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理家给人予管理学启示
探春理家
给人予管理学启示
——品《红楼梦》之六
(转自:新华网·
 文城22
的博客)
众所周知,探春在《红楼梦》中出现的机率远远不如黛玉、宝钗、凤姐多,但她以自己的独特的性格魅力,以其卓越的才华及非凡的胆识和气魄,征服了很多很多的读者,第三回探春第一次出场,作者便以工笔画一样的写意式描绘,勾画出探春的美:“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这“见之忘俗”可能是探春最大的魅力,看看探春写给宝玉关于约建诗社的信,已能感觉到她相当不俗:
“……昨亲劳抚嘱,已复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抑何惠爱之深耶!今因伏几处默,忽思历来古人,处名攻利夺之场,犹置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因一时之偶兴,每成千古之佳谈。妹虽不才,幸叨陪泉石之间,兼慕薛林雅调。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杏帘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
从信中不难看出,探春蛮深刻,知道“思历来古人”,也深知“处名攻利夺之场”,这是成熟的见识;她爱的是“真卿墨迹”,喜欢“竖词坛”、“开吟社”,慕的是“虽因一时之偶兴,每成千古之佳谈”,能“幸叨陪泉石之间,兼慕薛林雅调”,期待着能“宴集诗人”,“醉飞吟盏”,她是很有志向和才气的;更为可贵的,她喊出了“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很有男儿气概!这样有才气、有素质、有气魄,“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聪敏才女,方能演绎出后来风风烈烈、令人赞叹的理家雄才。
脂砚斋曾在此回开头批道:“起社出自探春意,作者已伏下回兴利除弊之文也”。是的,只有探春,才能有成立诗社的好策划,也只有探春,才能有后来十分精彩的兴利除弊的表演。探春在大观园里,确实是一位别具一格的人物。她不同于“倦倚西风”、“飘泊亦如人命薄”的林黛玉,也不同于“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她亦不同于“霁月风光耀玉堂”、潇洒英豪的史湘云,又不同于“机关算尽太聪明”的“末世凡鸟”王熙凤。在探春身上,没有迎春的那种懦弱,也没有惜春的那种孤僻,更没有李纨的妥协和麻木,也不会有如妙玉的清高傲岸……。贾探春就是她自己,是一位颇有男儿气概的巾帼英豪,她自己曾说过:“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了,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见第五十五回)这位让人“见之忘俗”的巾帼英豪,其理家管理经验,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首先,探春要理好家,要推行她的管理方略,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充分获得授权者的欣赏和支持。这一方面,探春有很好的条件。王夫人赞同探春接手管理,王熙凤也表示对她的欣赏和支持。凤姐在管理上有她的一套,她的管理能力令大观园里很多人不得不服,可当凤姐说起探春时,是满口称赞的,她说:“好,好,好!好一个三姑娘,我说不错,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她还说,其他姑娘都不是很称心,“倒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得,又是咱家的正人,……正该和她协同,大家做个臂膀,我也不孤不独了。”当探春要接受理家时,凤姐还一再叮嘱平儿:“他虽是姑娘家,心里却事事明白,不过是言语谨慎。他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厉害一层了。……倘或他要驳我的事,你可别分辩,你只恭敬越说驳的是才好。千万别想着怕我没脸,和他一强,就不好了。”(第五十五回)这说明,探春获得了风姐的赞赏和支持,没有凤姐的支持,探春想理好家是不可能的,新的管理者,一定得受到授权者的赞赏和充分支持。其实,大观园的其他人对探春的欣赏,也是探春能顺利接受管理的有利条件,比如,薛宝钗这一位很有人缘很能协调关系的聪明人,也曾说过:“我们家的姑娘们就算他(指探春)是个尖儿。”王、薛二人是大观园中很有管理能力的人才,能让凤姐连说三个“好”字,能让宝钗称为是“顶尖儿”,说明探春的非同一般的见识和才干是受到大家的充分认可的。
其次,探春要理好家,必须对贾府这偌大的家族有比较深入的了解,而这一点,“敏探春”是做得不错的。她对当时贾府所面临的由盛而衰的严峻现实有相当的了解,她对贾府各种关系的复杂性也有相当深刻的认识,探春曾说过:“整个贾府个个都像乌鸡眼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这是直爽的三姑娘很直率的表达。此外,探春对贾府中谁的地位重,谁的地位轻,也是了然于胸的。贾母在贾府中地位特殊,是至高无上的“老祖宗”,探春对贾母很孝顺,比如,贾母召开中秋宴会,宴会比较长,很多人都走了,探春则忍着无聊和困乏,陪贾母到最后。王夫人在贾府中是个外宽内窄心机甚深的人,她的地位也特殊,她是皇妃元春的母亲,也是在府中最受宠爱的宝玉的母亲,又是长期负责理家的王熙凤的亲姑妈,是京城负责治安防卫的“总司令”王子腾的亲兄弟,同时,她还是亲手将探春养育成人的,探春对王夫人是非常敬重和孝顺的,王夫人因为鸳鸯拒绝给贾赦作妾的事受到连累,被气头上的贾母骂了几句,在场的薛姨妈不好意思为姐姐辩护,凤姐是孙媳妇,又是王夫人的侄女,也不好辩解;李纨是个谨慎又自私的人,迎春老实窝囊,惜春年纪小,也都不会辩解;本来这件事很敏感,是不适宜未婚小姐搀和,李纨已经把妹妹们都带出去了,可是探春在窗外很留心地听着这事件的发展,贾母骂错了人,无人敢站出来辩护,只有探春勇敢地站出来为王夫人辩解,并说得贾母都笑了,爽快的贾母笑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探春既维护了王夫人,又博得了贾母的疼爱。
相比之下,本来赵姨娘是探春的生母,三姑娘本该是很孝顺她这位亲妈的,可事实上是,探春对这位亲娘既不孝顺,也不同情。赵姨娘是贾政的妾,她人到中年还依然有宠,看来年轻时也是颇有姿色的,但是,她素质不高,好强好胜却又没有心计没有分寸,惹得人人讨厌。赵姨娘的地位很糟糕,王熙凤训斥她的口吻就跟训斥普通的仆人一样,背后还说她“也不想一想是奴几,也配使两三个丫头!”赵姨娘的儿子贾环,也不争气,恶毒无赖,很多人讨厌他。探春是王夫人养育大的,元春进宫后,聪明的探春得到王夫人的宠爱,所以,探春对赵姨娘和贾环并不亲密,也不同情,赵姨娘让人瞧不起,她是很伤心很失望的,探春表示不认她的亲舅舅赵国基,也不认赵姨娘为亲娘,明目张胆得说她只认王夫人为自己的母亲,王子腾是自己的舅舅,这虽然有些过分,有些无情,但也表明,探春对贾府人事关系的轻重,是心中有数的,对自己亲母亲作为妾的地位是反感的,鄙视的,她的这种立场,当然与她受传统封建教育有关。
此外,作为贾府中思维敏锐、才华出众的三小姐, 探春长期生活在府中, 对贾府的财务状况也是比较了解的。贾府表面上是繁华依旧,实际上已危机四伏,花费巨大,收入有限,入不敷出。贾府管理混乱, 职责不清,浪费严重,这促使她更感到兴利除弊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第三,探春理家时使出的第一招是照章办事,不徇私情,以正气震服“刁奴”。
贾府是个很复杂的天地,不仅主子间关系复杂,奴才也是尔虞我诈,奴才里也不乏刁钻之徒。探春刚上任,在奴才堆里,就有在暗中抱怨的:“刚刚的倒了一位'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发连夜里偷着吃酒玩的工夫都没有了”。来了新的管事的,刁奴们自然要来个下马威,看看新的管理主子有几斤几两,能否镇得住。这时,恰巧赵姨娘兄弟赵国基去世了,正要办丧事,而这事被刁钻的吴登新媳妇拿来做文章,她想以此来刁难刚上任的探春。吴登新媳妇想:“若办得妥当,大家则安个畏惧之心;若少有嫌隙不当之处,不但不畏服,一出二门,还说出许多笑话来取笑。”探春的特点就是“敏”,对此岂有不了解之理,她便依“祖宗旧例”给了二十两银子,果断地处理了这件事,让吴登新媳妇碰了一鼻子灰。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探春的生母赵姨娘又出来搅事,她可能觉得以前凤姐当权,一直受气,现在是她亲闺女在管理了,得多关照她,她对探春照旧例而不多给银子非常不满,就闹到“议事厅”,找探春来兴师问罪:“你不当家我也不来问你。你如今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探春没听她说完,就已气的脸白气噎,她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道谁给谁没脸?”(第五十五回)赵姨娘内心忿恨,想问责探春,而探春觉得她绝不能容忍赵姨娘这样的侮辱,于是,亲舅舅也不认了,还抗议赵姨娘当众闹腾她们的母女关系。“庶出”让探春自卑,所以她更要千方百计维护自己的自尊。这时,休假的原主管王熙凤也插手这件事, 她派平儿来说情,想说服探春给她亲娘一些妥协,面对着压力, 探春既不屈服, 也不手软,她坚决顶了回去,十分坚定地维护其管理制度。
按府中规矩给她亲舅舅的丧事派银两,不徇私情;驳斥她亲娘的辱骂和瞎闹,“六亲不认”;拒绝平儿的说情,顶住凤姐的压力,领导说情也不给破例,这就是贾探春,初步理家就竖起了“铁面无私”的形象,此后,在探春面前,那些做事的、阿婆们、丫环们,那些“刁奴”们,还敢不听她的吗?
第四,探春理家时使出的最厉害的招数就是开源节流、兴利避害。
探春理家面临的核心问题是贾府开支庞大,入不熬出,收支严重不平衡,各种各样的浪费现象严重存在,财政已经陷入了相当的困境。对此,以探春为首的“三驾马车”新管理班子积极地进行开源节流,及时实施挽救贾府财政危机的管理策略。首先,在“节流”方面,探春提出取消宝玉、贾环、贾兰三人上学的点心、纸、笔一年各8两银子的费用, 因为这一项开支其实是以他们上学为名补贴给袭人、赵姨娘、李纨的, 而她们三人本来就各有月银,不必再重复补贴了,这样的开支属于不必要的。此外, 探春还免去了每个姑娘每月的头油脂粉费2两银子,其理由是,每个姑娘每月已有2两月银,再多发银子属于重复、浪费。探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敢作敢为的魄力,她针对实际情况,以理服人地推行其管理,她按规则行事,对事不对人,不考虑情面,也不怕得罪人。试想,把节约开支的办法推行到宝玉这样的公子哥儿身上,推行到那些各有背景的高贵姑娘们身上,很少人敢这么做的,甚至连凤姐那个“巡海夜叉”都不敢做的,而探春则透明、公开、坚决地做了,这很了不得。其次,在“开源”方面,探春善于集思广益,变消极的理财方式为积极的理财方式。探春受到精干的奴才赖大家的管理花园的启发,提出了大观园新的管理方案,变“支出”为“收入”。赖大家的花园没有大观园的“一半大”, 树木花草也少得多,但是,探春了解到,“这园子除他们带的花儿, 吃的笋菜鱼虾, 一年还有人包了去, 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 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 一根枯草根子, 都是值钱的”。由此她悟到,大观园中所生产的稻米、竹笋、莲藕、花果、鱼虾等, 一年也值个四百两银子,如果没有合理利用,就完全被糟蹋了。因此,她提出委派园中服役的婆子媳妇分别承包起来,这除了能供应姑娘们的头油脂粉、瓶花鸟食等外,还能节省了一大笔费用外,而承包的人还能自享其成、获得盈余, 另外, 由于花木竹稻、园内设施等均有专人管理, 大观园更加整洁有序了。
这何止是简单的“开源”理财方式,简直就是大观园意义重大的划时代改革方略(不知当代中国搞承包责任制时是否有人注意到探春的这一举动),之前,荣国府不单是个计划性的组织,而且还是一个纯粹消费型的组织, 大家只管享受,等着上面赋予开支,财政慢慢消耗掉,缺少有效的生财之道,更缺少相应的责任制,探春实施改革后,变支出为收入,通过内部措施的更新,增加了收益, 开始过度到“消费”与“生产”并举的组织上。这样的改革,其实是对王熙凤原来的管理体制的大胆革新,这是探春等对管理的创新。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这一套改革方案,其具体细节、事前规划和制度规定,多是采纳了宝钗的意见,宝钗有很高的管理技巧,有对通盘利益的周到考虑,这也是令人惊叹的,但是,面对着贾府那么复杂的关系,面对着府中的传统惰性,面对着上面的贾母、王夫人等的压力,面对着凤姐原来的管理体制,真正敢于实施大胆改革,确实敢采取措施挽狂澜于即倒的,只有探春一个,这才是这位贾府的三小姐最令人钦佩的地方。“三驾马车”的管理组合,实质上,是探春在领头。
看看黛玉和宝玉对探春的议论,就可以悟出这位探春这位“镇山太岁”非同寻常机敏:
探春理家后不久,黛玉病愈后对宝玉说道:“你家三丫头倒是个乖人,虽然叫他管些事,倒也一步儿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就早作起威福来了。”宝玉道:“你不知道呢,你病着时,他干了好几件事,这园子也分了人管,如今多掐一草也不能了,又蠲了几件事,单拿我和凤姐姐作筏子禁别人,最是心里有算计的人,岂只乖而已。”(第六十二回)
第五,探春理家,既注重激励机制,又重视利益的公平机制。
王熙凤掌权时,注重的是集权式管理,她一手遮天,用强压来保证其管理效率,而探春不同,她注重把权责明晰到相关人员, 发挥每个人的积极性和责任心,明晰权责,形成有效激励机制。如大观园管理的改革所实行的承包责任制,就是推行责权分明激励机制的典型事例:其一,把大观园的维护和相关资源的开发利用结合起来,如把花木养护、美观园子和多余花木的出售结合起来;其二,选择有专长的人来承包经营,承包人有维护园林的责任,并有责任上交一定产品供大观园使用,同时,他们也有权将剩余产品自己拿去卖钱,获得收入。在探春等看来,这样的承包制的优势是:“一则园子有专定之人修理花木, 自然一年好似一年了, 也不用临时忙乱; 二则也不致作践, 白辜负了东西; 三则老妈妈们也可借此小补, 不枉成年家在园中辛苦; 四则也可省了这些花儿匠、山子匠并打扫人等的工费。”,李纨也说:“园子有人打扫, 专司其职, 又许他去卖钱, 使之以权, 动之以利, 再无不尽职的了。”
探春在管理改革时,积极采纳宝钗的建议,不仅注重责任与激励,而且,也很注重公平原则,兼顾到各方面的利益相关者。在“议事厅”商议对大观园管理的新策略时,宝钗认为:“如今这园里几十个老妈妈们, 若只给了这个, 那剩的也必抱怨不公。我才说的, 他们只供给这个几样, 也未免太宽裕了。一年竟除了这个之外, 他每人不论有余无余, 只叫他拿出若干贯钱来, 大家凑齐, 单散与园中这些妈妈们。他们虽不料理这些, 却日夜也是在园中照看当差之人, 关门闭户, 起早睡晚, 大雨大雪, 姑娘们出入, 抬轿子, 撑船,拉冰床, 一应粗糙活计, 都是他们的差使, 一年在园里辛苦到头, 这园内既有出息, 也是分内该沾带些的。”宝钗还向那些承包者说:“还有一句至小的话, 越发说破了: 你们只管了自己宽裕, 不分与他们些, 他们虽不敢明怨, 心里却都不服, 只用假公济私的多摘你们几个果子, 多掐几枝花儿, 你们有冤还没处诉。他们也沾带了些利息, 你们有照顾不到, 他们就替你照顾了”。探春和宝钗推行改革,让一些人先富起来,可是,她们周全地考虑到,贫富的差距不能太大,否则,不仅完全失去了公平原则,而且,后患无穷。
作为大观园的管理者,探春和宝钗,有非常难得的清醒头脑,努力处理好激励与公平的关系,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现在好好深思!
探春等竭尽所能想拯救日益衰败的贾氏大家族,想为家族的复兴尽一份力,同时也建立自己的一番事业,但不幸的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壮志未酬先遇患难,尽管探春理家比凤姐当年协理宁国府更有办法,更胜一筹,但这终究也挽救不了贾府衰败的命运,她的兴利除弊是徒劳的。彻底腐朽的贾府,已经耗尽了它的全部活力,失去了它的存在价值。探春志再高远,才再精明,心智再敏,她一人是撑不住即将塌下来腐烂大厦的,生于末世,怀才不遇,壮志难酬,岂能补天,这就是探春的悲剧。
当然,尽管探春是个悲剧人物,但历代有识之士,对她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古人在评价红楼的人物时,骂凤姐是“胭脂虎”,是“红楼梦之贼”;骂宝钗是“大奸不奸”,“大盗不盗”,“通天狐狸,醉后露尾”等,而独对贾探春无一微词,只是一味地赞颂她。有的说她“独能化三美(黛玉、宝钗、湘云)之长,而自成其美。……宝玉温柔有女子态,探春英断有男子风!”(青山山农:《红楼梦广义》)有的说她“有春则赏之,无春则探之,不肯虚掷春光,……故曰探春。”(洪秋蕃:《红楼梦抉隐》)有的说“探春者,《红楼》书中与黛玉并列者也。……以情言,此书以黛玉为重;以事言,此书探春最要。以家言,此书专为黛玉;以家喻国言,此书首在探春。”(西园主人:《红楼梦论辨》)有的赞她“千金声价不羁才,伉爽人宜秋爽斋”,“玫瑰刺手香偏好,甘蔗旁生味转佳”(武念祖:《探春赞》)。
其中,说得最好的是:“有春则赏之,无春则探之,不肯虚掷春光,……故曰探春。”有志向、有能力的人,就不该“虚掷春光”!
威风凛凛的贾探春
精明而内敛的宝钗
大观园新管理体制的“三驾马车”——探春、宝钗、李纨
 欢迎光临木柳书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木柳书屋  > 红楼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为何说贾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
★《红楼梦》阅读150分竞赛题
红楼梦试题
刘梦溪:红楼梦里的管理思想
[原]浅谈《红楼梦》中企业管理方式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判词及赏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