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武侠 | “格斗狂人”挑战六大门派?论侠义还要看金庸笔下的群侠“约架”

2017-05-09


终于,MMA格斗狂人徐晓冬摊上事了,他因为炮轰太极拳,得罪了整个武林。他继续“以打假的名义”喊话各大门派,王家太极创始人王占海、青城派掌门人何道君、崆峒派弟子秦玉龙、广东梅花桩拳法研究会会长李尚贤、自称“少林寺第一护法”的释延觉等武林人士纷纷应战,大有“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之势。

风云再起,一场“腥风血雨”正在席卷武林!雁门关外、紫禁之巅、光明顶上、大胜关前……无数江湖儿女摩拳擦掌、战书纷飞!就在这时,中国武术协会突然发布声明:徐、雷“约架”有违武德、涉嫌违法……

传统武术痛恨他出言不逊,现代搏击的不少选手也鄙夷他,因为他的约架轰动性远远高于那些运动员流血流汗的正式比赛,徐晓冬坦言自己“腹背受敌”。方方面面的压力之下,徐晓冬终于低下高昂的头,他服软表示:“太极拳是很伟大的,是一面旗帜,我无比崇敬太极拳,我的恩师梅惠志是练八卦掌和摔跤的,我也是传统武术弟子。”

一纸声明消弭“华山论剑”于无形,无数国人的武侠梦被一朝唤醒。现实总是比小说更荒诞,但小说却比现实更精彩。与其在现实中吃瓜围观,还不如回归“成年人的童话”来得痛快。

这里小编便为各位看官盘点一下,金庸笔下的侠客们如何“约架”。

战书

战书这玩意儿,其实是书生才会摆弄的,有时候跟“严正抗议”等外交辞令差不多,并没打算真的干架。这种文字游戏,江湖草莽是不大会玩的,金庸笔下的侠客更不会玩。

然而金庸群侠不玩战书则已,一玩起来谁都架不住。作为金庸笔下最富邪气的怪侠,金蛇郎君夏雪宜就写过一封惊世骇俗的战书。

读过《碧血剑》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部小说的男主袁承志实在太平庸了,他之所以成为大侠,一半靠出身、一半靠狗屎运,跟张无忌差不多。

许多“金学家”指出,《碧血剑》真正的主角应该是夏雪宜,因为他够邪,邪得让两个女人为他痴狂。

袁承志,电视剧《碧血剑》剧照。图/网络

夏雪宜有多邪?一句话,东邪黄药师的十倍,小东邪郭襄的一百倍!他可以路见不平、匡扶正义,也可以为了报仇骗财骗色、负心而去,还可以为仇家的女儿讲故事、唱山歌。请看他写给仇家的一封战书:

石梁派温氏兄弟共鉴:送上令弟温方禄尸首一具,务请笑纳。此人当年污辱我亲姊之后,又将其杀害,并将我父母兄长,一家五口尽数杀死。我孤身一人逃脱在外,现归来报仇。血债十倍回报,方解我恨。

我必杀你家五十人,污你家妇女十人。不足此数,誓不为人。

书上说,读到此信的温老大“气得脸色发白,读信的声音也发颤了”,真是又气又怕。而一直爱慕夏雪宜的温青青,十余年后还能一字不落、酣畅淋漓地背出这封战书。

这封战书,大概只有曹操致孙权的“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可与之媲美。相比之下,徐晓冬与各大门派在微博上互下的“战书”,简直小家子气。

前奏

与下战书一样,金庸群侠不太爱装模作样地“决战”。说到底,下战书与决战都是一种仪式。金庸笔下多江湖草莽,不太喜欢摆弄仪式。古龙就不一样,其笔下多风流剑客,有种春秋义士与日本武士的贵族气质,一言不合就决战。

古龙群侠的决战,双方一般都没什么仇怨,只为追求、验证武学的最高境界,例如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就没有任何恩怨,却相约决战紫禁之巅,极像日本战国末期,剑客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的岩流岛之战。

而金庸群侠的决战,双方一般都有“不共戴天之仇”,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例如乔峰大战聚贤庄,胡一刀、苗人凤决战沧州,双方背负着国仇家恨,虽彼此义气深重,却难免一场恶战。

金庸、古龙写决战有个共同点:都有漫长的“前奏”。有时候就像看《七龙珠》一样,让人心痒得想骂娘。比如在决战紫禁之巅那一段,围观群众心里都在说:“打啊,怎么还不打”, 楼顶那两位却炫起剑来:

西门吹雪却还是面无表情,视若不见,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叶孤城也扬起手中剑,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在金庸笔下,乔峰大战聚贤庄那段同样磨人。其背景是,乔峰追踪杀父仇人,不少武林人士因之而死,中原群雄便与乔峰相约聚贤庄决战。然而决战就决战吧,双方还得先喝绝交酒,惹得读者心痒难耐:

乔峰端起一碗酒来,说道:“这里众家英雄,多有乔峰往日旧交,今日既有见疑之意,咱们干杯绝交。哪一位朋友要杀乔某的,先来对饮一碗,从此而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我杀你不是忘恩,你杀我不算负义。天下英雄,俱为证见。”

就这样,乔峰与上百号人你一杯我一杯,一喝就是大半晌,偷着看课外书的同学眼看着都上课了,这架还没打起来。

决战

做足了“前奏”,就可以正式决战了。这时读者就会发现,阅读金庸与古龙的两种不同快感——金庸群侠的决战是“持久型”的,一战就是好几天;古龙群侠的决战则是“秒射式”的,往往一招分出胜负。

金庸笔下的决战是武术表演,就像打太极,两个人可以切磋一上午。当然,“徐雷之战”表明,实战中的太极拳也只能坚挺几十秒。古龙笔下的决战则是实战式的,就像自由搏击,往往在很短时间内一招制敌,如小李飞刀,号称“例不虚发”。

电视剧《小李飞刀》剧照。图/网络

在金庸笔下,华山论剑可以持续混战七天七夜,五大高手不吃不喝不睡觉;沧州一战,胡一刀、苗人凤白天刀剑交鸣,晚上饮酒谈心,也是持续了好几天不分胜负:

金面佛(即苗人凤)拾起单刀,向胡一刀抛去,说道:“咱们再来!”胡一刀伸手接住,顺势一刀挥出,当的一响,刀剑相交。斗了一阵,眼见日已过午,胡一刀叫道:“肚子饿啦,你吃不吃饭?”金面佛道:“好,吃一点。”两人坐在桌边,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胡一刀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了十多个馒头、两只鸡、一只羊腿。金面佛却只吃了两条鸡腿。

这两个不共戴天的仇敌,决战之时居然惺惺相惜、互为知己,竟把一场决定武林命运的决战打成了过家家。

胡苗沧州之战,可谓金庸写得最用心、最精彩的一次决战。两条北方汉子的坦荡耿直、质朴厚重,在金庸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战可能金庸十五部武侠小说中最痛快的一战。决战之前,苗人凤告诉胡一刀自己有个大仇人——山东武定县的商剑鸣。胡一刀当时并不答话,却在当晚狂奔三百里、累死五匹马,从河北沧州赶赴山东武定,次日清晨将商剑鸣首级抛到苗人凤脚下。

每读此段,一股质朴的侠气便在胸中汹涌。梁羽生说:“宁可无武,不可无侠。”金庸也借郭靖之口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习武,或许并不在于好勇斗狠,而在于侠义精神。所谓大道弭兵,止戈为武,就此而言,无论是“格斗狂人”的挑战,还是“各大门派”的应战,似乎都有违习武的宗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xg123911  > 2017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金庸与古龙小说的性问题
根据金庸、古龙、梁羽生小说改编的武侠剧中的武功,谁更胜一筹?
金庸笔下十大最有魅力男子
如果你是个胆小的男孩,介绍你认识胡一刀
古龙功夫
金庸笔下的撩妹男神多在浙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精彩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