台,好好地对待她们,每月初一、十五两天,从早上到中午向灵帐歌舞。你们要经常登上铜雀台,眺望我的西陵墓田。
       其二是,遗下的熏香,分给各位夫人,不要用来祭祀。各房的人没事可做,可以学着编织丝带和做鞋子卖。在当时,熏香是仅限于贵族使用的奢侈品。《后汉书》作者范晔说,熏香不产于中原,来源于西域贡品,非常珍贵。
       这时候,曹操已经收回了当年让妻妾改嫁的成命,充分说明那个承诺只是个花招,并没有打算兑现。然而他没有让妻妾以及丫鬟歌妓殉葬的的遗嘱,还特别强调:要善待她们,让她们住在铜雀台;虽然也有让她们月初月中向灵帐歌舞的任务,何尝不能将这些任务理解为一种保护措施!既然有了具体任务,曹丕当然不能杀她们了。将熏香之类遗物分配给妻妾,既有节约的成分,又有着对妻妾的无限关爱。一生戎马匆忽的曹操,临死时候,竟然心细如发地顾及妻妾婢女歌妓命运,不能不令人扼腕击掌。
       曹操既是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哥军事家,又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有着平凡人的七情六欲,他的婚姻观,是后世了解曹操的珍贵史料,不可或缺的史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猎人狼  > 牛掰三国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三国探秘:曹操为何独宠出身青楼的卞夫人?
揭秘曹操一生6件未解风流韵事
“登坛品酒”报告(九) 坛主:易中天 “夺嫡之争”?
曹丕究竟干了何事被母亲狂骂:死了连狗鼠都不吃你
雾满拦江:你做什么事,就是什么人!
司马懿的处世智慧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