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联系客服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刘迅 | 李斯之死

李斯临死给历史定格:回头对次子说,想和你一起牵着黄狗,到上蔡东门去追猎狡兔,怎么还能做得到啊?父子相对而哭。此时,上蔡正是草木茂盛,狡兔出没时节,但上蔡土地上不会再有李斯的踪迹。

公元前210年7月,沙丘行宫,今河北省邢台市大宗县大平台村。中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人物,秦帝国建立者,所谓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在这里走到生命终点,51岁的人生画上句号

秦始皇是不想死的。这个人一生追求两大事业,一是扩张与杀戮,一是求长生不老药,也就是剥夺别人的生命和求自己的永生。完成第一项事业后,他便专注于永生。这是他第五次东巡,一年来他有特别不好的感觉,有时不我待的紧迫。先是天坠陨星,上刻“始皇帝死而地分”,后有民谚传播“今年祖龙死”。杀再多人都驱不走始皇帝心中阴霾,于是,第五次巡狩他的土地,寻不老药巩固他的永生。

巡游数月,在永生来临之前,他病了,且日见严重,没有好转迹象。随行臣属不敢说,始皇帝自己明白死的迫近,留下诏书给远在北方戍边的长子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要求扶苏回咸阳主持他的丧事。下达完最后一道命令,秦始皇死去。可这道命令并没有发出,秦帝国历史在这里转折。

陪同始皇帝出游有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行符玺事赵高。赵高是宦官,得秦始皇信任,掌管皇家车马,兼皇帝机要秘书,担任皇帝小儿子胡亥的师傅,和秦始皇父子两代关系密切。始皇帝用几十年努力,有了二十几个儿子。长子扶苏,数度谏言,对皇帝有建议和批评,惹得皇帝不痛快,被发配北方边境,做边疆统帅蒙恬的监军。人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秦始皇也爱幺儿。铁血君王有平头百姓一点柔情,对小儿子胡亥特别娇宠,比如这次东巡,其他二十几个儿子都没带,只胡亥可以同游。

秦始皇最后一道诏令被秘书赵高扣押。赵高找到胡亥,说皇帝死前对其他儿子都没有安排,只有遗诏给长子,长子回来,新皇帝就是他了,没你什么事,可怎么办?胡亥一副君命不可违的样子,先帝有令,又能怎样?赵高鼓动他,改了诏书,皇帝你来干,不好吗?胡亥忠孝仁义一番,便和赵高密谋起来。改诏书容易,中国历史上宫廷权斗,这种手法用过不止一回,真正障碍在丞相李斯,只有得到李斯支持,胡亥皇帝梦才能成真。

赵高说服李斯,开门见山。皇帝死了,给长子留遗诏,要他回京主持丧事,继承皇位。现在诏书还没有送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胡亥知,谁做太子继承皇位,就听丞相一句话。李斯立即怼回去,你怎么敢有这样亡国谋叛的言论?赵高继续说,丞相你自己评估一下,论能力,论谋略,论功劳,论在天下人心中威望,论和长子扶苏的交情,你比得过领兵数十万的蒙恬吗?李斯回答,都比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苛求我?赵高再问,扶苏做了皇帝,会让蒙恬做丞相,还是你做丞相?我在宫廷任事二十多年,没有见过被罢免的丞相能把封爵传给下一代,丞相你也不能平安的退职还乡。李斯急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李斯出身平民,受皇帝提拔,担任丞相,被封通侯,子孙同享富贵。皇帝把国家安危存亡重任交给我,我怎能辜负重托?忠臣不因怕死而苟且,我只能执行皇帝遗诏,怎能参与你的阴谋?你不要再说,不要让我李斯跟着你犯罪!

看着李斯激动,赵高愈加平静,轻轻缓缓的说,我们齐心协力,事业将会更加发达。内外配合一致,就会天衣无缝,不会出现差错。你接受我的计策,一定长久封侯拜相,世代相传,你会长命百岁,得到寿终;如果放弃这个机会,必定会伤害自己,祸及子孙。聪明人懂得相机而动,转祸为福。丞相将要做什么选择呢?

赵高说完,静静地盯着李斯,李斯安静下来,陷入长时间沉默。

李斯,楚国上蔡人,出身平民,年轻时做过小吏。小吏经历没有值得记录的地方,只有一个发现,帮助他实现人生启蒙,完成价值观建设。

大概利用上厕所时间,李斯做过厕所老鼠生存状态调查。厕所老鼠,猥琐肮脏,以秽物为食,凄凄惶惶,惊恐警觉,但有人来狗往,必惊慌失措,夺命而逃。李斯对比研究,发现粮仓里老鼠,吃着粮食,住着大屋,人来不惊,狗来不慌,大喇喇一副人生赢家样子。李斯突然得了开悟:同样为鼠,境界大不同,做人当如官仓鼠。

于是,一系列选择,丰富着李斯人生内涵。选择,成为李斯人生主题词。

其时,大儒荀况正在楚国。李斯辞去小吏,拜师荀况,求学帝王术,同学有韩非一流隽才。自忖学成,楚不足事,六国皆弱,唯秦可建功,选择西望咸阳。李斯向老师告别,有一飞冲天的慷慨与自信:人生最大耻辱莫过于卑贱,最大悲哀莫过于贫穷。地位卑贱,而不去求取功名利禄,就如同禽兽一样。我要出发,我要游说秦王。

这次出发,改变上蔡布衣李斯的命运,影响中国历史几千年走向。来到秦国,李斯投靠吕不韦,成为秦国丞相、秦王仲父门客,得吕不韦欣赏与信任。通过吕不韦,有了游说秦王机会,鼓励秦王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与秦王一拍即合。命运眷顾李斯,又得秦王欣赏与信任,正式登上秦国朝廷。秦王嬴政与楚人李斯君臣联手,共同演绎激荡风云经典大片的梦幻组合,从这里开始。

看上去一帆风顺的李斯,当然同样遭遇惊涛骇浪,经历不易察觉的风险。审时度势,勇于决断,长于选择,正是李斯异于常人的地方。

二千二百年前的秦国,经济繁荣,国力强盛,政治上宏图大展,蒸蒸日上,是天下士人逐梦的地方。山东各国学人策士,游说庙堂,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屌丝逆袭的喜剧不只是李斯个人戏码。客卿当道,秦国宗室贵族嫉恨在心,早想反扑。终于找到破绽,逮住莫须有的间谍案,怂恿秦王纯洁队伍,下达逐客令。人生好戏刚刚启幕,忽然要谢幕退场,李斯无法接受,他不准备坐以待毙。他要上书,说服秦王,游说之士好口才要派用场。

李斯闷声发财,只求好官做得,不像他的老师和同学,忙于开坛讲学,著书立说。但关键时候,不说不行。愤怒出诗人,一封谏逐客书,酣畅淋漓,气势如虹,看得出绝路求生,放手一搏——

大王您罗致昆山美玉,收藏随侯之珠、和氏之壁,挂明月珠,佩太阿剑,驾纤离马,树翠凤旗,摆着灵鼍鼓。这些宝物,没有一样是秦国出产,但陛下您珍爱它们,这是为什么?不过图眼前快乐,满足耳目需求。而你用人却不这样,不管适用与否,不问是非曲直,只要不是秦人一律辞退,只要是客卿一律驱逐。这不是统一天下,制服诸侯的人应该做的事啊!

咄咄逼人又入情入理,有虎狼之心,注定要惊天动地的秦王嬴政当然听得懂他的意思。于是,废除逐客令,恢复李斯职务,继续他们共同的事业。李斯有惊无险,度过入秦后遇到的第一次大危机。

韩非来了,他不是李斯欢迎的客人。这位韩国公子,是扎在李斯心中的刺。同在荀子门下,才情见识,总要压他一头,幸有韩非口吃,给李斯留一点安慰。既生李斯,何生韩非?李斯不愿意和这位同学有交集,可偏偏躲不过去。秦王读到韩非《孤愤》《五蠹》,失声惊叹“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努力把韩非忘记的李斯,被秦王抑制不住的惊喜与赞赏,在心里狠狠一扎,扎得生痛。

作为韩国使臣,韩非现在就在秦廷,在秦王面前。见到韩非,秦王自然高兴,大概因为韩非口吃,交流不畅,秦王扫了兴,并没有立刻重用他。李斯趁势建议,韩非是韩国公子,终究帮助韩国,不会帮助秦国。大王不想用他,就不要留后患,让他再回韩国去。不如给他一个罪名,依法处死他。秦王竟然同意,把韩非囚禁起来。等秦王后悔,韩非已经喝李斯送去的毒药,死在秦王监狱里。

几经风险,安度危机,李斯的事业稳步走向巅峰,协助秦王完成统一大业,也成就他自己的人生。由长史而客卿而廷尉而丞相,儿子都娶公主,女儿都嫁王子。李斯出行浩荡的车队,皇帝也要侧目。上蔡布衣完美书写个人奋斗的成功历史。

长子李由担任三川郡守,成为国家重镇。休假回咸阳,李斯摆家宴,为家族的骄傲庆祝。朝廷大臣都来祝贺,车马相属,塞道盈门,车流壮观堪比春运。李斯刻意低调,但也抵御不住人生高峰体验的满足。满足之余,早年厕中鼠与官仓鼠的隐喻不时在警醒,我的老师告诫过物禁太盛,我一个上蔡地方的平民,能够得到今天的富贵,将来会有怎样的结局?

对于未来,李斯深怀惶惧,深知物极必衰的道理。他不愿意再有改变,不愿意再做选择。但赵高懂的道理,他不会不懂。他知道,他不能不做选择。

那个男人躺在他的辒辌车里,一动不动,再发不出诏令。对他,李斯有复杂的感情。

确认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死亡,李斯长舒一口气。蜂准,长目,鸷鸟膺,豹声,少恩而虎狼心,又一个天生异像的人。在这样一个人手下讨生活,是与虎谋皮的营生。几十年伴虎狼之君,险中求富贵,过着走钢丝的日子。这个人再不能指手画脚,多疑暴虐,李斯有获得自由,终于解放的轻松。

对刚刚成为先皇的始皇帝嬴政,李斯应该感激。上蔡闾巷布衣,成为帝国丞相,封为通侯,子孙尊位重禄,说不尽的荣华富贵,都拜始皇所赐。协助嬴政灭韩灭魏灭燕灭赵灭楚灭齐,兼并六国,开疆扩土,建立帝国。为秦帝国设计运作机制,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废除诸侯制,建立郡县制;销天下兵器,焚百家典籍;师法后王,以吏为师,用制度保障对权力的崇拜。每一个举措都是首创,每一项制度都左右历史,辅助始皇帝走向至高无上,功过五帝,地广三王,一个人的功业莫过于此。求仁得仁,三十余年,秦王嬴政成就千古一帝名号,布衣李斯得到孜孜以求的富贵。李斯深知,他之于嬴政,是合作者,更是寄生者。帝国事业愈加兴旺,李斯的价值便愈衰微。殚精竭虑,如履薄冰,守住这份富贵,有理由感激永远躺下了的这个男人。

庞然大物轰然倒下,再不会有曾经的强大。李斯看着始皇帝成一具尸体,凭他摆布,心生对这个男人的怜悯。从小漂泊,居无定所,认母亲的情人作父,眼看着母亲与太监私通生子,忍受母亲的背叛,甚至自己的身世也不明不白,来路不正。没有爱,没有亲情,饱受非议,压抑自己,唯有扩张与杀戮,猜忌与残忍,能让他得到安宁和慰籍。孤独一生走向永远孤独,庞大帝国的未来,他再不能主宰,参与不了半点意见。

李斯明白,从始皇帝手里得来的富贵,不过风险投资,随时会被剥夺,但没有帝国依仗,他的所谓富贵,一开始就不可能拥有。守住帝国,就是守自己的富贵,李斯懂得这点常识。皇帝巡游途中突然死去,李斯知道该干什么。必须封锁死讯,皇帝必须照常在他凉爽通风的车里处理公务,七月暑天,尸体开始腐臭,买来一车鱼混淆这股异味。只有回了咸阳,皇位继承人明确,皇帝才能真正死去。

皇位继承人,当然只能是扶苏。从君位继承传统,从个人历练与能力,从先皇帝意志和帝国需要,不能有第二人选。扶苏戍守边疆,和蒙恬共同率领三十万军队,是国家倚为长城的力量。其实,拥立扶苏,并非李斯满意的选择。与扶苏没有个人交往,缺乏情感投资。家世背景、个人实力强大的蒙恬,与扶苏朝夕相处,有密切的私人关系。这不是李斯愿意看到的结果,可他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胡亥?赵高这个提议,简直荒唐。宠溺长大的皇家幼子,练就一身恶习,庸碌,昏聩,放纵,骄奢,始皇帝二十几个儿子摆出来轮一遍,也轮不着不成器的胡亥。看着赵高阴骘的眼神,一副似笑非笑嘴脸,李斯内心一沉,一阵寒颤,说不出话来。他当然清楚,这个荒唐提议,对于赵高并不荒唐。仿佛许多眼睛在冷看,仲父吕不韦,假太监嫪毐,躺着的嬴政爬了起来,上蔡的厕鼠与仓鼠绿莹莹小眼射出寒光。聪明人懂得转祸为福,丞相,您要怎么选择?赵高的声音把李斯唤醒。李斯仰天一声长叹,他别无选择,唉,既然不能以死尽忠,将到哪里寻找我的归宿!

既已选择和赵高、胡亥同盟,李斯立刻表现出干吏能员的利落。代替死去的皇帝草拟两份诏书,一是以不孝之罪赐死扶苏,以不忠之罪赐死蒙恬;二是立胡亥为太子继承皇位,表彰胡亥仁慈宽厚,轻财重义,尽礼敬士,敏行讷言,继承皇位,当之无愧。载着死去皇帝的车队还没到达咸阳,便有扶苏自杀,蒙恬被囚的报告传来。车队回到咸阳,一边公开皇帝驾崩消息,一边宣布皇帝遗诏,立胡亥为太子,继承皇位。

一切顺利,万事如意,沙丘之谋果然天衣无缝,一如理想。赵高笑了,胡亥笑了,笑得透彻而明丽。李斯笑了,笑得复杂。

其时,大泽乡,戍卒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山东乱了。

上了赵高的船,李斯注定找不准方向,弄潮的老船夫有难言的苦闷,这条船,已经由不得他驾驶。

刚上位的胡亥有一个梦想,就是追求快乐。人活世上,那样短暂,我统治天下,应该尽情满足欲望,享尽一切快乐。他是仁爱的君主,愿意他的人民和他一起快乐,当然,人民在快乐之前,先要支付痛苦。比如修始皇陵,建阿房宫,动辄几十万民夫,无法计数的银钱,胡亥自己没有,只能找他的人民索要。大秦朝热爱搞工程,一搞就成世界奇迹。长城长万里,兵马俑坑仅是始皇陵陪葬坑,便有一号坑,二号坑,三号坑,本来还有更多坑。如果没有刘项攻破咸阳城,阿房宫三百里,我们会再多一项奇迹。二世皇帝还有一些琐碎的快乐,比如美食美色,自然不值一提。

赵高是去了势的人,有特殊远见,提醒胡亥追求快乐有两大障碍,一是他二十几个兄弟,一是老皇帝的老臣旧将。一语惊梦,点醒过来的二世皇帝,比他父亲更擅长杀戮。始皇帝辛苦而得的二十几个儿子,被他幼子短时间剿杀干净。杀了蒙恬,又杀蒙毅,血红了眼睛,要把始皇帝老臣旧将逐一清洗。

显然,大秦朝病了。天下苦秦久矣,山东叛乱的鼙鼓响得震天,躲在咸阳宫墙内,不能装作没有听见。李斯真心希望秦帝国强盛,他尊位重禄,家族荣宠,完全和帝国捆绑在一起,帝国兴衰就是他的家族兴衰,他最有理由期待国运永昌。李斯试图劝谏胡亥,不要像个荒唐的孩子。而胡亥不是孩子,是秦二世皇帝,他不喜欢被人教导。责问李斯,一个君王,自己都不懂享乐,怎么治理天下?你说盗贼四起,你是丞相,为什么让局势坏到这种程度?

二世一追问,李斯便出冷汗。沙丘之谋建立的脆弱同盟,早已破碎,李斯是老皇帝亲密旧属,正是胡亥最大障碍。挽帝国危局,必然违逆皇帝,自己便有危局。想保存自己,就要阿顺皇帝,山东的战鼓声只能没有听见。生存,还是死亡,古今多少人遇到同一问题。李斯不会犹豫,从楚国上蔡迢迢跋涉,来到秦国,为了什么,他没有忘记。

于是,李斯又要上书,上二世皇帝书。地位,财富,家族荣耀,在皇帝心中岌岌可危的信任,都要上书把它们留住。李斯不缺引经据典论辩的能力,他论证统治者淫乐是国家需要,人民的幸福。鼓励严刑峻法,轻罪重罚,只有恐怖统治天下才能安宁。贤明君主才会集权专制,斩断仁义之路,堵住悠悠之口,困厄烈士死节行为,闭目塞听,肆意独断,这样才能为所欲为,没有人敢于反抗。奇葩而诡异的逻辑,但二世胡亥喜欢。其实,统治者大多喜欢,不过只做不说而已。李斯言论不多,留给历史遗产不少,他不想留什么遗产,只想守稳他由厕鼠到仓鼠的蜕变。期待龙种,偏得跳蚤,人生的荒诞常在于此。有了理论依据,胡亥可以肆行无忌,据《史记》记载,一时税民深者为明吏,杀人众者为忠臣李斯和胡亥达成短暂和谐。

山东的叛乱不因为视而不见就会终止,刘邦、项羽的军队已经叩响函谷关大门。胡亥按赵高指引,退居深宫,和美女放情享受君王的快乐,国事由赵高打理。丞相,山东烽烟正炽,皇帝声色狗马,你不劝谏一下?赵高的提议正合李斯想法,劝谏是一种冒险,但大秦朝眼看着不行了,不能由着他的富贵和帝国一起消失。可是,见不着皇帝,冒险也没机会。借赵高安排,李斯有了机会,话刚开口,就遭训斥,我那么多空闲,丞相你不来,好容易进卧室,和美女开心一下,你就来了。丞相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李斯被胡亥厌恶。

清除李斯时机成熟。赵高给胡亥分析,叛乱从楚地开始,丞相是楚国人。丞相长子李由担任三川郡守,叛军出入三川如无人之境。盗贼横行,丞相和大臣们,束手无策,毫不作为,这是为什么?

李斯下狱,罪名谋反。同入狱同僚,以自杀抗辱,但李斯不肯死。他忠于帝国,忠于皇帝,几十年鞠躬尽力,奉献国家。他要申辩,皇帝当体恤他的忠诚,他的富贵和他的家族,都需要他最后努力。其实,他应该明白,这种努力,不过徒劳的挣扎。严刑拷打面前,李斯和长子谋反被确认。李斯有机会体验自己鼓吹的严刑酷法威力。

李由战死三川,李斯被判死刑,同刑有他的次子。李斯临死给历史定格:回头对次子说,想和你一起牵着黄狗,到上蔡东门去追猎狡兔,怎么还能做得到啊?父子相对而哭。此时,上蔡正是草木茂盛,狡兔出没时节,但上蔡土地上不会再有李斯的踪迹。李斯被腰斩,李氏三族被处死。

接下来几个月,大秦朝还有许多故事。二世胡亥被赵高杀,赵高被秦王子婴杀,刘邦攻破咸阳,子婴投降。项羽入关中,烧阿房宫,杀子婴,屠咸阳。

公元前206年,秦帝国灭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李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最终的归宿:具五刑,腰斩,夷三族
李斯:从临时工到大秦丞相,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秦朝宰相李斯
不甘苟且的生活,却死于苟且
李斯:普通人的流血职场剧,终究活不到最后一集
一个头脑聪明敌不过道德缺陷的人,终将还是苟且!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右上角三个点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