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深情长情不专情【讲座稿】


清《古圣贤像传略》元稹画像

明《三才图会》苏轼画像

苏州阊门,南航2011年摄

陆游《渭南文集·山阴陆氏女女墓铭》


民国《清代学者像传》纳兰容若画像


深情长情不专情

——从悼亡诗词名作谈才子情爱观

作者:南航

 

  本文据2012年9月20日郁离阁主题沙龙第一期与10月14日温州文史群苍南雅集讲座内容整理增补。

 

  中国古典诗词里有一个吟唱不断的重要主题——悼亡,千百年来感人肺腑,绝对是催泪弹与煽情剂,历代名作迭出,名家辈出,如沈约、江淹、韦庄、赵嘏、李商隐、宋徽宗、梅尧臣、刘克庄、朱敦儒、戴复古、吴文英、唐圭璋等等。这个主题的开创者乃西晋潘岳,他更著名的名字就是美男子潘安。

  这并不是说他之前没有哀悼追思作品,追溯源头,早在周朝《诗经·国风》里,就有丈夫哀悼妻子的《绿衣》,有妻子哀悼丈夫的《葛生》《素冠》,到秦汉有《薤露歌》《蒿里曲》,分别送别王公贵族与士大夫庶人,汉武帝有《李夫人歌》“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但只是在潘岳之后,文学史上才把写亡妻的作品专称为“悼亡”。

 

  一、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

  先来看潘岳写给他结发妻子杨氏的《悼亡诗三首》: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僶恭朝命,回心反初役。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周遑忡惊惕。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春风缘隙来,晨霤承檐滴。寝息何时忘,沉忧日盈积。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庄缶,用庄子妻子死了,鼓盆而歌的典故。《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皎皎窗中月,照我室南端。清商应秋至,溽暑随节阑。凛凛凉风升,始觉夏衾单。岂曰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岁寒无与同,朗月何胧胧。展转眄枕席,长簟竟床空。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独无李氏灵,仿佛睹尔容。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寝兴目存形,遗音犹在耳。上惭东门吴,下愧蒙庄子。赋诗欲言志,零落难具纪。命也可奈何,长戚自令鄙。

  东门吴,见《战国策》:“梁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其相室曰:‘公之爱子也,天下无有,今子死不忧,何也?’东门吴曰:‘吾尝无子,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与无子时同也,臣奚忧焉?’”蒙庄子即庄子,因庄子为宋国蒙地人

  曜灵运天机,四节代迁逝。凄凄朝露凝,烈烈夕风厉。奈何悼淑俪,仪容永潜翳。念此如昨日,谁知已卒岁。改服从朝政,哀心寄私制。茵帱张故房,朔望临尔祭。尔祭讵几时,朔望忽复尽。衾裳一毁撤,千载不复引。亹亹期月周,戚戚弥相愍。悲怀感物来,泣涕应情陨。驾言陟东阜,望坟思纡轸。徘徊墟墓间,欲去复不忍。徘徊不忍去,徙倚歩踟。落叶委埏侧,枯荄带坟隅。孤魂独茕茕,安知灵与无?投心遵朝命,挥涕强就车。谁谓帝宫远?路极悲有余。

  潘岳(247-300),字安仁,后世称为潘安,来自唐朝大诗人杜甫的《花底》诗“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其美貌与夏侯湛为连璧,引发左思东施效颦。他与石崇、陆机、陆云、刘琨、左思等为权臣贾谧“二十四友”,并为首。关于潘岳的成语很多,如潘鬓沈腰、潘江陆海、潘杨之好,抛果盈车、望尘而拜,以及《金瓶梅》里的“潘驴邓小闲”。

  潘岳12岁时受知于未来的岳父、西晋东武伯、荆州刺史杨肇,以女许婚,长大后娶杨肇之女杨氏,杨氏去世后他作了这《悼亡诗》三首,此前后并作有《悼亡赋》《哀永逝文》,最后卷入高层权力斗争被杀,夷三族。说实话,从文学性上看,这三首虽然表达的感情很真挚沉痛,但写得并不好,艰涩啰嗦,后来被元稹认为“潘岳悼亡犹费词”,不过黄黄的老师王兆鹏说“这种感伤,无法表达,即使写出了潘岳那样的悼亡诗句,也是多余的”,认为“费词”是浪费词语,多余的。不管怎样,作为悼亡主题的开创者,潘岳功不可没。

 

  二、贫贱夫妻百事哀

  潘岳之后,著名的悼亡接班人就是唐朝的元稹。继续看元稹《遣悲怀三首》,是悼念他的原配妻子韦丛: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谢公即晋王谢世家的领袖人物、太傅谢安。“偏怜女”指的是有“咏絮才”之称的才女谢道韫,是谢安的侄女。《世说新语·言语》:“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兄女”即谢道韫,深受谢安宠爱,元稹以之比拟韦丛深受其父宠爱。

  黔娄,春秋战国时隐士,西汉刘向《列女传·鲁黔娄妻》:先生(黔娄)死,曾子与门人往吊之。其妻出户,曾子吊之。上堂,见先生之尸在牖下,枕墼席稿,缊袍不表,覆以布被,首足不尽敛。覆头则足见,覆足则头见。(慕容逸:何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曾子曰:“斜引其被,则敛矣。”妻曰:“斜而有馀,不如正而不足也。先生以不斜之故,能至于此。生时不斜,死而斜之,非先生意也。”曾子不能应,遂哭之曰:“嗟乎,先生之终也!何以为谥?”其妻曰:“以康为谥。”曾子曰:“先生在时,食不充虚,衣不盖形。死则手足不敛,旁无酒肉。生不得其美,死不得其荣,何乐于此而谥为康乎?”其妻曰:“昔先生君尝欲授之政,以为国相,辞而不为,是有馀贵也。君尝赐之粟三十钟,先生辞而不受,是有馀富也。彼先生者,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不忻忻于富贵。求仁而得仁,求义而得义。其谥为康,不亦宜乎!”曾子曰:“唯斯人也而有斯妇。”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皆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贫贱夫妻百事哀”此句是千古名句,引发历代患难贫贱家庭的深深共鸣。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邓攸,字伯道,东晋人,官至尚书右仆射,《晋书·邓攸传》:“石勒过泗水,(邓)攸乃斫坏车,以牛马负妻子而逃。又遇贼,掠其牛马,步走,担其儿及其弟子绥。度不能两全,乃谓其妻曰:‘吾弟早亡,唯有一息,理不可绝,止应自弃我儿耳。幸而得存,我后当有子。’妻泣而从之,乃弃之。其子朝弃而暮及。明日,攸系之于树而去。……攸弃子之后,妻子不复孕。过江,纳妾,甚宠之,讯其家属,说是北人遭乱,忆父母姓名,乃攸之甥。攸素有德行,闻之感恨,遂不复畜妾,卒以无嗣。时人义而哀之,为之语曰:‘天道无知,使邓伯道无儿。’”

  元稹(779-831),《莺莺传》作者,后来《西厢记》就是根据《莺莺传》改编,与白居易合称“元白”,元稹娶太子宾客(后为工部尚书)韦夏卿季女韦丛,时为秘书省九品校书郎,夫妻恩爱,但官微人卑,生活贫困,韦丛去世后,元稹升官为监察御史,作了以上组诗,全诗里的“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皆到眼前来”,“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平白道来,不事雕琢,却真情动人,传诵不绝。

 

  三、十年生死两茫茫

  再接下来是北宋苏轼苏东坡的名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也是写给原配妻子王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上阕的“量”、“忘”读第二声,因为《江城子》押平声韵,此两字为韵脚。

  苏轼(1037-1101)与王弗同乡,都是四川眉山人,王弗是苏轼贤内助,王弗去世后,苏轼次年写了《亡妻王氏墓志铭》。王弗亡故整整十年后,苏轼正月二十日夜因为梦见,又写了此词,可谓长情。当时王弗墓在故乡,而苏轼在山东密州(今诸城)做官,相距遥远,因此说“千里孤坟”。

 

  四、谁复挑灯夜补衣

  再下来是北宋贺铸的《半死桐》,即词牌《鹧鸪天》,因为贺铸起名为《半死桐》,因此《鹧鸪天》多了个别名《半死桐》,同样也是怀念其原配赵氏: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阊门,苏州城门,贺铸夫妻曾经住在苏州(慕容逸:阊门,这词肯定打错了,以贺铸的风流,应该是娼门)。鸳鸯,雄曰鸳,雌曰鸯。“原上草,露初晞”是引用汉乐府丧歌《薤露歌》:“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贺铸(1052-1125),宋太祖原配孝惠贺皇后之族孙,贺知章后裔,面如铁色,故名铸,丑陋如鬼,又称“贺鬼头”,而因其名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又被称为“贺三愁”、“贺梅子”。贺铸娶赵宋宗室济国公赵克彰之女,赵氏在贺铸中年以后去世。夫妻俩虽然都是准皇亲国戚,但却家贫到借贷地步,赵氏曾经未雨绸缪,夏天就开始补贺铸冬天的衣服,贤惠勤快如此,也就是该词最后写到的“谁复挑灯夜补衣”。

 

  五、曾是惊鸿照影来

  再接着是南宋大诗人陆游的《沈园》二首,同样是怀念原配唐婉: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一)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其二)

  陆游(1125—1210),绍兴人,南宋四大家之一。陆游青年时娶唐婉,感情和睦,但受其母嫌弃,今人考证因为唐婉无子,夫妻被迫离异。后游玩绍兴沈园,巧遇再嫁的唐婉,他感慨而题《钗头凤》于沈园墙壁: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据南宋陈鹄《西塘集耆旧续闻》与明卓人月《古今词统》,唐婉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传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不久郁郁而亡。1199年,75岁的陆游作此两首《沈园》,到1209年他已经84岁,临死前一年,还怀念唐婉而写了《春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可谓终身系之,长情一至于斯。

 

  六:当时只道是寻常

  最后是清代纳兰容若怀念其正妻卢氏的《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但若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天上月”语出纳兰另一首悼亡词《沁园春》前序:“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长调。”玦代表有缺口,谐音“决”,诀别。“冰雪为卿热”典见《世说新语·惑溺》:“荀奉倩(荀粲)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下阙“软踏帘钩说”的“说”读作yuè,因为《蝶恋花》押仄声韵,按《词林正韵》,此词押入声第十八部,此处为韵脚。“唱罢秋坟”用的是李贺《秋来》诗“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还有《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赌书消得泼茶香”用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妻故事。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此首据张草纫《纳兰词集》是回忆与卢氏的夫妻生活,那么也可归为悼亡。

  纳兰容若(1655-1685),名性德,字容若,有“清初第一词人”之称,但不可否认,纳兰也很会抄前人的句子,这首《浣溪沙》就是一证,据张草纫《纳兰词笺注》,上阕最后一句来自《花间集》里五代李珣《浣溪沙》的下阙“镂玉梳斜云鬓腻,缕金衣透雪肌香,暗思何事立残阳”,下阙第一句来自北宋程垓《愁倚栏令》(春光好)下阙“昨夜酒多春睡重,莫惊他”。

  纳兰娶两广总督、兵部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夫妻恩爱,卢氏难产得病去世,他追怀不已,写下多首悼亡词,除了以上两首,还有《青衫湿·悼亡》《南乡子·为亡妇题照》《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鹧鸪天·十月初四夜风雨,其明日是亡妇生辰》与上文里的《沁园春(丁巳重阳前三日)》等。

 

  七、曾经沧海难为水  

  纵观以上悼亡名作,发自内心,脍炙人口,感动无数读者,这些才子的深情、长情毋庸置疑,但他们还有不专情的一面。狭义的专情,应该是一生只爱一人。而广义的专情,或许是一生会爱N人,但同一时间段里只爱一人,不会脚踏多只船。而我所谓的不专情,主要指他们一生不会只爱一人,在怀念妻子的同时,又会寄情其他女子,即狭义的不专情。

  先说潘岳,据潘岳好友、西晋文学家挚虞的《新婚箴》:“今在哲人,遭家不造。结发之俪,不同偕老。既纳新配,内芬外藻。厚味腊毒,大命将夭。色不可耽,命不可轻。君子是惮,敢告后生。”(慕容逸:厚味何意?南航:厚味,温州话“厚佬”也)

  潘岳跟杨氏是结发夫妻,十二岁时就被许婚,那么这里的“遭家不造。结发之俪,不同偕老”当然是指杨氏去世了,“既纳新配”当然是再婚了,而挚虞为此劝告他不要沉溺女色,保重身体,免得精尽人亡。

  潘岳对此,回复了一篇《答摯虞<新婚箴>》:“先王制礼,随时为正。俯从企及,岂乖物性?女无二归,男有再聘。女实存色,男实存德。德在居正,色在不惑。新旧兼弘,义申理得。然性情之际,诚难处心。君子过虑,爱已明箴。防微测显,文丽旨深。敬纳嘉诲,敢酬德音。”自我狡辩了一通,“男有再聘”,“新旧兼弘”,也表明他又娶了新妇。据王增文《潘黄门集校注》,公元298年杨氏去世,299年冬他作《悼亡诗》三首,一年后即300年8月被杀,那么娶新妇当在298年与300年之间,也就是说,他一边悼亡旧人,一边另娶新欢。

  继续说元稹,据陈寅恪考证,在韦丛之前,元稹曾经作有情诗《赠双文》,其实是写给另一个女子,而韦丛去世两年后,元稹就娶妾安仙嫔,同样感情美好,安仙嫔去世,一年后又娶裴淑,感情还是好。而期间,对每位去世的妻妾,元稹都有诗文怀念,无疑多情得很。

  还可以参看元稹另一名作《离思五首》,其四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据唐范摅《云溪友议·艳阳词》:(元稹)初娶京兆韦氏,字蕙丛,官未达而苦贫。继室河东裴氏,字柔之。二夫人俱有才思,时彦以为嘉偶。初,韦蕙丛逝,不胜其悲。韩侍郎作墓铭。为诗悼之曰:“谢家最小偏怜女,嫁与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画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赠钱过百万,为君营奠复营斋。”又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么《离思其四》是写给韦丛的悼亡诗。但据清秦朝釪《消寒诗话》“曾经沧海难为水……或以为风情诗,或以为悼亡也。”而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认为:“微之(元稹)自言眷念双文(蒲城所恋崔氏少女之名)之意,形之于诗者,如《才调集》五《杂思》之四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那么还是有争议的,也有可能写给双文。

  附加说明下,关于元稹的不专情,很流行的一种说法是他与薛涛的风流韵事,但据今人吴伟斌《元稹考论》考证,两人既未见过面,也无彼此唱和。

 

  八、梅子黄时雨

  然后说苏轼,王弗去世一年后,他写了《亡妻王氏墓志铭》,两年后娶王弗堂妹王闰之,随后又购得十二岁王朝云,后来成为他的妾,可谓一辈子都是跟姓王的女人搞在一起。1093年王闰之去世,他也写了《祭亡妻同安郡君文》。1094年他被远贬广东,朝云陪伴同行,朝云后在贬居地惠州去世,相传他题写了《惠州朝云墓六如亭联》: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不合时宜”见南宋费衮《梁溪漫志》:“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识见。’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乃曰:‘学士一肚皮不入时宜。’坡捧腹大笑。”“朝云暮雨”自然是用高唐神女、巫山云雨的典故。(慕容逸:从对联的人名对仗角度看,“暮雨”怀疑是苏轼另一位小妾。)

  而另据梁章钜《楹联续话·卷三·挽词》,此联是清人严问樵挽其姬人,但用了苏轼与朝云这一典故。即使此联不算数,他还写了《悼朝云》:苖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唯有小乘禅。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以及《雨中花慢》:嫩脸羞娥,因甚化作行云,却返巫阳。但有寒灯孤枕,皓月空床。长记当初,乍谐云雨,便学鸾凰。又岂料、正好三春桃李,一夜风霜。  丹青□画,无言无笑,看了漫结愁肠。襟袖上,犹存残黛,渐减余香。一自醉中忘了,奈何酒后思量。算应负你,枕前珠泪,万点千行。

  这些写给朝云的诗文同样情深意切,不弱于写给王弗的《江城子》。

  再说贺铸,据贺铸好友、词人李之仪记载,原配赵氏去世后,贺铸与苏州歌妓相好,写下著名的《青玉案》(据钟振振《北宋词人贺铸研究》是去世才一年,据王梦竹《贺铸年谱》是去世八年后)。

  我们看《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贺铸晚年住在苏州,《清一统志》记载贺铸宅在长洲(苏州)县城内醋坊桥,又有小筑,在盘门外十里横塘。“凌波不过横塘路”,就是指意中女子不来他的横塘住处,为此最后他就开始“闲愁”了。当然,这是简单化解读,贺铸一生未得朝廷重用,做的都是小官,抱负不能施展,闲置终身,这也是“闲愁”的另一种来由,即融入了多层寓意。

  另据南宋吴曾《能改斋漫录》“贺方回(贺铸)眷一妓,别久,妓寄诗云:‘独倚危栏泪满襟,小园春色懒追寻。深恩纵似丁香结,难展芭蕉一寸心。’贺得诗,初叙分别之景色,后用所寄诗,成《石州引》云:‘薄雨初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远客一枝先折。烟横水际,映带几点归鸿,东风销尽龙沙雪。还记出关来,恰而今时节。  将发,画楼芳酒,红泪清歌,顿成轻别。已是经年,杳杳音尘都绝。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清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望断一天涯,两厌厌风月。’”以上可见贺铸也并不专情。

 

  九、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

  接着说陆游,唐婉之后,他另娶王氏,据陆游《渭南文集·山阴陆氏女女墓铭》,后来在四川做官时还娶小妾杨氏。

  《山阴陆氏女女墓铭》全文如下:“淳熙丙午(1186)秋七月,予来牧新定,八月丁酉得一女,名闰娘,又更名定娘。予以其在诸儿中最稚,爱怜之,谓之‘女女’而不名。姿状瑰异凝重,不妄啼哭,与常儿绝异。明年七月生两齿矣,得疾以八月丙子卒,菆于城东北澄溪院,九月壬寅即葬北冈上。其始卒也,予痛甚,洒泪棺衾间曰:‘以是送吾女。’闻者皆恸哭。女女所生母杨氏,蜀郡华阳人。铭曰:荒山穷谷,霜露方坠,被荆榛兮。于乎吾女,孤冢岿然,四无邻兮。生未出房奥,死弃于此,吾其不仁兮。”

  “女女所生母杨氏,蜀郡华阳人”,据此可见陆游有后妻王氏的同时,还在四川娶妾杨氏。陆游如此爱他的女儿闰娘,以致于昵称她“女女”而不叫名字(小语:难怪南航喜欢叠名女孩,比如羞羞),我想应该有爱屋及乌的心理,对于杨氏,陆游肯定也是喜爱的。

  另外,一些笔记小说里也有记载,如元方回《桐江集》里有陆游携成都妓剃度为尼归。宋元陈世崇《随隐漫录》:“陆放翁宿驿中,见题壁云:‘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放翁询之,驿卒女也,遂纳为妾。方余半载,夫人逐之。”而恰好陆游也有《感秋》一诗:“西风繁杵捣征衣,客子关情正此时。万事从初聊复尔,百年强半欲何之?画堂蟋蟀怨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两书都是宋元作品,离陆游生活年代不远,虽然可能出于传闻,但陆游的风流韵事不是凭空之谈。

  最后说纳兰,在卢氏之前,纳兰其实有一妾颜氏,卢氏去世后继娶官氏,后又托词人顾贞观寻找其他红颜知己,以女词人沈宛为妾,纳兰与这几位感情也都不错,此外据说或还相思过入宫的表妹、亲友家妓。他的词集中有不少词是为卢氏之外的这些女子而作。

  关于颜氏,纳兰长子富格就是颜氏生,有清康熙进士赵殿最《皇清诰赠光禄大夫提督直隶总兵官都督同知管辖通省兵丁节制各镇富公神道碑文》为证:“(容若)夫人卢氏、颜氏,并诰赠一品夫人。公(富格)为颜氏太夫人所出。”

  关于沈宛,纳兰的老师是徐乾学,徐乾学之子徐树敏,徐树敏编有一部女词人集《众香词》,注曰:“沈宛,字御蝉,乌程人,适长白成容若进士。”此外清谢章铤《赌棋山庄词话》记载:“容若妇沈宛,字御蝉,浙江乌程人,著有《选梦词》,述庵《词综》不及选。《菩萨蛮》云:‘雁书蝶梦皆成杳,月户云窗人悄悄。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  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丰神不减夫婿,奉倩神伤,亦固其所。”这些可以证明沈宛至少是纳兰的妾。

 

  十、此情可待成追忆

  由此我文学化表达一下结论:他们是可以多次发芽的情种,四处扔香水瓶的情圣,每朵花都怀念到老的情痴,但却不是此生只拜倒一条石榴裙下的情人。

  (林六岁:四处扔这香水瓶的情圣,某日扔出发臭的香水,所闻到的叫“旧爱”。南航:为什么说扔香水瓶,香水瓶扔出后,砸到地上会摔碎,溢出香水,这就是四处留香,楚留香,但瓶子碎了,玻璃渣子会扎伤人,也就是寓意这些才子们的情爱,既带来甜蜜芬芳,也会造成伤害,犹如双刃剑。)

  对这些才子的深情长情不专情,试分析原因。一是男权社会里,婚姻制度允许男人三妻四妾,因此妻妾成群很正常。古代妓女往往色艺皆备,擅长歌舞器乐诗词书画,更具有妻妾没有的优势;二是封建时代社会风气、道德观对男人、文人风流多情持欣赏宽容态度,对他们的情事津津乐道,而正由于没有河东狮吼与舆论非议,他们才能坦然写下这些情爱作品;三是文学作品以情动人,爱好文学,耳濡目染,受历代文学作品的情感熏陶,即使不多情,也会变得多情起来(陈瑞赞:南航破坏了天下男人的形象,我要向他索赔)。

  话说回来,深情长情、写下悼亡诗文、又专情的文人也是有的。比如李商隐,婚前虽然有情事,但婚后忠心,妻子去世后拒绝娶妾,孤身终老(不过也有争议)。李商隐著名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也有说是悼亡诗,但历代争议很大,对其主旨除了悼亡说,还有令狐青衣说、自伤身世说、无解说、诗序说等等,各种说法达到十多种,不能确证,因此不列为悼亡作品。

  还有南宋状元、咱老乡、温州乐清人王十朋,南戏《荆钗记》说他中状元后,丞相想招为女婿,叫人私改其家信休掉发妻,完全是胡编乱造。还有当代著名词学家唐圭璋,黄黄的师祖,36岁丧偶后,至90来岁去世,一直鳏居,每年清明到妻子坟头吹箫怀念她。所以不能一棍子打死,但悖论是,最著名最动人最才华的悼亡诗词,偏偏是不专情的才子写的。

  无论古人今人,人的感情总是复杂多元的,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白首到老,是一种理想状态,很难要求所有人都做到。除此外,情爱是否可能还有其他表现形式,即一段段甚至同时多段?后者比如萨特与波伏娃这对情侣,终身相好却不结婚,彼此又各有情人或艳遇,比如电影《忧郁星期天》里,女主角伊洛娜跟萨保餐厅老板与餐厅钢琴家同时有情人关系,即“三人行”。

  人生很长,概率上总是存在碰到更好感情的可能。不专情等于多情,但多情不等于滥情,我想滥情是低标准或没有标准,而比滥情更下,那就是西门庆式的滥性。只要不负情不薄情,多情,至少比滥情滥性好。(南航2012年10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promisedland  > 读文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十大悼亡诗、
10首悼亡诗 声声爱别离
中元节 | 中国古代十大悼亡诗词
千古悼亡诗词:最痛莫过于情深不寿!
从悼亡诗看古代诗人的女恋情结
古代诗人追悼亡妻的诗作,那一首最令你感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