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从六品做到正部,创造明史多个第一,为何死于亲手提拔之手?

嘉靖朝四十五年中的历任首辅,从第一任首辅杨廷和到最后一任首辅徐阶,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而各位首辅的命运似乎也是一个魔咒:所有担任过首辅的大臣,其最后结局都不能算太好,其中结局最为凄怆的就是夏言。

夏言

夏言字公谨(和周瑜的字很像),江西贵溪人。他性格机警,对时政极其敏感,而且文章写得也很漂亮。在被调为言官之后,恰逢嘉靖继位,他上书道:“正德年间的国家时局十分混乱,现在陛下您想要维新,请您每日临朝,并取文华殿批阅奏折,有问题召集内阁共同决策。如果事关重大,则要召集廷议。不要让身边的人钻了空子,以免圣德有损。”朱厚熜很高兴地采纳了他的建议,而后来的嘉靖新政乃至整个嘉靖朝宦官势力的势微,与这封奏折都有很大关系。

明世宗朱厚熜

由于这封奏折,夏言也获得了皇帝的信任,而他也没有辜负皇帝,在裁撤亲军、追回民田等工作上都表现的非常出色。这些还都只是副业,身为言官,名字里又有“言”,他在发言上更是屡有斩获:他救下冤枉的永平知府,又制止了无功受禄的官宦子弟,还恢复了将南北京大臣及外放官员履历呈递御前的制度,一时间在官场上很有些炙手可热。

这么红的夏言自然会受到当时首辅张璁的注意,而且夏言对礼的研究不比他少,这就更让心胸有些狭窄的张璁对他忌惮不已。而夏言对张璁也不感冒,因为首辅大人没有把按资历他已经可以得到的太常卿的位置给他,两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

张璁

恰好对自己刚研究出来的郊礼颇为得意的嘉靖很想把这套礼仪编成书,他选用了夏言作为编修,并将他提为翰林侍读,还参加经筵日讲,俨然一位帝师了。夏言再接再厉,帮皇帝修订了文庙的祭祀方式,皇帝也投桃报李地将他提为翰林掌院学士。不久,夏言又因为京城四郊的祭坛搭建完毕而被升为礼部尚书,这距离他刚被解除言官身份还不到一年。从六品的都给事中升任尚书者,明朝首人。

眼睛里已经要喷火的张璁找了个借口把夏言扔到大狱里面,结果不久就被皇帝亲自下令放了出来。而由于张璁过于专制,导致群臣对他都很讨厌,都寄希望于夏言能扳倒他。夏言此时不仅深受皇帝信任,还对下级官员很好,许多被冤枉的小官均赖他保全,他自然也就更受到大家的重视起来。皇帝都赐给他一个银章,刻有“学博才优”四字以示嘉许。

斗不过夏言的张璁渐渐淡出了政治中心,而与他同时因大礼议事件获得荣华的霍韬想要和夏言斗,结果也输得一塌糊涂。不久,夏言进入内阁,虽然不是首辅,但是首辅李时基本都听他的。随着李时的谢世,夏言也就顺利接任首辅,并被赐予上柱国的荣誉头衔,又是明代首人。

霍韬

终于爬到权力最顶端的夏言享受到了权力在手的快感,但他很快也感受到了前任张璁的不快感:身为首辅且圣眷方隆,不可能不招致别人的嫉妒。而对他有些想法的主要有三个:霍韬、郭勋和严嵩。

严嵩

霍韬是个没什么能力的人,他对夏言自然构不成什么威胁。而郭勋虽然是个世袭的贵族,但除了贪赃枉法就是吃喝玩乐,虽然极其嫉贤妒能,但其政治斗争的本事远在夏言之下。他趁着夏言回家丁忧的功夫想要扳倒夏言,结果反被拥护夏言的言官们狠狠参了一本,最后被扔进大狱,而这些事情背后的指使者正是在江西的夏言。此二人想要坑夏言一把,都被夏言轻松设计化解,而他真正的对手,则是他的老乡严嵩。

在一次皇帝祭奠完自己生父以后,礼部尚书严嵩请皇帝再下一份官方文件以表示自己的孝心,而夏言不同意,皇帝也就作罢了。严嵩立即火上浇油,表示应该下,皇帝说:“礼乐这些都要皇帝批准才行得通嘛!”由此,嘉靖对夏言就有些疏远了。

明显陵(嘉靖生父陵墓)

嘉靖是一个神经极度敏感的人,而且他一旦对一个人有了成见,就会找各种小借口来刁难他。夏言先后几次,仅仅因为对答的时候稍稍迟疑了一点,或是在奏章里面写错了字,就遭到极为严厉的申斥,甚至连那个银章都被皇帝要求归还过。尽管每次都能重归于好,但是他的圣眷渐渐就衰弱了。

更可叹的是,夏言竟然还被这位动辄称自己为“老先贤”、对自己态度极其恭敬的严嵩蒙骗,还把他推荐入内阁,甚至把他当做自己门生看待。这样做不仅没有让严嵩对他感恩戴德,反而觉得受到了侮辱,日日谋划要坐一坐首辅的位子。得知此事后的夏言勃然大怒,指使言官弹劾严嵩。严嵩忍下了所有的委屈,直到有一次独对皇帝的时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皇帝控诉了夏言对他的种种恶行。

嘉靖被彻底激怒了,再联想到自己赐给他道袍他不穿、要他骑马他坐轿的种种,立刻下诏大骂夏言无人臣之礼,夏言只好自己引咎辞职。严嵩美滋滋地成了首辅,但他此时的能力又不足以胜任首辅之位;而嘉靖不久也有些失悔,觉得夏言还是很能干的,很快又把夏言找回来继续干首辅,严嵩只能滚回次辅的位子。

严嵩已经下定决心要弄死夏言,而夏言还没有醒悟。不仅如此,他还得罪了权势熏天的锦衣卫都督陆炳,让陆炳也和严嵩结成坑死夏言的同盟;而那些因为他一纸奏折失去权力的太监,他从来没给过好脸色,让这些阉奴转而支持对他们很客气的严嵩,天天在嘉靖跟前吹风,夏言也就离死不远了。

陆炳

不久,朝议收复河套,夏言认为可行,并且向皇帝推荐了自己岳父的好友、陕西总督曾铣。曾铣喜不自禁,接到夏言的私人信件后就准备出征,不想天威无偿,突然降下圣旨被申斥了一顿。严嵩和陆炳立即抓住机会上书表示河套平原不宜收复,而且言辞间有弹劾夏言的迹象。夏言立刻反驳严嵩,表示内阁在做出决议时严嵩没有反对,现在却又来倒打一耙。

曾铣

可惜夏言糊涂一时,他没有想到的是皇帝最恨的是内阁勾结边帅,而这位边帅又是阁臣的姻亲!直到皇帝的判决书下来,夏言才恍然大悟,可惜一切都晚了。即使负责刑狱的刑部尚书和都御史都力言不可杀,嘉靖还是痛下杀手,将六十七岁的夏言斩首示众。

平心而论,夏言虽然上位手段也有些令人不齿,但在其任上立下了颇多功劳。虽然他把张璁排挤走了,但是嘉靖新政在他手上却到达了顶峰。不仅如此,他还不结党营私,以示清白。只是他算来算去,没想到自己当时扶进内阁的是个白眼狼。而严嵩继任后,嘉靖新政遂无疾而终,明代的国运也就由此走向衰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onfucius365  > 盘点与揭秘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明代内阁制度与党争
话说张居正(32)恩师退隐接重担
《明史顾鼎臣传》的全文翻译
明代官宦群|名人|—新闻—特色文化—泰州人文网
明代首辅争夺:严嵩诬陷政敌夺高位终落同一下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