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吴波、张伟丽丨国家图书馆藏《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及其文献价值

2020-04-04

国家图书馆藏《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

及其文献价值

吴波  张伟丽

吴波(1965- ),文学博士,怀化学院教授。中国儒林外史学会副会长。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

张伟丽(1980- )女,文学博士。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古代小说及文献学。

提要:国家图书馆藏有《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一种。该本子共有三卷,系抄本,内有多处纪昀亲笔之文,为雇人誊抄、纪昀亲自校订之作。此本为《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初稿,亦即《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中最早的抄本。这个本子展示出了《滦阳消夏录》的原始面貌,对于研究《阅微草堂笔记》的版本体系及纪昀的创作思想及创作过程均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关键词:《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  《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  文献价值

《阅微草堂笔记》是清中叶著名的文人学者纪昀晚年撰写的一部文言短篇志怪笔记体小说集,共二十四卷,分别由《滦阳消夏录》《如是我闻》《槐西杂志》《姑妄听之》《滦阳续录》五部分组成。《阅微草堂笔记》体制阔大,内容驳杂,思想深邃而富有哲理,语言简淡却又蕴含着丰富的人生智慧,素来被学界称为是一部“追踪晋宋颉颃聊斋”[①]的佳作,与《聊斋志异》分别代表着中国古代“笔记体”“传奇体”文言志怪小说的高峰。蔡元培对其亦有极高评价,说“清代小说最流行者有三:即《石头记》、《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是也。”[②]鲁迅则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有更深入、深刻的全面评价:“惟纪昀本长文笔,多见秘书,又襟怀夷旷,故凡测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者,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辨,亦有灼见,叙述复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来无人能夺其席,固非仅借位高望重以传之者矣。”[③]

《阅微草堂笔记》的版本,主要有合刊本和分刊本两大体系。合刊本由纪昀的门人盛时彦于北平整理刊行,亦即我们现在所见及的“《阅微草堂笔记》五种”。合刊本最早刊行于嘉庆五年(1800)。嘉庆丙子(1816)盛夏,盛氏在原刊本基础上重加校订,精心雕刻,又出了重刊本。道光癸巳(1833),又有羊城重刻本。该刻本共十六册,前有郑开禧、盛时彦序。道光乙未(1835),郑开禧因“从索是书者众,因重锓板”。民国及建国以来,坊间又多有版本出现,但大致以盛、郑两种版本为原本,这是合刊本系统。分刻本是因为《阅微草堂笔记》创作始于乾隆己酉(五十四年,1789),终于嘉庆戊午(三年,1798),前后延续时间达十年之久。但是,此书的创作早已为当时的书商所关注,以至于每一部分出,即在社会上不胫而走,广为流传,经书商之手,“梨枣屡镌”“翻刻者众”。然而,遗憾的是,见诸于全国各大图书馆的抄本却极为罕见。2008年秋,笔者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查阅文献资料时,曾发现过一个《滦阳消夏录》单行刻本,书中有纪昀本人的亲笔题识的“自序”。在此书的“自序”中,还提及曾有“李本”,他自己因为对“李本”“所据乃断烂草稿,讹漏颇多;又每条增立标题,尤非余本意”,所以“曾嘱友人戒其勿刻”,对后来此本是否刊刻不得而知。值得注意的是,学界及专家对刊刻的本子特别是合刊本比较熟悉,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阅微草堂笔记》刻本出现之前,实际上还有单行抄本存在。最近,因为工作和研究的需要,笔者在国家图书馆古籍部查阅资料时,偶然又发现馆藏有《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一种。该本子共有三卷,系抄本,每半叶八行,每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无页码标记,共六十五页。内有多处纪昀亲笔之文,内容与合刊本有所不同,且发现佚文两则,不见著录于嘉庆二十一年(1861)刻本及道光十五年(1835)合刊本,又参看北平盛氏望益书屋五种合刊本,亦不见著录。是本系纪昀玄孙纪榖原所藏,各卷誊写时间亦不一样,第一卷誊写完毕时间在乾隆已酉年(1789),第二卷未注明誊写时间,第三卷誊写完毕时间在乾隆庚戌年(1790)。综合来看,此本应为纪昀在世时即誊写完成,时间又应早于嘉庆盛本,推测年代在乾隆庚戌年(1790)年左右。该抄本有多处墨笔增补、批校痕迹,应为雇人誊抄、纪昀亲自校订之作。此本为《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初稿,亦即《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中最早的抄本,目前在学界尚未公开,较之于此前所见的北大图书馆藏《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时间更早,批点题识更多,价值也更大,殊为宝贵。

关于抄本的来历及传播,书中的一些序跋及钤印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1、卷首题“观弈道人笔记”。钤有“南宫邢氏珍藏善本”、“邢之襄”印。南宫邢氏即为现代著名藏书家邢之襄。邢之襄(1880-1972),字赞廷,一作赞亭。直隶南宫(今属河北邢台)西唐苏村人。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东部帝国大学德法系。曾任(北京)国民政府司法部参事督办,天津市政府秘书长。喜欢收藏古籍图书,家藏颇丰。解放后,任北京文史馆员,其藏书之名与张元济、傅增湘齐名。从卷首的钤印看,当为邢氏珍藏善本。2、卷中又有跋云:“道光庚戍(1850)十一月。文达元孙穀原上舍自盟津来,以是本见贻余,受而藏之,自诧眼福,第一卷末刘文清跋尾,从知真迹,此卷后公自识四行,寔公亲书,人或未之知也。特为指出以告之获覩是本者。文公自题两绝句,前一首与今刻本异,此当是初稿,故城后学贾臻读完附记。时在河南郡署躬自厚斋。”[④]此条“附记”明显出自贾臻之手,“时在河南郡署躬自厚斋”。贾臻(1809-1869),字退崖,号运生。直隶故城(今属河北)人。清道光十二年(1832)中进士。道光二十九年(1849),授河南府知府咸丰三年(1853),移开封知府。在任期间,据城与太平军对抗,颇有战功,赏花翎。并升任河南按察使。咸丰十一年(1861),授安徽布政使署理安徽巡抚。贾臻不仅为官练达,而且颇有文采,擅长于作诗为文。著有《洛中吟》《如京集》《蕴声诗略》《贡使日记》等多种诗集及论集。3、卷末还有批语:“曩在京师曾见公手批施注苏诗原本,此册后四行的为公亲笔无疑。咸丰壬子(1852)”题为“正月吴式芬谨识。”吴式芬(1796-1856),字子苾,号诵孙,海丰(今无棣)县人。嘉庆元年丙辰年生于京师,道光进士,官至内阁学士,著名的考古学家、金石学家,长于音韵,精于考订,收藏颇丰,善鼓琴,爱作诗。著述有《金石汇目分编》、《唐宋元明人摘句》《缀锦集》《陶嘉书屋诗赋》等。由以上题识可以大略知晓该本子的来历及传播的过程,即该本子首先珍藏于纪昀玄孙榖原处,道光庚戍(1850)十一月,榖原自天津至河南,将此本赠与尚在河南为官的贾臻手中。此后又辗转于京师,吴式芬还曾经还见过该本子,此后为藏书家邢之襄所购并珍藏,捐献给国家图书馆收藏。

该抄本在《阅微草堂笔记》的版本体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首先,该抄本是《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中最早、最原始、最能够反映出创作原貌的本子。关于这一点,前文中所提及的贾臻的题识中曾有过“第一卷末刘文清跋尾,从知真迹,此卷后公自识四行,寔公亲书,人或未之知也。特为指出以告之获覩是本者。文公自题两绝句,前一首与今刻本异,此当是初稿”的表述,对于该抄本为《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中最早的本子言之凿凿。同时,在此前发现的北大图书馆古籍部藏的《滦阳消夏录》单行刻本中的“自序”中,纪昀也曾有过这样的表述:“古人一书不两序,余作《滦阳消夏录》,既弁以题词矣,今又为序,不床上床乎?盖是书之作,姑以弄笔祛睡而已,境过即忘,已不复省视。乃好事者辗转传钞,竟入书贾之手,有两本刊行:一为李本,所据乃断烂草稿,讹漏颇多;又每条增立标题,尤非余本意;曾嘱友人戒其勿刻,未知其听余否也。一为张氏此本,虽强分三卷为六卷,不免买菜之见,而核其首尾,尚未改原书。因再题数行,以著刊本之缘起。”[⑤]从“自序”可知:1、在《滦阳消夏录》刻本出现之前,的确存在着“好事者辗转传钞”的情况,也与纪昀在合刻本中所谓的“梨枣屡镌”“翻刻者众”的情况相呼应;2、说明纪昀的原始本子为三卷,经张氏修订后改为了六卷,后来盛氏的合刻本沿袭了这一体例。而单行抄本即为三卷,明显是原本;3、根据其中的一些题识以及纪昀自己的补充文字,我们确定该抄本是经过纪昀亲自修订认可的本子,体现出了纪昀的一些思想观点,是《阅微草堂笔记》版本体系中最早的本子。

单行抄本的发现使我们看到了《滦阳消夏录》最为原始的状貌。《滦阳消夏录》单行抄本体例与嘉庆本、道光本不同:抄本故事为三卷,只有总题名“滦阳消夏录”。嘉庆盛本、道光郑本均为六卷,各卷有分题名。故事顺序略有不同,抄本故事数量亦有所减少。抄本正文共三卷。

抄本卷一故事目次为:

1、沧州潘班坎壈一生。2、狐占刘士玉书房。3、老学究遇亡友。4、李又聃故事。5、董曲江故事。6、王孝廉故事。7、无赖吕四。8、周虎为狐媚。9、仙遊林斗南说海外岛。10、明晟故事。11、郑苏仙入冥。12、宦家妇遭雷击。13、无云和尚圆寂。14、宁波吴生绝迹狎游。15、交河及孺爱等故事。16、唐啸子。17、天津某孝廉遇魅。18、额都统见道士灭怪。19、献县吏王某。20、台湾驿使见怪。21、叶旅亭见狐怪。22、朱子颖说泰安士人。23、曹竹虚族兄见怪。24、马神为配。25、戏术。26、庄寿见闻。27、邱二田故事。28、莆田林霈故事。29、李露园故事。30、张太夫人花犬。31、福建汀州试院二古柏。32、吕道士。33、交河及润础故事。34、侍姬。35、某生遇僧。36、《蕃骑射猎图》37、南皮疡医。38、吴三桂预败。39、苏次公家僧。40、胡维华。41、凌虐仆妇。42、乌鲁木齐牒。43、钱塘江僧。44、老桑树为怪。45、钱文敏公故事。46、董文恪公故事。47、李太学妻。48、塾师遇鬼讲经。49、姚安公故事。50、宋蒙泉言某公问乩。51、沈椒园砚。52、二格报仇。53、南皮张副使故事。54、高宜人故事。55、曹化淳物。56、张雪峰故事。57、卖花媪。58、遊士纳妾。59、许方。60、献县牛产麟。61、董文恪遇鬼。62、《埤雅》中夹鬼诗。63、张铉耳故事。64、崇祯旱灾。65、青县农家妇。66、献县老儒。67、大月。68、污神得报。69、罗两峰视鬼。70、奴子刘四。71、景城陈双遇狐。72、方桂。73、芮铁厓遇狐。74、午塘遇怪。75、老仆魏哲所讲故事。76、典试山西。77、雄县汤孝廉遇鬼。78、顾德懋故事。79、永宁婴疾。80、肃宁塾师遇僧。81、朱青雷寓言。82、都察院巨蟒。83、戈仙舟奴子。84、杜生村富室鬻养媳。85、杨梅竹斜街破屋。86、魏忠贤求亲。87、杜林镇土神祠。88、景州戈桐园。89、颍州吴明经乡老儒。90、雷阳公讲冥界果报。91、姚安公仆。

卷二的故事目次为1、俞提督金鳌故事。2、迪化城西凶悖为厉。3、乌鲁木齐关帝祠马市。4、淮镇马氏。5、姚安公遇僧。6、小楼上居狐。7、钱香树家狐。8、河间冯树柟受报。9、史松涛谈某公杀奴。10、贩枣李某。11、荔姐。12、唐执玉勘杀人案。13、景城南破寺。14、书生嬖娈童。15、落马坡妇16、笔帖式乌鲁木齐。17、巴拉。18、昌吉女鞋。19、淮镇郭六。20、御史某之故事。21、程鱼门故事。22、驻节馆舍小童。23、明末孟村巨盗。24、刘羽冲。25、魏忠贤。26、乌鲁木齐山中见小人。27、塞外雪莲。28、吐鲁番地。29、何励庵言明季书生故事。30、卧虎山人。31、广西提督田耕野。32、魏藻。33、先太母夫人婢女三儿。34、卫姓瞽者。35、县剧盗齐大。36、藏经阁狐。37、某甲艳乙妇。38、秋谷先生闻语。39、乌鲁木齐道士卖药。40、庄本淳落水被救。41、何励庵遇旅魂。42、西山遇鬼。43、王半仙访狐。44、李善人为雷击。45、卧虎山人降乩田白岩家。46、姚安公问乩。47、度帆楼。48、辛彤甫官宜阳知县49、献县史某50、屠牛者报51、孙峨山转生。52、县令遇杀人案不能结。53、献县村民为雷击倒。54、河间西门人为雷击。55、狐女二姑娘。56、曹媪视鬼。57、胡文伯之弟妇死而复苏。58、山西商人。59、蒋菱溪故事。60、农夫陈四。61、廖氏建义冢。62、张某娶官人妾。63、王秃子64、飞虫夜伤人。65、陈执礼遇鬼。66、德郎中亨。67、武邑某公。68、沧州画工伯魁。69、张天赐。70、何大金。71、闽士赴京。72、申苍岭劝鬼。73、董曲江遇狐74、虱居人身。75、阎王庙枣树。76、廖媪。77、安氏表兄与狐友。78、浙江士人梦城隍。79、闽中夫人食猫。80、六合之内外存废论。81、女巫郝媪。82、高川丐。83、两塾师道学。84、蠡县凶宅。85、贱买亡友古器。86、屠者许方。87、老儒遇鬼88、东光马大还。89、百工技艺各祀一神为祖。90、西城质库为狐据。91、农夫徐四。92、白衣庵僧明玉。

卷三的故事目次为1、郑五、2、曹自立。3、朱元亭殇子。4、里妇新寡。5、罗仰山故事。6、江南徵漕之案。7、里有姜某。8、爱堂晚归故事。9、张福争路。10、孙天球。11、古寺遇鬼。12、海丰僧寺狐。13、关帝祠中周将军。14、谈鬼之轮回。15、星士虞春谭。16、张铉耳家以狐为妾。17、罗贾比邻而居。18、沧州樊氏扶乩。19、禇寺农家孝妇事。20、长松聂松岩乡有狐为友者。21、肃宁老儒王德安故事。22、明器。23、寒士牒诉文昌祠。24、两书生夜宿佛寺。25、孟文禧。26、乌鲁木齐男女相约自尽。27、朱青雷故事。28、即墨于生故事。29、毕四。30、姚安公见红裳女子。31、魂归受祭。32、回煞骗局。33、朱天门。34、正定扶乩。35、佃户二曹(应为曹二)妇。36、高川之北堕龙。37、王驴遇鬼。38、三女夭亡。39、杨义。40、黑犬四儿。41、狐能化形。42、蔡良栋故事。43、蔡良栋遇怪。44、茹大业故事。45、李媪46、献县僧道。47、正乙真人。48、魏成遇鬼。49、王廷佐。50、玉保。51、张氏姑媳。52、鳖中生人。53、乌什回部反叛之故事。54、宏恩寺僧明心。55、刘君瑞。56、白以忠。57、从侄虞惇遇鬼争屋。58、李云举、霍养仲同读书。59、林清标讲粤东异僧。60、牛悔庵遇人谈《易》61、许南金。62、鬼隐。63、乔、车两幕友。64、厂里狐戏报。65、巨室之子。66、护持寺农夫于某。67、屋内生芝。68、伍弥泰言悬崖生梵字。69、黄教、红教喇嘛。70、巴里坤狐。71、伊犁扶乩。72、里人张某。73、妖由人兴。74、交河某令。75、刘乙斋驱鬼。76、笔捧楼。77、徐景熹箧笥火自内发。78、田陇怪物。79、宠予公夫人事。80、爱堂公故事。81、景城怪物。82、鲍敬之言其乡陈生。83、张巡妾事。84、景城怪物。85、董天士。86、先高祖《快哉行》。87、栗甫公故事。88、齐舜庭。89、王兰洲买童。90、傅斋买绿袍。91、徐开厚遇狐。92、八腊祠道士。93、咸宁逃脱。94、顾侠君刻《元诗选集》。95、次女适袁氏。96、河间妇。97、破心悸不寐症。98、冥司故事。99、霍书易。100、孙虚船患寒疾。101、董文恪公王某。102、小儿见鬼。

抄本卷一开篇故事为“沧州潘班坎壈一生”,而嘉庆盛本、道光郑本开篇故事均为“胡牧亭讲里人蓄猪”,两者明显不同。抄本卷一故事基本对应嘉庆盛本、道光郑本《滦阳消夏录》卷一、《滦阳消夏录》卷二,但无《滦阳消夏录》卷一“枫泾太学生”、“江宁书生”及《滦阳消夏录》卷二“四川毛振翧讲乡人遇怪”、“鬼里胥”四则故事。“沧州潘班坎壈一生”,为倒数第三则故事。

其中第9则故事仙遊林斗南说海外岛为佚文,姑录如下:

仙游林生斗南言:闽有海舶遭风者漂流二十余昼夜,得一岛可泊。岛上林木蓊翳,花草烂然。清泉㶁㶁流石罅。味甘如醴。其人穴居,食山果,男女皆裸。见人不趋视,亦不惊避。与为礼,不答,与语,不应;食其果,不禁;其穴坐卧,亦不逐。视其彼此往来亦若不相识。居数日,忽一人就语曰:“尔遭风暴来耶?我亦华人遭风至此者也。此岛无名亦无君长,地气恒温,故不知衣。山果甘美,取之不竭,故不谋食。居无定处,随意所之,故不成聚落。男女无定偶,曾相偶者,再见亦漠然。无情或竟有不知相偶者,故生息不繁。至今尚多无人地。生子能自食,则听所往,后亦渐不相认,故群居而无亲疏之分。然其人无嗜欲,无争竞,无恩怨,无机械变诈,故无喜怒哀乐之心,得失利害之事。得以无疾病,无夭折。吾初至犹梦家,久而乐之,惟梦游行此岛中,今则幷梦亦无矣。此神仙之福,诸君能相随居此乎?”众谢不能,其人太息去。[⑥]

此则故事生动记述了海外无名仙岛原始的生活状况,岛上“地气恒温”,风光宜人,“林木蓊翳,花草烂然。清泉㶁㶁流石罅。味甘如醴。” 岛上的人没有等级之分,自由自在地快乐生活,“无嗜欲,无争竞,无恩怨,无机械变诈,故无喜怒哀乐之心,得失利害之事。”与现实形成鲜明的对比。纪昀生活的时代,虽然闭关自守,但对海外世界已有所闻之。《阅微草堂笔记》中关于海外的描述不在少数,此则故事即为其中之一。这则佚文的发现,更丰富了时人的海外认知。

其次,对于了解《阅微草堂笔记》及纪昀的思想创作过程具有重要的作用。1、关于《阅微草堂笔记》的创作过程,纪昀在每一部分的开篇均有说明,如在《滦阳消夏录》开篇写道:“乾隆己酉夏,以编排秘籍,于役滦阳,时校理久竟,特督视官吏,题签庋架而已,昼长无事,追录见闻,忆及即书,都无体例,小说稗官。知无关于著述,街谈巷议,或有益于劝惩,聊付抄胥存之,命曰滦阳消夏录。”[⑦]交待了写作的时间、缘由及目的。但是,从总体上看,还比较简略。而在单行抄本的第三卷末则题云:“右滦阳消夏录三卷,前二卷成于热河,后一卷则在热河成其半。还京后乃足成之,故间有今岁事,仍并为一书,因其原名者,如陆放翁吟咏万篇非做于一时一地,统名曰《剑南诗集》云尔。庚戍(1790)六月廿九日缮净本竟因题。”这则文献则交代了《滦阳消夏录》最初的分卷情况、更加详细的创作时间及命名是参考了宋代著名诗人陆游编辑《剑南诗集》的做法。与开篇说明互为表里,互相补充。

2、前文已提及,单行抄本于“庚戍(1790)六月廿九日”由他人“缮净本竟”。然而,在书稿誊写完毕后,纪昀还曾校对阅读,补充一些内容之不足、不适之处。如卷三(第35页)中有纪昀亲笔书写的两行字:“作冥司业镜罪有攸归,其最为民害者,一曰吏,一曰役,一曰官之子弟,一曰官之亲友,是四种人无官之责。”书框底部小字写云:“此两行是公亲笔补书,贾臻记辛亥三月。”贾臻于辛亥三月的补注,指出了此两行字为纪昀亲笔补书。后来的合刊本均植入了这段文字,但并没有特别指出为纪昀后来补注。从这则文献资料,我们至少可以读出这样的一些信息:一是纪昀对“最为民害”的四种人即吏、役、官之子弟、官之亲友的痛恨。在明清时期的小说戏曲中,对官场黑暗的揭露大多集中于对官吏本身的抨击,而鲜有对官吏之外之人的讨伐,纪昀则将批判的眼光投向那些为虎作伥、肆意横行的吏、役、官之子弟、官之亲友,认为他们虽“无官之责”,但“有官之权”,比官吏本身更加可恶。这一思想拓纪昀了官场批判的广度和深度,较之于对官吏本身的抨击,从制度层面来分析,显然更有力度,充分体现出纪昀对清中叶官场的深刻体悟及犀利独到的眼光。二是从纪昀细致修改中体现出了纪昀严谨细致的为文精神以及对《阅微草堂笔记》的高度重视。2、首卷有纪昀亲笔题写的二首七言绝句,其一为:检点燕公记事珠,拈毫一字几踌躇。平生曾是轻干宝,浪被人称鬼董狐。”其二为:“前因后果验无差,搜记蒐罗鬼一车。传语闽洛诸弟子,稗官原不入儒家。”第二首七绝与嘉庆盛本所题诗一致,而第一首则明显不同,嘉庆盛本题诗为:“平生心力坐銷磨,纸上烟云过眼多。拟筑书仓今老矣,只应说鬼似东坡。”两首诗相差甚远,根据贾臻等人的题识,可以认定前一首系初稿之作。前后两首七言绝句在文字上差别很大,意义也明显不同。“燕公记事珠”典出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记事珠”:“开元中,张说为宰相,有人惠说一珠,绀色有光,名曰记事珠或有阙忘之事,则以手持弄此珠便觉心神开悟,事无巨细,焕然明晓,一无所忘。”[⑧]第一首的首联说自己犹如唐代宰相张说手持记事之珠子,心神开悟,往事历历,但临下笔又颇为踌躇。颔联说自己平生原本轻视以擅长状写鬼神而著称的晋人干宝,却没有料到自己反被世人戏称为“鬼董狐”。诗歌诉说了心中的矛盾与无奈,颇有些自嘲的感觉,同时也隐约流露出对世人误解的嘲讽。第二首的首联说自己平生忙忙碌碌,但是时间都消磨在纸笔之间,白白地蹉跎岁月。颔联则表明自己已经到了垂老暮年,著书立说已力不从心,只能像大文豪苏轼那样说鬼故事来消遣时日。这首诗明显没有了第一首诗歌的矛盾与无奈,看似颇多谦逊,表达的却是内心的坚定与执着。这既是对世人误解的回应,也是对自己创作行为的肯定。两首诗歌的不同,明显展示出纪昀创作思想的演进。

3、在第一卷末还题有刘墉的一条批(跋)语:“正容庄语,读者恐卧,集以隽永,使人意消,不以文为制,而以文为戏,晋公亦何规乎?瑰玮连犿,吾爱其笔。石庵居士题。”[⑨]刘墉(1719-1804),字崇如,号石庵,是清乾隆时期著名的政治家,书法家,大学士刘统勋长子。刘墉虽年长于纪昀,但是彼此志趣相投,才华出众,刘墉的父亲刘统勋还是纪昀的乡试官,有拔擢知遇之恩。后来,纪昀能够担任《四库全书》的总纂官,亦得益于刘墉的举荐。也正是因为关系非同寻常,刘墉得以先睹为快。刘墉的这一条批(跋)语,表达对《滦阳消夏录》的赞赏,充分肯定了其踵事韩愈“不以文为制,而以文为戏”、“瑰玮连犿”、亦庄亦谐、寓庄于谐的写作风格,并给与了高度评价。批点是中国古代读者一种独特的文学批评方式。与明清其它一些名著类似,对《阅微草堂笔记》加以批点的亦不少,如徐、翁等,但是,这些笔者在文章中均进行过论述。但是,这些批语主要见诸于刻本特别是合刊本上,而刘墉的这条批语出现在单行抄本,堪称《阅微草堂笔记》读者最早的批语,感受到当时文人读者对《阅微草堂笔记》价值的认定,很有开创性很宝贵。

注释:


[①]沈伯俊:《追踪晋宋 颉颃<聊斋>—论<阅微草堂笔记>》《明清小说研究》南京:江苏省社会科学院,1986年第2期。

[②][清]观弈道人:《详注阅微草堂笔记》,上海:上海会文堂书局,民国20年,第1页。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社,2017年,第194页。

[④] [清]纪昀:《滦阳消夏录》,清抄本,第204页。

[⑤] [清]纪昀:《滦阳消夏录》,清刻本,第1页。

[⑥] [清]纪昀:《滦阳消夏录》,清抄本,第7页。

[⑦] [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第1页。

[⑧]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第14页。

[⑨] [清]纪昀:《滦阳消夏录》,清抄本,第65页。

注:本文发表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文化研究》2020年第1期,此据作者原稿,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吴波、张伟丽老师授权发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慧然  > 版本研究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阅微草堂笔记
阅微草堂笔记——原文+译文(全集)
《阅微草堂笔记》中的性科学
《聊斋志异》的余响
纪晓岚是如何与蒲松龄对抗的?
纪晓岚和《阅微草堂笔记》 - 读书心得 - 国学论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