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之23、24、25、26

<<陪孩子长大----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之23---给孩子时间

 
父与子的对抗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都快二十二岁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真觉得我是独生子女当中最倒霉的一个,怎么说呢?我老是跟爸爸过不去,从小就是这样。而且呢,我越来越看他不顺眼,冷战都十几年了,真的很烦人。要不是自己现在的工作还没有着落,有能力的话,我想我第一个行动就是一定要搬出去住,远离这个家。
 
其实在别人看来,我们家也还是不错的。以前父母都在一个单位工作,后来在街边的房子做起生意,再后来在我当兵回来之前,家里盖起了楼房。不过,我还是很想念过去的老房,我最美好的回忆和时光都是在童年时代,都是跟老房子相伴的,那时家里并不富裕,但是我能感觉到父母很爱我。后来,我年龄慢慢大了,他们对我的要求越来越多,我和父亲的对抗也开始了。其实,小的时候我很怕他,他两眼一瞪我就把头低下。可是随着我的长大,跟父亲的矛盾和冲突也越来越激烈。他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他,其中最看不惯的就是他小气、吝啬,还有自私,有的时候甚至觉得他非常虚伪,总之他的缺点都暴露在我的眼睛里。所以很多时候我跟他顶嘴,会说出许多令他生气、挖苦他的、很重的话,想把以前受到的所有压制和愤怒都发泄出来。他也一样,话很重很狠,我们谁也不让谁。可能我们都很要强吧。那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不让我说出来,我太难受了。
 
另外,父母在我小的时候,闹过一次离婚,他们当时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就放弃了。现在我大了,我觉得他们很多的做法对我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比如说我的性格,非常内向,见了生人很不自在,总之我是一个逆反心理非常严重的人。
 
 
这是一封二十二岁男青年的来信,讲述了他和父亲之间的矛盾、对立。
 
我们先来看看男孩和爸爸的关系是怎么发展的。男孩子最开始常常是对妈妈形成依恋,因为小时候是躺在妈妈的怀里吃奶,被妈妈抱着睡觉,所以一般男孩子在两岁以前很容易和妈妈形成依恋关系。在这种依恋中,常常会有父亲插进来,所以最开始他对父亲是排斥的。我们能看到很多很小的孩子,父亲要抱他,他是不干的,总让妈妈抱着。
 
两岁以后,他慢慢懂事了,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爸爸,而且爸爸是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在两岁以前不能够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他认为应该排斥掉爸爸,爸爸最好少来烦他,少来影响他和妈妈之间的关系。两岁以后要慢慢接受父亲,但是在接受父亲的过程中,孩子也不愿意放弃对妈妈的控制。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经讲,两岁到五岁之间的男孩有恋母色彩的情感,他的恋母表现常常不是对妈妈多好,而是对父亲愤怒,就是对父亲排斥。比如说,在五岁以前会偷偷说父亲的坏话,在妈妈面前说爸爸干什么坏事了。这是无意识的,并不是有意要害父亲,但是他总觉得父亲妨碍他跟妈妈的亲密。实际上父亲会强行插入母子之间,把男孩从妈妈身边拉开,使他度过这个依恋的困境,因为依恋的困境会让他不愿意长大,只有父亲才能引导男孩变得长大。
 
孩子在两岁到五岁有一个过渡期,从依赖妈妈到开始崇拜爸爸。他们发现爸爸能力很强,首先能控制妈妈,还能够给家庭带来很多好东西,而且带他冒险。这时候妈妈对孩子的保护使孩子感觉受限,失去很多快乐,父亲却常常会鼓励孩子去爬高,打秋千,或者干一些激动人心的事情。五岁以后,男孩会慢慢形成对爸爸的崇拜,崇拜父亲也意味着对权威的认同。他开始学习讨好父亲,讨好父亲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得到父亲的认同。这个时候父亲如果挫败他,批评他,打他,骂他,或者对他很生硬,孩子就很难形成对父亲的热爱,也难获得与权威相处的经验。小时候被父亲挫败可能激发一种心理恐惧,害怕权威的人。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以后无法和自己的上司,或者是单位的领导,或者带有权利色彩的人搞好关系。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感,莫名其妙地想和这样的人保持距离。往往还会伴有被拒敏感,不敢对人提要求,也不敢对人说“No!”,更不敢拒绝别人的要求。
 
信里这个青年,谈到了小时候非常怕父亲,可能是在五岁左右他想接近父亲的时候没有得到积极的响应,没有必需的共情和支持,也很少得到表扬。男孩对父亲的认同欲望是希望父亲能够接受他,爱他,喜欢他。这个孩子被挫败了,如果这个阶段他过得不错,爸爸很爱他,给他很多支持和表扬,表现出无条件地爱他,接纳他,他的心理会稳定地发展到十二岁。十二岁的孩子面临家庭情感向社会情感的转移,他慢慢把跟父母的关系看得不那么重了,把跟同学的关系看得很重,跟老师的关系看得很重。所以慢慢就会忽视爸爸妈妈情感的需求,开始拒绝父母了,父母给的爱,他会拒绝,父母拍拍他的头,他会说“干吗动我”。他表现出一种不想和爸爸妈妈亲近的心理倾向,转过来去崇拜社会权威。
 
如果父亲是一个值得崇拜的人,孩子会继续跟父亲保持良好的认同关系,如果父亲在社会上是一个弱者,在家庭里也有很多问题,那么这个男孩就会对父亲表现出强烈否定和攻击情绪。这个个案中的男孩说父亲一身毛病,又小气,又吝啬,又自私,还虚伪。这就是我们谈到的一般十二岁到十六岁的孩子有极端思维,有完美主义色彩,把任何事情都看成是绝对的。这个时候他很容易发现父母的缺点,因为父母毕竟是活生生的人,不会非常完美,孩子对父母的问题很敏感。找到父母的问题,孩子就有理由否定父母的权威了,尤其是父亲的权威,然后就有理由按照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了。所以,对父母的愤怒过程是有积极意义的,并不全是消极的。一个孩子要慢慢转向社会角色,要充分地社会化,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就必须从否定家庭情感开始。这个否定会引发一个心理成长的艰难岁月,因为他否定父母的同时,也在否定自我。
 
二十二岁是男孩开始重新认同接纳父母的年龄,最晚二十五岁,男孩会有很明显的回归家庭情感的倾向。恋爱其实是寻求家庭情感的再现。当他到了二十五岁,感觉到生活的压力时,他观察父亲,会发现父亲老了,突然会感觉到其实父亲一直是爱他,支持他,接受他的,并不是他内心想的父亲不喜欢他。那个时候,他的内心会产生一种回归情绪,孩子会重新回到爸爸妈妈的怀抱,对爸爸妈妈又有亲密的行为了,又可以搂搂爸爸了,知心话也愿意跟父母讲了,有什么困难也愿意让父母给他出主意,家庭重新回到一个和谐的状态。
 
这封信里的青年正处于一种回归的准备状态,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经为父子关系痛苦了,痛苦就是觉醒,就是自我觉察。他写这封信,实际上就是在做回归的准备,即使他现在看到爸爸妈妈有很多缺点,但是他在写这些东西的过程中,爸爸妈妈的优点就会显现出来。当我们谈一个人的缺点的时候,优点在自己内心自然就会变得很明显。这个男孩在信中还说到父母由于婚姻出了一些问题,两个人关系处得不是很好,曾经有离异的念头。信的最后说父母很多做法,表面上说起来是因为爱他,但是他自己感觉好像恰恰起到了反作用。面对这个问题,我想对孩子说,我们要理解爱的方式。家庭中很多对孩子的愤怒、批评、苛求甚至伤害,可能都是因爱而起,如果我们能正确解读亲子关系中的信息,就不会那么痛苦。
 
我想男孩真正完成回归,必须在社会上独立。首先他得有份工作,有独立的家庭,能够不依赖爸爸妈妈生活,他才能和父母有平等的位置,才能使情感回归发生。假设他到了三十岁还依赖父母生活,回归就不能形成,因为他仍然是一个孩子,父母仍然不会改变态度,他仍旧只能坚持对父母的不满。我们鼓励他尽快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工作,有一个社会角色,那个时候他就不仅仅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单位的职工,或某个机构的成员,一个社会人。他会马上看到父母的态度变了,尊重他了,不那么批评了。只要他在家里面待着,就是孩子,但他也可以是好孩子,服从父母,帮家庭做一些事情,如家务事,或者承担家庭的一些压力。这种情况下,也能把与父母的关系调整好。
 
<<陪孩子长大---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之24--说话也要学
 
严厉的母亲
 
我现在已经是大专二年级了,从小到大都被束缚于母亲严格的管教之下。学习成绩在中专以及现在的大专班都是上游,一直很好。但是我不满足现状,在这个竞争激烈、优胜劣汰的社会,我觉得只读大专是不够的。妈妈想让我转本科,我也正有此意。也可能是为了让我考上本科吧,妈妈对我的严厉程度简直令常人难以想象。比如,平时不许我和同学出去聚会,甚至偶尔出去放松一下也不行,还有我不能跟同学去买衣服,如果买了她就怪我,对我说开学了可不能再出去玩了,要玩的话肯定没有好成绩。平时我最怕妈妈了,她的话就像一道命令一样,我不敢说一个“不”字。否则小到乱摔东西打骂,大到躲在屋里大哭,她这一套我是最害怕的,每次的反抗都是在我的慌乱以及母亲的哭声当中告终的。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孤僻,人际关系当然不好。我曾经想过用写信的方式和母亲沟通,可是她竟然看都不看,就当着我的面把信扔进垃圾桶。边扔还边说:“有什么看的,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极大地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流了很多眼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沟通了。还有,就是平时我母亲每个月只给我十块钱的零花钱,我都舍不得花。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能不能自己给自己买衣服穿,她不同意,说我衣服够多了。其实父母很少给我买什么衣服,不少衣服都是好朋友看我衣服少送给我的。我二十一岁了,不是一个爱追流行的女生,也知道父母挣钱不容易,所以从不乱花钱,但是我需要用自己的一些时间和精力来支配自己的生活,而且我很自觉。像我母亲这样,对我的学习其实没有什么帮助,反而使我整天精神很不好,很压抑,也很不快乐。其实看一看我身边同学的父母好像都不这样,反而他们也考得很好。我非常痛苦,不能自拔,希望李老师能拯救一下我的心灵。
 
 
首先我们要感觉到,妈妈看来是有些情绪,她把很多关注都放到女儿身上,好像没有自己的生活。当然我们不知道这个母亲为什么那么地在意一个二十一岁的孩子,因为信里面一句都没有提到爸爸,也不知道她们家里还有没有兄弟姐妹,为什么感觉上她跟妈妈好像密不可分。
 
有些时候家庭里会形成这种“结盟”现象,所谓结盟就是说本来家庭是三个人或四个人,但有两个人紧紧地缠在一块儿,所有的东西都要求一致。比如妈妈的想法孩子一定要接受,孩子的利益就是妈妈的利益。显然,妈妈想帮助女儿的办法就是跟她结盟,让孩子像自己来促进她的成长。从动机上来讲,母亲用的是自我牺牲的方式。她哭吵都是为了孩子,不是为了自己。不是说“孩子你对我好一点,你帮我做事,你帮我挣钱”,而是说“孩子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有用的人”,这样的动机应该说是值得赞赏的。但方法上,她对女儿的教育受先占性观念的影响。比如认为孩子总是不懂事,不太可靠,不管她年龄多大,必须使劲管住女儿才能让她成熟。在我看来,这个母亲太热衷于母亲的角色,孩子已经到了二十一岁,有法律上、生理上、心理上的成熟,也有自己的价值体系、审美观念和生活态度,母亲意识不到,还孜孜不倦地执行着母亲的功能。
 
反过来,女儿又把妈妈的态度看得太重了。二十一岁的女孩不管妈妈说什么做什么,都应该有自己的准则,爸爸妈妈所表达的意愿只是意愿,不是命令。这个女孩太在意妈妈的表情,以至于把妈妈的一些意愿看成了很大的压力,实际上女孩也希望从妈妈那儿得到一致。她做任何事情都渴望得到妈妈的赞赏或者认同,如果得不到妈妈的认同,她本人就慌乱了。其实,她缺乏足够的自我认同的能力,如果她温和且坚决地坚持自己的决定,母亲就会找到让自己发生改变的理由。看起来是妈妈的问题,透过对妈妈的问题描述,我们同时看到女儿本身存在着自我认同不够,没有那么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没有自我决策能力并敢于自己来负责任的勇气。母亲的哭闹是对关系的催眠,维持母女的现存状态。如果女儿意识到,妈妈当然会按照妈妈的心态来说一些话,她哭也好,生气也好,总是希望给女儿一个好的建议、方向。但是最终要由女儿自己来全盘衡量自己的生活,自己作决定。这样哭闹不重要了,催眠的魔力消失了,母亲也懒得再哭闹。有些时候如果女儿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了,效果好,妈妈也就接受了。
 
不能单靠这封信就认为妈妈不信任她,要想到二十一年来母女产生互动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当然不排除妈妈有个人的问题,但是这个互动形式一直到了女儿二十一岁都没有改变,就有可能是女儿的行为、态度无意识地鼓励了母亲。如果女儿能给妈妈很好的信息,让妈妈感觉到她已经长大了,她有能力来处理好自己的生活和学习,包括人际关系,妈妈就会慢慢解脱出来,关注自己的生活。
 
当然,如果妈妈处在情感剥离的状态,比如说她离爸爸很远,或者爸爸不在身边,她强烈地需要女儿,要从女儿那得到家庭情感的话,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这封信并没有告诉我们妈妈在个人生活上不快乐,或者说她没有爸爸的很好的照顾,因此也不能做这样的分析,只能说这个母女的漫长互动过程形成了这样一种模式。女儿小时候也许觉得好,“妈妈把我管得很好,很安全,什么事情妈妈都帮我想到了”,会回馈给母亲她很舒服;现在长大了,这样管就不舒服了,不好玩了,也要让妈妈知道自己不舒服。不要对妈妈所做的事情做是非评判,不要说“妈妈错了,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不是这样想的”。而要说“妈妈,你这样管我,我不开心,我觉得不舒服,有压力,你给了我很多思想负担”。要把这样的话告诉妈妈,女儿可以说“妈妈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你给我那么多对的东西,就让我很有压力,我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把这种困惑告诉母亲。她会想到自己的动机是要让孩子好,让孩子成功,而目前的行为和自己想达到的目的是矛盾的,南辕北辙,这个时候妈妈自己就会调整她的行为。
 
我想对这个女孩说,母亲在意你的学习,当你坚持观点时,在学习上就应更积极努力,并有好的效果,让妈妈感觉你是对的。如果学习本身不好,妈妈正为这个着急呢,她一着急就顾不上所谓的方法了,也不那么尊重你、信任你,就会凡事都要你马上按照她认同的方法去做。
 
怎么去跟母亲沟通?孩子要站在父母的立场上来看问题。父母有法律责任要来教导孩子,他们会认为如果自己不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就是没尽到责任,但是说话只代表他们的位置或法定角色。比如说教导孩子要有道德,要节俭,要对人好,要善良,要宽容忍让,要有公益心。很多教导可能不符合现代社会追求成功、追求自我、追求效率的思路,但那是文化的积淀,是为了在自我高度发展的时候内心有道德均衡。父母做这些教育是必然的,如果孩子产生反感,或者不喜欢那一套,那孩子怎么来处理呢?孩子首先要想到,这种反感是来源于成长时对权威角色的反感,不见得是对父母说的内容反感,它只是对强加式的、不可商量的、不可讨论的话语方式的反感。
 
所以,对孩子来说,有些时候可以用一些技术。如果爸爸妈妈用你不喜欢的方式说一些你不爱听的话,沉默就是最好的交流。沉默看起来没有交流,但实际上是一个很强的交流,爸爸妈妈说什么都闭嘴,听完了以后就走开,如果爸爸妈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说话就积极地回应,形成良好的互动,让彼此都感到愉快。以后爸爸妈妈自然会选择好的方式,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孩子不爱听,说也没有用。这是消退与强化并用的心理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冲撞父母,没有表现出不快乐,只是听,听完了就走开,不做任何表达。当然如果爸爸妈妈非要你表示态度的话,你可以给他们含混的回答,但是不要丧失自己的权利,不要说“您说得对,我一定照办”,因为这样的话反过来会给自己带来压抑,以后爸爸妈妈会说“你看你骗我们,你当时答应了我们,但是你没做”。你可以说“我试试看……”,“我得等一等……”,“我要观察一下是不是这样做可以……”,还有就是“我还得想一想……”。这些话都不是说爸爸妈妈错了,而是说我需要考虑,把自我融进去,为自我找到位置,也就是告诉父母:“我还有一个位置呢,你们讲完了我还要有一些想法。”这样父母想生气也没有理由,想恼也恼不起来。如果对父母说,“你们想错了,这样干根本不行,还是我说的对”,就会形成关系的对立,冲突也在所难免。
 
 
<<陪孩子长大---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之25--成长需要经验
 
作为孩子,应该把父母的话好好想一想,为什么父母会认为这样好?因为从经验、文化积淀、工作经历等各个方面,父母都比孩子丰富,而且他们都度过了青春期,这样说总是有道理的。
 
其实,父母更多的是表达态度,这个态度如果很鲜明,很简洁,比如“我认为你不应该这样做”,就会产生矛盾。父母一定不要强迫孩子,如果总是需要孩子说“是”,就有点过于依赖孩子。说明父母很多内心的安全感、稳定感、和谐都希望从孩子的态度里表达出来,应该说这样的父母缺乏一些心理能力。实际上,家庭里面的争吵总是双方都不认输才会发生,只要有一个认输,争吵就不会继续。比如打架,两个人都要打才行,下棋,两个人下得越精彩越投入,双方厮杀就越厉害,但如果一方不玩了,另一方怎么想厮杀都无法进行。家庭里也是这样,必须要有一方沉默才能结束矛盾。孩子不是权威的位置,如果建议爸爸妈妈沉默的话,孩子就显得位置太大了,所以建议孩子要沉默。沉默就是一个态度,比如“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今天的争论就到此结束”。父母也应该懂这个意义,孩子不想讨论事情了,只是愿意听,听完就完了,那就要学会把嘴闭上,如果爸爸妈妈认为孩子沉默是对抗,就恼羞成怒,那是父母的问题。父母需要马上得到结果,代表了一种不太成熟的心理,比如父母特别权威,认为不应该被冒犯。
 
但是作为青少年来说,他的成长过程必然要走弯路。孩子不可能一出生就是听话的孩子,如果他长大以后很多体验都没有尝试到,有一些该犯的错误没有犯过,也没有挫败,那么这样的孩子实际上是没有能力的。孩子知道父母说得对,但是无意识还要做一些看起来有点不对的事情是为什么呢?因为孩子的成长需要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对孩子就像养分一样。比如说因为做了某件事情被老师罚站,孩子就会印象深刻,就知道要守规矩,知道这事后面有一个秩序,要遵守游戏规则,不遵守就要受到惩罚。这样的经验很重要,如果完全地听话,什么错误都不犯,就会什么成长的经验也没有。
<<陪孩子长大----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之26---责任也是权利
 
偏心的父母
 
有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参加工作多年,心里一直很痛苦,因为父母总是偏向哥哥。远在老家的哥哥从小体弱多病,念完大学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心安理得地在家待着,脾气很暴躁,父母不敢说他,因为他总生病,妈妈觉得把哥哥生下来就是亏欠了他,总有愧疚感。这个女孩觉得,作为女儿应该受到家里很多的照顾,但却承担了很多的责任,每个月都要给家里寄钱,家里认为妹妹多分担一些是应该的。一次,女孩给家里打电话,家里说妈妈身体不太好,又缺钱了,不肯去治,这个女孩就非常生气,说“我每个月都寄钱,看病是最要紧的”,妈妈说“我们家经济条件还是很紧张,你也不能怪我”。放下电话这个女孩就开始哭,觉得家里面乱得一团糟,又没有办法去要求哥哥。她觉得作为妹妹太累了,“为什么我就要这样呢?像这种现状我应该如何去改变呢,父母一个劲儿地护着哥哥,真不知道该怎样办!”
 
 
从这件事情来看,痛苦是女孩内心的一种感觉。作为妹妹,如果哥哥身体真有什么问题的话,妹妹为家庭出点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从她的故事里我们可以感觉到,她哥哥的病并不严重,因为他可以读完大学,所以女孩抱怨的可能就是哥哥应该分担一些家庭的压力,而不是把家庭压力都放在她一个人身上。这种感觉应该是正确的,可以理解,至于这个家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我们不太清楚,哥哥找不到工作是暂时的,还是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我们也不太清楚。所以,这个女孩首先要明白,有些焦虑是她内心的,爸爸妈妈希望孩子对家里有照顾,只是一个希望,你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你不能够超越你的能力,你不能过多地把家庭的压力和矛盾压在自己身上,因为你有你的生活,你必须在你的能力范围里面去帮助家庭,或者是帮助哥哥。如果这样想的话,她的压力就会小一点。
 
不过,女孩内心深层有抱怨,她觉得一般在家庭里都是哥哥承担比较大的责任,妹妹会娇惯一点,但是她家刚好颠倒了,在她家里哥哥从小就是中心。哥哥为什么能够成为家庭的中心?因为哥哥有生病作条件,他是有病的人,所以他得到了很多利益,最大的利益就是他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哥哥得病了,爸爸妈妈要照顾哥哥,妹妹实际上就成了姐姐,开始分担家庭的忧愁,早早就去工作,挣钱帮助家庭。这个女孩对这一点一直没有认同,她觉得这是不公平的。事实上,当一个家庭面临危机的时候,如果哥哥很优秀,又上大学又有好工作,还帮助改善家庭经济,而妹妹一事无成,打个工也是普通的工作,妹妹的痛苦会更深。这个女孩现在的痛苦只是认为,现在发展得不好是因为过早过多地承担了家庭经济重担,但是如果换一种方式,她的感觉不一定比现在更好。
 
这个女孩面对偏心的妈妈,心里面很不平。怎样才能让她的内心平静呢?实际上,当她承担家庭责任的时候,她也得到了一些权利。比如说,她现在可以抱怨父母的生活,可以指导他们,让他们换一种生活,让他们去看病,注意身体健康,她获得了这种权利。一般来说,承担的家庭责任多,在家庭里拥有的权利就多,比如说哥哥病了,不承担什么责任,他的权利也少,他无法改变家庭现状。其实在很多家里,兄弟姐妹都希望别人弱一点,自己强一点,愿意让自己成为中心,很多家庭争斗都是为此产生的。而希望自己弱一点,让别人成为中心,让别人去承担责任,自己躲起来的例子反而少一些。
 
美国的心理学家曾经研究过家庭成员之间的争斗,他们认为兄弟之间的矛盾是非常自然的,哥哥天然会嫉妒弟弟,为什么呢?弟弟没有出生的时候,哥哥是独一无二的,弟弟出生以后,哥哥会很愤怒,他觉得爸爸妈妈怎么会关心那个小东西,而不关心我了?这种嫉妒常常是希望自己比对方强。这个女孩也有一个特大的因素使自己变得比哥哥强,尽管她没上大学,哥哥上了大学,但是哥哥上了大学也不行,哥哥还是没有工作。客观的原因使她变得比哥哥强,按西方心理学的观点来说,她应该感到高兴,她成长了,变得很强了,而且不仅是现在,将来处理她自己生活的时候,也都有能力,她的能力从小就被培养出来了,她等于天然地获得了一份礼物,哥哥变得很弱,本来应该是她弱的,但她反而变得很强。她在成长方面、生活经验方面,的确得到了很多,但责任和权利是平等的,当然她也要付出很多,现在她总是在抱怨自己的付出,没想到获得的也很多。在今后的工作上,婚姻上,对子女教育上,她都会有远远超过哥哥的能力。
 
这个女孩很善良,希望爸爸妈妈生活好,她有工作,有收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像样,希望爸爸妈妈的生活也像样。也许是由于她能力的原因,还不能够有那么多的精力来改变家庭的现实,所以常常为家里担心。
 
对于女孩的这种担心,我要提醒两个问题。第一点,女儿的生活方式和父母的不一样。年轻人追求科学、健康、时尚的生活方式,而且一旦达到这种生活方式,就会把它泛化,希望父母、哥哥都像她一样,有电话,有汽车,等等。但是老年人奉行的是一种简约、朴实的生活方式,他们觉得那些时尚的东西毫无意义,一个人吃饱穿暖,有房子住,开开心心就行了。所以,有时候,女孩的痛苦和伤心是来源于她想把她的生活方式给父母,让父母按照她的想法去生活。因为从现状来看,家里并不是吃不上饭,只是她希望家里把钱花在看病上面,但是老年人看病是很舍不得花钱的,尤其是农村的老年人。
 
第二点,这个女孩跟家庭的情感连接太紧密了。尽管她独立了,工作了,但是实际上她的大部分情感都是从家庭来的,因为她对家里的事情卷入得很厉害,还在为哥哥的事情着急。一个城市的女孩有工作了,应该慢慢把她的情感转到社会上去得到补偿,交男朋友,和同事密切的来往,家庭方面的情感慢慢的就减少了,人的社会化就是这样形成的。爱还是爱,但不会像过去那么着急,那么被家庭影响,不会出现哥哥的事情令她烦恼,爸爸妈妈的事情也让她痛苦,虽然应该有烦恼,但是不应该痛苦成不能够控制的样子。
 
所以,她要明白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父母,而且自己承担了那么多的家庭责任,应该有自豪感。应该感觉到比同龄的孩子成长得快,而且有能力,因为她不仅能够照料自己,还能照料家庭。此外,在日常生活当中,还要扩大社会交往,把注意力转向身边的人,发展自己的社交圈。她一旦形成了稳定的情感来源,就容易认同家庭问题,不容易陷入各种痛苦。
 
从自然法则来讲,家庭一般对哥哥或者姐姐的期待比较高,作为家庭权利的分担来讲,对哥哥期待高,哥哥得到的权利就多。比如,爸爸妈妈有时候会问哥哥的意见,但是不会问最小孩子的意见。因此,在一般家庭里,常常是长子发展很快,而最小的一个孩子最受宠,发展比较慢,吃的麻烦比较多,问题也比较多。
 
那么,这样的家庭如何达成平衡呢?长子压力很大,但是得到的表扬比较多,爸爸妈妈可能会赞扬他,因为他总是比其他的兄弟姐妹好,比较能够分担家里的事情,为爸爸妈妈着想,关心弟弟妹妹,甚至工作比较早,会帮家里挣钱。而最小的虽然比较受宠,但是毛病比较多,所以被批评就比较多,这就形成了一个假象的平衡。中间的孩子会想,“尽管我没像哥哥那样受到爸爸妈妈的信任,但也不像哥哥那么累,不用什么事情都帮着做,我可以偷懒,和弟弟妹妹相比,虽然没得到爸爸妈妈那么多宠爱,但是我不挨打,也不挨骂”,中间的孩子可以这样来平衡。
 
陪孩子长大(李子勋亲子关系36讲)20
 
结语:陪孩子长大
 
 
人类的婴儿很脆弱。在两岁以前,你无论怎样爱他、关心他、抱他,都不会把他宠坏,但是假设在孩子两岁以后你不和他逐步分离,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就可能会结得很深。当一个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很深时,会呈现出很多问题给妈妈,妈妈看到孩子有很多问题,会加重对孩子的关心,于是孩子对妈妈就有了控制的力量。愿意对妈妈呈现问题的孩子,并不是妈妈有多么尽职,而是孩子要控制母亲。他要使妈妈离不开他,使妈妈感觉到,如果我不管他,这个孩子就完了。这就使孩子与母亲的距离过分近了。
 
其实,孩子是必须要犯错误的。每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必须允许他犯他那个年龄的错误。心理学有一个“挫折理论”,即孩子不经历挫折,是不会成长的。如果成人一直保护他,他就经历不到错误。其实,家长的焦虑就在于怕孩子犯错误,家长的所有努力就是避免孩子犯错误。但这样做的潜在危险可能是使孩子很少会有内心冲突。如孩子一直不单独睡,他就不会有接触黑暗和孤独的冲突。孩子在一岁半时被放到另一间屋子里独睡时会怎么样?他会非常恐惧,会惩罚父母,不理睬父母。但这都是他的情绪的投射,没有关系。如果父母能够坚持鼓励孩子和温柔地微笑,孩子的这种情绪就会很快过去。对孩子来说,如果他独自在黑屋子里过夜,就能慢慢地学会独自处理这种恐惧和焦虑。让孩子适当地独自处理一些内心冲突,体验恐惧和焦虑,他长大以后就很少会有心理障碍的可能性。
 
我们通常都是透过玻璃窗来看家庭,这只能看家庭的活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是能够看到妈妈和孩子的位置,爸爸和孩子的位置,妈妈是怎么反应,爸爸是怎么反应。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长期互动的结果。有时父母会埋怨现在的家庭关系不好,不舒服,以为这种情况是谁的责任。但实际上如果把时间拉长就会发现,这里没有因果,你认为是原因的东西,本身可能就是结果,因果是互换的、循环的,而且经过无数次的循环,才形成了现在的格局。着重的是观察关系,而不是观察家庭教育中的对错,家庭关系是一种存在性的关系,没有什么谁对谁错。
 
我更重视关系教育,强调孩子在家庭结构中的关系,孩子在这个关系中是一个什么状态,在这种状态中可能发生的问题是什么。对家长来说,发生问题时不要着急,当治疗师提出教育孩子的理论时,要看到这个理论的潜在的危险性。就像吃药一样,难免会有副作用,心理医生的治疗也潜在着危险。如果家庭面临着改变的话,家庭成员要能够承受改变的冲击。有些家庭是脆弱的,平衡本身建立在脆弱的关系中,如果听了治疗师的话,去改变这个家庭,有可能面临更大的麻烦和痛苦,有着更大的危险。治疗的目的是让人的焦虑减轻,而不是增加焦虑。其实问题没有什么严重的,那只是家庭类型的一种表现,假如觉得现在不好,自己可以换一个样子,家庭也可以随之改变,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中国文化本身就有家庭融合的色彩,家庭分化不够,这是民族性的,没有什么对错。美国人从小认为自己很棒,而中国人从小就认为自己很差,要努力改变自己。这就是文化。心理医生通常不会把这些看成问题,它们仅仅是文化的特点。中国家庭的分化不良,结构分界不清,比如上一辈不知道该不该管孩子,该怎么管。按照国外流行的观点,是可以不管的,老一代可以帮助养孩子,照顾孩子,但不负责教育,教育是父母的事情。如果老人插入教育会怎么样?恐怕更麻烦。因为代际之间的期待不一样,每一代的人价值观也不一样。如果大家都热衷于教育孩子,那就会形成家庭教育层面的冲突。所以有些老人很聪明,躲在后面不教育,把教育的权利留给父母。这样的情况不一定不好。
 
亲子教育有三个原则:
 
第一个原则,关系大于教育,良好的亲子关系是教育孩子的根本。其实家长不需要说很多教育的理念,不必要告诉孩子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只要有良好的关系就行。我说的良好关系不是过度亲密的、过度依恋的纠缠关系,而是一种相对自由、和谐、彼此相互尊重的关系。当你和孩子建立起这样的关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希望孩子怎么变他就会怎么变。你希望他考上清华大学,他就会一直努力实现这个目标,因为他把这个目标看成是自己的目标。在我遇到的很多个案中,一些父母有非常正确的教育方法,亲子关系却非常糟糕,其中一些还是教育家,教育别人头头是道,但是教育自己的孩子就不行。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正是太重视教育了,反而忽视了和孩子的良好关系。这就像一个团队,如果人际关系良好,团队就会充满朝气、有活力,让他做到十分,他能做到十二分,不用告诉他,他会自觉去做。亲子关系糟糕的结果就是,你教育的方式越正确,结果越差。妈妈处处关心孩子、照顾孩子,并不是一个良好的亲子关系,良好的亲子关系是妈妈理解孩子,孩子理解妈妈,妈妈绝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孩子。如果孩子说他喜欢韩国的歌,要把头发染黄,妈妈不会阻止他,而会说:“是吗?这个想法不错,妈妈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我不知道假如你染成黄头发老师会怎么说。”孩子看到妈妈尊重他的意见,反而不会染头发了,因为他会想“假如我染了头发,老师会怎么说呢”。
 
第二个原则,用成长、发展的眼光而不能用凝固的眼光看孩子。如果孩子说谎,父母知道后非常紧张,认为孩子品性不好,就会充满焦虑。当一个人充满焦虑的时候,思维就容易狭窄,处理问题的方法会简单甚至糟糕,如骂孩子、惩罚孩子。最好用成长的眼光看孩子,比如鼓励孩子犯错误,当然是要犯他那个年龄应该犯的错误。男孩有攻击性,你不要去打压他,可以去引导,比如孩子把别人家的玻璃打碎了,不要训斥他,不要说他是坏孩子,而要说聪明的孩子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当孩子犯错误的时候,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惩罚他;一种是认为孩子犯错误对他的成长是重要的,他需要犯他这个年龄应该犯的错误,包括撒谎、打架、偷别人东西等。一个八岁的孩子打动物,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件严重的事情,但是清华大学的刘海洋用硫酸烧熊就会产生公愤。为什么?因为,每个年龄段的人只能犯这个年龄段应该犯的错误,这是社会容许的错误。一个五岁的孩子在王府井大街上撒尿,没有人会指责孩子是小流氓,但是一个三十岁的人在王府井大街上公然撒尿,派出所就会把他请进去。所以我们不要把孩子犯错误看成重要的事情,甚至我可以鼓励孩子犯他那个年龄可以犯的错误。犯错误恰恰是帮助孩子成长,如果父母不让孩子犯错误,孩子就不能从犯错误中学习,不能成长。如果妈妈从小处处关心、事事照顾她的儿子,什么错误都不让他犯,儿子非常听话,儿子到青春期后就没有经验来处理他的焦虑,处理挫败感,他不敢欺负别人,就会欺负最爱他的人——妈妈。最爱他的人给了他安全感,所以他就对妈妈说粗话,干一些无法无天的事情,因为他知道攻击别人会受到惩罚,攻击妈妈不会。为什么会这样?孩子小时候没有犯错的经验,所以会犯一些大错误。孩子小时候没有从犯错中学习到责任和聪明的应对,都是妈妈来替他处理好了,现在他大了,妈妈没有能力帮助他处理好社会矛盾了,他就容易把愤怒指向母亲,把一切不顺都归咎于母亲。
 
第三个原则,教育方式大于教育的内容。教育的正确或错误不重要,有效才重要。很多家长读了许多教育孩子的书,结果是书读得越多越糟糕,跟孩子搞得像仇敌似的。你不能在孩子面前扮演专家角色,很多孩子藐视权威,家长越权威,孩子越不想听话。社会并不像教育家所认为的那样理性和单纯,很多人写教育孩子的书不是真心为每个孩子和父母想,而是宣传一种他喜欢的教育理念、一种观点,为了维护这个观点,他会故意地把事情说得很简单明了。如果家长把教育专家的话太当真,可能会得不偿失,这里也包含我这本书谈到的教育理念,家长最好也不要太当真,最好只当作一种可选的方式,而非教育的全部。正确和错误不重要,有效(useful)才重要。这样的观念比较符合现代实用主义的思想。我们要告诉孩子一些实用的东西,不要只告诉孩子正确的东西,很多正确的东西只能在书本上活着,在生活中往往就死了,起不到任何作用了。实用的教育才是现实教育,这种教育不容易妨碍孩子建立适合自己也适合社会的价值体系,伦理与哲学思想,审美态度与世界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万里无云万里天  > 育儿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青音 | 一个好爸爸,不会离孩子太近
什么样的夫妻关系,养出什么样的孩子!快来对照一下
武志红重拾爱的勇气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