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水浒讲堂---第八讲 豹子头林冲---悲剧英雄的可怜与可恨

2017.06.07

关注


讲堂---第八讲  豹子头林冲---悲剧英雄的可怜与可恨

在《水浒传》的众多人物当中,林冲可算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了。“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一段甚至登上了中学语文的教科书,这样,凡是读过高中的人都知道林冲这个行侠仗义、胆大心细、嫉恶如仇的英雄豪杰,同时,通过林冲的悲惨遭遇也知道了“逼上梁山”的典故,林冲的知名度必然相当的高啊。

在传统的理解中,《水浒传》一直被认为是描写封建社会广大劳动人民在丑恶的社会制度下,从忍辱负重到奋起反抗的农民起义的反封建小说,其中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林冲的事迹,林冲的事迹很好的诠释了“官逼民反”这个在万恶的旧社会恒古不变的规律。

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高中的课文里节选了林冲在遭到高球迫害追杀忍无可忍奋起反抗的这个情节,却没有对产生这个后果的深层原因一并剖析,必然会使人们对林冲和林冲身上发生的事产生误解,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那么,林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水浒传》的作者前后花了将近七章的篇幅(六章之后便是分散在各章节中的零星的碎片了,暂且算作一章)来描写的这个人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首先说,《水浒传》作为中国古代文学四大名著之一,最大的特点应该是对不同阶层、不同性格人物的描写刻画特性鲜明,入木三分,作者的高明之处就是从来不对任何人和事做自己的主观判断,而是把这些人和事坦坦白白的摆在读者的面前,让读者自己通过人物的行为和语言去品味。这应该是水浒传最有魅力的地方。

从这个角度来看,林冲这个被主流舆论盖棺论定的人物,倒还真可以在好好的重新品味一下。

从人物的个性讲,林冲就是一个武艺高强、魁梧伟岸的既无智商又无情商、而且心眼小又自私的怂人。

真的是这样吗?好像这与我们看到的形象不太相符呀!

的确如此,在林冲的身上,有一个很是怪异的现象,就是林冲的舞台形象和书中描写的形象很不相符,书中在林冲出场的时候是这样面写的“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燕额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人称“豹子头”,这个长相和张飞很相像,就连林冲使用的兵器都和张飞一样---丈八蛇矛枪。

这简直就是一个张飞呀!怎么在舞台上,形象变成了一个面目清朗的小武生了呢?(戏曲如此,影视形象亦如此)。至少应该是小号的张飞才是。

在民间,林冲作为一个威猛的男人的形象是不被认可的,而作为一个有武艺的小生形象是被认可的。

为什么?除了武松说话文质彬彬以外,他应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行伍之人,一个靠武艺本事吃饭的人,应该是阳刚气十足的人,但很遗憾,他不是,他就是个怂人,一个很好面子的怂人。

林冲这个人,说话和办事从来不在一个频道上,说的和做的基本上是两码事,说的是给别人听的,做的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拿他老婆,那个貌美如花的林娘子被高球的干儿子高衙内盯上,并百般调戏,想尽办法弄到手这件事说起吧!

小说中林冲出场是在大相国寺,本来是陪着老婆去大相国寺烧香许愿,大约应该是为了子嗣的事,可是林冲到了大相国寺并没有和老婆一起去烧香许愿,他让侍女陪着老婆烧香去了,自己却挥着扇子踱着方步跑到寺院的后园观花赏景去了,书中描写这位林大官人的打扮:“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

这哪里像个武士?再说,这个打扮,和他“豹头环眼,燕额虎须”搭在一起真的挺配吗?

我想,作者这是想通过这个打扮告诉大家这样几个信息:第一,林冲家境很不错,第二,林冲是个喜欢附庸风雅的武士,第三,面相长得再威武也不能耽误一颗爱美的心。

就在他赏花赏景的时候,在菜园子外面看到了鲁智深在给自己那帮泼皮朋友耍禅杖,林冲看了不禁高声喝彩“好!”

鲁智深听了连忙问:“谁呀!”这么内行?这是遇到知音了!于是双方英雄相惜,互作介绍后便结拜为兄弟。

这时候我们知道了,林冲果然不简单,响当当的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鲁智深当然十分高兴,自己刚到京城,举目无亲,身边只有几个泼皮朋友,能和林冲结为兄弟真是欢喜得不得了,两个人这就摆开酒菜喝上了。林冲这个时候已经吧陪娘子烧香许愿这码事忘的干干净净,这算什么?没心没肺呀,在中国的封建社会,让自己的娘子出入这人来人往鱼龙混杂的寺庙,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一件事,很容易出事的。《水浒传》里有个好汉杨雄,也是任凭自己的老婆到庙里烧香许愿,后来就和和尚有一腿了。

这不是吗?就出事了!不过不是老婆偷汉子,而是漂亮的老婆被那个专门调戏良家妇女的高衙内看上了,和一帮跟班混混拦着林娘子不让走,嘴里还不干不净的,林娘子的侍女一看不对劲呀!赶紧找林冲,跑到后园看林冲正和鲁智深喝酒吹牛呢!这个侍女说话也很有意思:“官人,休要坐地!娘子在庙中和人合口!”“合口”应该就是争吵的意思。侍女的意思就是:官人,快别踏踏实实坐这儿喝酒了,你老婆在庙里和人吵起来了!林冲一听,连忙问:咋回事啊?侍女说:娘子被一个奸诈不及的人拦住,不肯放啊!林冲知道事情不妙,赶忙起身跳过断墙缺口向庙里跑去,跑的挺快的,鲁智深他们在后面追没追上。

林冲老远看到一个小子背对着自己正拦着自己的娘子嘴里说:小娘子,咱们上楼吧?我跟你有话说。林娘子面红耳赤的怒斥到:光天白日的你怎么调戏良家妇女!见此情景,林冲冲上前去劈手抓住那小子的肩膀扳过身来举起拳头就想往那混蛋的脸上招呼。林冲这身手挺敏捷啊!不愧为八十万禁军教头。

但是且慢!当林冲将那家伙扳过身来看清脸面的时候,他已经高高举起的拳头却软软的放了下来:那混蛋他认识,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人送外号花花太岁。那高衙内回头看看林冲:关你什么事?轮到你来多管闲事了?他根本也没把林冲放在眼里。这时候林冲没说话,只是喘着粗气瞪着眼,高衙内旁边的人赶紧说:老大,这娘子是林冲的老婆。高衙内没吭声,随从们赶紧给林冲说:衙内不认识你家娘子,多有冲撞,得罪。那高衙内估计不是这么想的,随从们哄着高衙内走了。

走了!

看样子,林冲是真的害怕这个高衙内,或者是真的害怕高俅,自己的老婆被调戏了,高衙内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说,估计这个花花太岁心里想:你老婆又怎么样?我看上了。当林冲举起的拳头软软地放下的那一刻,高衙内的心里肯定是对林冲一万个看不起,也看到了可以把他老婆搞到手的希望。林冲是真怂啊!

怂人林冲肉烂嘴不烂。当鲁智深带着十几个人赶到的时候,看到林冲正领着老婆和侍女往回走呢,鲁智深很纳闷:人呢?那个混蛋呢?怎么就放走了?没教训一顿啊?林冲说话很有意思:那个人是高太尉的干儿子,他不认识我娘子,误会了。我本来想揍一顿,看在高太尉的面子上,先让他一回。这个“让”字真的很无耻,林冲的嘴脸已经不那么清朗英俊了。鲁智深一听就急了:你就是怕你那个顶头上司高太尉!老子不怕!要是我撞见那个“撮鸟”,先让他吃我三百禅杖!林冲这个时候又说了一句恶心话:兄长说得对,我也想揍他一顿,就是被大家拦住了,权且饶了他。这句话就是狡辩了。

这件事并没完,高衙内自从遇见林娘子便惦记上了,这和林冲在庙里那只举起又软软放下的拳头有很大关系。林冲的态度让这个高衙内更加肆无忌惮了。这个时候,林冲的一个发小也是高俅家的帮闲(虞候)陆谦出面了:他帮着高衙内实施了诱骗林娘子的计划,基本计划是这样的:陆谦请林冲吃饭,然后派人到林府以林冲酒醉为由,诱骗林娘子到陆谦家中,给高衙内创造机会占有林娘子。这个计划几乎成功了,但是一方面由于林娘子誓死不从,另一方面林冲家那个侍女也的确给力,发现势头不对,便很快找到了和陆谦一起喝酒的林冲,林冲及时赶到,那高衙内到底是做贼心虚,跳窗逃跑了。

林冲上得楼来,看见只有自己的老婆在屋里,高衙内早就不见了,他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找见。这个时候林冲问了娘子一句“没让那小子得手吧?(不曾被这厮点污了?)”娘子连忙说:没有(不曾)“,林冲这才开始发起威来,把陆谦家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这个林冲,真的是挺无耻的,老婆受了惊吓,受了委屈,这家伙不是安慰和抚慰,倒是对是不是吃亏了挺上心,他那个意思如果没得手,还算损失不大,要是的手了,那亏可就吃大了。

在没吃大亏的前提下,林冲又一次开始了表演,他先是到和陆谦一起吃饭的酒楼找陆谦,当然肯定是找不到,傻子都知道此时陆谦应该在哪里。但是林冲却在接下来的三天,每天到陆谦的家门口堵,手里拿着把刀,气势汹汹地坐在陆谦家大门口。他的这个举动与其说是找陆谦拼命,不如说是自找脸面做给来往的路人看的。真的要报仇也不用这样大张旗鼓的。

事情果然如此,三天之后,林冲就把这个事“放慢了“。估计是经过几天堵门,他的表演也基本上达到了找回面子和装腔作势的目的。林冲就开始和鲁智深天天喝酒,也算是借酒消愁吧。又过了些日子,这件事就彻底被他遗忘了,陆谦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招摇过市了。这林冲真的是没心没肺啊!林娘子给他当老婆真是糟蹋了。

林冲把这事忘了,高衙内没忘,不但没忘,惦记林娘子惦记出病来了。高俅这个公认的奸臣、坏人当然会做出卑鄙的事来,又是这个陆谦,还有一个帮闲叫富安的,给高球出了个极阴损的坏主意:把林冲干掉!办法也很简单,就是栽赃陷害。

这个办法还挺灵的,林冲就上当了,掉坑里了。上当的原因,就是林冲对高俅高衙内放松了警惕。

林冲误入白虎堂本来是死罪,但是他遇到了一个好人,一个好官。办案孔目孙定对高俅素来不满,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高球在故意陷害林冲,于是就顶住压力,在案子上周全了林冲。高俅也没办法,只好认账。最后判定林冲带刀误入白虎节堂,被刺配沧州。但是高俅他们并不死心,买通了董超、薛霸两位解差,要在路上结果了林冲的性命。

林冲的发配之路充满凶险,而此时的林冲不但浑然不知,他把心思又放到了歪地方了。

他要休妻。

林冲的这个举动,有很多人认为是出自于林冲的心地善良,怕老婆跟着自己受连累。其实不是这样的,林冲的老婆被高衙内盯上、惦记上并不是因为她是林冲的老婆,是因为长的漂亮。不管她是谁的老婆,都逃不过高衙内的魔爪。林冲作为丈夫,保护自己的老婆应该是天经地义的责任,但是林冲戴上枷锁发配沧州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和逃避,休妻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是林冲害怕这个貌美如花的老婆今后会不断的连累自己。

在林冲的心里,一定是对这个老婆恨之入骨的,他把自己接二连三的倒霉原因都归咎于他这个美娘子了,因为这个美娘子自己的大好前程和幸福生活全给毁了,真是“女人是祸水。”所以,他不惜在老丈人张教头面前发毒誓(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是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也要休了自己的老婆,目的只有一个“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这林冲的确是没有一点良心啊!为了躲避高衙内的陷害,他把自己的老婆抛弃了,可以想象,如果林冲休掉了自己的老婆,林娘子的命运实在堪忧,应了陆谦的那句话”除非死了,那小娘子逃不出衙内的手心,早晚是你高衙内的“。林冲这是把自己的娘子往火坑里推啊,最终,林娘子还是死了,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她选择了自缢身亡,除了是对高衙内的反抗,也是对林冲的绝望。

”女怕嫁错郎“啊!

林冲在后来杀了陆谦等人之后,投奔梁山的路上在朱贵的酒馆里题了一首诗,风格和宋江在浔阳楼题的反诗相类似,这首诗的头一句是: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每次看到这首诗,觉得林冲挺不要脸的,他既不仗义,也不朴忠,有时候林冲还挺阴险的。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当鲁智深在野猪林救了林冲之后,为了怕董超薛霸两个解差再对林冲下手,他一路跟随保护林冲前往沧州,董超薛霸收了高太尉的金子,眼看办不成事了,想着回去怎么和高太尉交代啊?他们在路上吃饭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打听鲁智深的来历,知道了鲁智深的来历回去怎么说也算是个交代啊!鲁智深很警惕,当被问到在哪个寺庙主持时,鲁智深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到高俅那里告状啊?我可不怕。我若见到他,先让他吃我三百禅杖!两个解差不敢再问了。

快到沧州的时候,鲁智深对林冲说:快到了,前面都是大路了,人家也多了,应该没什么危险了,我也要回去了,然后把两个解差叫到面前,用禅杖砍断了一颗松树以此警告两位解差,然后扬长而去,两位解差目瞪口呆,赞叹不已,这个时候,林冲说了一句话:“这算什么?相国寺一株柳树也被他连根拔起!“

唉!如果不是智商有问题,那就是阴险了。实际上后来鲁智深也对自己这个结义兄弟没什么兴趣了,也许是林冲的所作所为他已经看不下去了,所以他们渐行渐远再没有什么瓜葛和交集了,林冲去了梁山落草为寇,鲁智深却选了二龙山落草,在鲁智深的眼里,武松尽管有毛病,但也是一条快意恩仇的好汉,杨志才算得上是真的老实人,“为人最朴忠”应该是杨志才对。

林冲做得最痛快的事无过于风雪山神庙,手刃背叛自己的兄弟陆谦和设计陷害自己的富安以及既贪婪又助纣为虐的差拨。这种痛快的杀戮是林冲内心愤懑的一次宣泄,也是改变林冲世界观的一次洗礼。在此之前,林冲一直谨小慎微的保护着自己的地位和幸福生活,总的来讲他还是满意的,但是,随着自己的老婆被高衙内盯上,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但可恨的是他把自己的厄运竟然归咎于自己的老婆,而对高俅高衙内的迫害,他却是一味地退让、躲避,甚至用休妻的举动向高衙内主动示好,希望高衙内看在他放弃老婆(客观上相当于拱手相让)的份上也放自己一马,但他的如意算盘并未如意,最后他自己还是没躲过高太尉的追杀,而老婆也绝望的走了。

直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林冲才开始愤然反击,这种反击看起来悲壮,但是也的确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说到底林冲是缺乏应对危机的智商和情商的。

水浒传里有一个人物,尽管不在一百单八条好汉名录里,但也端的是一条好汉,这个人叫王进,是林冲的同事,也是禁军教头,还是九纹龙史进的师傅,在面对相同的危机面前,王进的智商和情商就比林冲高得多。

王进的父亲是一个嫉恶如仇的汉子,在高球还是市井无赖的时候,因为看不惯高俅欺负老实人,便仗义出手痛揍了高球一顿,高俅怀恨在心,后来高俅发迹了,做了殿帅府太尉,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找王进报仇。王进听说自己的父亲当年痛揍的市井无赖高俅做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知道大祸将至,他一开始选择的是小逃避,就是装病不上班,后来高俅急了:有病也得上班,爬不起来就给我抬过来!真是铁了心要报仇。王进在感受到威胁的时候,非常果断的选择了远走高飞,他带着自己的老娘连夜离开东京,投奔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去了。这叫三十六计走为上。高俅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山高皇帝远的延安府,这就是王进的智商和情商。

反观林冲,在遇到危急的时候,侥幸心理占据了上风,对于事件的危险性认识严重不足,同时畏惧怕事也是他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原因,在死到临头的时候尽然还幻想着息事宁人。对于高俅这个泼皮无赖出身的混蛋认识显然不足。他一直有一种和高俅关系不错的错觉。在面对高球的威胁时,王进知道自己是惹不起高俅的,但惹不起躲的起。林冲也知道惹不起高俅,他的选择是希望自己的运气好些,也许高俅会高抬贵手,自己既能躲过灾难又能保住自己的一官半职和貌美如花的老婆,当他知道实在躲不过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老婆自保,假如不是那个贞烈的林娘子誓死不从,说不定林冲还真的就躲过了,风雪山神庙那场悲壮的故事也就不会上演了,在这个角度上看,林冲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妨碍他的祸根是林娘子,同时,我们也看清了林冲。

从林娘子的遭遇可以看出,林冲这个人是非常自私的,他这种自私的人格必然导致心胸狭隘,性格内向并且阴暗,林冲在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里属于很能隐忍的人,但是他的这种隐忍和内心强大的,修为到家的隐忍有本质的不同,林冲受了委屈可以忍,但是只要有机会,他就要把自己的隐忍发泄出来,这种性格就是小心眼,睚眦必报。

在火并王伦这件事上,林冲的小心眼和睚眦必报表现得淋漓尽致。

要说王伦这个人有多好,实在是不靠谱,但有多坏呢?也未必。说到底王伦就是个本事不强、格局不高、心眼不大的凡夫俗子。大概是屡考不中,王伦心灰意冷,还是受柴进的指点来到了水泊梁山,做了山寨之主。在杜迁和宋万的辅佐下,水泊梁山也在逐步的发展壮大。这个时候,林冲揣着柴进的推荐信来到了山寨之中,在山寨的四位头领当中哪一个都不如林冲的本领强、名气大,林冲的到来让王伦感到威胁实际上也很正常,就像后来宋江到了水泊梁山大肆收罗各路英雄好汉形成了强大的宋江集团,晁盖也是感到了威胁,甚至临死也不忘给宋江出道难题。王伦为难林冲既是正常的,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如果说王伦单纯的认为林冲就是个威胁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强烈地邀请杨志入伙呢?杨志就不是威胁吗?如果说邀请杨志入伙是为了牵制林冲,那么王伦就不害怕林冲和杨志合伙把他王伦给灭了吗?

王伦最大的顾虑应该是对林冲的把控,他觉得林冲是个不好把控的人。除了林冲的本领高、名气大之外,林冲犯下的是杀人的死罪,得罪的是官府,要是官府知道了林冲上了自己的山寨,官军打上山来后果不堪设想,杨志尽管也是犯了罪,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至多也就是失职,威胁就要小得多。所以,王伦可以说是对林冲一百个不放心,在这个心理的驱使下,王伦对林冲百般刁难也就不足为怪了。林冲对自己走投无路的境况认识很深刻,不管王伦如何刁难,他都一一忍耐了下来,只要让他留在山寨,干什么都行。

尽管王伦限三日要林冲送投名状来,否则必然哄下山去,但是三天过去了,林冲没能送上投名状,王伦也没有再较真,还是同意林冲入伙了:这三天他已经给林冲来了个下马威,林冲应该算是老实了。本来上山落草交个投名状并不算是太难堪的事情,最多是小刁难,作为土匪杀个把人实在是小菜一碟,因为将来林冲的主要工作就是杀人越货、打家劫舍。林冲留下了,可是小气的王伦让林冲坐了第四把交椅,排在了杜迁和宋万之后,这对于极要面子的林冲简直就是个极大的侮辱,林冲心里的底线应该是第二把交椅,林冲心里仇恨的种子就此算是种下了。一旦有机会,林冲一定会报仇,一定会找回面子。但是说到底,王伦也不过就是像一个小心眼的凡夫俗子为难了林冲而已,让林冲座第四把交椅对于王伦来说应该算是给林冲面子了,毕竟林冲算是有名头的人,要不然按惯例肯定是第五把交椅,那个宋万上山比王伦杜迁晚,尽管宋万的本事挺大的,上山后对山寨的贡献很大呀,水泊梁山的发展壮大宋万的功劳是第一,但是王伦也只是让他坐了第三把交椅,这么看来,王伦排座次的唯一标准应该就是先来后到,对谁都一样,所以林冲的仇恨王伦不懂。林冲尽管仇恨在心,但没有机会,他也就只好先忍下来了。

事实证明,林冲真的是睚眦必报。

在劫取了“生辰纲”事发之后,晁盖吴用七个人带着晁盖家的壮丁和家眷也上了梁山,他们可没有拿到梁山的后台老板柴进的推荐信,是自己投奔去的,当然,吴用早就找好了水泊梁山这条退路。他们来了,王伦的末日也就到了。

刚上山时,王伦的热情欢迎是在晁盖他们“光临敝寨”的前提下的:“小可王伦,久闻晁天王大名,如雷贯耳,今且喜光临草寨。”晁天王真的是“不读史书之人,甚是粗鲁,”没听出来王伦客套的潜台词,马上就表态了:“甘心与头领帐下做一小卒,不弃幸甚。”王伦一听心里说:怎么着?没听懂?连忙说“再说吧!”

王伦还是按照招待最高规格的宾客的标准,大摆宴席招待晁盖一伙,席间晁盖自然也就是大吹大擂,当然也包括劫“生辰纲“、杀官军等英雄事迹,晁盖说的热闹,王伦听的闹心,林冲在晁盖的吹嘘中却看到了希望,而吴用这个诡异的谋士却冷眼看穿了两个人,一个鸠占鹊巢的计谋已经在脑海中形成,实现这一目的的关键人物吴用也已经锁定,那就是林冲。

当晚,酒宴过后,晁盖吴用一伙回到了王伦给他们准备的客房,晁盖沉醉在大难不死的喜悦和激动当中,对于王伦的盛情款待他是相当的满意,在他的认识当中,他们这些犯了泼天大罪的该死之人能逃过一劫,在山寨落脚,全靠王头领错爱收纳,可是要好好感谢王伦的收留之恩。

吴用可不这么看,他已经从王伦的表情和脸色上看出了王伦并无意接纳他们一伙,当然,对于这些亡命之徒,王伦还是要给足面子的,但是肯定会拒绝晁盖一伙的入伙申请的。听了吴用的分析,晁盖有点着急了:不收留我们怎么办呀?吴用倒是胸有成竹,他告诉晁盖,有一个人可以利用,这个人就是林冲。吴用在观察力方面的确眼毒,仅仅就半天,他已经看出了王伦和林冲的矛盾,更确切地讲,他看穿了王伦和林冲。他认为:王伦是个气量小又怕事的庸碌之辈,他不想也不敢容纳晁盖一伙上山,以前仅仅一个林冲就让他感到威胁,那这么一伙比林冲更加彪悍,更加强大的江湖好汉,让他觉得几乎要崩溃了。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些人真心拥戴他这个水泊梁山的开创者,但是这伙和官军明火执仗地大打出手,杀死官兵无数的江洋大盗,官兵是不会轻易放过的,肯定会引火烧身。所以,待到明天,王伦肯定会礼送他们下山,如果他们不肯,必然会发生火拼,那个时候晁盖他们就会在江湖上落下一个不仁不义的恶名,这是所有在江湖上混的好汉们最背不起的名声。

这事儿看起来很棘手,留又留不下,杀又杀不得,怎么办?还是智多星吴用有办法,他在和水泊梁山这几个头领短暂的交往中,对每个头领的本事和性格都有了明确的判断,且看他是怎么说的:兄长不见他早间席上与兄长说话,倒有交情;次后因兄长说出杀了许多官兵捕盗巡检,放了何涛,阮氏三雄如此豪杰,他便有些颜色变了。虽是口中应答,动静规模,心里好生不然。若是他有心收留我们,只就早上便议定了座位。杜迁、宋万,这两个自是粗卤的人,待客之事,如何省得?只有林冲那人,原是京师禁军教头,大郡的人,诸事晓得,今不得已,坐了第四位。早间见林冲看王伦答应兄长模样,他自便有些不平之气,频频把眼瞅这王伦,心内自已踌躇。我看这人,倒有顾盼之心,只是不得已。小生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并。

吴用的分析可谓精湛,他一下子就看透了王伦和林冲矛盾的根源,那就是林冲不得已坐了第四把交椅,为此林冲的仇恨已经生根开花,而王伦似乎是浑然不知,对林冲毫无防备,这样,无用就有机会说服林冲,由林冲出面火并王伦,晁盖他们既达到了“鸠占鹊巢“的目的,又避免了不仁不义的恶名,两全其美,吴用好生了得。

事情的发展比吴用想象的要顺利得多,不用吴用的三寸不烂之舌,林冲自己就找上门来了。吴用是真高兴啊!

估计看到晁盖领着一班人马上得山来,林冲就感到机会应该是来了,晁盖这伙人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本领强,不要命,外带底子厚实,这个晁盖比王伦好太多了,无论是自身的素质还是江湖的名声都不是王伦这个落地的秀才能够比肩的,如果让这个人做了山寨之主,他林冲的日子应该不会像在王伦手下这般憋屈,有了这帮好汉撑腰,自己宰了王伦这小子,杜迁和宋万也不敢说二话,自己还有了拥立新主的天大功劳,在水泊梁山可以说就算有地位也有面子了。

有了这般打算,应该是和吴用的想法不谋而合,林冲当夜便造访晁盖吴用等人,明明确确地表明了心迹:你们别怕,明天看我的,一切都在我身上,好好说话还能给他个面子饶他不死,如果话不投机,我就宰了他!吴用也就假模假样的劝林冲不要因为我们的到来坏了你和王头领之间的和气,但这些话,吴用也就是客气客气,林冲心知肚明,王伦可就惨了,大概这会儿王伦正在合计明天给晁盖他们咋说呢?给多少盘缠合适啊?王伦是个文人,估计也挺犯愁。

果不其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吴用的判断完全一致,王伦再次正式的大摆宴席,请晁盖一伙赴宴。这一次,晁盖这几个人都有了充分的准备,都带着刀子匕首等凶器赴宴,这叫有备无患,万一林冲失手,他们也就只好亲自动手了。

席间王伦再一次对晁天王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欢迎,同时也拿出了礼送晁盖一伙下山的礼金---几锭大银,口中说到:不是我不肯接纳你们,我这块也就是个水洼子,池子太小怕耽误了各位老大的前程,些许银两不成敬意,请找个大的山头安身,我随后就会带着手下前去纳降。到底是文人,说的还算得体。王伦是铁了心不肯接纳,如果不是林冲,别人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晁盖说:银子我们有的是,只要你能接纳我们,银子不是事儿,多了去了!你要是不接纳我们,我们也不会要你的这点盘缠,我们下山就是了!

晁盖也只能这么说。

这时候林冲说话了,话说得挺难听的:你前番我上山来时,也推道粮少房稀。今日晁兄与众豪杰到此山寨,你又发出这等言语来,是何道理?吴用赶忙假意相劝,林冲更来劲了:这是笑里藏刀言清行浊的人!我其实今日放他不过!王伦一听也就急了:谁是山寨之主啊?怎么说话呢!于是便撑着脸面呵斥林冲:你看这畜生!又不醉了,倒把言语来伤触我,却不是反失上下!林冲本来心里就是一肚子气,今天是有备而来必报此仇的,所以接下来的话就直指矛盾的要害了:量你是个落第穷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言外之意就是我林冲压根儿就没看得上你这个落第穷儒,你就不配做山寨之主!话说到和份上其实也就已经撕破脸皮了,林冲接下来就是一不做二不休,踢翻了桌子,劈手抓住王伦的脖领子,腰里拔出了一把尖刀---这也是早就预备好的,嘴里骂道:你是一个村野穷儒,亏了杜迁得到这里。柴大官人这等资助你,赒给盘缠,与你相交,举荐我来,尚且许多推却。今日众豪杰特来相聚,又要发付他下山去。这梁山泊便是你的!你这嫉贤妒能的贼,不杀了要你何用!你也无大量大才,也做不得山寨之主!

此时吴用捋了捋胡子,晁盖哥几个马上就分别把杜迁宋万等几个头领控制起来了,这几个人眼睁睁的看着林冲一刀结果了王伦,然后割下了王伦的头颅。梁山上的几个头领“扑通”就跪下了,马上表态:愿随哥哥执鞭坠镫!这个时候,吴用拽过了一把交椅,拉着林冲就坐,并高声喊道:如有不伏者,将王伦为例!今日扶林教头为山寨之主。林冲一听就急了:别呀!我杀了王伦并不是我想坐这第一把交椅,我可没那个本事,这第一把交椅应该是晁天王做才对呀!他的提议肯定是会得到一致的认可:自己人一定会认可,不是自己人一定不敢不认可,晁盖这个山寨之主算是坐上了。当然也是经过一番三推四让的。

接下来林冲办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那就是以山寨之主的名义发号施令排起座次来了,他先是任命吴用做军师,请他坐第二把交椅,然后再请公孙胜坐第三把交椅,当他让到第四把交椅的时候,晁盖他们就真的不好意思了,于是,林冲便坐了第四把交椅。晁盖礼让杜迁宋万坐第五和第六把交椅,这两个家伙有自知之明,连忙把第五到第八把交椅分别让给了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宋、杜哥两儿和朱贵坐了地九到第十一把交椅。

林冲杀了王伦,出了心中的这口鸟气,虽然还是坐第四把交椅,但是性质变了,应该说是进了晁盖集团了。林冲坐在第四把交椅,看着离他远远的做在末尾的杜迁宋万,想必心里畅快了许多。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婆。

唉,大半年了才想起来,已经晚了,林娘子香消玉损命赴黄泉,林冲这个自私的小心眼怂人,估计以后再也快活不起来了。

在宋江掌管水泊梁山,梁山好汉排座次的时候,林冲排在了第六位,原晁盖集团的核心人物当中,他的座次最高。阮氏三兄弟尽管也是天罡星之列,但是座次已经很靠后了,在前二十五名当中,只有林冲和刘唐,而刘唐是吴用集团的核心。

林冲之所以排名很靠前,除了武艺高强又是帮着晁盖成为山寨之主的功臣之外,还得益于林冲脑筋转的快,在晁盖死后,他是晁盖集团里第一个向宋江表忠心的人,林冲的这个举动,说明在火并了王伦之后,林冲的为人处世已经变得世故和圆滑了。

在晁盖最后一次带兵下山攻打曽头市的时候,从晁盖选将可以看出,他已经不相信宋江和吴用了,除了没有带吴用,他没有带任何一个宋江集团的人,只是带了他信得过的人,比如林冲,或者中立的但是很能打的人,比如呼延灼,但是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林冲,他对林冲一直是很信任的。

可是林冲改换门庭色速度之快,是晁盖怎么也想不到的。

书中暗表,就在晁盖说出了“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遗言后一命归天之后不久,林冲便与吴用、公孙胜等众人商量拥立宋公明为梁山泊主,号令山寨,此时晁盖真的是尸骨未寒。

商定后的第二天一早,林冲为首领着众头领请宋江到聚义厅议事,林冲和吴用一唱一和,加上李逵等人的鼓噪,宋江半推半就的坐上了头把交椅的宝座,说是临时代理,但谁都知道,这样一来,晁盖的遗言算是白说了,而打破这个遗言的人又是林冲,实际上这是一次没流血的火并,林冲再一次做了叛徒。第六把交椅就是对林冲背叛的奖赏。而晁盖集团也就彻底退出了水泊梁山的核心地位,林冲又得新主,水泊梁山换了老大。

说到这里,林冲究竟是个多大的英雄啊?论本事,林冲的确是武艺高强,但是他却是个连老婆都保护不好的人,还能指望他除暴安良?说他仗义,他却随意可以出卖救他性命的朋友;对别人他还能仗义到哪里去呢?说自己朴忠,王伦也罢,晁盖也罢,多多少少也是对他有恩的人,王伦的确对他百般刁难了,但是至少王伦没有在林冲最倒霉的时候再踹他一脚,而是网开一面收留了他,王伦的确不信任林冲,但是林冲后来的所作所为说明,他不值得真的信任。他用王伦的生命成全了晁盖的霸业,晁盖对他一如既往的信任,在最后的时刻,晁盖也只是相信他把他带在身边,可是晁盖前脚一命归天,林冲后脚就马上改换门庭而置晁盖的遗言于不顾,忠义何在?

在儒家文化的思想内核里,弱势群体总是会得到更多的同情,但是中国还有句古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林冲生不逢时,运气也差,实在是个可怜之人,就连他最后的结局也可以用“可怜“二字形容。这个可怜之人的确有他的可恨之处,和他交往的人,基本上没什么好的下场。

我们的英雄观是不是要改改了?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林冲火并王伦新解
林冲的命:旁人是被逼上死路,林冲则被逼上活路
(4)林冲不遇好领导枉然一世英雄
水浒里最为命苦的好汉
看看,梁山第一高手林冲都做了哪些龌龊事,真让人生气
水浒杂谈:三句话暴露出林冲卑劣的人品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