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熹微| 找白发(14.6.18)

◎ 沈熹微

早知道母亲生了白发,真正扒开一看,还是吃惊。它们在烫过的栗色卷发里密密匍匐着,不是一层,也不是一些,而是很多很多。

母亲歪着脖子问,你爸说我白头发多,我不信,你看看呢?

我:……确实有点多。

实话残忍。

哦。母亲如此反应,没说其他,坐直身子呆呆地看电视。我说,很正常咯,你们这个年纪,你算长得迟。母亲没有说话。于是我知,这安慰也十分残忍。

年轻人的时间一厘米一厘米地过去,一旦跨过某个临界点,便如同影像快进般急速飞奔。近半年来母亲老得特别快,先是体力大不如前,熬夜玩牌后次日精神明显萎顿,拎菜上楼亦会气喘地休息半晌。进而记忆力大幅衰退。有天她看见我穿一条裙子,说,好好看,新买的吗?我说去年你给我买的啊。她茫然,一定要我具体指出是怎样的情形哪家店里买的,她才能拼凑出很隐约的影子。哦。她迟迟疑疑地说,有点印象。

昨日热伤风发烧在家躺着,拜托母亲出门时带点药回来,傍晚门响,只见她两手空空进来了,我问起,她才张皇摊手道,啊,忘了。眼睛空洞无辜地圆瞪着,继而狠狠地责怪自己粗心,那副歉疚无措的模样,令人鼻酸。我赶紧说没关系哦,已经好些了,明天买也行。

对于母亲变老这一事实,我十分慌张,全然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下意识地以为她不会老,始终年轻漂亮步履轻快,始终身强体健雷厉风行。去年我在附近超市买东西需要退换被脑袋不灵光的服务生拒绝,母亲出马两分钟搞定HOLD住全场,在她的庇护下,我心安理得地羸弱着,回避了生活里绝大部分需要担当的实际内容。

母亲老了,我怎么办呢。这样的念头接踵而来,虽知生活会顺遂自然一日一日往下滚动,但心中真是惧怕,再想到若是他们生病,我连一点照顾的能力都没有,还没临阵,先已怯场,只好在惊慌中琐琐碎碎地做起了未雨绸缪的工作。

清晨准备早餐的同时,为母亲拿好一日分量的维生素,为父亲舀出一勺活血化瘀的三七粉。母亲近日嗓子干痛,掰碎了罗汉果和甘草泡上,父亲工作忙易上火,金银花杭白菊轮番伺候。不厌其烦地唠叨父亲抽烟太多,他们都受不了了,说我像个啰嗦的老太太。我不管那许多,上前塞一把润喉糖到父亲放烟盒的衣兜,哪怕少抽一根也是好事。

过几天是他们三十周年结婚纪念,从未庆祝过纪念日的母亲,心心念念地惦记着这个日子。我知父亲一向大而化之,连忙私下动员,千万不要扫了母亲的兴才好。我们俩悄悄备好礼物——电影里常有的情节,我素来嗤之以鼻。将父亲写好的卡片郑重其事地放进盒子,用金色缎带亲手系上一朵蝴蝶结,我的心情有如仪式般紧张神圣,想来母亲会喜欢吧,不管她曾经是多不屑于形式的女人,当年华远去精力流逝,生命成为一间被搬空家具的老房子,她一定也渴望被呵护,渴望温暖,渴望一些世俗的安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尘世万相  > 家常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的母亲
散文精选:母亲的第一缕白发
母亲,我生命中的一盏灯
父亲额前的白发-九九文章网
求 人
铁汉柔情,真爱无言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