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冻龄女神俞飞鸿”:最高级的美感,就是在岁月里活出最舒服的自己

阅0转02013-03-03


那些活得好看且舒服的人,是一眼就会被人识别的。



《培根随笔》中有这样一句话:形体之美要胜于颜色之美,而优雅的行为之美又胜于形体之美。

 

当今时代,娱乐圈的女明星们大多喜欢浓妆艳抹,稍有间隙就在社交网络频频晒出自己的工作状态和护肤宝典,拼命让自己活得惹眼。

 

然而,有一位极度低调的女演员,她却喜欢不施粉黛,也从不靠流量和绯闻增加自己的曝光度,甚至还会刻意回避大众的聚光灯,在生活中努力让自己得到一个最舒服的状态。

 

她就是俞飞鸿。


1

 

俞飞鸿的名字来源于苏轼的《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这很像她一直崇尚的人生态度:不争名利,不抢风头,任雨打风吹,我自内心独立坚强。


喜欢轻描淡写隐于世,不屑追求惊鸿而来的存在感。

 

早些年,戴军曾采访过俞飞鸿,戴军说:真的,不敢看你的眼睛,因为实在太美了。



这份美的背后,不仅得益于上帝的恩赐,更是俞飞鸿多年如一日的自律和自爱所致。

 

俞飞鸿的同学这样评价她:

 

“她是我们几个女孩中最聪明的一个,做什么事情都有计划。


我们忙着恋爱的时候,她却学习英语,以至于以后能用英语演戏生活;


我们睡懒觉的时候,她却天天练晨功没有一次迟到,最后拿到奖学金;


她说要参加1500米的跑步,我们不信,没想到她跑了下来还拿了名次;


在生活中她更有原则,11点熄灯她10点半一定在床上躺着了,不像我熄灯了才慌慌张张地点着蜡烛洗漱,很是狼狈。”

 

女人到了一定时期,最为畏惧和恐慌的就是被问及自己的年龄,骄阳如日中天,终会有尘埃落下的一刻。于是很多人都在前半生沾沾自喜,在后半生孤影自怜。

 

已经47岁的俞飞鸿,从不向自己的年龄去做妥协,反而在不慌不忙中成就了自己流动的新鲜感。



2

 

俞飞鸿出生于一个秩序井然的家庭,父亲毕业于清华大学,母亲毕业于浙江化工大学,自带理科生光环的家庭不掺丁点文艺气质。

 

可俞飞鸿天生就与表演结缘——


8岁时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竹》

16岁时在《凶手与懦夫》中饰演女主角

19岁赴美拍好莱坞电影《喜福会》



这让原本备受瞩目的俞飞鸿在学校更是一跃成为风云人物,女生嫉妒,男生倾慕。

 

大家都以为她会留在好莱坞继续大放异彩,她却选择拒绝美国电影圈的赏识回国完成学业。


在自己御风而上的时机里,俞飞鸿没有跌入成名欲望的泥潭,因为她的生命线,从来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顺利完成学业后,俞飞鸿并没有继续发展演绎事业,当同窗们都各展头角在不同的角色中获取掌声和鲜花时,她竟然留校当起了老师。

 

天生丽质,出身不凡,她却没有使用自己的便利条件。


她说,从小家里人就没夸过我漂亮,哪怕被邻居朋友夸,父母也视而不见。在我的童年记忆中,父母说过的印象最深的话是,“不能做一个绣花枕头稻草包”。在完全无视长相的环境中长大,慢慢也就自我无视了。

 

这样的人生观,让她极少关注自己的外表,而是将大把的时间用于享受生活。


 

3

 

在电影学院留校教书一年后,俞飞鸿又做出人生一个重要的决定:赴美留学!

 

她说自己一路走来太顺了,缺乏对生活五味杂陈的真实体验,能教给学生的,不过是老师教给自己的那些知识。授人以渔,必须要有自己的思想才有实际意义,不然就只能做一传声筒。

 

不在自己热有余温的时候增添名气,偏偏要在平稳的生活中寻求未知的困难,可俞飞鸿不惧。

 


1994年她赴美读书,深造于美国加州大学分校区,后来在洛杉矶定居。

 

闭门修炼的这段时间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次冒险一次考验?

 

远走异国半年的时间,是最让人崩溃和想要放弃的。比起初来乍到的新鲜好奇,长期生活学习在异国需要莫大的勇气。



语言不通,俞飞鸿拼命去学英语,可那种刻骨铭心的孤独感却无处躲藏。有一段时期她整个人都变得焦虑不安,无论身边的朋友怎样宽慰她,想家的感觉就是一天比一天强烈。

 

直到有一次一个朋友对她说:想家还不容易,买张机票不就回来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俞飞鸿如梦初醒。

 

闭门便是深山,既然选择了,那就保持这份初心待修正果。



4

 

当一颗树不再炫耀自己叶繁枝茂,而是深深扎根泥土时,它才真正地拥有深度;


当一颗树不再攀比自己与天空的距离,而是强大自己时,它才真正地拥有高度。


三年后,“修禅养性”之路结束,俞飞鸿回到了北京,这一年,命运似乎对俞飞鸿更加偏爱。

 

电视剧《牵手》的导演——张阳到电影学院选角儿,问及你们这里有没有气质比较特别的,有人递给她一张大大的黑白照。

 

明亮的眼神,高挺的鼻梁和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让张阳导演满心惊喜。

 


于是俞飞鸿在《牵手》中出演王纯一角,她把一个原本招人恨的小三角色演得楚楚动人,肢体动作和情感表达十分细腻入微,观众看完说,这可能是唯一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第三者。

 

正是凭借这部戏,俞飞鸿彻底走红。

 

铺天盖地的采访和片约接踵而来,一年要拍好几部戏,疲乏的精神状态让她很不适应。

 

她坦言到,自己并不是那种可以同时做好多事的人,她喜欢专注一件事。很多明星现场才背台词,她不会,她会提前很久做充足的准备。



就这样,不慌不忙的俞飞鸿推掉很多部戏。每拍完一部时她就叫自己停下来,回去陪陪父母,或是自己出国旅行。

 

金星在她的自传里说过这样两句话:

 

女人的年龄越往上走,就越怕掉下来,生怕那根年龄的线把自己重重往下拉,就再也回不到一个好状态。

 

女人不必去向年龄投降,聪明的女人不要去问,不要去怨,不要去追。魅力和幸福永远是在自己手上。

 

俞飞鸿就是这样一个不善关注年龄,而是善于关注内心的演员,所以演过的角色每一个都让人过目难忘。

 

《小李飞刀》,剧中饰演“惊鸿仙子”杨艳

《策马啸西风》中“赤龙坛”坛主高玉寒 


《大宅门第二部》中的吴英玉

《男人帮》中的珊莉

《大丈夫》中的顾晓岩


5

 

女人的美是丰富的。

 

俞飞鸿在《十三邀》中曾说,自己最喜欢山口百惠,从14岁入行到24岁退出,山口百惠的决定从来不曾改变过,也不给自己留退路。


大家都说她的光芒已经燃烧尽了,可那种没有任何扭捏,敢于直面人生的态度,才是她兀自绽放的开始。

 

女人一到三十,容貌和气度处处写着自己的修行成果。那些活得好看且舒服的人,是一眼就会被人轻易识别的。



心美则一切皆美。人人都憎恨岁月的张弛,不断地与时间赛跑,可谁又跑得过时间呢?倒不如停下来修炼心境。

 

现在的俞飞鸿活得潇洒自在,不卑不亢,岁月在她脸上好像没有任何痕迹。


许知远曾说;她身上散发着一种非常镇定的美,我喜欢她身上那种秩序感,那种在潮流之外的东西。

 

 

而这一切,都源于俞飞鸿对自己人生的定位:不贴任何标签,活得舒服即是最好!

 

这种对时间的掌控,对节奏的掌控都让人觉得恰到好处,她本可以像汪洋大海一样掀起千层浪,可她就是倔强地要细细地、蜿蜒地流淌。

 

大道化简,女人美到极致一定是骨子里透出得恬淡、安然。这种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的迷人魅力,皆是从内向外的心性。



所以我们对美的认识应该建立在“人”的基础上。

 

是一个精彩的“人”扩展了美的高度和深度,而不是让人云亦云粗浅的美去掩埋“人”的真正内涵。

 

把塑造自我的态度发挥到极致,你才会成为那个唯一且最美的女人。


—THE END—

来自:梦的云端  > 视界大观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