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俯冲轰炸机凌空杀来,一举扭转中途岛海战战局
   利用日军防空战斗机追击鱼雷机的机会,美军SBD“无畏”俯冲轰炸机凌空杀来,几分钟内就引爆了“赤城”“加贺”“苍龙”三舰甲板上堆放的炸弹和鱼雷,一举扭转中途岛海战战局。

中途岛战役当天清晨,日军空袭中途岛的机群和守岛部队的战斗机展开了一场大混战,美军的“水牛”和“野猫”战斗机被零战杀得大败。

大约在这天早晨08:30 左右,美潜艇“黄貂鱼”号在日军舰队中间升起了潜望镜,发现那些舰艇正“高速前进,从潜艇近旁驶过”。早些时候,作为在中途岛西部与北部水域巡逻的11 艘美国潜艇之一的“黄貂鱼”号已经遭受了日舰的炮击和深弹攻击,现在,当潜艇向一艘大舰射出一条鱼雷后(未中),攻击又开始了。日本轻巡洋舰“长良”和驱逐舰“岚”用深弹轰击了“黄貂鱼”号。当轰击停止后,“黄貂鱼”再次升起潜望镜,“岚”号随即再度猛扑过来,更多的深水炸弹飞散而至,这次攻击一直持续到09:18,日舰放弃攻击并前去追赶南云舰队主力为止。此时,这片海域的积雨云已经飘散,天上已是朗朗晴空,驱逐舰的雪白的尾迹留在平静的海面上,就像一根手指,笔直地指向日军航母舰队的方向。这根手指给联合舰队带来了什么,现在还无从预料,不过,会知道的。

上午09:20,“企业”号的航空大队长麦克拉斯基带着第6 轰炸和第6 侦察中队的SBD 俯冲轰炸机来到预定的目标区时,却扑了个空!简单检查航线之后,他决定继续搜索。一个决定命运的判断就在此刻出现了。

轰炸机群的左边不太远的地方就是中途岛。以日舰25 节的航速,如果他们朝这个方向行驶,他们就会从岛旁开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日舰一定就在机群的右半边,他们无疑改变了自己的航向,但会如何改变呢?麦克拉斯基认为他们最大的可能就是调转航向向后撤退一段距离。基于这样的判断,他决定,机群转向正西搜索56 千米,然后转向西北方向,沿日舰接近的航线追踪。由于机内载油量的限制,麦克拉斯基决定到09:50 时如果还没有发现目标,就向东返回母舰。

也许是命运之神在冥冥中的安排,09:47,就在美机的搜索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海面上一艘孤零零的船吸引了麦克拉斯基的注意。他将这艘舰判定为日本巡洋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立刻判断出这艘驶向东北方的船是在追赶日本舰队主力!麦克拉斯基迅速将他的编队航向转向东北,沿那艘船的航线飞行。那艘鬼影般的船,并不像麦克拉斯基认为的那样是一艘巡洋舰,而正是前面提到的那支“手指”,日本驱逐舰“岚”!

10:02,差不多就是第6 鱼雷中队刚刚败退而第3 鱼雷中队的攻击刚刚开始的时候,麦克拉斯基的轰炸机群分成2 层分别从6000 米和4500 米高度上浩浩荡荡飞临日舰上空。上层的是麦克拉斯基亲自带领的第6 侦察中队,下层是理查德·贝斯特上尉指挥的第6 轰炸中队。第6 轰炸中队之所以飞在低层,是因为在接敌前不久,几架飞机用光了机上的氧气。

此时天气晴好,能见度极佳。450 到750 米高度上有一些碎云,机群上方没有云层。海面风速5—8 节,风向东南。麦克拉斯基简短呼叫了一下手下的飞行员,确定联络畅通后,就占领了出击位置。此时,第6 轰炸机中队的一架轰炸机燃料告罄,只得返航,而其他飞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的飞行员甚至希望眼前的就是自己的特混舰队!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一个最大的困难却缺席了:在这些SBD 飞向“下压点”(就是俯冲轰炸机由平飞转入大角度俯冲的位置)的时候,竟然没有日军战斗机的打扰,而且连军舰上的高射炮都保持着沉默!于是,“无畏”致命的俯冲就这么毫无阻碍地开始了。

攻击从日舰西南方开始,麦克拉斯基决心攻击离自己最近的两艘日本航母:西侧的“加贺”和东侧的“赤城”。4500 米上的贝斯特上尉用无线电向6000 米上的麦克拉斯基通报了自己攻击“加贺”号的意图,不过后者显然没有收到。10:22,麦克拉斯基率领僚机和第6 侦察中队转入70°的大角度俯冲。贝斯特惊异地看见原先比他们高1500 米的友机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笔直地冲向他原打算攻击的“加贺”号。第6 轰炸中队的2 个小队没有收到中队长“集结编队”的信号,也跟着麦克拉斯基冲了下去。

13 架“无畏”机以130 余米的间距一架接一架冲下来,“加贺”号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连舰上的高射炮都是在美机俯冲到一半时才把炮口扬起来。大约500 米高度上,美机投下了炸弹。麦克拉斯基和他的僚机没有命中,但第四位置的加拉赫上尉却把一颗454 公斤炸弹结结实实地砸在“加贺”号飞行甲板后部的鱼雷机中间。这些本来要去毁灭美舰的飞机现在再也不能飞了,它们携带的燃料和弹药瞬间引发了冲天烈焰,并很快淹没了全舰。上尉后面的2 架飞机的投弹只是近失,第二架还被击落,两名乘员阵亡。他们之后第七位置上绰号“尘土”的诺曼·克莱斯少尉投下的一枚炸弹落在“加贺”号前升降机旁边,另一枚则击中了加油设施,舰桥立即溅满了着火的汽油。后来的6 架飞机相继投弹,但此时烟火已经覆盖了“加贺”,准确计算命中了多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眼见“加贺”已经遭到攻击,10:26,贝斯特上尉和第6 轰炸中队的其余飞机转而攻击了“赤城”号。贝斯特后来这么回忆道:我们就在那里,晴朗的天空,平静的大海,我的面前就是“赤城”号。她的甲板被涂成了很浅的黄色,飞行甲板前部涂有一个巨大的红丸。那就是我的瞄准点。我把瞄准具的十字线钉在那个红球上,在1800 英尺高度时投下了炸弹。

贝斯特与他的僚机,埃德温·克罗格少尉和弗雷德里克·韦伯军士共命中2 枚454 公斤炸弹,还有1 枚近失。贝斯特的炸弹引爆了“赤城”号机库甲板上随意堆放的弹药,韦伯的炸弹则把飞行甲板后部准备起飞的日本飞机变成了一团烈焰。和“加贺”号一样,笼罩全舰的浓烟使得人们无法判定后续攻击的命中数。曾经指挥了对珍珠港的袭击,当时住在“赤城”号上的日军渊田美津雄中佐向我们描述了这个灾难的场面:看着四周,我被这几秒钟内突然降临的灾难吓呆了。舰舯部升降机后面的飞行甲板被砸了一个大洞,升降机则像熔化的玻璃一样扭成一团,无力地垂在甲板上。甲板变成了一大堆奇形怪状的碎块四散飞起。后面的飞机一个个都冒着青紫色的火焰,腾起滚滚浓烟。

短短5 分钟里,“企业”号第6 侦察中队和第6 轰炸中队的32 架俯冲轰炸机摧毁了日本海军机动部队2 艘最精锐的舰队航母。“加贺”号被命中4 枚1000 磅炸弹,于当天17:00 被放弃,19:25 消失在太平洋的波涛之中;“赤城”号只被命中2 弹,但也在当天夜间被放弃,并在5 日天明前由随行的“野分”号驱逐舰用鱼雷击沉。

与此同时,“约克城”号上马克斯·莱斯利少校率领的第3 轰炸机中队的17架俯冲轰炸机也出现在日本舰队上空,把3 枚1000 磅炸弹重重地砸在“苍龙”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把她变成了一团火球。

对于这次进攻,麦克拉斯基后来如此评价:接近投弹点的时候,另一个让我吃惊的事情出现了:2 艘航母的甲板上都挤满了刚从中途岛回来的飞机。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们找到日本航母的时候,一架日本水上飞机也发现了我们的舰队。当时那些飞机正在加油装弹,准备攻击我们的航母。如果我们第6 联队那时也像“大黄蜂”号的轰炸机那样向南返回中途岛……我至今还能想象“企业”号和“大黄蜂”号像“约克城”号三天后那样躺在海底的景象。

本文摘自《战争事典之热兵器时代4》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铁血老枪  > 军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途岛海战:日本人真的只是运气不好?
中途岛海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