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罗克韦尔OV-10“野马”观测机

2013-12-04

  许多媒体把菲律宾现役的OV-10 BRONCO“野马”观测机误认为是二战时的P-51,闹出了笑话。其实OV-10的历史始于越战期间,当时美军觉得需要装备一种专用反游击(COIN)轻型飞机,在对比过多种方案后,最后选中了北美罗克韦尔的OV-10“野马”(这里的野马是Bronco,尤指19世纪美国西部的野马。P-51的Mustang则是墨西哥和北美平原的野马)。“野马”在越战的弹着观测、轻型攻击等任务中表现出色,并在美军中一直服役到1991年海湾战争后。一些外国军队和美国国内的政府和民间组织也装备了OV-10,本文将为您讲述这匹西部“野马”的故事。

海湾战争期间美国海军陆战队的OV-10A,翼下挂载了“响尾蛇”空空导弹

历史

  二战中美军曾用民用轻型飞机执行过炮兵校射和近距空中支援任务,并且被证明非常有效。在朝鲜战争中轻型校射机同样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到50年代末,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始研究专门设计一种校射飞机的可行性。陆战队希望该机的购买和运营成本低廉,且在野战机场条件下易于维护和飞行,生存力高,可安装轻型武器,能为直升机编队提供护航。同时美国陆军也在研究类似的武装校射机。

二战时期美国陆军大量使用的史汀生L-5观测机

  1961年肯尼迪政府上台后,武装校射机的概念非常贴合新政府重视突发性短期战争的政策,例如此时正在南越蔓延的战火。武装校射机可作为丛林战反暴乱飞机的良好基础,这种简单廉价的飞机不仅能装备美军,也能装备那些买不起复杂昂贵战机的盟军。肯尼迪的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对通用性有着异乎寻常的狂热,要求三军尽量采购通用装备,以降低采购单价、并简化后勤和训练流程。因此在1963年初他下令组建一个委员会,代表所有军种来制定武装校射/反暴乱飞机的规格。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是许多军事研制项目的杀手,不过并不包括LARA

  麦克纳马拉的装备通用性政策导致了一些武器研发项目的惨败,但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LARA。1963年末委员会颁布了轻型武装侦察机(LARA)的规格,对作战能力和多任务能力提出了高标准要求。LARA规格要求是双座双发构型,能在前进机场起降,正常起飞重量滑跑距离360米,最大速度565千米/时,以80千米为作战半径时可在作战区域滞空1小时,单发失效后也能安全飞行。

专用武装校射机的适用性大大优于O-1/O-2这种改装的民用机

  LARA要安装4挺7.62毫米机枪,共备弹2000发,翼下硬点可挂载1100千克武器。可能的弹药包括炸弹、集束弹药布撒器、火箭巢、重型机炮吊舱、甚至“响尾蛇”空空导弹。LARA还可作为轻型运输机使用,货舱可装载900千克的货物或6名伞兵,或两张担架和一名医务兵。如果上述还不够的话,该机还能从航母上起飞,或者安装浮筒后在水上起降。

  从历史上看,研制这种全能型飞机往往会遭遇困境,并且服役后也不会令人满意。但LARA却不在此例,此规格最终被证明是有远见的。尽管在服役中LARA没有实现上述的所有用途,但正因为设计的灵活性使其可以完成许多设计之外的任务。

其他公司参加LARA的方案,造型各异,共同点就是突出短距起降能力

  美国飞机制造商对LARA项目都很感兴趣,有11家公司响应委员会的请求提交了方案。7家公司的方案——比奇、道格拉斯、通用动力、赫利奥、洛克希德、北美罗克韦尔被选中进入进一步评审。1964年8月罗克韦尔的NA-300方案最终雀屏中选,10月该公司被授予一份研制7架原型机的合同。此时仍有一些竞争者来挑战这一选择,但都被军方一一否决。其中康维尔走得最远,已经制造出一架Model 48“战马”原型机,在布局上与NA-300相似,尽管完成了试飞但没获得订单。

格鲁曼也参加了竞标,他们的G134R基于OV-1“莫霍克”,在很早阶段就出局了

洛克希德的CL-760全尺寸模型

道格拉斯的D-855想象图

最萌的就是固特异的GA-39了,完全是水上飞机布局嘛

中规中矩的比奇PD-183

席勒(Hiller)的LARA也是双尾撑布局

马丁的方案有奇特的倒V尾

康维尔Model 48走得最远,都制造出了原型机

甚至还规划出了民用型

以及运输型

最终北美的NA-300中选,飞机的确看起来也更靠谱

NA-300方案的通用性很强

  1965年7月16日首架NA-300原型机YOV-10A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罗克韦尔工厂首飞,仅仅在合同签署后9个月后。首飞试飞员是罗克韦尔首席试飞员Ed·吉尔斯。该机涂有陆军、空军、陆战队三军标志。到1966年10月7日剩余6架原型机都交付完毕,在深入试飞并进行若干改进后,该机做好了投产准备。1968年初在哥伦布工厂的正式仪式上,首批OV-10A“野马”被交付给陆战队和空军,同年夏天“野马”参战。最终美国海军陆战队获得了114架OV-10A,美国空军获得了157架。

北美先期制造了一架OV-10A全尺寸模型

1965年7月16日首架NA-300原型机YOV-10A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罗克韦尔工厂首飞,试飞员是罗克韦尔首席试飞员Ed·吉尔斯。该机涂有陆军、空军、陆战队三军标志

与原型机相比,OV-10A最大的改动就是加长了翼展

  “野马”观测员后方还有一个货舱,中央机身的尾椎向左打开后人员可在地面触及货舱。货舱容积3.12立方米,可装载1450千克的货物。虽然“野马”很少作为货机使用,但货舱在执行空投任务非常有用,不过此时需要拆除尾椎。

“野马”观测员后方还有一个货舱,中央机身的尾椎向左打开后人员可在地面触及货舱

除了观测任务,OV-10还能空投物资和人员

  该机安装了4挺M60C 7.62毫米机枪,每挺备弹500发。机枪安装在机腹两侧的短翼内,每侧各2挺,M60C是步兵标准M60机枪的改进型号,适合固定机载安装,通过短翼上方的舱门可以很容易地拆除机枪。飞行员座舱内安装了简易瞄准具。此外每侧短翼下方还有两个挂架,机腹有一个中线挂架,每侧外翼段下方还各有一个挂架,共有7个挂架。短翼挂架位置很低,挂载武器很方便。中线挂架是“湿”的,可挂副油箱。最初“野马”挂载一个568升或872升的副油箱,最后1137升副油箱成为标准配备。

内置在短翼中的M60C机枪

OV-10的白天任务武器挂载方案

OV-10的夜间任务武器挂载方案,注意照明弹

  一些资料称机翼挂架也是“湿”挂架,显然是后来改装的结果。机翼挂架可以挂载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用以反直升机任务,挂架有简单的线路通向座舱,用于控制发射并向飞行员的耳机发出导弹引导头的锁定声音。“滴滴”的声音代表导弹已经加电且工作正常,处于待发状态,而长时间的“滴”就代表锁定,飞行员可以发射导弹了。

机翼挂架可以挂载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可用以反直升机任务

  主起落架向后收入尾梁内,前起落架向前收入机鼻,前轮转向角度为左右各55度。起落架非常坚固,主起落架配备了双伸缩避震器总成,允许飞机进行大迎角短距降落,并安装了低压大轮胎以应付粗糙跑道。罗克韦尔还为OV-10A设计了浮筒,可以方便地被改装成水上飞机,但在实际使用中却未见这样做。

  生产型OV-10A与原型机相比有几处不同。YOV-10A没有机枪短翼、翼展也短了1.5米,安装T76-G-6/8发动机,单台功率492千瓦(660轴马力)。后来的原型机增加了机枪短翼,但短翼挂架与中轴线平行。生产型为了保证外挂物的干净分离,改为了下倾式短翼挂架。第7架原型机换装了普惠加拿大公司的PT6A涡桨发动机以评估改型发动机的换装潜力。第10架生产型飞机在两侧垂尾根部增加了背鳍以改善偏航稳定性,早期出厂的飞机也加装了背鳍。

越战中的“野马”

  1968年7月6日陆战队的“野马”在越南首次参加实战。陆战队非常欣赏该机,大量执行校射任务,同时还执行轻型攻击和直升机护航任务。

  到1968年8月美国空军也装备了一小队用于作战评估的“野马”,为大规模装备铺平道路。空军只把“野马”用于校射任务,最大威力武器也就是7管70毫米火箭巢,仅用发烟战斗部火箭标记目标。在越南损失了一架“野马”后,空军下令拆除掉60C机枪,理由是“这样飞行员就不会有逞英雄的举动了”,但机枪迟早都会被再装上,然后某些人又开始鲁莽行动导致被击落,在战争中如此循环不已。不过在战争末期,美国空军也允许“野马”执行有限的攻击任务。

飞行在湄公河三角洲上空的美国空军OV-10A

  因为每名海军陆战队员都认为还击是天赋权利,所以陆战队“野马”没有拆除机枪,实际上陆战队还为“野马”准备了多种武器,例如70毫米火箭巢同时装备有用于标记的发烟火箭和用于攻击的高爆火箭、4管127毫米“祖尼”火箭巢、7.62毫米加特林“迷你炮”吊舱。战争后期陆战队的“野马”通常在每侧短翼下挂载一个“迷你炮”吊舱,在机腹中线挂载一个20毫米机炮吊舱,称之为“超级大炮鸟”。在进行夜战时,“野马”的一个或两个短翼挂架挂6联伞降照明弹。

战争中“野马”的典型挂载是机枪吊舱和火箭巢

  “野马”还参加了“爱斯基摩冰屋”行动,向胡志明小道布设了振动传感器。传感器被设计用来探测卡车车队,并向指挥中心传回无线电数据,指挥中心分析所有传感器传回的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有必要发动空袭。“爱斯基摩冰屋”行动最后失败了,但这个有趣的设计在技术发展后终将会在未来战争中得到了运用。

  1968年末美国海军也对“野马”产生了兴趣,在1969年从陆战队借走一批OV-10A,并组建了VAL-1“黑色小马”中队。从严格意义上说该中队是一个攻击中队,任务是支援美国海军的内河巡逻以及“海豹”特种部队在湄公河的行动。“黑色小马”采用双机编队战术,其中一架挂载一个20毫米机炮吊舱,另一架挂载一个“迷你炮”吊舱,并且两架都挂有火箭巢。

海军VAL-1中队的OV-10A向目标发射火箭

  海军评价“野马”机动灵活,扰流板提供了极佳的滚转速度,但动力不足,在速度低于220千米/时的时候遭遇单发失效后,标准程序只能是立即跳伞。因为“野马”通常在低空作战,所以此时无法通过俯冲来加速。此外OV-10A因为没有座舱空调,在花房式座舱盖下乘员会感到湿热难当。

OV-10A还上过舰,这是1983年陆战队的OV-10A在拿骚号两栖攻击舰上,短距起降能力突出的野马表示这都不是事

野马”改型

OV-10A“铺路钉”

  尽管美国空军对“野马”爱恨交加,可还是对发展一种于夜间/全天候改型的“野马”有足够兴趣,该机将大大改进目标捕获能力。1970年凌-特科姆-沃特航空系统公司把14架“野马”改装成“铺路钉”构型,增加了一套激光测距仪和目标指示器、一部稳像式夜间瞄准具,以及“罗兰”(远距离无线电导航)系统。安装激光目标指示吊舱的OV-10A“铺路钉”可自主投放刚装备的激光制导炸弹。不过空军最后终止了该项目,越战结束后这批飞机改回到OV-10A。

OV-10A“铺路钉”参加了越战后期的战斗,美国空军始终担心该机的生存能力,最终取消了项目

越南上空的OV-10A“铺路钉”,机身下方的目标指示吊舱清晰可见

OV-10D

  海军陆战队对改进“野马”更为积极,他们希望OV-10A能装备新型传感器和重火力,从而在夜间打击敌人。为此陆战队向工业界发出了招标,最后罗克韦尔赢得合同。两架OV-10A被改装为YOV-10D夜间观测炮艇机(NOGS),1970年交付陆战队评估。YOV-10D取消了机枪短翼,在后机身下方安装一座炮塔,内置一门通用电气的M197 20毫米加特林机炮,货舱容纳炮塔系统和弹药。机鼻加长76厘米,在下方安装一座前视红外(FLIR)视频系统转塔。YOV-10D的翼下挂架是“湿”式,可挂379升副油箱,但失去了“响尾蛇”发射能力。

YOV-10D夜间观测炮艇机的特点

厂家宣传广告,强调YOV-10D同时具有反装甲和反直升机能力

YOV-10D机鼻下方的FLIR转塔和机腹炮塔特写,注意新的圆形桨尖螺旋桨

  两架YOV-10D在美国本土完成试飞后,被交给海军“黑色小马”中队在越南进行作战评估。越战中YOV-10D出动超过200架次,证明了自身的杀伤力,有两次甚至粉碎了敌人对孤立前哨基地的进攻。于是陆战队决定投产炮艇机,生产型有以下几点改动:

  1、“野马”一直以来都饱受动力不足的困扰,炮艇机在安装炮塔和FLIR转塔后重量又大幅增加,所以OV-10D生产型换装了单台功率775千瓦(1040轴马力)的盖瑞特T76-G-420/421发动机,驱动复合材料螺旋桨。新型螺旋桨是圆形桨尖而不是方形。但即便更换了大功率发动机,OV-10D也仅仅是增加了速度,其他性能没有改善。

OV-10A的方形桨尖螺旋桨

OV-10D的新螺旋桨除了气动改进外,还提高了寿命

  2、原型机的20毫米炮塔运行良好,但因缺乏资金,生产型没有安装该炮塔,为此恢复了机枪短翼。

  3、OV-10D安装了改进型FLIR转塔,内部增加激光测距仪和目标指示器,炮塔的电气系统安装在货舱内。

OV-10D生产型的机身布置

  4、发动机排气管增加了红外抑制器,基本上就是一个套在排气管外面的金属圆筒,前端引入冷空气与废气混合排出,减小红外辐射,以降低被红外制导导弹锁定的概率。

结构非常简单的红外抑制器

  最后陆战队只把18架OV-10A升级成OV-10D夜间观测系统(NOS),由于取消了炮塔,所以不能称之为炮艇机了。OV-10D的改装始于1978年,1979年末开始交付。

为了节约资金,OV-10D NOS并没有安装炮塔

  进入80年代后陆战队的“野马”继续在一线服役,OV-10A和OV-10D也得到持续改进,改进重点是电子对抗系统。“野马”首先在两个尾梁中段外侧各增加了一个AN/ALE-39箔条/红外干扰弹发射器,每个可容纳30枚箔条或红外干扰弹。之后又增加了一套AN/APR-39雷达告警接收机,然后是一套AN/ALQ-144红外对抗系统(IRCM)。AN/ALQ-144也被称为“热转”干扰机,通过一个旋转快门控制红外辐射的开关来迷惑红外导弹。该设备也被称为“迪斯科灯”,安装在“野马”的机背。

OV-10D机背安装的AN/ALQ-144红外干扰机

OV-10D+

  1985年陆战队决定实施一个更全面的“野马”升级项目,把23架OV-10A和14架OV-10D升级到OV-10D+。升级内容包括机身延寿、升级发动机和FLIR、航电重大升级、安装“玻璃”座舱等,机翼挂架恢复“响尾蛇”布线。经过升级的OV-10D+具备优秀的战术通讯能力。

参加海湾战争的OV-10D+,隶属VMO-2中队,临时刷上了沙漠迷彩

  1990年OV-10D+开始交付,服役时正好赶上海湾战争。陆战队派出的“野马”通过两种途径抵达中东战场,一是从美国起飞进行多站式转场,二是由航母或军舰搭载。拜“野马”的短距起降能力所赐,该机可轻易从航母无弹射滑跑起飞,降落在最终的岸基基地,当然因为没有拦阻钩而无法在航母上降落。海湾战争前陆战队进行了几次“野马”航母起飞的训练,这时果然派上了用场。战争中“野马”被伊拉克红外导弹击落了两架,美国空军因“野马”太脆弱干脆没有派该机参战。

1983年OV-10A在“拿骚”号两栖攻击舰上进行起飞测试

由军舰运输前往海湾的OV-10A/D+

从航母起飞继续前往沙特的OV-10A

  战争结束后陆战队吸取教训继续升级OV-10D+,为其增加一套AN/AAR-7导弹告警系统,并进一步延寿机身以使“野马”服役到21世纪。但是在1994年春,陆战队因预算问题最终放弃了OV-10,而美国空军在前一年就退役了全部OV-10A。

OV-10T

  越战中美国空军与罗克韦尔讨论了以OV-10A为基础研制一种轻型运输机的事宜,罗克韦尔于是提出了OV-10T方案。OV-10T增加翼展,中央机身是宽大的盒形结构,前方为并列双人座舱,货舱可容纳8名乘客或12名伞兵,也可以布置6副担架和2名医务兵,或载货2040千克。该机还有改装成炮艇机的潜力。但空军最后失去了对“野马”轻型运输机的兴趣,OV-10T永远停留在了纸面上。罗克韦尔还提出了其他一些的“野马”派生型方案,其中包括一种4发方案,但都没比OV-10T走得更远。

OV-10A已经具有很强的运输能力

OV-10T想象图

“野马”的喷气改型就属于恶搞了

OV-10(X)“超级野马”

  但“野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2009年美国空军因反游击战的需要,表示有兴趣装备一种涡桨COIN飞机。数家制造商提交了各自的涡桨轻型攻击机方案,其中有巴西的“超级巨嘴鸟”、雷声T-9教练机改型、波音则提交了“野马”的全新改型——OV-10(X)“超级野马”。“超级野马”在外观上与OV-10D相似,升级了发动机、具有全新的“玻璃”座舱、安装了现代化成像/目标指示转塔在内的全新航电。“超级野马”除了短翼机枪外,机腹还可安装一座30毫米机炮炮塔,该机可挂载多种现代化武器,如12枚“地狱火”反坦克导弹。

OV-10(X)“超级野马”想象图,基本上就是现代化的OV-10D+

  OV-10原本就是为COIN任务专门设计的飞机,具有其他竞争者无法比拟的优势,但重建生产线会耗费颇巨。2011年12月美国空军宣布斥资3.55亿美元向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订购20架“超级巨嘴鸟”型战斗机,但2月28日又取消了该合同。看来美国空军对COIN飞机仍然心存疑虑,当然无人机的兴起也缓解了对COIN飞机的急迫需求。

  2013年波音把DEA用于缉毒的两架OV-10G(下文有介绍)改装成OV-10G+“战龙II”,在内华达州的法伦海军航空站接受美国海军的评估。美国海军希望获得几架轻型攻击机,能部署到阿富汗来支援特种部队和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行动。在最初的“战龙”项目中评估了“超级巨嘴鸟”A-29B,后来又看中OV-10,因为后者的尺寸和有效载荷都更大,而且具有直升机一样的前向和下方视野。

OV-10G+很有可能重返战场

海外“野马”与民用“野马”

德国

  西德国防军的霍克“海怒”拖靶机退役后,采购了6架OV-10B来执行拖靶训练任务。“野马”拖靶机取消了短翼,机腹中线挂架增加了拖靶吊舱,拖靶操作员面朝后坐在具有透明尾椎的货舱内。1970年4月第一架OV-10B首飞,接下来西德又采购了12架OV-10B(Z)拖靶机。OV-10B(Z)为了解决“野马”动力不足的问题,在背部增加了一台推力1335千克的通用电气J85-GE-4涡喷发动机,造就了奇特的外形。喷气发动机使“野马”的最大速度增加了160千米/时,爬升率提高3倍,起飞距离缩短一半。

OV-10B的透明尾椎

德国OV-10B拖靶机,机腹挂载拖靶吊舱,尾椎改成透明的

拖靶作业

  1970年9月第一架OV-10B(Z)首飞,这是唯一一架交付时带涡喷的飞机,其余11架按OV-10B标准制造,由德国人自行改装成OV-10B(Z),但是涡喷发动机因可靠性不佳最后被拆除。德国的“野马”拖靶机最后交由民间公司运行到90年代初,后因缺少备件被皮拉图斯PC-9取代。

OV-10B(Z)奇特的外形让许多人误认为该机在进行发动机测试

泰国

  1969年泰国订购了16架OV-10C“野马”,首机于1971年交付。改机与OV-10A最大的不同就是取消了机翼挂架,其他方面仅有细微改动。1972年泰国又订购了第二批16架OV-10C,1973年开始交付,1977年获得了另外的6架作为损耗补充,“野马”的总数达到38架。2003年泰国的“野马”机队退役,部分被转赠菲律宾。

泰国专有的OV-10C

委内瑞拉

  70年代初委内瑞拉为了替换北美B-25“米切尔”轰炸机而订购了一批OV-10E“野马”,尽管具有新编号,但该机不过就是二手OV-10A而已。1973年首批16架OV-10E抵达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的“野马”参加了扫荡游击队的丛林战以及1992年的政变,有数架“野马”被击落。现在OV-10E已被米-35武装直升机取代。

委内瑞拉的退役OV-10E

菲律宾

  80年代末菲律宾获得了一批翻新OV-10A,都经过大修以达到机身的“零使用时间”,该机原先的螺旋桨也被新型哈策尔螺旋桨取代。菲律宾的OV-10A在服役中增加了GPS接收机,2003年菲律宾获得泰国赠送的几架OV-10C,现在菲律宾“野马”仍在服役中。

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现役OV-10,因维护不利,机队经常停飞

印尼

  印尼曾购买16架OV-10F(即二手OV-10A),1976年首机交付,现这批飞机已经停飞,被“超级巨嘴鸟”取代。

准备起飞的OV-10F双机

摩洛哥

  1981年摩洛哥获得了6架翻新过的陆战队二手OV-10A,这些飞机参加了对西撒哈拉独立阵线的战斗,现已全部退役。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至少获得了7架翻新过的OV-10A,现正寻找替代机型。

哥伦比亚的OV-10A

NASA

  在美国,除了军方外还有其他政府组织使用过“野马”。NASA很早就是“野马”的用户,从罗克韦尔获得了一架试飞机,后又补充了3架。NASA喜欢“野马”,因为该机的发动机易于更换成其他型号,货舱也可安装测试仪器。NASA的OV-10在刘易斯中心(现格伦中心)和兰利研究中心服役。

NASA的OV-10A,看起来改进了螺旋桨

消防机

  “野马”从美军退役后,加州林业部获得了几架OV-10A用与火灾侦察。OV-10A消防机去掉了短翼。土地管理局也获得了几架“野马”用于火情侦察和土地调查,最后移交给加州林业部。

加州林业部的OV-10A机队

DEA

  酒精、烟草和武器管理局获得了22架OV-10D+用于缉毒行动,这批飞机被国务院用于向拉美的毒品农场喷洒除草剂。

DEA用于缉毒的OV-10D+

这些飞机加装了装甲板和防弹玻璃,因为喷洒除草剂的行动非常危险,此外还升级了动力系统,编号OV-10G

换装了4叶螺旋桨的OV-10G

  除少数被博物馆收藏的“野马”外,多数退役野马储存在亚利桑那州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的“飞机坟场”,作为“器官捐献者”向仍在飞行的OV-10提供备件。

转载空军之翼文章敬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afwing.com/aircraft/rockwell-ov10-bronco-part1.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xg123911  > 资料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米里设计局与他的直升机十一——米24直升机
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
中国坦克大全 中国坦克大全
航模展播【33】--- OV-10野马攻击侦察机
格鲁曼小怪兽——OV-1“莫霍克”战场监视[03]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