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采大卫|外婆(06.11.18)

  又到了一叶知秋的季节,外婆离开我们已有整整十二年了,可她的音容笑貌仍时常浮现在我眼前——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盘,慈眉善目,一口吴侬软语,和蔼可亲。

  外婆出生于宁波鄞县一小户人家,年幼时丧母,靠太公开的小南货店相依为命。年少时苦难的生活磨砺出外婆与人为善、通情达理的品性,她处处为别人着想,一辈子未与人红过脸。外婆姑娘时嫁给同乡,我外公——一名药剂师。宁波人的规矩多是出了名的,更何况外公家又是趁钱的殷实人家,人丁兴旺,可想而知,家境不般配的外婆进门后就感觉低人一等,得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善良的本性加之周遭的环境促使她处处谨小慎微,唯恐做错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特殊时期,外公被隔离,祖上置办下的毗连式公寓中陆续搬进了外姓人,外婆孤身一人带着自己的三个孩子,蜷缩在一间斗室里。在那段困难时期,家中的经济状况也异常拮据,一家四口全靠外婆的一双小手度日!外婆曾在家中糊纸盒,也曾在街道工场加工洋娃娃,甚至干过一早清倒马桶的活计。我听母亲回忆,她曾帮外婆一起沿街串巷,挨门挨户收集各家马桶,全靠两只手拎到弄堂口,清倒完还要洗刷干净,裤管上不时会沾上污秽,这种重体力活岂是一个弱女子干的!可外婆不论是寒冬酷暑,一干就是几年啊,哪怕身染风寒,也默不吱声,淮海路的深巷中留下她忙碌的身影。我们后人每每讲到这些,禁不住潸然泪下,一个柔弱的身躯里蕴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我1995年参加工作,憧憬赚到的第一笔钱能好好地孝敬外婆,可外婆就在那年的秋天因中风离世了!后来,我母亲做主把外婆名下除房产外的所有遗产,全部用于在其家乡翻修外公与外婆的合葬墓穴。在前年外婆逝世十周年之际,我陪母亲清明扫墓,看到外婆在这世上的最终归宿居于荒芜坟山的一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一笔一画用心地给墓碑描色,作为外甥,尽管碑文中没有我的名字,但我深信外婆会感应到的。

  不知不觉,祭奠结束已是中午,我扶着母亲时不时回望,深一脚浅一脚地下山而去。冥冥之中,我的直觉告诉我:外婆定会幻化成天使,时刻庇佑着我们后人。在前往火车站的出租车上,司机打开广播,恰巧电台正在播放《外婆的澎湖湾》,我对身旁的母亲说:这是外婆在送我们。母亲凝重地点点头。在平安抵沪后不久,忽闻沪甬铁路一处塌方,后怕之余不禁感叹,外婆在天之灵又一次保护了我们!

  外婆,您在天堂还好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尘世万相  > 家常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要多跋扈,你才能懂我的爱
祭外公
小饭|外公的传统905.5.30)
岁月带给我们的伤痕
清明 想念外婆
我的父亲母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