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雪花飘落时
张浩 来源:北海晚报 
    
  雪,纷纷扬扬,撞开了季节的相思。

  自古以来,文人最是多愁善感。即便是寒冷单调的冬天,在文人的情怀里,也充满了独特的韵味。

  尤其是晶莹纯净的雪花,更是深深吸引着温文尔雅的千古文人。古人写雪,大多喜欢把它与月联在一起,如南宋词人陈亮的《汉宫春?汉宫春?雪月相投》:“雪月相投。看一枝才爆,惊动香浮。”冬夜里月光盈盈,大地笼罩在白皑皑的大雪之中,入眼便是一片洁白的世界,让人的心胸也变得澄澈宁静起来。

  作家高红十在《多雪多思的冬天》中,写道:“我爱多雪的冬天,像田野里的一畦麦苗和檐下的一溜冰凌。我爱在无人踏过的雪地踏上清晰的脚印,爱摔了一跤跌淌的红头巾,爱红头巾上的笑,爱笑上的高天流云”。在她看来,冬天的多思胜过春天的多情。

  特别让我深有感触的,是现代女作家冰心的《我喜欢下雪的天》一文,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记得小时候住在山东烟台,每年冬天都下着“深可没膝”的大雪。扫到路边的雪足有半人多高,我和堂兄表兄们打雪仗,堆雪人。那雪人的眼睛是用煤球“镶”的,雪人的嘴是捅进了一颗小“福桔”,十分生动夺目。”作者由看到雪的喜悦而产生联想,用生动活泼的笔触,描写了自己童年时期雪后的生活情景。而我觉得,这篇文字又同时是写给我的。

  我的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乡下度过的。乡村的冬天是一首韵味淳厚的诗行,美丽而又安静。尤其是下雪后,田野里、树枝上、屋顶上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雪白的光,一切都是那么干净,仿佛让人置身美丽的童话世界。

  冰天雪地挡不住我贪玩的性子。白雪的世界更像游戏的天堂。记得那时一到雪地里,我就像脱了缰的小马驹,撒欢地跑。跑乏了,也不抬腿,踔在雪里;绊倒了,就在雪地里打滚。

  有年冬天,雪下得格外大,早晨起来,院子的积雪足有半尺厚。站在雪地里,仿佛置身于一片静静的梦幻之中。我和父亲在院子里,一边打扫积雪,一边堆起雪人。父亲用铁锹锄,我用扫帚卖力地扫,累了就用手去捧,不一会儿,我们就把雪人的雏形堆好了。

  我找来了煤球、胡萝卜、红辣椒,旧布条儿,给雪人安上五官。用黑色的块煤做眼睛,用胡萝卜做鼻子,辣椒作红嘴巴,用破旧的布条儿当雪人的头发,再把一个破铁盆戴在了雪人的头上,还用一截树枝做了根香烟给雪人叼上,把雪人打扮得活灵活现。当父亲最后把扫帚放在雪人身边,一个白胖可爱的雪人“活”了起来。我越看越觉得喜爱!绕着雪人跑啊,跳啊,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疲惫,且永久地写入我的记忆。

  时近年关,多好啊,恰逢飘雪的冬日。雪落在枯黄的北方,落在麦苗熟睡的田野,落在老屋的脊梁上,堆积成一个厚沉纯白的季节之梦。

  伫立雪原,雪动情,人也动情。我的情怀也变得热烈而悠长,浅浅薄薄小雪也好,片片鹅毛的大雪也罢,只要遇见,便是最好。

  我咀嚼着,体味着,这洁白的生命之韵。读懂了雪,也就读懂了人间烟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陈锐的图书馆  > 好文荐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雪乡,对不起我欠你一个雪人……
描写冬天的段落150字
落雪的日子
北国好大雪
北国的冬景
热点 | 那些年昆明下过的大雪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