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原创)李斯斗得过君子,斗不过小人

本文参加了【走进历史,妙谈名人】有奖征文活动

文|杜文杰




李斯(约公元前284年-公元前208年),战国末期楚国上蔡(今河南驻马店市上蔡县芦冈乡李斯楼村)人 。秦代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和书法家。


李斯一方面是一个聪明的政治家,学习精通帝王之术,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善于分析利用周围的形势,因势利导,仕途上升得很快,最早由一个郡小吏,到投奔吕不韦门下当门客,因得到秦王嬴政赏识被拜为客卿,给秦王上书《谏逐客书》后,深得秦王信任,不仅取消了逐客令,还让李斯官复原职,不久升为廷尉 。秦王用李斯的计谋一举剪灭六国,统一天下,建立秦朝,并于公元前221年称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自称“始皇帝”。



另一方面,李斯心胸狭窄,嫉妒心强,看不惯比自己强的人,为了权利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用诬陷、落井下石等“下三滥”的手段打压竞争对手,设计陷害同窗师弟韩非子。在权利面前,把自身利益看的太重,虽然主张依法治国,宣扬法治,但是自己却滥用权利和法律,竟被奸臣赵高所利用,串通一气,在秦始皇去世后,隐瞒实情,发动沙丘政变,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终落得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一步步陷入野心阴谋家小人赵高设下的圈套而不能自拔,最后,亲自喝下了自己酿造的一杯苦酒。从这点来看,李斯作为丞相,私心太重,不明辨是非,只不过也是一个小人,而非敢作敢为的大丈夫,真君子。


1、站在吕不韦肩膀上拼命往上爬


李斯和吕不韦是同时代的人,李斯只比吕不韦小8岁,李斯有个著名的“老鼠哲学”理论,就是说成功离不开好的环境。所以,李斯和吕不韦虽然都是伟大抱负的人,但他俩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吕不韦大红大紫时,李斯还名不见经卷。当吕不韦的“奇货可居”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李斯似乎已经嗅到了一丝丝气味,感觉吕不韦是个了不起的人,也感觉在秦国才能实现他的抱负。吕不韦的奇货是“异人”,可李斯的奇货则是“秦王嬴政”,到吕不韦门下当舍人(门客)只是一个跳板。


当然,李斯也并非等闲之辈,是会著书立说的大教授荀况的得意弟子,自然志向高远,吕不韦正是用人之际,也很看好李斯这个门客。因为吕不韦经常和秦庄襄王(异人)及太子嬴政接触,在秦朝专权12年之久,所以,吕不韦经常也带着小弟弟李斯在这两个大人物面前混。自然李斯就特别留意未来的国君秦王嬴政的喜怒哀乐,恨不得钻进秦王嬴政肚子里做一条蛔虫。


吕不韦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广揽天下英才,吕不韦知道李斯有合纵连横方面的能力。于是起初被吕不韦任以为郎 。后李斯劝说秦王政灭诸侯、成帝业,被任为长史 。秦王采纳其计谋,遣谋士持金玉游说关东六国 ,离间各国君臣,又任其为客卿 。慢慢地,李斯深得秦王嬴政的信任和赏识,秦王也运用李斯来分散制衡吕不韦的势力。


李斯的志向和吕不韦是绝对不同的,吕不韦是以运作控制秦庄襄王而得到利益和权利,更主要的牟利,吕不韦是个超级商人,就算是有政治权利,也是要为赚钱服务。而李斯就不同,他本来是学儒家的学说,可他偏对法家感兴趣,他要用他学到的理论去辅助秦王嬴政,然后建立一个能一统天下的秦王朝,然后,他当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而目前吕不韦是丞相,秦庄襄王死后,吕不韦就是相国,而且还是秦王嬴政的“仲父”,权利可谓至高无上,吕不韦这时真是权倾朝野,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但随着秦王嬴政一天天长大,看到了吕不韦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自己还未登基,根基微弱,到了公元前239年,秦王政已经21岁了,即将亲政,为此,朝廷里还掀起了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但这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一方面吕不韦把持朝政不放,另一方面秦王嬴政不想再当傀儡了,要急于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正好有心腹李斯帮忙出谋划策,秦王嬴政和李斯一样,迫切想要将吕不韦撵下台。





得找个像样的理由啊,吕不韦当权后也是骄奢淫逸,经常和太后赵姬“私通”,后怕事情暴露,就设计招了一个门客——嫪毐,让嫪毐有意勾引赵姬,并趁机满足赵姬的欲望。吕不韦本想把自己解脱出来,玩了这么一个把戏,没想到嫪毐竟不知天高地厚,越发张狂了,还和赵姬为秦王嬴政生下了两个小弟弟,这件事情被人告发给秦王。于是秦王嬴政下令追查,一直查到了这都是吕不韦干的,于是将吕不韦的官职全给撸了,让其离开京城,迁往河南的封地。


一听到这个消息,李斯感觉机会来了,他和秦王嬴政一样,要想办法除掉吕不韦,因为吕不韦把持朝政时间太长,对秦国影响太大了,虽然已被革职,但就怕死灰复燃,仍不可小视。可吕不韦也真是的,不好好闭门思过,又在旧地河南宴请宾客,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到吕不韦家又聚了很多门客,热闹非凡,自然少不了李斯在秦王面前添盐加醋,诬陷吕不韦不思悔改,意图谋反,希望秦王能将吕不韦办掉。


只要吕不韦一死,就没有人能同他争夺相位的。所以,李斯要比吕不韦更阴险狡诈。就算是秦王嬴政决意要杀掉吕不韦,作为曾经在吕不韦门下的舍人,曾得益于吕不韦的帮助,在吕不韦遇难之际,李斯却并没有向秦王建言,让秦王放吕不韦一马。


由此看来,李斯在进军秦国政治上层的过程中,过去是一只被吕不韦压着,李斯和吕不韦绝对不是同路人,他们一直在暗中较量,但李斯紧紧抱住了秦王嬴政的大腿,深得嬴政的重用和信任,从而实现了他的政治抱负。


因为李斯,吕不韦的那一套在秦王嬴政面前已经行不通了,不可一世的秦王嬴政将要在李斯的辅助下,实现统一六国,称皇称帝的更加伟大的政治抱负。这也许就是吕不韦的宿命。


2、诬陷逼死韩非子


韩非子和李斯是同门师兄。按里说李斯应对师弟韩非多多关照。


据说,他俩在学校时互相欣赏,其他的人,他俩根本看不上。可走上社会后,李斯怎么心眼越来越小。他觉得韩非的才能超过自己,现在秦王嬴政对韩非比较感兴趣。


秦王嬴政看到了高人,想一定要拥有,竟不惜用一切办法把韩非子弄进了秦国。韩非子虽然在韩国不受重用,但进入秦国,或许他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出使秦国竟然是韩非的坟墓。”


秦王你不用韩非就算了,可你偏信李斯和姚贾两个人的鬼话,诬陷韩非藏有二心,留着无用,放虎归山,不如将其杀掉。



于是,李斯暗地与对韩非身怀不满的大臣姚贾联合起来,在秦始皇面前诬陷诽谤,将韩非打入大牢,并派人送毒药置韩非于死地。可惜等到秦王醒悟,欲赦免韩非时,韩非早已含恨自尽,死在狱中了,只留下了一部十余万字的帝王书——《韩非子》。




其实韩非患有口吃的毛病,并不善言谈,就是喜欢写文章,写的文章让秦王嬴政赞不绝口,很受启发,于是就想见见这个有帝王之术了不起的大才子。韩非这个人性格上也有缺陷,社会交往不行,只一心钻研法家学术,精研帝王之道,按说就是一个书呆子,对秦国及李斯并无威胁,也愿意效忠秦王嬴政,因为之前韩非在政治仕途上一直不得志,其治国理念和方略得不到其他君王的认可。



要说韩非有一点小自私的话,就是建议秦王先去攻打赵国,不要先去攻打韩国,因为韩国是自己的国家,有自己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从这点来说,韩非还是爱国的,对秦王、李斯及秦国其他大臣来说,韩非是偏心的,对秦国不忠的,有二心,不会好好帮助秦国的。


在攻打六国方面,秦王嬴政并未听取韩非子的建议,还是于公元前230年第一个灭掉了韩国,其次剪灭了赵国。



韩非被诬陷打入大牢后,一直想想秦王伸冤辩护,可在李斯的一手把控下,他哪里还见得到秦王,哪里还有机会替自己辩护,此时的李斯就一个目标,一定要除掉这个日后可能会被秦王重用,可能会挡住自己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前途的韩非子,哪怕是同门师兄弟,也绝不留情。


这就是李斯的不对,心胸太窄,不能容人。因为李斯和韩非都是法家的代表人物,很多治国理念都相同,主张实现封建集权统治必须要实行法治,只是韩非子在这方面研究的更加透彻,更加完备,所以引起了李斯的不满和深感危机。


韩非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商鞅、慎到、申不害三人曾分别提倡重法、重势、重术的治国理论。法是指健全法制,势是指君主要独掌军政大权,术是指的君主要驾御群臣、掌握政权、推行法令的策略和手段,以维护君主地位。而韩非则有机地将三者思想紧密结合, 提出并重点宣扬“法、术、势”相统一的治国理念,这一理念达到了先秦法家理论的最高峰,这对当时秦国的政治经济具有重要的实践指导意义,不仅为秦统一六国,也为以后的封建专制制度提供了理论根据。




韩非认为历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主张变革维新,提倡“不期修古,不法常可”,意思是说,圣人不要求遵循古代和拘泥固定的东西,而是依据当时的情况,采取适当的措施。主张“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韩非子·五蠹》),要根据今天的实际来制定政策。他的历史观,为当时地主阶级的改革提供了理论根据。 他认为如果当今之世还赞美“尧、舜、汤、武之道”“必为新圣笑矣”。


韩非的这些政治主张也很合秦王嬴政的胃口,李斯就担心日后秦王会重用韩非子,而冷落李斯,这是李斯所不能容忍的,一向喜欢当大官,并享受荣华富贵的李斯,于是就用小人“下三滥”的手段,诬陷除掉了韩非子。


但最终的结局,公元前208年,李斯同样被太监小人赵高设计诬陷而被腰斩,并“夷三族”。


3、一代丞相李斯竟被小人奸臣赵高玩弄于股掌之间


赵高、秦桧、魏忠贤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三位奸臣,秦朝的灭亡是赵高一手操纵的。看了赵高卑鄙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赵高是个私生子,其实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害人的本事却不小。


因此,秦朝最大的祸水不是不是皇帝宠幸的什么女色,而是太监赵高,此人精通“下三滥”手段,卑鄙无耻,阴险狠毒,残害忠良,野心勃勃。结果他和秦二世胡亥把秦始皇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弄得个玉石俱焚。



赵高本是秦始皇身边一卑贱太监,从小受尽屈辱,但他也有一些才干,如精通刑法,不但身高力气大,字也写得很好,深得秦始皇的宠信,一直提拔他做了中车府令,负责皇帝的车马仪仗。为了巴结胡亥,赵高经常教胡亥书法和如何断案,加上赵高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胡亥牢牢地控制住,一切听他指挥,这是以后赵高鼓动胡亥篡位的基础。


胡亥,即秦二世(前230年-前207年),是秦始皇第十八子,公子扶苏的弟弟,从中车府令赵高处学习狱法。在太监赵高的鼓动下也过了一把当皇帝的瘾,也称二世皇帝。可是这个位置本不属于他,本来他就不适合当皇帝,可他偏要不知天高地厚地玩玩,完全不知道赵高的险恶用心,最后把自己给玩死了,把秦朝的大好河山玩没了。其在位时间不过3年,就被赵高的女婿阎乐给干掉了。


胡亥在秦始皇的众公子中,胡亥就是就吃喝玩乐的“混混”,屁本事都没有,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还冷酷残暴,没有什么帝王儿子的风度,论才干绝对不够即位的资格。他的长兄扶苏是最优秀的,秦始皇也将他作为继承人来培养,虽然扶苏经常给秦始皇提一些意见,不赞成“暴政”,加重人民负担,但秦始皇很反感,也不是很喜欢扶苏。但为了增长他的治国经验,派他到北面的边境上和蒙恬统率30万军队一块戍守,镇守北部边境。




胡亥的即位完全是赵高为了自己专权而一手策划的。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最后一次出巡时,胡亥也随行,当时他二十来岁,赵高还负责保管秦始皇玉玺。可正是这次出巡,秦始皇却病死南方沙丘宫平台。本来秦始皇已考虑好皇位的继承问题,命赵高写好给公子扶苏的“玺书”,命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命赵高将写好的“玺书”送到公子扶苏手中。只要按着去做,就一切事情都没有了。


可是,赵高出于私心,担心扶苏一旦当上皇帝,因与大将蒙恬将军不和,怕今后没有好日子过,于是就蛊惑一同出行的丞相李斯,赵高深知李斯的地位对他立胡亥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于是想设法说服了李斯,一起同意“秘不发丧”,共同篡改遗诏,改立胡亥为皇帝。


但李斯起初还是有头脑的,觉得不妥,有违圣命,篡改皇帝旨意,将会毁了大秦江山,坚决一口回绝。但赵高深知李斯对权位的贪念,舍不得荣华富贵。于是就继续不慌不忙对李斯说:“李丞相,您最好好好考虑一下,在朝中,您的功劳能和蒙恬相比吗?您的威望、您的计谋能和蒙恬相比吗?况且,扶苏对您的信任也没有对蒙恬的深,假如扶苏即位,那丞相的职位肯定就是蒙恬的了,哪还会有您的地方。丢掉丞相倒是小事,身首异处也不是没有可能。您还是好好想想吧,命运就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李斯一听,觉得赵高说的有道理,其实此时70多岁的李斯还贪念权贵,舍不得放手,要是能坚持原则和正义,啥事都没有,在他的人生历史上应该是近乎完美的。可是聪明一世的李斯恰恰在这件原则性的问题上犯了糊涂,一步错,步步错,他入了赵高设下的圈套,一步步将秦王朝带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最终自己也被贪得无厌的小人赵高设计陷害。


一切都按照赵高、李斯设下的乱局走下去了。所有的事情都在赵高的操纵之中,李斯这时凭借自己丞相的威望,却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和帮凶。赵高在李斯的协助下,一起篡改了秦始皇立长子扶苏继承帝位的遗诏,设计让公子扶苏自杀,让大将蒙恬伏法,将军队及咸阳城守卫、咸阳城行政长官全部换为赵高的亲信和心腹。整个局势在赵高一个人的控制之中。赵高成为可以呼风唤雨,掌握生杀大权的人。




顺利除掉公子扶苏、蒙恬、蒙毅兄弟后,赵高又在咸阳宫中对秦始皇的子女大开杀戒,先后杀死兄弟姐妹二十余人,真是胆大包天,作恶多端,一手遮天,罪不可恕。秦二世即位后,赵高掌握实权,也当上了丞相,因为是宦官,他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人称“中丞相”,此时的赵高更加不可一世,连二世都成为了他手中的玩物。他利用完了李斯后,觉得李斯阻碍他继续专权,甚至篡位阻力,于是也要置李斯于死地。


此时李斯名为丞相,实际上什么也不是,天天见不到二世,对朝中的大事,简直就像一个瞎子,想要向皇上面奏,必须的赵高的安排,赵高真是个诡计多端的小人。他一方面收罗美女,献给二世,让二世尽享淫乐之事,不思朝政,玩物丧志,以控制二世,发号施令。另一方面,他专检二世玩乐起兴之时,通知李斯与二世见面,李斯还兴颠颠以为二世要接见自己,没想到二世正在行乐之时,受人打扰,对李斯坏了自己的好事恨之入骨。正在烦恼之际,赵高出现在二世面前趁机说李斯的坏话,说李斯是故意而为之,不让二世过逍遥快乐的日子,对二世不忠诚,说李斯和儿子李由有谋反之心等等,越说二世越气氛,于是在赵高的唆使下,把李斯抓进了大牢。


起先,李斯觉得自己冤屈,在牢房里大喊大叫,赵高听见后,冷笑着对李斯说:“你有什么冤屈,就跟始皇帝去讲吧”。赵高的这句话还真起了作用,也不知是,李斯是否真有对不起秦始皇的地方,反正秦始皇在世时是那么器重和信任李斯的,可是,如今你看看李斯你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对得起在九泉之下的始皇帝吗?


李斯心里很明白,因为他已经钻进了赵高设下的连环套,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喊冤已经是无济于事,他已经遇上了历史上最卑鄙无耻,最阴险歹毒的小人赵高,这是历史的宿命,过去欠别人的,尤其是欠韩非子的,这次是要全部还上了。


李斯在狱中还等着要向二世申辩,但赵高的酷刑他实在是受不了,赵高实在太狡猾,他还留有一首,怕李斯真的在二世派的人面前翻供,于是就安排亲信,假装是二世派去调查情况的人员,没想到李斯真的又中计了,当李斯把自己遇赵高陷害及赵高的阴险诡计等情况全部和盘托出,没想到这次李斯遇到了更加严酷的毒打,一个70岁的老人怎经得起这等折磨,真是生不如死。


李斯也知道这是赵高设下的诡计,之后也不知道那是真正二世派来的调查人员,等到真的调查人员来时,李斯怕中赵高的奸计,以为又是来试探李斯的假调查人员,为了免受皮肉之苦,李斯屈打成招,做了伪状,于是根据李斯供认的罪行,这次李斯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二世据此做出了残酷的判决,对李斯实行腰斩,并对李斯“夷三族”。


可笑的是,说李斯的儿子正准备组织叛乱谋反,等派去的人前去抓李由时,李由早已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了。你看赵高、二世他们这搞得都是什么事啊?


李斯曾轻松战胜和赢过那么多的竞争对手,却在一个小人赵高的手里败得如此惨烈。






不过,李斯一死,紧接着下一个就是“糊涂蛋”二世了。朝政大权全掌握在赵高的手里,他和二世一道实行了残暴的统治,终于激起了陈胜、吴广起义,六国旧贵族复国运动。公元前207年胡亥被赵高的心腹阎乐杀死,卒年24岁。


赵高就是一跳梁小丑,虽然李斯老谋深算,但还是被赵高玩弄于鼓掌之间。开始是欺骗李斯,后来是威胁李斯,逼迫李斯就范,与赵高一起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朝中大臣起先是蒙在鼓里,后来是敢怒而不敢言,一个个见了赵高连气都不敢吭一声。


为了试探朝中大臣们是否对他忠心,居然策划了一起闹剧,赵高在朝堂上,当着二世胡亥和众位大臣的面,赵高让随从牵来一只鹿,然后告诉二世,“这就是一匹马”,二世揉揉惺忪的眼睛,使劲楚了楚,看了好半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这明明就是一头鹿嘛”,左右群臣都不敢吱声,只有少数几个正直的大臣,小声叽咕,“这明明就是一头鹿”。可赵高还执意说:“我说它是马就是马”。众臣只好唯唯诺诺,其余都不敢吭气。


事后,赵高将说鹿的大臣,一个个都杀害了,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指鹿为马”的故事,可见,身为“丞相”的赵高干了一件多么荒唐可笑的事情。赵高的行为,简直就是一个流氓、无赖、泼皮!等待他的一定没有好下场。



这不,再紧接着就是收拾作恶多端的赵高了。李斯死后不到一年,于公元前207年,赵高被新上任的皇帝子婴设计斩杀了,再后来,就是子婴被起义军项羽所杀。



秦王朝真的是玉石俱焚,土崩瓦解,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在经历15年的风雨后,被刘邦所建的一个新的王朝大汉朝所取代。后来西汉著名文学家、政论家贾谊写了一篇指明秦王朝灭亡原因的经典著作《过秦论》,此是后话。


历史给秦王朝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秦建立统一的封建国家这一页虽然短暂,但依然轰轰烈烈,给后世历朝历代留下的深刻教训却永远不能忘记。

 
 

图片来自网络     2019.2.23—2.25      书馆首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武当书苑  > 杜文杰原创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为什么说千古一相李斯是因为上厕所改变了他的一生?
陈为人:政治上站错队的李斯
李斯写出一篇美文,却成了大秦帝国的催命符,文人误国比武人更甚
雄才大略的李斯为何输给小人
【史林漫步】外来人才对秦帝国兴亡的作用
中国历史上的一条政治“食物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