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时代与唐诗

2013-12-10

      原创:邓远行
http://user.qzone.qq.com/604551481/2
     
      唐代(公元618-907年)历史揭开了中国古代最为灿烂夺目的篇章。
   平心而论,论“武功”,唐不及元;论“文治”,唐不及宋;但论综合国力,任何一个朝代的最辉煌时期都无法与盛唐时期的相比肩。唐代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疆域版图社会秩序民族关系等等方面全面兴盛的时期,是大多数历史学家和中国人心中最值得自豪,最值得骄傲,最光彩夺目,最值得景仰的时期。那时的中国疆域空前辽阔,“文治武攻”极盛,国际地位超迈古今。整个大唐如日中天,欣欣向荣,生机勃勃,人们的精神面貌昂扬向上, 是中国历史上最自信、最开放、最大气、最具生机和活力、最具世界主义色彩的一个时代 !!

     让我们通过“时光隧道”重返盛唐时看看吧!—— 走在长安宽达150米的朱雀大街上,你随时会遇见突厥人、西域人、波斯人、大食(阿拉伯)人、东罗马人、日本人、新罗人、天竺(印度)人、真腊(柬埔寨)人、骠国(缅甸)人……甚至有来自 “色黑如墨、唇红齿白” 的非洲人。他们中有元首、大臣、使 节、商人、学者、留学生,还有僧侣、艺术家、医生、工匠、歌姬,可谓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 胡酒”、“胡姬”、“胡帽”、“胡乐” ,使京都长安增添了浓郁的异国风情,不同种族的人群是长安城流动的亮丽风景。“诗仙”李白曾这样描述: “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袖,君今不醉将安归”“昔有高歌夜弦於于高楼,上有倾国倾城之舞袖” 。大诗人王维对唐朝这一宏阔气象,曾有诗云 :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那时长安城的气象与当今的国际化大都市相比,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公元623年,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年号贞观。在位二十三年。在他率先垂范的统治下,中国终于迎来了 迄今为止最光耀千古的和谐社会——“贞观盛世”
  “贞观之治”的吏治清明,社会安定,是中国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无法比拟的。那时,滥用职权和贪污渎职的现象降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贞观一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没有发生过较大贪污案件的时代。老百姓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安居乐业,人民生活富裕安康,社会治安空前安定,一派升平气象。据《旧唐书》记载, “马牛布野,外户不闭”“ 无复盗贼,圄囹常空” “风调雨顺,年登丰稔”“人无水旱之弊,国无饥谨之灾” “斗米三四钱”“行旅自京师至岭表,自山东至沧海,皆不粮,取给于路。入山东村落,行客经过者必厚加供待,或发时有赠遗。此皆古昔未有也” “东至于海,南极五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备粮,取给于道路焉” 。这是一幅多么动人、多么美好的社会画卷啊,就是当今社会也没达到这种地步。由于物质丰富,仓廪实而知礼仪,人民安分守己,遵循法度,社会治安空前绝好,呈现出一派和谐呈祥的繁荣景象,社会治安和人民的道德水平也达到了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成为当时的社会风尚。贞观年间,犯罪率之低亘古未有,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全国判处死刑的囚犯才二十九人。唐玄宗开元年间也出现了类似的安定局面。公元632年,死刑犯增至二百九十人。这一年的岁末,李世民准许他们回家看望父母,办理后事,明年秋天再行刑。次年九月,二百九十个囚犯全部回还,无一逃亡。这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
   与此同时,贞观时期的军事、文化、国际威望各方面也开始步入全盛时期。公元633年,西域和北部边疆各族的君长来到长安,尊奉唐太宗为各族共同的领袖“天可汗” 。亚洲各国和人民都以唐为荣,乐不思蜀,并想方设法定居下来。由于大唐奉行开放、宽松的国策,他们和唐人一样,可以出将入相,因此,来自阿拉伯帝国和日本的侨民就有不少在中国担任官职的,有的还担任到部长级的职位。至于著名的少数民族将领和名臣更是如繁星灿烂, 阿史那思尔、执思失力、契芯何力、黑齿常之、 乃至后世的 高仙芝、哥舒翰、李光弼 等杰出将领都为唐代的大一统作出了杰出贡献,阿史那思尔、执思失力、契芯何力死后均陪葬在唐太宗的陵墓——昭陵。这种现象在唐之前及唐之后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这正反映了贞观时期和唐太宗民族政策的光辉。上下五千年,唯有大唐才有如此广阔的胸襟,如此恢宏的气象!!! 
    至“开元盛世”,唐代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外关系等各个方面的鼎盛局面达到了颠峰。中国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是时
“四方丰稔,百姓殷富” ,国家仓储盈满,以至 “左 右藏库,财物山积,不可胜较 ”史称:“ 开元、天宝之际,耕者益力,高山绝壑,耒耜亦满” ,全国各地主要粮仓藏粮一千二百六十五万六千五百二十石,人均粮食达七百斤。“诗圣”杜甫在《忆昔》诗中描绘开元盛世时说到:“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一派繁荣大平景象。
   “开元盛世”时期,京都长安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为繁华,人口超百万的国际大都会。京都长安建筑雄伟,是现在西安古城面积的8倍;长安的朱雀大街宽达150米,迄今为此,中国任何一座大城市都无法与之相比;大明宫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宫殿建筑群,面积为北京故宫的4倍。在长安居住着为数众多肤色、服饰各异的外国的王侯。供职于唐朝的外国人、留学生、求法僧、外国的音乐家、舞蹈家、美术家,以及大量外来的商贾。不仅首都长安,洛阳、扬州、广州等大都市,都是中外文化交汇的地方,都有许多来自国外的“侨民”在当地定居,据说,广州一城的外国侨民就达二十万人以上。他们不但同唐人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还可以通过科举考试,入朝为官。为此,唐政府专门设立了宾贡科,供外国人参加中国科举,像新罗(韩国)人 金云卿 、 大食(阿拉伯)人 李彦升 、波斯(伊朗)人 李素 等,都是通过科举入朝为官的。日本人阿倍仲麻吕,中文名为晃衡,在唐朝为官50多年,历任很多官职。这种对外开放的程度,在今天的美国也是难以想象的。
   由于初唐时期取得对突厥吐谷浑高昌吐蕃军事上的胜利,到开元时期,边患基本解除,以及连续百余年保持连续不断的进攻态势,疆土极度扩张,朝鲜、漠北、西域的辽阔疆土相继并入中国的版图,唐朝拥有的疆域最西曾经到达咸海,最北曾经到达西伯利亚,疆域达1200万平方公里,极盛时达1600万平方公里。唐王朝成为当时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封建帝国,周边属国纷纷依附,外交使节络绎往来, “声教所及, 惟唐唯大”“冠带百蛮,车书万里” 。唐民族自豪感空前提高, “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王侯像星月,宾客如云烟。” 李白的这首诗正是那个时代的的真实反映。
   唐代是诞生在中国历史上一次空前规模的民族大融合时期。民族大融合大大丰富和促进了中国的音乐舞蹈,书法绘画和诗歌等方面的高度发展。唐代的壁画事业特别发达,敦煌莫高窟与墓室壁画都是传世精品;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和四川乐山大佛令人赞叹;昭陵六骏、墓葬三彩陶俑非常精美。唐代书法家人才辈出,仅就正楷来说,朝中大臣也出了几 位墨宝大师,如 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 等,他们的字作成为后代学子学习的楷模,几乎是家喻户晓。唐太宗李世民也是著名的书法家之一。此外,文教事业也得到很大发展,“藏书之盛,莫盛于开元,其著录者,五万三千九百一十五卷,而唐之学者自为之书,又二万八千四百六十九卷。呜呼,可谓盛矣!”

    在音乐舞蹈方面,唐代大量吸收了多姿多彩的西域音乐文化。唐太宗平高昌后得高昌乐,将原有的九部乐改为十部乐:燕乐、清商乐、西凉乐、天竺乐、高丽乐、龟兹乐、安国乐、疏勒乐、康国乐、高昌乐。唐玄宗李隆基是个著名的音乐家,经常亲自演奏琵琶、羯鼓等多种乐器。尤其擅长作曲,作有《霓裳羽衣曲》、《小破阵乐》等百余首乐曲;他非常重视音乐事业,号为“皇帝梨园子弟”。李龟年和永新娘子都是名噪一时的民间歌唱家,舞蹈家则有公孙大娘等。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写道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燿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将公孙大娘舞剑器的情景写得绘形绘色,神采飞动。可以这样说,唐朝不仅是诗歌的国度,也是音乐的国度。

    音乐的高度发展,又促进诗歌高度繁荣。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名望的诗人作出诗后,往往都谱成乐曲,进行伴唱,因此,著名的诗歌得到迅速传播。唐太宗武功赫赫,却酷爱书法、音乐和诗歌,在他的影响下,朝庭上下,朝野内外,吟诗作对蔚然成风。加上当时社会前所未有的开放,宽松和开明,不仅可以诗讽剌时政,甚至连皇帝都可以入诗,这种思想比较自由的社会风气,更使繁荣的唐诗的锦上添花。清代编撰的《全唐诗》,作者除文人和帝王将相以外,更有 “ 市井小民,贩夫走卒、和尚尼姑,娈童妓女,渔民樵夫,神棍艺人,甚至乞公丐婆” 。由此可见诗歌已经成为当时的大众文化  。  
   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终于,唐代诗歌如旭日初升,磅薄而出。初唐“四杰” ( 王勃、杨炯、卢照灵、骆宾王) 为气象万千的唐诗拉开了序幕,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使初唐的唐诗达到了第一个高峰。至开元盛世,各类诗歌诸如边塞诗、送别诗、咏史诗、咏物诗、闺怨诗等等的创作步入了一个全新的境地,唐诗如日中天,达到顶点。盛唐时代的诗歌中,又以 王维、孟浩然 的山水田园诗派和岑参、王昌龄 为首的边塞诗派最引人注目。李白、杜甫 则是伟大唐诗集大成者。李白的诗,天然涌发、浪漫奔放,飘逸而不可摹仿;杜甫的诗则千锤百炼、浓郁顿挫,不仅具有高度的思想性,更具有高度的艺术性。 中唐以后,余晖不减,仍涌现出 白居易、元稹、韩愈、柳宗元、刘禹锡、李贺 等光照千秋的伟大诗人。直至唐末,余晖尚在,牧,李商隐 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由于盛唐时期,经济空前繁荣,国势空前强盛,政治相对开明,思想相对开放,且社会日趋稳定,诗人们生活安逸无忧,漫游成为当时社会的时尚风气,许多诗人在其创作的准备期或旺盛期都曾有过一段漫游的生活经历。他们的足迹遍及于大江南北、黄河上下,因此他们写起山水田园诗来,论胸襟、论气象、论境界,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时期的山水田园诗,风格清新、淡雅,格调高远、层出不穷,展现出大唐盛世一幅幅富庶、祥和的美好画卷。
   唐诗中最具时代特征、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边塞诗了。大唐帝国全面扩张,四面出击,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气势,让诗人们热血沸腾,意气昂扬,渴望在边塞一展伸手,博取功名,从而涌现出唐代独有的数量庞大的边塞诗人和边 塞诗歌,高适、岑参、王昌龄、李硕、王之焕、王翰等著名诗人就是其中的代表。边塞诗气象浑穆,感情强烈,情调激昂,集中反映了时代的进取精神,被称作“盛唐气象”,诗中尽是建功立业的雄心,杀敌卫国的壮志。豪迈、勇敢,一往无前,像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生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即使是艰苦战争,也壮丽无比,如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即使是出征、远戍,也爽朗明快,像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何人不识君”“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些豪情满怀壮怀激烈意气昂扬 的诗篇,在中国诗歌史上确实空前绝后的,只能用“大唐气象”来形容。
  “大唐气象”的顶峰当推李白,无论从内容或形式,都如此。他笑傲王候,蔑视世俗,不满现实,指斥人生,饮酒赋诗,纵情欢乐。“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以及贵妃磨墨、力士脱靴的传说故事,都深刻反映着那整个一代初露头角的知识分子的情感、要求和理想,他们渴望建功立业,猎取功名富贵,进入社会上层;他们抱负满怀,尽情欢乐,傲岸不驯,恣意反抗。而所有这些,又恰恰只有在整个社会处于欣欣向荣并无束缚的历史时期中才可能产生。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日散发弄扁舟”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盛唐艺术在这里奏出了最强音。李白的诗,痛快淋漓,天才极致,似乎没有任何约束,似乎毫无规范可循,一切都是冲口而出,随意创造,却又这样的美妙奇异、层出不穷和不可思议。        
     
     文学离不开其所处的时代,伟大的唐诗反映了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盛唐气象和时代精神,以及唐人自信、自豪的精 神风貌 唐代四夷宾服,万邦来朝;唐代自由奔放,兼容并蓄;唐代气度恢宏,文治武功;唐代如日中天,如皓月当空。只有这样伟大的时代才能哺育出朝气蓬勃、英才四溢的唐人。后世人无论如何模仿学习,都无法达不到唐诗的高度。 宋、元、明、清虽仍有杰出诗人出现,但总体水平远远不如唐代诗人, 唐诗成为中国古典诗歌不可逾越的颠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微音1959  > 历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读诗札记|细说唐诗三百首之六
“盛唐气象”的提出及其内涵
“四唐”变迁中的唐诗风格
【李白诗歌与盛唐气象】
品唐诗 读唐朝
盛唐气象与盛唐边塞诗歌(之三)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