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王熙凤:荣国府里的“麻辣烫”—红色牧师.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王熙凤:荣国府里的“麻辣烫”

——“谁说女子不如男”杰出女性系列之二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现代领导科学与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陈海春

 

【引子】人民网-强国博客最近在干一件事,那就是评点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不久前,两位博友,一位靓女、一位俊男,分别向我发出邀请,前者是约我写一篇博文谈“红楼人物”,后者问我愿意出演他笔下的哪位“红楼人物”。我回答后者,我愿意出任“刘姥姥”,没想到此君竟然以此写了一篇短文,不愧是作家协会的会员,写得还挺有味道,只是对我的褒奖太过,愧不敢当。不过,作家对我为什么自选刘姥姥作为角色定位感到不解,倒是勾起了我一段往事。我读《红楼梦》还算比较早,当年,流传毛主席要许世友将军读5遍《红楼梦》,说是可以从一本爱情小说读出一部阶级斗争史。于是,我们几个高中生就照此办理,那可是在文革后期,天下几乎无书可读,一本《红楼梦》足以让我手不释卷。只是我当时处境颇为不佳,父母远在外地,我平日在中学住读,因为文革较乱,几乎没有父母敢让孩子远离家庭,所以白天还好打发,晚上就只有孑然一身,这本书是我熬夜的上品。另外,我还算幸运,周日可以到好友家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排骨汤,晚上躺在小床上读着《红楼梦》,看着书中的儿女情长,是何等惬意。只是,我就像书中的刘姥姥,眼瞅那些公子小姐谈笑风生,却无缘真正掺和其中;也像守门的焦大,只能看着林黛玉哭啼,连抚着她的手相劝的资格都没有。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恍如隔世!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中思想性最高,艺术性最高的一部现实主义的伟大作品。打开《红楼梦》,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就好像站在我们的眼前,让我们难以忘怀,而王熙凤无疑是其中刻画得最成功的一个人物。王熙凤是红楼人物中的重中之重,也是金陵十二钗中的重中之重。书中目录里出现王熙凤和凤姐的地方到处可见。以我看来,王熙凤是荣国府里活脱脱的一个“麻辣烫”。“麻”,让人摸不透;“辣”,让人不敢碰;“烫”,让人不能伤。这些特征,拿现代通俗的话来说,可是做女高级领导干部的必要和充分条件。其一,麻是怪味,不在“酸甜苦辣”系列之中,却让人有感觉到但说不出的奇特功效。其二,辣是辛味,它能压倒菜里所有的原味,是一种霸气、一种革命之气。其三,烫是痛味,捧在手里掌痛,摔到地上心痛。滚烫滚烫的热心肠和热面孔,总是会给人以假象并认可的。

——凤姐麻得闹人,麻得恼人。王熙风的第一次登场,是在林黛玉初进贾府时。曹雪芹是这样描写她的:“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好一个“三角眼” 和“吊梢眉”;好一个“威不露”和“笑先闻”。凤姐随着从后院一声:“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让林黛玉诧异:“这些人个个敛声屏气,恭隶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再来看看下面的场景,更是让人体会到了凤姐的怪异: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志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当贾母责怪她哪壶不开提哪壶时,凤姐又说了一大堆好话。你听听:“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竞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你说她闹不闹人。

毛主席说:“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当面说得好听,背后又在捣鬼”。王熙凤功于心计,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这也是人们对王熙凤最不好的评价。凤姐鬼点子多,但是,最坏的点子莫过于让贾宝玉和薛宝钗成亲。第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就讲了这段故事。当初,贾宝玉掉了玉佩,搞得神魂颠倒,加上父亲要放外做官,老太太和王夫人想通过给宝哥哥 “冲喜”缓解危局。但是,究竟是与林黛玉还是与薛宝钗结亲却成为了天大的难题。还是这个当初“可人”的凤姐出了个“好主意”——掉包计。后来,一个疯丫头不慎将秘密告诉了林黛玉,使得黛玉失去了方寸,口吐鲜血,卧床不起。贾母等人此时虽然也前来看望,但语气中明显带有责怪黛玉之意。看着老太太有所偏向,这时的王熙凤更是无情,面对“惟求速死,以完此债”的黛玉竟然没有丝毫同情之心。一方面告诉贾母,黛玉之事是小,宝钗之事是大;一方面继续试探宝玉,并说出此等话来:“老爷说你好了才给你娶林妹妹呢,若还是这么傻,便不给你娶了。”宝玉忽然正色道:“我不傻,你才傻呢。”更令人发指的是,黛玉还没有断气,凤姐就差人将黛玉身边的丫鬟紫娟“借走”,以使宝玉相信娶的是黛玉,后来虽改为雪雁,但目的还是达到了。年轻的时候当我读到:只见黛玉两眼一翻,呜呼,“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总是伤感不已,并对王熙凤恨之入骨。几十年过去了,随着自身阅历的增加,此事似乎想明白了。在贾家大厦将倾之时,任何一个进入贾家的成员,都要经过“顶层设计小组”的认可,都要具备应对危局的本事,像一个连花落了都要流泪埋葬、身心如此不健全的黛玉无论如何是不合适的。文革后,红学界羞于用阶级斗争的观点研究红楼梦,也不再提要把红楼梦当成一个阶级斗争史来读。不过,我认为,唯有阶级斗争的观点能够解释贾母、夫人和王熙凤的行为,不是吗?!

——凤姐辣得畏人,辣得损人。辣是凤姐性格中的主旋律,也是她性格中的亮点。林黛玉初进贾府,贾母向黛玉介绍这位表嫂时,说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京所谓‘辣子’,  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贾家之首的老太太一连两个“辣”字,算是对王熙凤最准确的判断。凤姐的辣源于早年的生活经历,她是“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凤姐辣,使得女人不敢欺,使得男人不敢期。却说“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凤姐临危受命,她的泼辣、霸气和精细暴露无遗,让荣宁二府的娘们儿不得不服。秦氏临死时,托梦给王熙凤,说她:“婶婶,你是个脂粉堆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并告诉了她一些家中大事。不过,真正与秦氏相干之事,还是在她死后,宁国府内中没有顶事的人,贾珍听了宝玉的推荐来找凤姐出任“大内总管”。婆婆夫人还怕她搞不好,招人非议,但后来贾珍一再恳求,并说:“从小儿大妹妹顽笑着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我想了这几日,除了大妹妹再无人了。” 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服,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心中早已欢喜。先见夫人不允,后见贾珍说的情真,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罢。”夫人悄悄问道:“你可能么?”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头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问太太就是了。”夫人见说的有理,便不作声。那凤姐果然不出所料是个人物,很快就理出了头绪: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弊端。凤姐对症下药,加之大家伙都知道:“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自然谨慎小心。一时间,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都烟消云散,并且通过杀一儆百,让下人们兢兢业业,执事保全。这不仅利在当时,也扬名其后。

再说贾敬过生日,凤姐去捧场,在一小山边,遇到了他老公的远方堂弟贾瑞,小色鬼见凤姐美貌顿起淫心,用话语撩骚。面临窘境,凤姐临危不惧,嘴上敷衍,心中暗想:“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日后,贾瑞常来拜访凤姐,凤姐忙没有见到。当平儿告诉凤姐贾瑞来过时,凤姐将原委告诉了这个心腹丫鬟。平姐顺着说:“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没人伦的混帐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风姐儿道:“等他来了,我自有道理。”随后贾瑞来时作何光景,就有故事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当贾瑞再次来到凤姐家,凤姐告诉他自己每天十分烦闷,需要找个人聊天,这个“明白人”贾瑞以为机会来了,说了这番傻话:“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利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的!”你想死还不容易,损招多的就是:先是让他在腊月日里,等着围墙外边,“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回家又挨了三十四大板,雪上加霜。过后两日,得了空,仍来找风姐。风姐故意抱怨他失信,贾瑞急得赌咒发誓。凤姐因见他自投罗网,少不得再寻别计令他知改,故又约他,自己却在点兵派将,设下圈套。是夜,贾瑞正自胡猜,突见一人,便意定是凤姐,不管皂白,饿虎一般,见人就抱并叫道“亲嫂子、等死我了。”那人只不作声。这小子拉了自己裤子,硬帮帮的就想顶人,后来才知顶错了。再后,哗拉拉一净桶尿粪从上面直泼下来,可巧浇了他一头一身,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战。贾瑞从此留下病根,当家人找夫人要钱治病时,凤姐竟然只打发了“渣末泡须的几钱”,并谎报夫人说给了二两银子。最后,一面“风月宝鉴”,让贾瑞与凤姐“上网”数度云雨,精尽气亏、撒手人寰。你说凤姐损不损,人家也是一片心意,买卖不成情意在,你如何要了别人的性命!

——凤姐烫得可人,烫得怕人。都说凤姐如何不是,其实凤姐也是挺有人情味的人,既有性恶的一面,也有性善的地方。其中,她与刘姥姥的交往史就是明证。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为的是家境窘迫,来找多年没有走动的凤姐讨钱,凤姐最初对她不冷不热,但是也决没有恶语伤人,倒是有些话听起来十分可心。比如,“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呢,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似的。”又比如,“‘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何况你我。”最后给了20两银子,搞得刘姥姥喜出望外,感叹道:“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既是她家丰收之后,也是荣国府内最红火的时候。刘姥姥带了新鲜时蔬上门,凤姐对刘姥姥的热度也提高了,不仅留她小住一宿,还引见给贾老太太。两个古稀老人家长里短的越聊越投机,贾母更是多留刘姥姥几日,凤姐一看得到了老太太的认可,热度立马提高,不仅令老婆子带来刘姥姥去洗了澡,还给换了衣服。刘姥姥以农民特有的精明,添油加醋讲了些段子,让满屋人高兴,第二天,逛大观园,刘姥姥装疯卖傻只为了逗大家乐,最后醉卧怡红园,酒屁臭气满屋,引起一段佳话。刘姥姥最后一次来到荣国府,已是凤姐病入膏肓之时,也是贾家衰败之时,“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掺似灯将尽”。平姐怕凤姐不适,先挡驾,后凤姐坚持要见。人之将去,其言也善,凤姐不仅说了许多可心的话,还将女儿巧姐儿托付给了刘姥姥,了却了一桩心事,而刘姥姥也铁肩担道义,不辱使命。正应了: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贵人。

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讲的是尤二姐上了贾珍、贾蓉父子的圈套,嫁给贾琏为妾。王熙凤“闻秘事”、“讯家童”,摸清底细后“越想越气”,歪在枕上,“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只待贾琏前脚走了”,就下令收拾了三间厢房,“依自己正室一样,装饰陈设”,然后带上见面礼,登门亲迎,妹妹长、妹妹短地亲热非常:“妹妹这样伶透人,要肯真正帮我,我也得个膀臂”,“妹妹还是我的大恩人呢”,“就叫我扶持妹妹梳头洗脸,我也是愿意的”,一边说,一边“便呜呜咽咽哭将起来”。花言巧语哄得“实心人”尤二姐“竟把凤姐认为知己”。待到尤二姐被忽悠到大观园后好戏才真正开始,凤姐表面上虽然依旧是“和容悦色”,暗下里却行兵布阵,步步进逼,先是唆使张华告状、追婚,接着挑唆秋桐,借刀杀人;然后又买通庸医,堕胎害命。可谓一步比一步逼得紧,一着比一着来得毒,直逼得尤二姐求生不得,吞金而死。凤姐害二姐,兵不血刃,在全过程中,“因无一点坏形”,所以不但尤二姐至死蒙在鼓里,就连精得像兔子的贾琏也没看出一点破绽,更在贾母等人面前赚得了“贤惠”之名。不过,哄得过大人物,未必哄得过小人物,“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家奴兴儿向尤二姐介绍的王熙凤时说,“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她都占全了。”“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只是尤二姐不以为然,天真地说:“我只以理待他,他敢怎么样!”“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瓮”,打翻了可是了得!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要不贾母在咽气前还告诫她:“我的儿,你是太聪明了,将来修修福罢。”许多人看凤姐贬多褒少,其实凤姐也有她的难处,陪着一个花心的老公,陪着二个疑心的老太太,陪着一大群各怀己心在大势已去荣宁二府的芸芸众生,她不这样做摆得平吗?就是这个“巡海夜叉”自己也这样说,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凤姐此言,不是意强,而是意弱,她是孤家寡人。她何尝不知道“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凤姐自己心里也明白是“骑上老虎了”,很怕别人“都要生吃了”她。有一次她对平儿说:“若按私心藏奸上论,我也太行毒了,也该抽回退步”。《红楼梦》里有句名言:“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为了风雨飘摇的贾家,这个“一从二令三人木”的王熙凤,掏心费力,既没有能够挽救贾府“运终数尽”,也没有能够摆脱自己“力拙失人心”的困境,最终导致凄惶向黄泉的可悲结局。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冬去春来939  > 我的图书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重点情节简答题
红楼梦主要事件概述
高考名著阅读<<红楼梦>>
凤姐和她的朋友们丨误读红楼之十一
《红楼梦》名著阅读测试题 (苏教版高一高考知识点专题训练)
《红楼梦》重要情节简述(24)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