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选择的
    又一次坐在火车站,来来回回,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我坐的这一侧,算是荒凉一隅吧,因为在修整,杂乱声不断,以致人烟稀少。不过,于我,感觉还算清净,尽管事实是清冷。又快过年了,很多人都在忙活着,看着人来人往,听着敲砸刺耳的声音,年,就这样越来越近了。
    早晨五点多起来,打折哈欠,我走进了离家的车。父亲母亲也都已醒来,送我远行。其实,不只是今天他们早起,只不过今早,我亲眼见证罢了。家里有两个小孩,一个六岁,每天七点有校车来接她上学,于是父亲每天都要提前起来,为孙女准备点吃的,以备孙女起床后不至于急于上学而不吃早餐。父亲时常六点之前就得起来,而他睡得并不早,他是个医生,又是个人开的诊所,一个人料理一切,母亲不是医生,帮不上什么忙,最近,国家又一次的要求我们村落实“合作医疗”政策,而父亲是担任我们村的医疗负责人,忙上加忙,无论怎样,他的生活都围着一个忙字。
    母亲的生活质量也好不到哪儿去,每天都要照顾一个将满未满一岁的婴儿,几乎是人不离身,孩子还不会走,时刻需要人的搀扶,母亲就这样,白天边顾孩子,边抽水、做饭、洗衣……孩子午睡了,可以放松一下,然而那放松,只是忙的时候不用在为孩子分心,放松,只是变成了一种简单的忙碌。孩子每天睡得很晚,因其白天睡了一些,于是疲惫的能陪着一个精神充足孩子,在床上等待着睡眠。晚,是必须的,孩子的睡眠是没有规律的,常常半夜醒来几次,饿了,喝奶。就这样,母亲一个五十过五的人,也过着一种不规律的、忙碌的生活。
    也许你们会问,孩子的父母呢?答案和问题一样,在当今这个社会很普遍,孩子的父母去打工了,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就这样,孩子的真正父母似乎是她们的爷爷奶奶,而不再是那名义上所谓的父母。复杂的情况,真的不知道该去指责谁,只不过,苦了上一代的父母。
    这几天,在家了很冷,唯有一天太阳给了无限温暖。父母每天忙碌的身影,把我的视野填的满满的,我看不到他们有闲下来发呆的时间。我回来了,母亲几乎一天都围着锅台转,做好吃的,就像每年大团圆时一样。吃了饭、刷过,刷完锅,准备下一顿饭,就这样,谁也弄不明白,一天怎么就那么快的过完了,我知道,这不只是冬天昼短的原因。
    在家的这五天,母亲几乎把好吃的饭菜一一摆在了饭桌上,尽管忙,吃,在儿子回来时,还是得有滋有味的。终于我在这里,已是个离家的孩子。要过年了,可是我要走了,放假不回去了,去打工。父母频繁而略有怒色的劝阻,没有阻挡着我远去的脚步。最终,我赢得了打工权,父母失去了团圆权。是的,他们养的起我,打工又何必了,可是我不能,还是想分担。我知道,放假回家,他们会轻松一些,会多出点空闲,然而,我还是没有留下,也许我的哥哥出去打工,也有这种心理吧,只不过,他们在家里留下了直接的负担,而我,却间接的让这负担继续着……
    在家,我知道了,人生总要做很多无意义的事,可同时,我也迷惑了,什么叫有意义呢?在家,可以不必为吃住发愁,但却要忙碌着;在外,却要时时为吃住担忧,尽管可以不是很忙碌。每个人都有一种生活方式,只是选择或者被选择的差别,能选择的,有福了;被选择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告 别
摘文
2006年10月19日:家
人这一辈子
家,就是有一个人永远在等你
我们很平凡,但我们更努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