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风情之二:外婆的老房子 组图

2010-06-05

这是一栋我非常熟悉、特别亲切的房子,不管我走到哪里,它都经常在我的脑海出现。这是我外婆(唐桂香)和外公的家。外公段春生兄弟三人,排行老大,所以住在中间。弟弟段天生住在左边。小弟段才生结婚后被国民党抓去做壮丁,从此没有下闻,估计死于战乱。外公和外婆是再典型不过的农民,有时也做些小本生意, 1949 年前,外公曾在东风乡附近卖布。他们一共生了十胎,成活、培育了六个孩子,三男三女,最后只有三舅留在了这里。

就是在这栋普通的房子里,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培育了一位曾经是贵州日报主编的大舅,一位是毕业于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曾是湘潭少儿图书馆馆长的二舅,一位曾经是湘潭县人民医院的外科手术医师的母亲。这些历史让我对外公和外婆有很多敬意。

(1) 外婆家。这栋房子应该有上百年历史。墙脚用的是烧砖,上面是土砖。


(2) 这是我曾经很熟悉的小道。传说,就是在这里,当年我父亲从县城来这里“下乡蹲点”第一次遇到我母亲。她当时正在给我大舅的女儿洗澡。一个从黑龙江走到湖南的小伙子从此就留在了湖南


(3) 但现在已经荒芜


(3a) 高高的门槛。据说,我小时候在这上面摔过一跤,结果在我的脸上从此留下了一个“酒窝”


(4) 这栋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现在成了我三舅的木匠工作坊。这是大堂。墙上的肖像是我叔爷


(5) 有一次过年,我在这里玩耍,被斜靠在墙上的一担柴倒下来压住。我的外婆急得大哭大叫。虽然那时我可能只有4-5岁,现在还能记得那幅情景


(6) 这里曾经是厨房


(7) 这里曾经是外婆和外公的卧室。我也曾在这里睡过


(8) 二舅也和我一起来到老家。他感叹地说,这间曾是他结婚时的新房


(9) 曾经的澡堂


(10) 二舅说,在冬天,有这样一个地方洗澡是一种享受


(11)


(12) 过去的衣柜现在已经是一个工具箱


(13) 每个门槛都给我印象很深


(14) 虽然很黑,但充满了过去的气息


(15) 虽然很乱,到处都是古人留下的痕迹


(17) 我记录的就是我所看到的


(18) 有很多似乎已经不用的农具


(19) 有些东西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20) 我以为这是做砖用的模具。三舅说,这是做煤砖用的


(21) 磨子。现在已经不用了。


(22) 每间房都一个阁楼,每个阁楼都有不同的作用,有的是放杂物的,有的是放工具的。70 年代,我曾在一个阁楼里发现我大舅留下来的许多 50 年代杂志,包括“知识就是力量”。所以,后来每次来这里,我都想来阁楼看看,希望发现什么已经遥远的秘密。这次也不例外,很有收获,看到很多外婆和外公当年用过的工具。二舅说,这里曾经放着段家家谱,大舅外出读书后写的家书(当时酃县还没有高中,他在邻县茶陵县城读的高中),和我父母谈恋爱时留下的书信。可惜,这些都已经找不到了。


(23) 油灯


(24) 纺纱车。一定已经有上百年历史


(25) 手提烤火炉


(26) 喂猪桶


(27) 水桶


(28) 二叔爷的家门口早已荒芜。他家的几个孩子都已经离开这里。


(29) 后院已经成了一个养鸡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黑色  > 纪实摄影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的父亲母亲
一份愛,從不卑微 (轉貼)
没有一种爱的名字叫卑微
念旧的情结
我家的小妹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