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青蛇》。时隔十余年,才懂这部「三级片」

阅0转02013-03-03


2018-03-12 厂长 电影工厂 

前几天在火车上,无意瞄到一对儿小情侣正在看《青蛇》


过了会儿,女生问男生这片子怎么样,男生来了句,“就是香港的三级片。”


听得我哟,职业病一上来,狠狠在心里翻了几个大白眼。



拜托,大哥,豆瓣8.4,好于97%古装片,93%奇幻片的《青蛇》,你说它是三级片?


在我心中,这部25年前的老电影,可是华语奇幻片难以逾越的巅峰,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每个人口味不同,你可以不喜欢它,说它难看,但别说它是三级片来“玷污”它。


虽然片子尺度确实大,但在欲的背后,这片儿无处不是情。



导演徐克+编剧李碧华的阵容有多牛,这里就不说了,电影自能见分晓。


张曼玉+王祖贤的演绎到了怎样的高度,这里也不说了,单看剧照就知晓。


咱们今天,就只来聊聊《青蛇》的欲和情。



青蛇修炼五百年,白蛇修炼一千年,二人相伴在紫竹林。


在白蛇心中,人是万物之灵,做蛇不如做人好。青蛇一听,也想跟着探个明白。


但其实,如果白蛇不来,她是不会来的,她对白蛇,有太多依赖。



刚成为人,走路直不起腰,青蛇走十步就要歇脚。


明明是一团软肉,现在成了两边,还有十个什么脚趾头,做人真麻烦,简单复杂化。



白蛇提溜着她往前走,青蛇娇滴滴的,“直不起腰怎么办呀,姐姐。”


“那就先扭着吧。”


于是,一粉一青两位绝色少女,嘴里清脆的喊着“扭呀扭,扭呀扭”,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的扭着屁股朝前走。


船上的人直勾勾的盯着看,直到翻了船。



生而为蛇,她们比谁都知道自己的美和媚。


青蛇活泼,对这个世界有太多好奇心,爱往人堆里扎。


浑身赤裸的从房梁上掉下来,那动作那神态,俨然就是勾人心魄的代名词。



和舞女们共舞,她妖冶又勾人,瞬间比的旁边人都是凡尘俗子。



此时此刻,白蛇却兀自瞄上了教书先生,许仙。


对于人间,她不是像青蛇那样图一新鲜,而是有着清楚的目的。


她想要学做人,感受人的情绪,享受做人的乐趣。



青蛇问他为什么看中了许仙,她说就应该选这样的老实人,好相处。



在选择意中人方面,修炼一千年的她已经习得世间普通女孩的心思,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举案齐眉,相处融洽。


但此时的她还不懂情,她接近许仙,用的还是情色那一套。



西湖,雨天,船上共撑伞。


她故意倒在许仙怀里,一张绝色面庞就在许仙眼前晃。


佳人主动投怀送抱,许仙呆了,这是他和白蛇的第一次相见。



许仙去送伞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青蛇。


青蛇言笑晏晏,款款走来,娇滴滴的声音一出,许仙就酥了。



注意看,许仙此时也是一副痴汉脸。


可能从一开始,对于白蛇和青蛇,他就是来者不拒的态度。


面对如此绝色尤物,他把什么圣贤书,什么从一而终都抛到了脑后。



之后,到了白蛇家,送把伞,让他送到了酒桌上,最后直接送到了床上。


屋内纱帐飘飘,白蛇衣袂飘飘,眨眼间就所剩无几。


头发在他身上挠的他心痒,皮肤在他身上摩擦出一串火,他很快转为了主动。



但是他没注意到,和自己交缠在一起的女子,动作极尽疯狂,眼睛里却无欲望。


他也没注意到,窗外,一位青衣女子正学着他们这难耐的样子,姿态勾人。


嘴里还说着,“爬就叫走路,这就叫拿伞。”



就在他沉沦于肉体的时候,白蛇和青蛇有了一次眼神对接,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眼神交锋。


白蛇以胜者之姿,告诉青蛇,你看,我离做人,又近了一步。


青蛇在光影变换中,面色难辨,但是她已经耳濡目染,学会了什么叫“拿伞”。



青蛇和白蛇,一直就是这么亲密又攀比的关系。


白蛇是青蛇的榜样,青蛇好强,白蛇做了什么,她也要努力跟着她学。


白蛇拿着葡萄,姿态撩人的喂许仙。



被她看到了,她就也嘴巴里含着葡萄,去喂许仙。



学姐姐的样子,偎在许仙怀里,向他请教什么叫做情,让他示范给自己看。


对于人世的道德理念,她一片空白。


以为只要不伤人性命,就不算恶,以为只要努力学,就能学会做人。



勾引了许仙,她并不为恶,还乖巧的告诉姐姐,“怎么样,我学的不像吗?”


白蛇知道她和许仙的事儿,但却显得云淡风轻,此时的她,还并未爱上许仙。


所以也只是告诉青蛇,情嘛,讲究从一而终,你要学,得换个人学。



青蛇知道了这道理,“那我选择就多咯。”


然后,姐妹俩就继续嘻嘻哈哈,抱在了一起笑。



白蛇是从什么时候对许仙有情的呢?


可能是怀了许仙孩子的时候,也可能是许仙知道她是蛇妖,却并未抽身的时候。



所以当许仙被小青原型吓到晕厥的时候,她毅然决定盗仙草。


所以当斗法落入下风,事态危急时,她听从小青请求,独自先行离去。


正是因为她的先行离去,她成了以夫君为重,困于感情的凡尘女子。



而这,也是小青第一次离开姐姐,独自行事,好在,法海救了她。


小青姿态妖媚,抱着法海的腿,你就大慈大悲,放过我吧。


法海一瞪双眼,小青困惑了,“姐姐都是这样对老实人的,老实人可高兴了,为什么你生气了?”



其实,法海最近正因为起了色心,陷入了魔障之中,便和小青打赌,你要是能扰乱我定力,我就放了你。”


小青也很聪明,手一直没停下抚摸法海,“不过我可没什么定力,我怕你还没乱,我就先乱了。”


这话听着像是拒绝,但这样暗戳戳的勾引,明显才更充满诱惑力啊。



以前看这段的时候,一直以为二人只是隔靴瘙痒。


最近才知道,二人是真的做了!!!



这个镜头,一度让我误以为是青蛇抱着自己的尾巴嗯嗯啊啊。


但仔细一想,青蛇应该是浑身碧绿,这蛇身颜色并不对,并且,明显是有头部啊。



后来查了查,才知道佛法隐喻什么的,这蛇身原来就是法海……


三观碎了那么一丢丢,但由衷的觉得中国式的隐喻,实在太强大。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小青赢了,喜冲冲的跑回家,得意忘形。


抱着许仙就亲了上去,许仙也毫不回避,反而乐在其中。


这让白蛇看到了,但白蛇的眼,再不是之前的调侃和戏谑。


她是真的爱上许仙了,也是真的对许仙失望了。



此时的青蛇其实也已经明白自己勾引许仙并不道德,她是故意让白蛇看到这一幕的。


赢了和法海的打赌,彻底颠覆了白蛇曾经对她的三观教育。


白蛇说法海没有凡人的感情,但她发现法海也会起色心,也会没定力。


白蛇说许仙不会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但她发现自己稍微一勾引,许仙就背叛了白蛇。



在学做人的路上,姐妹俩第一次有了分歧。


白蛇青蛇斗法,斗的是对人世的理解,斗的也是自己在对方心中的比重。



青蛇以为自己对人的理解已经超过了姐姐,但当姐姐因为怀孕,流着泪赶她走的时候,她又困惑了。


姐姐会流泪,可是自己无论怎么挤,也流不出眼泪。



姐姐说,“还好,你还不知道眼泪是什么,等你知道的时候你就痛苦了。”


“当你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准赢不输的时候,怎么会有眼泪呢?”



从向往人间,找到许仙,到看透许仙三心二意的面目,白蛇终于理解了做人的真谛,开始体会到做人的痛苦。


她开始感叹,做人不如回紫竹林,但却为时已晚,她已经放不下肚子里的孩子和那懦弱没用的许仙。



之后那水漫金山,葬身雷峰塔的悲剧,其实已经是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和世间的凡尘女子一样,徒有千年法力,也败给了毫不值得的男女之情。



旁观这一切的青蛇,目睹白蛇的悲剧,开始从大局考虑情为何物。


“姐姐,你老是说人间有情,难道妖就无情吗?


我们姐妹相处五百年也是情,你当我是人那样想我吗?”



青蛇的话,字字是往她心窝里扎。


情就在她们之间,但她们却苦苦修炼要来世间找真情,结果,找到的呢?不过是个懦弱贪色的男人罢了。



仔细想想,从始至终,青蛇调戏许仙,惦记法海,不过是她无聊时的调味剂。


每一次白蛇发生危急,她都陪在白蛇身边,即便二人逞强闹别扭,她也依旧没远走。


而白蛇,哪怕是生命最后,嘱咐的也依旧是去救许仙。



她知道许仙懦弱,也知道许仙不是什么老实人,但她没想到许仙竟然无用至此。


法海带着一群和尚要将他剃发,许仙违拗不过,便从了他们。



但许仙让我寒心的,倒不是他遇强就怂,在青蛇白蛇苦苦救他的时候选择了放弃。


而是,面对和尚逼迫,他从头至尾没提过爱情,“我沉迷女色,我舒服,除非你嫉妒我。”


他将自己和白蛇青蛇的纠葛,形容为是女色,说自己不过是贪恋女色罢了。


这放在现代,就是你情真意切的跟他谈了恋爱,在他那里不过是约了个X。



青蛇,在过关斩将的找到许仙之后,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姐姐说不会流泪是好事,这回她懂了,但是也太晚了。



没了之前的狡黠,她前所未有的淡定,说了句,“你出卖了我们。”


这之后不久,她就杀了许仙。



青蛇白蛇学做人,白蛇学成了隐忍卑微,为情所困的世间女子,青蛇却超脱其上,潇洒又通透。


白蛇在得知许仙的三心二意之后,依旧心存幻想,选择忍辱负重,她以为那就是情。



青蛇看透了许仙的卑鄙,法海的虚伪,知道自己和姐姐的所求不过是虚无。


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人们自己都不知道。


若能早一点看穿,宁愿一青一白,长久相伴紫竹林,何必来此走一遭?



张爱玲关于“红玫瑰”和“白玫瑰”的言论,大家都知道,在片子里成了青蛇和白蛇,许仙和法海。


李碧华在原著中是这样写的。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静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以前看这部电影,恨透了许仙,但仔细想想,这世间男人大多不就是这样?


妖冶大气的白蛇,邪魅机灵的青蛇,主动对你投怀送抱,你能不心动吗?


很多女人喜欢青蛇,羡慕她通透,潇洒和无畏。


但更多的女人,其实是活成了白蛇,为了所谓的感情,硬生生失去了自我。



《青蛇》这部电影,可挖掘的东西,太多了。


民间传说,古代韵味,男女情事,人性分析,无一没有韵味。


许多人说,这是徐克最美的电影,特效再渣也依旧挡不住它的经典。


还有人说,这是张曼玉和王祖贤最媚的电影,颜值巅峰,演戏够好,才有了这么活色生香的两条蛇。



每次看完这部电影,都止不住的心里惆怅。


虽然感情的事儿没有对错,但如果能重来,真希望她们回到在房檐上淋着雨,耳鬓厮磨的时候。


真希望她们能一直“扭呀扭,扭呀扭”,美丽妖冶充满希望的往前走。


来自:梦的云端  > 佳片U约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