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骑平西域:班定远制霸绝域传奇

武德充沛的班超

在西汉经营了西域,击败了匈奴之后,历史的车轮滚滚进入了汉末和东汉,这时西域的局面也在变化,而风云激荡的时代舞台,也在呼唤着新的英雄。在这样的情况下,耿恭和班超等人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呼应了时代的召唤。相比于被网络文学过分神话的陈庆之和王玄策,班超才是真正的优秀外交人员典范。

1.两汉之交的乱局

西汉末年,有着儒家原教旨主义气质的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为了显示新朝的权威,王莽对周边各族乱下诏令,改名、降爵、换印等比比皆是。

王莽导致了西域和周边的混乱

王莽这种无端挑衅,破坏了平静的民族关系,引起各族的极端不满。由是西域怨叛而役属匈奴,但匈奴所设立的僮仆都尉对西域的课以重税,西域思念着投靠东汉。公元10年,西域屯田军的将领陈良,终带,韩玄等人,阴谋投降匈奴。他们先是制造假情报,宣布匈奴十万骑兵来攻,让汉军趁机到各个堡垒亭障中设防,然后他们带着叛军围攻都护的官邸和住处,最后杀死了生病的西域都护刁户,然后,陈,钟二人自号“废汉大将军”,挟持西域驻军及其家属2000多人,投降匈奴。匈奴单于封两员叛将为乌贪都尉,安置在河边屯田。后来,王莽派人以重金买回了两人处死,而其余的汉军与家属, 则以一个部落的组织形式留居匈奴中。

此后,王莽派遣五威将王骏、西域都护李崇等出使西域,王骏等于天凤三年十二月经玉门千秋隧,天凤四年正月至大煎都侯鄣,并于此置幕府,调集军队,筹集粮秣。然后兵分为两路,一路由王骏、李崇自将,约二千人,自鄯善至尉犁,会莎车、龟兹、尉犁等西域诸国兵,共七千人,于公元17年六月进击焉耆遭到伏击,大约在同年十一月,王骏全军覆没,“李崇收余士,还保龟兹”;汉朝在西域的军势大衰。

敦煌圈马湾汉简对于王莽入侵西域的记载

借着这个机会,以往夹在汉匈两边的墙头草西域诸国,现在也开始了有了自己的立场和主意。西域诸国开始了自己的统一之路。

龟兹王学习汉家文化

东汉陶质阁楼

当时西域诸国中,已经开始了局部统一的过程,在西域列国中,以莎车、鄯善、龟兹、于阗、车师等国实力发展较快,其中尤以莎车实力最强。莎车国王在西汉时曾以人质王子居住长安,匈奴侵略了西域,唯莎车国王延不服,并宣布应当世世代代侍奉汉家,不要背叛。当时西域小国同时派人质王子前往汉匈两边两头讨好,王子在当地就会接受所在国的文化,比如楼兰王子屠耆对于汉文化有好感,而且还娶了汉人作为王后;龟兹王绛宾也是曾去中原学习礼制文化,并迎娶了有汉人血统的弟史公主为王后,在龟兹建立中原式的阁楼。所以争夺王子,扶持亲近汉文化或匈奴文化的接班人,是汉匈两边的文化争夺战,体现了双边软实力的影响。

而要用软实力影响西域小国,不仅需要强大的硬实力,更需要使者和外交人员的个人魅力。但是东汉初显然缺乏这样的人物。

长安城里有很多西域王子学习留学

2.莎车和于阗的小霸

东迁西域的斯基泰人

莎车是斯基泰人东迁后,在西域建立的小国,战斗力很强。莎车王延亡后,王子康登基, 率领旁国抗拒匈奴,并保护西汉留在西域的都护吏士、家属千余口,还发檄书给河西大将军窦融询问中国局势。窦融遂以河西大将军名义,奉命立康为汉莎车建功怀德王、西域大都督,统领西域五十五国,但实际莎王无力统领西域,于是希望借助汉朝的威望统领诸国。公元前37年莎车王贤请求复设都护,刘秀以“中国初定,未遑外事” 为由而未允许。公元41年,莎车王贤又遣使奉献,请设都护。刘秀最初决定让莎车王当都护,并赐给他都护印绶,但敦煌太守裴遵不同意,认为夷狄不可拥有封疆大吏的权利,于是刘秀又把都护印绶收回来,有重新赐给莎车王大将军印绶,引起莎车王贤的愤恨,他在西域仍诈称大都护以欺骗西域诸国。

后来莎车地区回教王墓,与之前的莎车无关

从此莎车王贤在西域发号施令,以汉朝的名义治理南疆各国;而东汉因为忙于内政,不管不问。公元45年冬,车师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国遣子入侍,献其珍宝,请派都护,刘秀以“中国初定,北边未服”为由没有答应。在对诸国厚加赏赐后,皆送还各国侍子,西域各国非常忧恐。遂给敦煌太守发 一檄书,建议汉政府发一诏令,伪称愿留侍子,不久就会派出都护,莎车知道此信息后,就会自动休兵。汉政府同意照办,过一段时间,莎车王贤见汉并未派都护,遂出兵破车师,攻杀龟兹王。

楼兰美女想象图

匈奴骑兵重新回到西域

位于盆地最东段,处于汉朝,匈奴,莎车争夺的焦点鄯善开始举棋不定,六神无主。这个由阿富汗-地中海人种建立的印欧人小国,在西域属于绝对的异类和少数民族,在各方势力中流转不定。鄯善王安感到 非常慌恐,遂再给汉廷上书:如果汉军不到,我们就要投降匈奴了。光武帝接到上书后, 给鄯善王回信说:如诸国力不从心,诸国可以选择投靠匈奴。刘秀这封回信,伤透了西域诸国的心,说明汉已绝对不会出兵,也不可能派遣都护,让西域诸国自谋出路。鄯 善国王接到刘秀的回信后,就与车师国王共同归附匈奴,此后西域诸国就陷入纷争的混乱局面。于阗王广德于公元60年擒杀莎车王贤,于阗国势强盛,与此同时,匈奴也乘机扩充势力,击败了于阗的霸业,给以后东汉经营西域增添了一些麻烦。

围困西域城邦的匈奴骑兵

3.汉朝的回归

楼兰遗址

东汉真正的经营西域,是从公元73年开始的,在意识到收缩性政策无效之后,当时窦固北伐匈奴的机会,公元72年,针对北匈奴不断南侵的紧张态势,东汉王朝开始进一步讨论抗击匈奴的对策。驸马都尉耿秉认为:“唯有西域,俄服内属,其势易乘也……先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以断其右臂……然匈奴可击也。”他建议孝明帝再次以西域为突破口,像西汉那样切断匈奴的右臂。耿秉的建议得到了孝明帝的赞同。

汉族武功的印证---燕然山铭

于是在这样的规划下,汉朝派班超、郭恂等三十六人出使西域。窦固这一决定很有战略眼光,他是想乘大胜匈奴之威,来镇服西域。其实班 超到西域所遇到的问题,远比窦固所想象的要困难得多,全靠班超的智慧和三十六人的勇敢才能打开局势 。

投笔从戎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是班固的弟弟。在班固被召入京任校书郎时,班超与母同至洛阳,因家贫曾为官家抄书以奉养其母。抄书很劳苦,班超愤怒叹曰:“大丈夫无它智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左右皆笑之。班超说:你们怎么会理解壮士的志向呢? 班超于是投笔从戎。后来他随窦固远征匈奴。班超任假司马,领兵别击伊吾庐,战于蒲类海、斩敌首甚多,受到窦固的表扬,认为班超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于是派班超与郭恂等 三十六人出使西域。

古代的西域三十六国图

这就是著名的“三十六骑平西域”的开端。班超等三十六人,首先到鄯善,鄯善就是罗布泊边的楼兰,是穿越白龙堆戈壁后的第一个城市,是白杨和红柳掩映的城市,罗布泊上的渔船星星点点,正在捕捞美味的咸水鱼。市场上在使用的古希腊的斯塔迪亚和奥博尔等货币单位,度量衡也是希腊式的;城市里的街道上,有不少斯芬克斯的木质雕塑,壮丽的王宫,往来的商队,鳞次栉比的市场,商人的住宅,看起来十分繁荣。这里也是公元前79年左右,汉朝屯田西域的起点。

楼兰的希腊式木雕

楼兰出土的赫尔墨斯织物像

鄯善王初见班超等,礼仪十分周全完备,过不几天就变为冷淡。班超估计一定是有匈奴使者来了,使鄯善王广改变了态度。他诈问鄯善侍者:匈奴使者已经来了几天了,他们现在在哪里呢?侍者惊恐地说:他们已经来了几天了,班超遂召集三十六人共同饮酒,并激昂地说:我们都在绝域, 欲立大功,以求富贵,现在匈奴才来数日,鄯善王广就改变态度,如果他把我们抓起来送给匈奴,我们的骸骨就成了豺狼的食物了,我们该怎么办?吏士都说愿听班司马的。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只有于夜间采取火攻,令敌人不知我们的虚实,才能一举消灭敌人。于是班超趁黑夜用火攻,消灭匈奴使者一百多人。当鄯善人得知此事,举国震惊班超等遂慰抚鄯善国王及其民众,并接纳鄯善侍子,使鄯善国归服东汉。明帝据此功劳,升任班超为军司马,命他遍召西域南道诸国也能归服。

西域的丝路分布图

到了楼兰,如果要深入塔里木盆地,有两条路可以走:其一,经过沙漠以南,沿着昆仑山北坂西行,第二是经过天山南路西进,就是帕米尔高原的大雪山了。

班超这次出使走得是南道。因为博斯腾湖和车师道位于北道,所以他离开楼兰之后,经过了只有1610人的且木,那里是沙漠中小小的谷地,葡萄园和果园;接下来是小宛,精绝,卢戎,於弥等城市。其中精绝位于尼雅县,王室曾经接受过汉朝王室的赏赐,对中原态度比较友好。不过这些国家都是袖珍的城邦,对于西域局势没有大的影响。而接下来的一站,对于汉朝的意义就比较重大了。

于阗人种长相,典型的印欧人长相

班超又去了于阗。早在西汉时,这里就有近40000人口,民殷国富,于田河从南向北,裹挟着昆仑山的雪水向北流淌。于阗国王广德听说班超在鄯善的作为,班超在那里杀死了妖言惑众的巫师,坚定了于田归附中央的决心,他们的国王也杀掉匈奴使者而归服东汉,之后西域诸国纷纷遣子入侍。

汉军重回西域

在班超的个人努力之下,东汉也终于在公元74年恢复了在西域的政治建制,以陈睦为西域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屯田金蒲城(新疆吉木萨尔北),以关宠为己校尉,屯田柳中( 新疆鄯善西南鲁克沁)这两个地方都位于封堵盆地北部山口和东部出口的要道之上,可见是东汉又准备收拢盆地的口袋。汉与西域断绝三十六年 的关系,至此复通。 当初龟兹王建为匈奴所立,依仗匈奴威力,据有西域北道,攻杀疏勒王,而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 王。班超听说后即从便道赶赴疏勒,在距九十里时,先派属吏田虑去劝兜题降汉,兜题不听。田虑遂 乘其无备而劫缚之。班超遂亲至疏勒城,宣布由于龟兹人无道,而立疏勒老王的兄子忠为王,得到疏勒人的拥护,然后又释放了兜题,以示宽容。

胡汉交战图

公元75年,北匈奴看到汉已恢复在西域的机构建制,非常恼火,于是就发起反攻,派遣左鹿蠡王率二万骑兵击车师,戊校尉耿恭遣司马将兵三百人救之,全军覆没。北匈奴在攻杀车师后王安得后,又进攻耿恭驻守的金蒲城。

西域土台型卫城遗址

公元74年,耿恭来到西域与匈奴作战。耿恭率数百人驻守车师后国之金蒲城,牢牢卡住天山朝向北匈奴的咽喉,与驻扎在车师前国之柳中城的同僚关宠互为犄角,防备匈奴侵入西域北道。但大军一退,匈奴又开始大举进攻,两万人把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

耿恭临危不惧,站在城头对匈奴大军喊道:“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耿恭提前让部下在箭头上涂了毒药,一被射中,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到了夜晚,伤口愈发疼痛,整个军营都是哀嚎声,此时数百人的守军居然胆敢趁着暴风雨来劫营!他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耿恭组织的敢死队一个冲锋蹂躏了一番,“杀伤甚众”。匈奴头领撑不住了,“震怖”,哀叹道:“汉兵神,真可畏也!”溃败而去。

虽然此役大胜,但耿恭知道,匈奴人迟早还会回来,金蒲城无法固守。他旋即把部队带到疏勒城(位于今天新疆奇台县),当年是汉军修建的一个要塞,依山傍水,地势险要,宜于久守。果然,匈奴人又来了,几万人被几百人击溃,匈奴人咽不下这口恶气,非得把疏勒城踏平不可!

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匈奴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死伤无数,就是攻不下城来。他们于是变强攻为久围,把河流上游给截断了。这一招很毒辣,守军开始缺水,一度“笮马粪汁而饮之”。耿恭下令打井取水,打到十五丈深,仍不见水。耿恭下拜祈祷,奇迹出现了,“飞泉奔出,众皆称万岁”。其实是汉军挖到了冰山的浅层地下水,所以缓解了这一灾难。

西域列国的混战

4.孤军守孤城

包围圈中的额汉军

漫长的围城仍在继续,这时又传来汉明帝驾崩的消息;而车师人也叛变了,与匈奴一起攻城。几个月过去,城中“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把弓弩上用动物筋腱做的弦和盔甲上的皮革等都统统煮了吃了。战士们一个个死去,但要塞仍然没有陷落,幸存者宁死不降,汉军大旗依然在城头高高飘扬。匈奴人也精疲力竭了,使出招降一招,对于投降的汉军和部署,单于一般是当成一个部落加以安置。匈奴使者许诺让耿恭当他们的白屋王,封妻荫子。耿恭说:好啊,叫你们的使者来。匈奴使者来了,耿恭把他抓到城头,一刀杀了,然后用火烤其肉。匈奴人见了,惊讶地瘫倒在地,一片哭声。一千年之后,岳飞写下慷慨激昂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即典出于此。

耿恭此举,断掉了匈奴人最后的招降希望,他们疯狂攻城,想杀光这些倔强的汉军。城里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但他们仍在坚持,杀掉每一个靠近的敌人。然而即便如此坚持也不可能击退匈奴,最后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此前派到敦煌寻求援军的部下范羌身上。

金浦城下的匈奴铁骑

公元76年1月,汉朝援军到达柳中城,此时关宠部已经全部牺牲,汉军找到的是遗落满地的尸骨和破碎的兵器和被焚毁的营地。援军内部也有了争论,有人认为翻越大雪山会给部队造成严重减员,而且耿恭可能也已经牺牲了;但是耿恭部将范羌泣血请求解救疏勒城的守军,他讲述了疏勒城当时的万众一心,请求自己领兵去解救耿恭。全体将士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最后,由范羌分出两千人赶往疏勒城。

汉朝的救援骑兵

羌带领两千骑兵长驱直入疏勒城。在经过了复杂的地形区之后,他们终于看到疏勒城头的火把和旌旗,心中略有安稳。走近后,他们看到了那隐约的汉军旗帜在寒风中飞舞。所有人都为之感动,这么长时间了,这些士兵仍然在坚守。城中汉军士兵原来有几百人,现在只有26人了,他们也愣住了:他们本以为是匈奴联军的又一次进攻,没想到是朝廷的援兵!两队士兵在城中相拥而泣,随后以最快的速度撤出了疏勒城,向东进发。

回到中原的耿恭士卒

这是一次流血的征途。匈奴人在后面拼命追击,汉军且战且退,以死相拼,一路上又不断有人倒下。到三月到达玉门关时,耿恭部的守军生还者只有十三人。这十三人穿的是破衣烂衫,手脚胼手胝足,血肉模糊。当时驻守玉门关的中郎将见到这十三名勇士归来,感动的留下了眼泪,亲自为他们沐浴更衣,凄惨之情令人伤心。

班超不甘心成为小官吏,所以来到了西域

东汉中央政府在决定放弃西域的同时,也命令班超回国。班超知道如果撤退,西域必然沦落到北匈奴的铁蹄下,但君命不可违,他必须遵命回国。但当班超决定由疏勒撤退时,疏勒举国忧恐,其都尉黎弇说:“汉使弃我,我必复为龟兹所灭耳,诚不忍见汉使去。”说罢遂拔刀自尽。班超撤至于阗时,于阗王侯以下皆号泣曰:“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并抱马腿不肯放行。班超被疏勒人、于阗人的真情实意所感动,又感到自己壮志未遂,于是决定违朝廷之命而留在西域,遂返回疏勒。

疏勒遗址

疏勒国为汉初西域三十六国之一,靠近帕米尔高原,也是斯基泰人建立的小国。由于地处交通枢纽之地,是古丝绸之路南、北两道的汇合点,也是中西文化的桥头堡。波斯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中原文化在这里交流。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土,疏勒是首站,中原人要出帕米尔,也是要经过疏勒国。这里和鄯善一样,是塔里木盆地的顶点之一,控制了这里可以封堵盆地的出入口,牢牢地把持住南疆大地的所有权。

5.以夷制夷

东汉画像石,胡汉交战图

但疏勒人在班超走后,又有人投降龟兹。班超遂捕斩降者六百余人。公元77年,东汉中央决定罢伊吾庐屯兵,北匈奴复派兵守其地,这是汉政府的一大失策,把一处良好的后勤基地让与匈奴。但班超在西域仍采取进攻战略。78年4月,班超率疏勒、康居、于阗、拘弥等国兵一万余人,进攻姑墨,石城,斩首七百级,遂有平定西域之志,于是上书中央请求派兵支援。其书曰:今天莎车和疏勒土地肥沃,和中国的领土一样肥沃,这里可以作为汉军大规模屯田的起点;而姑墨和温宿的国王都是龟兹人,他们属于吐火罗人,而温宿和姑墨都是斯基泰人的国家,两个满足矛盾较大,汉朝可以从他们入手瓦解亲匈奴的龟兹的霸权。

塞上江南温宿县

班超在上书中,提出“以夷制夷”,就地屯田两大制胜战略,使章帝也见到了希望,故见到上书后,认为“其功可成”。遂派假司马徐幹率弛 刑徒及义从千人去支援班超。从章帝所派的人选和人数,就可知章帝仍是信心不足、虚与委蛇、敷衍其事。仅派一千非正式军人,能打硬仗吗?但班超对徐幹的到来很振奋,得到心理上的鼓舞。原来莎 车国认为东汉不可能出兵,遂降于龟兹,而疏勒都尉番辰也已叛变。徐幹到来后,班超遂与徐幹合力大破番辰军,斩首千余级。

温宿的斯基泰人

龟兹的吐火罗武士图

84年,章帝派假司马和恭等率领800人支援班超。班超又发疏勒、于阗兵共击莎车。莎车贿赂疏勒王忠反汉,西保乌即城(今地不详)。班超乃更立其府丞成大为疏勒王,而发不反者进击疏勒前王忠,并遣使者说服康居王逮捕忠,以归其国,乌即城遂降。这是又一次“以夷攻夷”的战略胜利。公元86年,疏勒王忠从康居王借得精兵据守损中,遣使向班超诈降。班超知其奸诈而假装答应下来。忠遂以轻骑见超,被班超所杀,因大败其众,南道遂通。班超共发于阗诸国兵二万五千人攻击莎车。龟兹王发温宿、姑墨、尉头共五万兵救援。

龟兹等西域效果的军队

班超与于阗王共设伪撤兵之计,以分散敌人兵力。龟兹王得知班超要撤兵后,就亲率一万骑兵去西界阻击班超,别让温宿王率八千骑兵去东界拦击于阗王。班超等待两国大军已经出击,遂勒兵急驰莎车营,敌兵大乱,慌忙奔走。班超兵追斩敌兵五千余级,莎车遂降,龟兹等国兵也皆溃散。此后班超威震西域。 月氏王虽未涉及西域之事,但他曾遣使通过班超求尚汉的公主,遭到班超拒绝,并送回其使者,月氏王因此痛恨班超。

贵霜的武士军队

公元90年,月氏王派其副王谢,率七万大军越过帕米尔攻击班超。这些大军中,有属于吐火罗系的月氏人,有归于贵霜的斯基泰人,还有印度武士和少梁的希腊裔部队。汉军较少,皆大惊恐。班超为稳定军心对军士们说:“月氏兵虽多,然数千里越葱岭来,非有运输,何足忧邪!但当收谷坚守,彼饥穷自降,不过数十日决矣!” 月氏副王谢仗着军势强盛,向汉军猛烈进攻。 班超坚壁清野守而不战。月氏军抄掠又无所得。班超估计月氏军粮尽,必然派使者向龟兹求助,于是 就派兵数百于东道截击,尽杀其使者,并将其使者首级亮出让月氏副王看。谢大惊,遂遣使请罪,愿得 生归。班超遂放他们回国。由是月氏震恐,在战场上的马失前蹄和后勤能力,并不能论证汉军的战斗力绝对强于月氏人。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西域不适合大兵团作战。

贵霜的骑兵部队

公元91年,窦宪大败北匈奴后,龟兹、姑墨、温宿请降。汉遂恢复西域都护、骑都尉、戊己校尉等官职,以班超为都护,徐幹为长史,统辖西域,并废除反汉的龟兹王尤利多,另立其侍子白霸为龟兹王。当时唯焉耆、危须、尉犂三国因攻杀过前都护陈睦而心有余悸,犹怀二心。班超遂以软硬兼施、攻抚并用的战略,分化三国。首先发兵攻下焉耆,杀掉焉耆王广,另立元孟为焉耆王。班超为安抚 焉耆人民,在焉耆住了半年,缓解了与焉耆的矛盾,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于是西域五十余国,悉皆纳 质内属焉。”班超因定西域功,被封为定远侯,食邑千户。

定远侯

班超在西域活动三十余年,年老思乡,故上书给和帝,提出回乡的要求。班超的上书,不仅考虑思乡问题,还考虑“蛮夷畏壮侮老”,一旦自己年老智昏,办事失误,会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更怕后人说自己为贪图富贵而老死在西域。这些话都是班超“义不营私”的肺腑之言,读来令人同情。但班超上书后,不见朝廷的反应,班超的妹妹班昭也为她哥哥回乡事而着急,于是也给 安帝上书,替班超说情。和帝看到班昭上书后很受感动,遂下诏征还班超。班超在西域三十一年,于公元102年八月回到洛阳,改任射声校尉,因病死于九月。

楼兰的简牍

魏晋楼兰残纸

而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东汉对西域的征服与经营,最活跃、最兴盛时期,还是班超在西域三十余年的活动时期。从楼兰和西域出土的文书残纸显示,东汉一直在裁减驻扎西域大军的规模,直到将西域驻军撤回到玉门关附近,以名义遥领西域诸国。

6.总结

班超在西域所以能取得辉煌的成就,主要有以下三点原因。 其一,班超所以能以三十六人横行西域,主要是班超的个人才干。在东汉无法提供大规模军队远征的情况下,只有依赖个人的智谋勇气,和西汉的情况非常不同。 其二,是西汉的政治影响。回想当初西汉与西域交往时,是困难多端。西域诸国都不知道西汉帝国的虚实大小,没有一国肯归服西汉。各国派使者到长安各地,看到汉帝国的强大、富庶之后,才知道西汉是大国、强国,特别是在征服大宛之后,对西域震动很大。以后汉又多次大败匈奴,废除匈奴在西域设置的僮仆校尉之后,又设置西域都护,西汉又在西域各地屯田,军需可以自理,也得到西域人民的理解和支持。有些西域小国怕匈奴威胁而采取两属政策也得到西汉的谅解。以上这些情况,都深深印在西域人民的脑海中。所以东汉建国初,就有西域各国愿意主动投靠汉国的请求,这是西汉初年所没有的事情。如果没有西汉留 下的政治基础的影响力,班超就不可能得到那样优厚的待遇。 其三,是班超的智慧、勇敢与战略。在与国内完全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班超运用智慧,采用以夷制夷的战略,即用归服汉朝的西域诸国的兵力,攻打叛逆的西域诸国,并用坚壁清野战略,逼降大月氏。当他知道莎车、疏勒“田地肥广,草木饶衍”时,就决定采取屯田,以解决军需供应问题。不劳烦内地的长途转运。

而在整体时代风气转向保守内敛的时代,班超还能抗拒皇命,像陈汤矫诏那样擅自立功,而且他还迎娶了疏勒的王女,这在中国历代的外交活动中都绝无仅有。中国的公主外出和亲的多,但是主动迎娶外国公主的却很少,但是班超却算是开了一个先例。在女性地位很高的西域,公主是开启国际关系的重要钥匙,大宛就是“其俗娶妇先以金同心指钚为娉,又以三婢试之。不男者绝婚”。而班超很早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在当时普遍是大男子主义的汉代是很少见的。

西域的舞女

当西域有些国家在汉与匈奴之间持犹豫态度时,就采取软硬兼施,攻抚并用的战略,使之归服汉国。东汉在西域始终没有投入太多的兵力,也没有投入很多的军需供应,几乎全靠班超、徐幹等中下级军官的智慧与战略,利用西域的人力、物力,打退北匈奴对西域的侵扰。对西域的战争,实际也是对匈奴战争的延伸,保住西域也是保护东汉的安宁。“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屯田和远征的思路,直到今天依旧存在,这片土地已经被深深地烙上了中国的烙印。

班超雕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铁血老枪  > 军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班超
投笔从戎,扬威西域--班超(我的英雄偶像)
威震西域的班超是怎样打通汉与西域通道的?
再通西域之将--班超
遥望西域 班超:一个CEO的创业史之四 在订单中煎熬
班超是如何让西域诸国顺服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