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珍爱红楼―――茉莉粉与蔷薇硝-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2010.05.09

关注
珍爱红楼―――茉莉粉与蔷薇硝
本是一件女孩子用的化妆品,也引发了一场争端。
争端的双方是宝玉的丫环与宝玉的兄弟。
芳官得了朋友相赠的蔷薇硝,恰当时贾环在场,便提出要一些。必竟贾环也是主子,自然不是宝玉这类凤凰型的主子,可是宝玉在场,也不好不给。芳官又舍不得把朋友的东西送人,便说另找些。只是另找来的不是硝了,而是茉莉粉,当然也有敷衍的意思,且看芳官给贾环东西的态度,贾环见了就伸手来接. 芳官便忙向炕上一掷.贾环只得向炕上拾了,揣在怀内,方作辞而去.想想当时的场景,丫环把东西一掷,贾环向炕上拾了,这是什么动作。不知是贾环太不知尊贵,还是别人太不把他当回事,反正这场面太过难堪。一样庶出的孩子,探春是何等的威风,连凤姐都要赔笑开口,连平儿都要亲自伏侍。可是身为男子的贾环却是如此的形境,有他自身的不上进不尊贵,也有别人对庶出的轻视。这种轻视成了一种风向与习惯,久而久之,连当事人环儿都不感觉有什么不对了,他认可了,所以便也合理了。这便是导火索了。
贾环认可了,不等于别人认可了。贾环自然没有宝玉的风雅,自己作什么胭脂膏子了,又没人孝敬,所以好不容易得了来,马上给了彩云。彩云自然认得东西的好坏,她也不计较,可是赵姨娘不干了。赵姨娘和探春其实还是非常想像的,在敏感与自尊方面。只是在行动上大不相同,所以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赵姨娘马上闻出了这其中的关健,里面的轻视与冷漠。所以第一个跳起来,便说:"有好的给你!谁叫你要去了,怎怨他们耍你!依我, 拿了去照脸摔给他去,趁着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便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是报仇.莫不是两个月还找出这个碴儿来问你不成?便问你,你也有话说.宝玉是哥哥,不敢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儿,也不敢去问问不成!"贾环听说,便低了头.彩云忙说:"这又何苦生事,不管怎样,忍耐些罢了."贾环如今大了,不再愿意在这些小事上惹事端,这是成长的一步。彩云本是丫环,深知其中的厉害,自然不乐意生事。赵姨娘把丫环们当作猫狗,却忘了她本是丫环出身,轻视别人自然也换了别人的轻视。赵姨娘从来轻视别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与地位。过度的敏感让她过度的愤怒,反而过度的伤害自己。又不听人劝,当然她本身也不想出头,只想了让贾环出面相争。不想贾环已经有心计了,贾环听了,不免又愧又急, 又不敢去,只摔手说道:"你这么会说,你又不敢去,指使了我去闹.倘或往学里告去捱了打, 你敢自不疼呢?遭遭儿调唆了我闹去,闹出了事来,我捱了打骂,你一般也低了头.这会子又调唆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只这一句话,便戳了他娘的肺,便喊说:"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这屋里越发有的说了 . "一面说,一面拿了那包子,便飞也似往园中去.彩云死劝不住,只得躲入别房.贾环便也躲出仪门,自去顽耍.一个飞字,可知此时赵姨娘是一时冲动。
偏又遇上了个挑事的夏婆子,夏婆子道:"我的奶奶,你今日才知道,这算什么事.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宝玉还拦到头里.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就说使不得,不干不净的忌讳. 这烧纸倒不忌讳?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恰不是正头货,得罪了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作证据,你老把威风抖一抖, 以后也好争别的理.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 "赵姨娘听了这话,益发有理,便说:"烧纸的事不知道,你却细细的告诉我."夏婆子便将前事一一的说了, 又说:"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还有我们帮着你呢."赵姨娘听了越发得了意,仗着胆子便一径到了怡红院中.赵姨娘果然是被人当枪使的,真出了事,才没人管她呢,还是探春明白,赵姨娘耳软心活,偏又自已为是,自然只是吃亏的份了。
赵姨娘冲进怡红院,自然想了威风一下,但是也不合规矩,本来应该先说与袭人等人,让她们发落就是。偏不合规矩,自己冲上来又打又骂,先失了身份,看来不是别人不尊重她,实在是赵姨娘自己不尊重。看合府哪个主子,冲着与丫环们打骂了。
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着芳官脸上撒来, 指着芳官骂道:"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的,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得呢!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 那里你小看他的!"芳官那里禁得住这话,一行哭,一行说:"没了硝我才把这个给他的.若说没了,又恐他不信,难道这不是好的?我便学戏,也没往外头去唱. 我一个女孩儿家, 知道什么是粉头面头的!姨奶奶犯不着来骂我,我又不是姨奶奶家买的.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呢!"芳官自然厉害,一句话点明,赵姨娘的身份不过和她们一样。
袭人忙拉他说:"休胡说!"赵姨娘气的便上来打了两个耳刮子. 袭人等忙上来拉劝(袭人是息事的,自然不想把事情闹大),说:"姨奶奶别和他小孩子一般见识,等我们说他."芳官捱了两下打,那里肯依,便拾头打滚,泼哭泼闹起来.口内便说:"你打得起我么?你照照那模样儿再动手!我叫你打了去,我还活着!"便撞在怀里叫他打.众人一面劝,一面拉他.晴雯悄拉袭人说:"别管他们,让他们闹去,看怎么开交!如今乱为王了, 什么你也来打,我也来打,都这样起来还了得呢!"晴雯与袭人的身想法不同,必竟她不是怡红院的主管,没那么多的顾忌。而且二人个性不同,所以对待此事,袭人是拦,晴雯是纵。
  外面跟着赵姨娘来的一干的人听见如此,心中各各称愿,都念佛说:"也有今日!" 又有一干怀怨的老婆子见打了芳官,也都称愿.此时可知芳官等人与老婆子们的恨怨已熔深,伏后来的王夫人清理怡红院。
芳官是有朋友的,自然不会看热闹。 当下藕官蕊官等正在一处作耍,湘云的大花面葵官,宝琴的豆官,两个闻了此信, 慌忙找着他两个说: "芳官被人欺侮,咱们也没趣,须得大家破着大闹一场,方争过气来."四人终是小孩子心性,只顾他们情分上的义愤,便不顾别的,一齐跑入怡红院中. 豆官先便一头,几乎不曾将赵姨娘撞了一跌.那三个也便拥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 ,把个赵姨娘裹住.晴雯等一面笑,一面假意去拉.一个假意,可知晴雯瞧不起赵姨娘久已。
急的袭人拉起这个,又跑了那个,口内只说: "你们要死!有委曲只好说,这没理的事如何使得!"也是袭人,哪边也管不了,可是责任在身,又无奈。
赵姨娘反没了主意,只好乱骂.蕊官藕官两个一边一个,抱住左右手,葵官豆官前后头顶住.四人只说:"你只打死我们四个就罢!"芳官直挺挺躺在地下,哭得死过去.这下闹到了高潮。自然是热闹极了。如何收场。
探春出场,也是意料中事,现她当家,自然有事回她,谁知晴雯早遣春燕回了探春.当下尤氏,李纨,探春三人带着平儿与众媳妇走来, 将四个喝住.问起原故,赵姨娘便气的瞪着眼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 可知赵姨娘口才太差,若是麝月,早说的明白了。尤李两个不答言,只喝禁他四人(这二位聪明,不想得罪探春,便让探春处理).探春便叹气说:"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 我正有一句话要请姨娘商议,怪道丫头说不知在那里,原来在这里生气呢,快同我来. "尤氏李氏都笑说:"姨娘请到厅上来,咱们商量."
  赵姨娘无法, 只得同他三人出来,口内犹说长说短.探春便说:"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些顽意儿, 喜欢呢,和他们说说笑笑,不喜欢便可以不理他.便他不好了,也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 可恕就恕,不恕时也只该叫了管家媳妇们去说给他去责罚, 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我劝姨娘且回房去煞煞性儿, 别听那些混帐人的调唆,没的惹人笑话,自己呆白给人作粗活. 心里有二十分的气,也忍耐这几天,等太太回来自然料理."一席话说得赵姨娘闭口无言,只得回房去了.一物降一物,也是探春能压制赵姨娘。
这里探春气的和尤氏李纨说:"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伏.这是什么意思, 值得吵一吵,并不留体统,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计算.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 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真真是知母莫过女,也是心疼自己这个傻母亲。自己没地位,还要受人愚弄。
越想越气,因命人查是谁调唆的.媳妇们只得答应着, 出来相视而笑,都说是"大海里那里寻针去?"只得将赵姨娘的人并园中唤来盘诘,都说不知道.众人没法,只得回探春:"一时难查,慢慢访查,凡有口舌不妥的, 一总来回了责罚."府中的情形,也只是如此,不了了之。探春的行事,也不一定要个结果,而是一个警告。赵姨娘是她的生母,让那些小人掂量一下,不要无故生事,她是不依的。这也是对赵姨娘的一种保护。
可惜只有平儿会因探春维护赵姨娘,怡红院的人不给这个面子呀。晴雯诸人对赵姨娘的态度,探春怎会不知。此时不说什么,心中未必无怨。而赵姨娘生事,也非找探春管理的时候,分明是为难女儿,不管不行,管了也难。真真的是一个糊涂人!
茉莉粉与蔷薇硝里藏了什么,藏了嫡出与庶出之意的差距,藏了人情冷暖与无奈。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解梦】贾政为何喜欢赵姨娘和贾环
细品《红楼梦》之六十
品《红楼梦》——“现实”的探春
小人物的命运(七)红楼梦中的赵姨娘
【浅斟细语】逐撵优伶的背后推手(下)
赵姨娘屡次谋害贾宝玉,为何王夫人始终不出手?该出手时就出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